第五十一章

上一章:第五十章 下一章:第五十二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沉溺在幻境之中的玄解就已经十分恐怖, 可沧玉发现, 醒来的玄解远比之前恐怖数十倍。

空间被一分为二,豁然洞开一条长长的通道,周旁看起来是姑胥城的某条小巷, 建筑扭曲抽象成光怪陆离的场景。玄解已经恢复了往常的模样,不过这种正常只是相较于方才而言,沧玉觉得他好像冷淡了许多。

倒不是说往日玄解就不冷淡,只是那时他还像个二十岁的幼崽,而如今这个, 说他两百岁都有人信。

不过他们俩足有十三日没见,加上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有些改变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毕竟上班结果压力崩溃、恋爱结果最后分手,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等等的悲惨事情都有可能导致人性情大变,更别提玄解待在这幻境里不知道多久,比起性情问题,其实沧玉更想知道玄解的实力精进如此到底是因为什么缘故。

难道是今日路上那些扫兴的怪物, 还是说是因为这幻境能极好磨砺自我。

要真是这样, 沧玉准备考虑考虑冒险去魔界抓只魇兽回来当个人训练场了。

毕竟谁会嫌自己的力量过于强大,更别提玄解如今的进步简直得用神速来形容,沧玉合情合理地怀疑自己现在根本打不过玄解。光是玄解这一手撕裂空间就帅得惊天动地,他看到的时候除了“六六六”都说不出“五魁首”来。

玄解与沧玉走入通道后, 眨眼间就回到了姑胥城中, 沧玉纵身一跃到了高楼顶上, 放眼望去, 发觉姑胥城周旁是片平原,只有几处稀疏的小林子,那幻境果然是以青丘为根本。

姑胥城如今看起来十分正常,沧玉又在屋檐上轻身纵了几步,他未跟酆凭虚和棠敷约定地点,而眼下整个姑胥城都已恢复了原貌,想来平日所去的容家已不大合适了。沧玉想了想,又想起那老婆婆家来,便转头与玄解道:“你随我来。”

玄解点了点头,一声不吭地跟在他身后。

果不其然,酆凭虚与棠敷确实在那老婆婆家中等着他们,旁边草席上还睡着个烂醉的酒鬼,整个屋子里酒气冲天,熏得人几欲作呕,那凡人呼噜打得震天响,全然不知家中还站着两个不请自来且与他祖辈相熟的访客。

三只大妖与一个人类终于得以会面,面面相觑后不约而同地决定离开这酒鬼家中,寻了个还开着的茶楼,要了个包厢休息。这姑胥城才刚刚康复过来,大多百姓似还没有回过神,加上天色已晚,街道上显得十分冷清,倒难为这茶楼这么快就开门做生意,可见老板或是掌柜的八成是个比沧玉还要扒皮的扒皮。

茶楼里没有说书人,不过有茶有酒有菜,显然大厨跟小二都还在岗位上,他们要了些酒菜。小二看起来似乎没太受魇魔的影响,认出了酆凭虚,一口一个道长地叫唤着,招待十分殷勤,酆凭虚多给了他几个赏钱,他也不要,只管酆凭虚要几张能保家宅平安的符。

酆凭虚就给了张,言明无甚大用,小二不以为然,仍是高高兴兴地说了几句吉祥话,倒水添茶,快手搬来四副碗筷,又拿了些小菜请他们先尝尝。

沧玉瞧得有趣,可也没太放在心上,只四下瞧了瞧,见姑胥十分寂静,想来自己与玄解在幻境里不过过了两日光阴,现世应该不会相差太远,不由得感慨道:“不过两日光景,姑胥还未彻底复原,这茶楼竟就开门做生意了。”

“什么两日光景?”棠敷吃惊道,“沧玉,你去了整整十日,姑胥如今才勉强恢复过来。”

十日?

