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上一章:第四十章 下一章:第四十二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容丹活至如今,不知被多少人冷眼相待。

幼时她与娘亲相依为命, 人家总道她没有爹爹, 肆意嘲笑欺辱,之后长大了些情窦初开, 还当一切苦难都要结束,又被世间的捉妖人发觉是个半妖,情爱成空, 被逼迫之下只能听从娘亲的吩咐远走他乡, 前往父亲的归处青丘去。

容丹好不容易见着父亲, 才相处不过几日, 父亲就因病重而逝, 短短时间便历经两次骨肉分离, 她在青丘彻底成了无依无靠的孤儿。青丘众妖素来瞧她是个半妖不起, 平日连寻个朋友说说话都难,心中孤苦寂寞无人能言, 全靠一点骨气硬撑着, 不向青丘众妖低头示弱。

之后上了天宫,众仙初时对她极好,她还当自己真到了人间天堂,哪知之后发生那种种事端,才叫容丹心灰意懒, 明白除了霖雍之外, 无人看得起她这个尘世来的半妖。因此乍闻得玄解此言, 容丹不由得心绪起伏, 柔声道:“是啊,没什么重要的。”

容丹脸上刚带出笑意,顺着玄解的眼神一同望去,仔细瞧了瞧天上的星子,转念一想,又忽生凄然之感,她本就不讨青丘的喜欢,之后与沧玉和离,春歌更是瞧她厌烦,这许多年苦自己吃过来便罢了,何苦还牵扯这好心的青年人,当即又道:“你……你不知情,这里不是什么好去处,你歇完了就走吧,要是叫狐族知晓你与我待在一块儿,他们只怕要生你的气。”

玄解问道:“为什么要生气?”

这话问得容丹哑口无言,她沉闷了片刻,轻轻道:“因为他们不喜欢我,有人待我好,那就不合群了,人也好,妖也罢,连天上的仙人都是这样的,不合群的那个总是会被排挤,被责怪,被厌恶的。”

容丹想起自己身世,不由得伤心,抬起头来正撞上玄解的目光,只看这青年目光冷淡、神情似是不以为意,不由奇怪,又听他道:“我没对你好,他人怎么想与我何干。”

“你既来得藤花林,那应是狐族中的大妖了。”容丹见他言谈举止与众不同,脑海中却实无相关的印象,她早年嫁给沧玉后,狐中管事的长老算是见得七七八八,并不曾听闻这么一个人物,看他与那两个狐族少年十分亲近,又不像是外来者,心下稍安,忍不住道,“你有朋友嬉戏打闹,又是这般厉害的大妖,不知胜过我多少,也许你不明白,这世界上最痛苦的事就是孤苦无依,无人在意你,无人与你说话,只留得你与这片天地,简直叫人都要发疯了。”

玄解却说道:“你与倩娘说得正好相反。”

倩娘?

容丹怔了怔,她眨眨眼睛,又重新看了看玄解,觉得一口郁气好似从心底涌出,紧紧堵在了喉咙口,叫她喘不过气来。她猛然站起身来,石桌上的茶杯被随手打翻,容丹的声音仓皇又凄厉:“是……你……你识得沧玉?”

“不错,我是认识。”玄解见她神态有异,问道,“怎么?”

容丹失魂落魄道:“他是你什么人?”

“我与他住在一起。”玄解回道,他对容丹并无任何好奇之心,如今见着了,只不过觉得天底下的女子男子好像都没有沧玉生得顺眼,既不美也不丑,因而心中无波无澜,没有什么想法。

容丹面露哀愁,低声道:“他近些年来还好吗?”

“怎样算好?”玄解真心实意地不明白这个定义,他向来觉得自己过得很好,沧玉知晓无数奥秘且对他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倩娘却说沧玉对自己很坏。许是他还太年轻,因而这世上的许多事都不太明白。

容丹怔怔道:“就是……就是快活的时候多过不快活的时候。”

玄解淡淡道:“该快活的时候他自然会快活,只是没那么多快活的事。”

这问题本是人之常情,玄解与沧玉朝夕相处,知晓他从未因为容丹伤心过,按照寻常人的逻辑来说,沧玉过得应是极好的。偏生问到玄解头上,玄解想得十分简单,没笑就算不得快活,至于同样算不上不快活——容丹又没问沧玉是不是天天不快活。

天可怜见,只要不是马戏团的小丑,哪有人能从早上笑到晚上的,那不出三个月就能把自己笑成面瘫。

可惜的是容丹压根没想到玄解的基本常识差到如此骇人听闻的地步,因此她完完全全地想歪了。

容丹轻声叹了口气,一时五味陈杂,她心中所爱已是霖雍,如今想起往日种种,如梦似幻,觉得自己孤苦寂寞之余,沧玉也同受情爱之苦,一时说不上谁更可怜。

“对了,你……你怎么说我与那倩娘说得不同?”容丹有心想换个话题,她问道,“她难不成有什么高见么?”

