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上一章:第四十一章 下一章:第四十三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沧玉疑心自己的本命年到了而他还没办法在青丘找到一条红裤头穿上。

否则任何理由都不能解释他近来为什么倒霉透顶——更准确些来说,是他身边的妖各个都反常无比。

先说春歌, 她最近一直都有些魂不守舍, 难得找他们开次茶话会,大家到齐后又一言不发, 只顾自己举筷吃菜喝酒。这小小聚会的吃食跟平日相差无几,多是清水煮白菜或是寻常烤肉,偶尔掏了蜜蜂窝, 还能有点蜂蜜烤肉, 沧玉只有在这道菜上才有点胃口。

赤水水倒是来者不拒, 无论什么菜色都能吃得津津有味, 沧玉多数时候是动了几筷, 再与棠敷聊一阵子, 喝水熬过这段艰难的时光。

棠敷比沧玉更敏锐些, 这几日没有回到他的居所去,而是住在了附近, 对春歌失魂落魄的模样深感忧心, 为此常去寻沧玉谈谈情况,只是他们毫无头绪,有时在宴会上主动开口提及,都被春歌敷衍过去,只能将疑惑压进肚子里头。

赤水水很是没心没肺, 瞥了两眼春歌, 大言不惭道:“大概是思春了吧。”

沧玉心道放屁, 春歌这样一个姑娘, 她有思春的功夫,不得当场就把对方抢回窝里当压寨相公。

棠敷与沧玉想得相差无几,只是更委婉些:“她是思上了现任妖王么?”

赤水水满不在乎:“她就是思上天帝都无所谓。”

这令棠敷沉默了,片刻之后才道:“有妇之夫不可取,那位龙女可不是好相与的。”

天帝是凡人修得正果,他的妻子天后是一条白龙,霖雍继承了母亲的血脉也是一条白龙,又似人类一般出生就开智,可谓继承了父母所有的优秀基因,也许是因为如此,天帝对霖雍十分偏爱,之后与天后再无所出,虽还没有昭告天下,但立了太子之位其实差不多就是将天帝之位定给霖雍的意思了。

虽说天帝这个位置是能者居之,但坐在上头的常常一坐就是数万年,沧海桑田都不知道翻过几轮,人间度过无数秋冬春夏,哪管得天庭是不是准备从禅让制改成世袭制。

赤水水看了看棠敷,迟疑道:“我方才是玩笑之语。”

棠敷眨了眨眼道:“我当然知道。”他下意识长舒了一口气。

沧玉冷酷地想:不,你当真了!

棠敷作为四个管理层高层之中除了沧玉最成熟的那个,他撇下这个尴尬的话题后又忧心忡忡地看向了沧玉:“容丹的事,其实我们并非存心瞒你,只是担心你。”

“我明白。”沧玉淡淡道,“其实我已经放下了。”

棠敷“哦”了一声,看起来完全没有信。

如果麻烦单只是春歌“思春”跟棠敷的怀疑而已的话,那么沧玉的承受能力还不至于差到这个地步,他顶多把春歌这事儿当成茶余饭后的八卦,偶尔追踪一下最新进度,自有倩娘与棠敷为他搜罗最新资讯;至于他这深情人设,扣着就扣着吧,一时半会摘不掉也没什么,好歹能当个借口避着女主走。

问题就在于,玄解出了差不多的情况。

当倩娘不厌其烦地在门口跟所有妖还有她能看见的花花草草念叨沧玉对玄解的教育问题大概坚持了有数年那么久之后,自觉妖力掌控得差不多的沧玉总算幡然醒悟,准备把自己的大好年华浪费在管教小孩子身上。

尽管玄解已经到了完全不用管教的年纪,可沧玉这份真挚的关爱还是得到了回报。

在多方打听跟了解下——其实是赤罗跟白殊管不住嘴,沧玉意识到玄解会定期去藤花林见一个女人,时间相当规律,一周一次,一次约莫一个时辰,从不多留。

监狱掌控家属探望囚犯的谈话时间只怕都没有玄解这么精准无误,他哪是去见人的,分明是家教上门授课。

按理说少年人情窦初开,平日里的社交圈又小得可怜,玄解几乎只与沧玉跟倩娘亲近,这两妖一个是男的,另一个宛如他母亲一般,遇到年轻女子心驰神荡不能自己是很正常的事。排除掉早恋这个因素,家长应当给予的教育是和风细雨,温润无声,教导青年人好好负起责任,不要因为一时贪欢惹出麻烦来。

不正常的是,这个女人是沧玉的前妻,这本书的女主角,一个注定会让玄解失恋的对象。

沧玉瞬间警觉了起来,他意识到自己是个书本中的人物——不,这点他早就意识到了。

在这类小说方面,沧玉可谓博览群书,虽说他看得绝大多数是后宫小说,但反过来想想,逆后宫差不多都是那么几个套路。不管主角美丑,肢体器官各方面健全或者不太健全且年纪恰当容貌出众的异性基本上都会如飞蛾扑火般迷恋上他/她,即便有几个傲娇的八成都会在打脸事件后疯狂献出所有爱情的火焰。

反派永远都是同性别的存在,或者干脆反派对主角求而不得。

玄解,四肢健全,五官完美,长相无可挑剔且是足够惹起任何人征/服/欲的薄情款,无任何不良嗜好,还可体验养成乐趣。

沧玉心想:我靠啊,这他妈简直是一个完美的薄情人变痴心的后宫爽梗!还附赠养成支线,我要是作者绝对不能放过玄解啊!