沧玉吃了一惊。

棠敷这才说起这些时日来发生的事,魇魔消失之后,他与酆凭虚先去了一趟官府报备,衙门里居然还压着百年前魇魔来犯的案底,现任太守除了对明察秋毫的自己□□控这部分存疑之外毫不犹豫地相信了酆凭虚的话,甚至还想把酆凭虚留在自己身边贴身保护。

凡间算不上安宁,常有魑魅魍魉与小妖引起骚动,奇人异事跟那些行走天下的道人都并非第一次见了,大家多数习以为常,不过纵使如此,仍叫姑胥城元气大伤,首先封城的事就得太守绞尽脑汁去回禀详细,二来魇魔尸骨无存,到底是空口无凭。

再者那巨兽与沧玉一道儿没有了下落,棠敷的确相信沧玉的本事,可难免有几分担忧,如今见两妖都好好回来,不由得大松一口气,将疑问烦恼全抛到脑后,欢喜起来。

酆凭虚情商不高,洞察力却不低,他不似棠敷那般好打发,而是仔仔细细询问了一番玄解的经历,他们几人的经历已可拼凑出个大概来,更别提那一月多都是酆凭虚在保护姑胥。唯独玄解的部分缺失,还是拼图上最为重要的一块。

他去了哪里,做了什么,如何杀得魇兽?

大概是因为谈恋爱终于使得情商正常上线,酆凭虚想到情人近日来耳提面命,要他说话尽量委婉客气,虽他委实不知说出真相与实话还能如何客气,但仍是听从了进去,近乎盘问的质疑过后,后加了一句:“如有冒犯,还望海涵。”

玄解不知凡人询问这些要做什么,只不过听酆凭虚话中真诚,更何况他实无不可说的经历,就一一将进入姑胥察觉不对到误入魇魔圈套的事说来。

“那时我在风中闻到血腥味……”玄解顿了顿,此处就与酆凭虚的经历联系了起来。

“当日是我。”酆凭虚说道,“我本想去寻你联手,未成想被魇魔发现,只得匆匆逃离。”

玄解点了点头,当做是知道了,又口述他是如何循着血迹找到了魇魔,姑且掠过了魇魔的幻境不提,只说那魔造了许多外物迷惑自己,自己不慎中了他的招数。

魇魔惯来喜爱玩弄人心,酆凭虚就曾受此害,差点就跟真棠敷一刀两断,若无天旭剑做这个牵线红娘,只怕双方现如今还以为对方是什么魔障。听到此处,虽觉得玄解言辞含糊,但倒未曾过分追问,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心魔,贸然询问难免无礼。

其实玄解说来含蓄,倒不全然是为自己,主要是担忧唐突了沧玉,自打出了幻境,沧玉就恢复了原来的面貌,仿佛在幻境之中的那只白狐并非是他。

玄解与沧玉相交多年,幼时起就与沧玉相处,只觉得他性情冷淡孤傲,难得一句温言也很是难得,鲜少交心,唯有自己决定离开青丘那一夜,那双眸子里方才流露出半点真情来。

想来沧玉并不会挂心魇魔的举动,可说出来到底有损他的清誉。

清誉这事还是容丹与他说的,凡人总有这许许多多的麻烦。

这一段避过不谈后,玄解又细细说起自己入梦前发生的事:“他窥破我心中恐惧,凭空造出一个梦境。我当时理智尚存,知晓自己无法反抗,总得做些什么,就将记忆封入面人之中,好生保全,待到契机启动后自能再度回忆起来,免得当真被抹去,那才麻烦。”

“便是如此,我变回幼时刚出生的模样,独自在幻境里生活了四百年,早先只与寻常野兽无疑,倒还不知所措,只能勉强偷生,随着力量增长,渐渐好些起来了。”玄解说来不过寥寥数语,他神色也极为冷淡平凡,却听得沧玉心惊肉跳,对玄解这样堪比金手指的经历半点艳羡都消散无踪了。