玄解想了片刻,不觉自己要说得是什么大事,就将倩娘当初那些说辞告诉了容丹,平淡道:“倩娘说我是世间最可怜的孩子,你又说我过得极好,我实在不明白,你听得明白么?”

容丹怔了怔,她道:“这件事,其实我与你一样说不好,想来你应知道,我曾与沧玉有段旧缘分。可惜那时我太过年轻,不知他对我好,后来仔仔细细寻找蛛丝马迹,方明白他的用心。大概是因为沧玉活了太长岁月,心思总叫人不太明白,他生性淡漠,凡事都不留半点痕迹,我那时年幼无知,以为他与别人一样瞧我不起,想到日后要与这样一个妖捆在一起,不知流了多少眼泪。”

“后来我做了一件错事,至今虽不后悔,但偶尔回想起来,仍觉得对不住沧玉,我那时以为他没将我当做妻子,自然也没把他当做丈夫。如今青丘对我有怨,皆是我咎由自取。”容丹站起来走到亭子边上,看着夜空里的那轮明月,又转过身来苦涩的微笑道,“他既做了决定,愿意收留你,那必定会为你尽心尽力,至少我那时虽不怎么快活,但从未担忧过生命安全。”

月光下女子的笑颜里带着泪水与忧愁。

“我给不了他想要的,同样偿还不起他的恩情。”容丹的声音随着风送入玄解的耳朵,“只盼着你不要重蹈我的覆辙。”

“沧玉许是不会表达,却不意味着他什么都没有做。你若是心存疑惑,不妨自己留心观察。”

玄解倍感莫名其妙,心道我又不曾与沧玉谈婚论嫁,自是不可能与他和离,怎么能重蹈你的覆辙。

他的重点总是如此合情合理又不太正常。

容丹这番话与其是对玄解说,倒不如说是说给自己听的,他们到底是有缘无分,纵然成婚也改变不了缘分天注定的事,和离后容丹方知沧玉情浓,可她已遇上霖雍,心中再没有任何空间可以装下沧玉,更别谈尝试与他重新在一起了。

如今只有无限感激与愧疚。

他们俩已经吹了半晚上的风,而赤罗跟白殊同样喂了半晚上的蚊子外加被花妖逗得面红耳热,恨不得从十三岁变成三十岁,最终只是纳闷地蹲在角落里面面相觑,远远望着那个生人勿近的亭子寻思玄解一个哑巴能跟容丹说什么说这么久。

赤罗无所事事地抖了抖腿,突然想到一个恐怖的可能性,瞬间从地上蹦了起来,惊恐地看着白殊道:“该不会玄解为了给大长老解气,把她打死了吧?”

白殊“嗷”一嗓子也蹦了起来,更为惊恐地说道:“不会吧!”

两只小狐妖面面相觑许久,愣是没有一方敢把那个“不会”字正腔圆地说出来,于是急忙跑上亭子,刚上去就见玄解与容丹惊讶地看了过来。

场景看起来还没有赤水水跟倩娘对骂时紧张,很显然没有发生任何流血事件。

当时赤罗大脑就断电了三秒钟,白殊上气不接下气,意识到他现在陷入了一个相当尴尬的局面不说,赤罗还完完全全派不上任何用处,而此时此刻玄解的眼睛已经微微眯起,情况正在朝越来越危机的方向发展。

他情急之下当机立断,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道:“玄解,现在很晚了!我们该回家了!”

玄解的眼睛恢复了原来的大小,看上去没有之前那么吓人了,无声地点了点头。

赤罗终于把那口气喘了过来,于是他说道:“走!”

白殊面无表情地跟着他,心想:“我到底是缺了什么心眼跟他一起玩。”

在回家的路上,赤罗热泪盈眶地靠近了白殊,轻声对他说:“小白,这是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以来,你最聪明的一次了。”

白殊咳嗽了两声,对着赤罗露出一个假笑,然后毫不犹豫地咬上了赤罗的脑袋——这个坏习惯是玄解带来的,自打他小时候在每个狐狸崽子脑袋上印下了自己的牙印之后,这在幼崽之间就成了潮流,每个狐狸崽子都迫不及待地想把自己的牙印留在别人的脑门上。

于是赤罗叫道:“嗷呜!”

玄解落在最后,还没走出两步,容丹追了出来,站在亭子口看着他,神情有几分迟疑,最终还是开口道:“你往后……还会再来与我聊聊天吗?”

“你能给我什么?”玄解回过头去,冷冷问道。

容丹一怔,她犹豫道:“我什么都没有,不过……不过你应当没有去过人间,我可以告诉你人间的许多事。”她声音越发小了下去,自己也觉得这酬劳太过廉价了些。

“可以。”

玄解同意了。

上一章:第四十章 下一章:第四十二章
热门: 宿敌骑竹马 像我这样无害的青年 总有人前赴后继地爱上我 都市之最强狂兵 天宝伏妖录(谁还不是王子了咋地?) 皇叔 史前养夫记 星际之陛下你好美 嫁给豪门残疾大佬[穿书] 怀崽后我被渣攻他哥宠上了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