按照正常的小说成分,沧玉跟容丹有名无实的很大原因是由于沧玉跟未来正宫霖雍撞了人设,都是位高权重,都是冷情冷性,都是痴心不悔,沧玉还有父母之命的婚姻在前,霖雍好歹是未来天帝,他给容丹做小岂不是太没脸面了,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玄解可没有跟任何后宫撞人设啊!

沧玉仔细想了一圈,十分肯定。

没有!

这是个非常严肃的问题,沧玉对玄解的未来开始忧心忡忡了起来,不过按照他跟玄解相处那十几年的经验来看,玄解是个相当有自我世界的男妖,这通常意味着如果他没决定好,你大可以帮他指手画脚,只要给个恰当的理由就可以。

然而玄解要是决定了,任是沧玉说破嘴皮子都没有用。

之前玄解就是这么冷静而执着地开了类猫的脑瓢子,完全不管沧玉满怀赤诚地想让他提前接受并感觉一下大人的世界。

前不久还那么冰山不开窍的小哥哥,怎么见了女主就无师自通了。

沧玉十分纳闷,试图与脑海里的玄解斗智斗勇,他不兴大家长那一套,不管玄解现在与容丹是正常的友情交往还是不正常的恋——停,那个词划掉,最好永远不要出现。总之在这一切孽缘还来得及斩断之前,必须要让玄解幡然醒悟,早离苦海。

可如何让玄解意识到他该找些戏份没那么重的小姑娘聊天呢?

不过说来也是,春歌跟倩娘都可以算是看着他长大,其他的姑娘要么是没有接触过,要么是跟他是同班同学,大多都还不能化形。

看白殊跟赤罗就知道,那群小崽子估计化形了也只是个小萝莉,玄解要真对她们动了心思,那沧玉就要怀疑他跟倩娘的道德教育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了。

俗话说,教育是要细水长流的,不能蛮横粗暴,随便乱来,用暴力压制反抗,这是不对的。

最重要的是,沧玉还真没信心打过玄解,如果只是寻常切磋那倒也算了,在这事儿上他打起来理亏气短,加上玄解惯来凶猛,不小心闹出流血事件就太过头了,搞得好像他们俩为了容丹争风吃醋似的。

沧玉为了玄解的未来妖生不走向迷途,实在操碎了心。

亏得倩娘不知道,否则还不当场给沧玉表演一个涕泪横流加对他前妻的脏话大全。

为了挽救玄解的妖生,更为了了解他与容丹的现状,沧玉毅然放弃了“思春”的春歌这个伪命题,开始准备跟踪玄解,好清楚些他与容丹感情线的具体情况,避免发生再一场不可控的悲剧。

跟倩娘不同,沧玉几乎没怎么把玄解当过孩子来看待,加上与玄解一同修炼了十几年,见识过他的化形之后,沧玉实在没办法把这只捡来的妖兽当成个孩子。

这点造成了沧玉跟倩娘脑回路最大的不同。

倩娘知晓玄解与容丹接触,最多惊讶自家孩子被坏女人搭话了,并不会想很多很多。

可沧玉不同!他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把玄解初恋、热恋、失恋、绝望到报复社会的全部流程都统统想了一遍,然后意识到玄解还是个非常优秀的反派种子,愤怒跟忧虑的火苗在他心底熊熊燃烧,油然而生一种舍我其谁的英雄情怀,决定把这场悲剧的起源亲手掐死在摇篮里。

可见只要有恒心,哪怕是在玛丽苏的后宫小说剧本里,也可以拿着痴情男配的戏份演算无遗策且天下为怀的幕后英雄。

英雄第一步——跟踪。

听起来有点挫,不要紧,大丈夫行事不拘小节!

沧玉摸准规律,选定时机,跟着玄解一同来到藤花林,见到容丹欣喜的面容之后,心底那点大概百分之零点三堪称微乎及微的小小希望彻底在女子弯弯的眼眸里粉碎了。

嗷!倩娘的崽啊!

上一章:第四十一章 下一章:第四十三章
热门: 山海纪之龙缘 定风波 黑驴蹄子专卖店 最强小农民 请魅惑这个NPC 穿成炮灰哥儿后我嫁了反派 分手后又被迫营业(娱乐圈) 将军攻略 [综英美]魔法学徒 谁动了我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