于外界不过是短短三日不到,对玄解而言却足足过了四百年,无依无靠,每日历经生死,难怪他成长如此,只怕不努力活着,就死在梦境之中了。

酆凭虚脸色凝重,未料得玄解竟遭遇这等幻境,不由在心中赞叹此妖心性之坚忍,性情之果决。

当断则断,非是所有人在关键时刻都有这样的魄力,若是赌输了,恐怕万劫不复。

这青年看着年纪不大,万万想不到竟是这样的赌徒。

“前不久我感应到梦境缝隙大开,虽记忆不存,但对魇魔的厌恶是与生俱来,就出来将他杀死,只是记忆没有复苏,因此又回到了梦境之中。”玄解淡淡道,“沧玉是媒介之一,因而能随我一道入梦,方才叫我想了起来,不然只怕又要在其中蹉跎数百年,直到某个契机才能回忆起这一切来。”

沧玉不免想起他在梦中与玄解所度过的那两日,那时自己欢欣愉快,不曾想到玄解四百年来在这森林里吃了多少苦头,经历了多少折磨才寻找出那些美景与妙处。

说到此处,事情差不多已经眉目了然,酆凭虚对玄解行了一礼,赞了他几句。玄解无动于衷,不觉得此事有什么好夸赞的,倒沉吟道:“若非我心中生惧,本没这么多麻烦,如今因祸得福,有个好结果罢了。”

棠敷听了大不以为然,柔声道:“世间万物有情,你我修炼多年,难道只褪去个皮毛么,是我与沧玉未曾赶得及,教你受了这么大的苦。我当初推演,卦象说你枯木逢春,我还当你逢凶化吉,没诚想竟是这般情景,你这孩子倒是温顺,这算是得什么福。”

“过去不会改变,而如今我远胜从前,这是事实。”玄解平淡道,“没什么可怨天尤人的。”

“说这么多做什么。”沧玉淡淡道,“吃饭吧。”

棠敷说得自然是很贴心,酆凭虚的敬佩也叫人得意,玄解的回应更是可圈可点。

可惜沧玉心中沉重,他之前进入了玄解的梦境,想着森林广袤,美景许多,纵然玄解失去了记忆,又有那些怪物麻烦缠身 ,可得到了这么强大的力量,百兽相陪,伊然是森中霸主,不知魇魔惧怕什么,还以为是个多好的美梦。

如今听来才知道自己将此事想得过于简单,整整四百年,换做是自己,怕是早疯了。

众人一道吃了饭,寻个落脚地点休息,好在客栈还在正常营生,与茶楼时一样,只是掌柜的更会来事,见着酆凭虚就把账单免了,酆凭虚倒没怎么客气,就直接上了楼。

姑胥封城有段时日,没什么客人,客栈里空空荡荡的,空房间多得是,各自选定一间,相邻住着。

沧玉躺下后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先是想着容丹的情况,怕节外生枝,此番没见着该出场的魔尊出场,不知剧情会怎么改变,又会叫容丹怎么撞上那魔尊——霖雍是正宫自然有他的道理,容丹的真爱始终是霖雍,魔尊与妖王这些后来的其实都是借着烈女怕缠郎磨上的。

凭良心说,沧玉自己想了想,要是他有个妻子,与妻子长期分居之后,突然在人生的旅途上遇见了两个热情如火的性感美女,一个走女王款,另一个走妖精款,长期对自己大献殷勤不说,还痴心不悔,很难说管不管得住自己。

最主要的是,绿帽子反正又不是扣在自己头上,当然有闲心代入两方立场想象了。

容丹由于幼年缺爱,长大虽不缺钙,但对他人爱意毫无任何抵抗能力,即便旁人利用爱意做出伤害她的事,她也不忍做出决断。

对于容丹而言,伤害跟憎恨都无法击垮她,唯独只有爱,是她绝对的软肋。

可见原生家庭不健康对孩子会造成多大的影响!

其实这姑娘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除了正宫之外各个对象都特别能作妖,每次作妖不是牵连她就是牵连她身边的人。偏生霖雍除了跟她偶尔谈谈恋爱吊吊胃口,长期都处于各种各样的琐事之中,对她关心不足。

从小说来讲,自然是能理解这是作者安排给她的一些桥段,不过现实来看,霖雍这样做难免有些绿茶,当然也可以称之为是不同时间观的种族谈起恋爱来必然会遭遇的感情问题,搞不好就是滑铁卢。

按照霖雍失足的次数,基本上可以说是在滑滑梯了。

作为容丹的便宜前夫,就沧玉与容丹相处的情况来看,这姑娘虽然某些方面有些愤世妒俗,但并不是个无理取闹的人,她的成长经历使得她像一只刺猬,又飞蛾扑火地寻求爱意。二妖和离之后,她从未来麻烦过沧玉任何事情,反倒很认真地照顾了沧玉一段时日,彼此没说过对方坏话,没撕破过脸皮。

还得想想怎么帮这姑娘一把。沧玉倒不是突然好心,而是他担忧像是这次一样乱七八糟突然乱入主线剧情的事情会再次发生。

分明没跟容丹一起上路,结果居然还能从棠敷这儿顺进了容丹的主线剧情里,他只是去帮忙打个怪而已,结果剧情里的无名配角是棠敷的对象,莫名其妙就闯入了谈恋爱的主要剧情里,重要男主之一不见踪影不说,剧情被蝴蝶成这个模样。

要真是如此,倒不如掌控主动,但凡容丹有什么风吹草动,自己能提前预知些。

最重要的就是小说上分明没什么大事,可轮到自己头上——沧玉的确没有什么大事,问题是玄解有啊!

整整四百年!如野兽一般活着……

沧玉就这么想着容丹的事过了半夜,想到最后,倒恨不得让容丹顶替玄解被抓进去关上四百年,把她打磨成个女武神出来傲视天下,最好能把沉迷公务不知回家的霖雍抓回去过日子,这样就不会有那么多身不由己的事情跟麻烦了。

这当然是玩笑话。

这么不人道的事,沧玉当时光是听着玄解叙述就恨不得把已经挫骨扬灰的魇魔再抓出来鞭挞数百万次,又怎么会这样去对容丹一个弱女子,只是多少有些满怀怨念罢了。

后半夜倒想起玄解来。

其实玄解没什么好想的,沧玉与他说是亲密倒也亲密,说不亲密,的确总猜不到对方心里在想什么。

玄解越大就越像一潭湖水,有时候锐利地叫沧玉都不知所措,二十岁的玄解都已叫沧玉有点难以招架,更何况是四百二十岁的他。

在那幻境里时,玄解没有什么记忆,喜怒哀乐分明的时候还好懂些,沧玉当时放下心防,正是因为那头异兽所需的不过是个温情的依偎跟陪伴,既不会问许多问题,又不会看穿沧玉,喜怒都形于表色。

可从幻境里出来,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如此想来,人间倒比青丘复杂得多了,起码在青丘时,沧玉只需要瞒几只狐狸;可在人间,他要瞒住整个天下。

沧玉翻来覆去了片刻,到底是想累了,沉沉睡去。

……

玄解并没有睡着。

他隔壁是酆凭虚的房间,百年错过,道人与大巫自然有说不完的话,恨不得日日黏在一起,将光阴补回。

客栈的房间不大好,棠敷与酆凭虚大抵是觉得他们今日累坏了都应睡下了,连结界都没布,轻声商议着如何多留在人间几日的法子。棠敷对沧玉所知甚深,明白他们离开青丘的主要目的已经完成,还完成了附加任务,堪称完美,大概明日一早就沧玉会提议回青丘去。

棠敷与酆凭虚误会尽消,正是如胶似漆的时候,怎舍得分离片刻,就想哄得沧玉不要急着回青丘。到底是多年老友,棠敷于心不忍,又补了句:“不然叫沧玉自己先回去也好,他惯来不喜欢这红尘浊地,留下来实在难为了。”

玄解躺在两根编织起来的树藤上休息,在幻境时他曾遇到过几条藤条长成了乱麻,形成一个天然的悬空树网,睡上去晃来晃去,十分安心,更不必担忧晚上被侵袭,加上顶头有隐蔽,不惧下雨,因此一旦碰到雨天或是夏季,他就会去树网那休息。

本来他也想带白狐去的。

白狐……

玄解轻轻叹了声,在心中重复道:“莫要想了,玄解,他是沧玉,不是你的白狐。”

沧玉喜不喜欢人间,玄解并不知晓,只知道他大抵是很喜欢青丘的,那时在幻境之中,他比往日都要更为快活自在,甚至愿意为当时还懵懂无知的自己唱几支歌谣。若说他离开青丘太久,又厌烦人世,那么倒说得通沧玉在幻境之中不同往常的快活。

难怪了,难怪沧玉离开梦境后,就恢复成了原来的模样。

其实在今日之前,玄解从未对沧玉抱有过其他的想法。

那三个面人分别是他自己、倩娘、沧玉,纵然沧玉不来,有一日他自己力量足够了,也能重开面人之中封存的记忆。偏偏沧玉踏入了他的幻境,优雅而美丽的白狐为他而来,惹出不该生长的情丝,开启了这段尘封多年的记忆。

作为野兽时的记忆有,作为玄解时的记忆同样存在着。

玄解仍然记得见到白狐时的怦然心动,与兽族在春季会变得格外暴躁不同,他虽亦是妖兽,但并不像其他妖族那般会被春季牵制,一年四季到头都是平平淡淡的模样,不受任何影响。

唯一驱使玄解的本能,就是让他去追寻能让自己燃烧起来的东西,除了战斗,还应该有些什么。

沧玉一直是位好师长。

玄解受赤水水启蒙,可之后跟着沧玉学习了很长一段时间,聆听过许多教诲,从中选择了自己最适合的道路一直前进着。他的确觉得沧玉容貌远胜过世间许多妖族,是再顺眼不过的存在,可从未想过如寻常妖族一般与他结伴,或是冒然生出什么大不敬的心思。

他对沧玉有敬、有尊、有重,唯独没有爱。

可踏入幻梦森林之中的白狐以优雅美丽的身姿征服了异兽,而竹筏上的白衣人用竹杖点燃了玄解心中的火焰。

这绝非是渴望陪伴的孤独在作祟,更不是寻求亲情的野望在涌动。

野兽向往一个伴侣,他倾慕白狐,坦坦荡荡,想与之交媾生子,组成一个家庭,并不是寻常野兽那样结合一段时日,他需求的是长长久久。二十岁的玄解还未来得及明白男欢女爱,四百岁的异兽已对爱侣与家庭有了或多或少的了解。

玄解只觉得胸膛燃起微弱的火焰,不似战斗时那般明显狂热,却永不熄灭,那根竹杖好似挑拨灯芯的签子,轻轻拨动,将异兽燃起的焰火,拨出更旺盛的火苗来。

只是为何会是沧玉。

玄解已想起来水中熟悉的画面是什么了。

他幼时溺在火灵地脉外层些的溪水里,与只赤鱬搏斗,隔着水影重重,沧玉便那么静静瞧着他。

怎会是沧玉。

玄解心想。

梦中他跳水来救我,可这情海翻涌,突生波澜,难道他还会来么。

想必是如当年一般,冷眼旁观我沉浮其中。

上一章:第五十章 下一章:第五十二章
热门: 我和门面相看两厌 你丫上瘾了? 仙界大佬含泪做受 被师尊鲨了后我重生了 主角对我因爱生恨后我穿回来了(快穿) 穿书后我爱了个仙界老男人 全面晋升 大少爷的暧床小奴 信息素被校草占领的日子 爱而不得那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