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上一章:第三十六章 下一章:第三十八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沧玉。”

来者刚一开口,沧玉就认出了这张完全陌生的脸, 同时陷入了社会性死亡的尴尬之中。

玄解平静地看着地上酥胸半露的类猫, 神态毫无半点慌乱,呼吸更是均匀, 半分都没有正常男人该有的心神不定,考虑到他的年纪, 可能是还不懂这事儿, 发问道 :“这是什么?”

这大妖竟是沧玉???

类猫伏在地上, 心乱了半拍。

沧玉看着玄解过分干净的眼睛, 突兀感到一阵羞愧,觉得现在的自己好比看爱情动作片被小孩子抓包的无良长辈, 哪管这孩子如今到底是八岁还是十八岁,尽管这事儿压根不是他心甘情愿的,随之而起就是对这类猫的滔天怒火。

无疑是迁怒。

幼兽的原型看不出什么具体, 化形之后反倒还算能说道一番, 玄解长了张看起来有些薄情的脸, 不过碍于年纪太年轻了一些, 因此看起来过分干净,约莫二十岁大小, 说是青年也可,说是少年也成。

沧玉觉得玄解生得十分英俊, 其实赤水水生得也很好看, 可至多称得上俊俏, 与英俊还差着一大截。

只可惜玄解眼下还太年轻了些, 要是再过个几十年甚至几百年,等他品味过人生了,真真正正彻彻底底得成熟了,那时只怕无人能够拒绝他的魅力。不过纵然如此,沧玉光瞧玄解眼下的模样,也能想出自今日后会有多少妖会为这只寡言的异兽心碎了。

“这是你今日要学的东西。”沧玉心念一转,轻声道。

要是玄解化形是个孩子,沧玉倒不会起这样的心思,此刻见他已是个青年了,不免冒出点看笑话的坏心思来。

类猫瞧了瞧不为所动的沧玉,又瞧了瞧刚来此地不久的玄解,一个是勾魂摄魄的美人,一个是英俊风流的小郎君,她的心儿怦怦直跳,恐自己明日就得挨天打雷劈,今夜竟能有这般艳福消受。

嗨!这两个里头要能勾得一个翻云覆雨共赴巫山,明日就是叫天公劈三个响雷又如何!

“学什么?”

玄解倒也没问沧玉是怎么知道自己今天出关的,在他心里,沧玉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做什么事都有自己的道理,更何况他的确每次都有学到新的东西,因此没有多问,而是好奇地打量起了类猫来。

这妖怪身上与当日所杀的类猫有相近的气息,玄解微动鼻子,闻到一阵馥郁的兰香,那柔软如水的身躯很快就扑进了他怀中。

玄解在电光火石之间拧住了类猫的脖子,毫不费劲地将她提了起来。

类猫被掐得透不过气来,她惊骇自己竟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之余,求生欲促使她使劲儿扭头向沧玉求救。

真不知这两名大妖是发了什么神经,温香软玉快活一夜有什么不好!怎么一个两个不是要杀就是要滚,难道是她在人类里头待久了,不懂得妖界如今的风向了不成?

还是各个都改去修无上大道,修得七情尽丧了!

“将她放下来。”沧玉好笑道。

玄解不大明白,不过他向来听沧玉的话,就松了手,将那类猫丢在了地上,淡淡问道:“学什么?”

还不等沧玉回答,那类猫已经从地上爬起,急忙挨到沧玉身边来,水汪汪的眼眨巴眨巴,声音又甜又腻,寻常男人听见少不得酥软半边身子,她软声道:“好哥哥,这毛头小子懂得什么风情,还是你怜爱奴家,疼惜奴家,你快摸摸奴家的胸口,疼得好生厉害。”

沧玉刚想开点黄色的玩笑,又怕这类猫得寸进尺,嘴唇一动又闭上了,想了想笑道:“你今日过来,不过想寻得一夜快活,是么?”

“哎呀。”类猫含情脉脉道,“奴只想同您快活快活,那不懂事的孩子怎能与您比。”

这话放在之前说,八成是哄骗的瞎话,可当玄解说出沧玉的名字后,就多了那么几分真心实意。

谁不知道这性如冰雪的狐族大长老,妖界里出了名的高岭之花,被个半妖弃之如履还一往情深。

早年妖界闲暇无聊时还开过赌局,妖界最强的妖什么时候脱单,最美的妖什么时候成亲,谁都没诚想沧玉会被个半妖半路折了去,折去便折去,还毫不珍惜,妖界的消息流通不慢,众人除了叹息,还多了那么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所谓成亲有成亲的好处,没成亲有没成亲的好处。

若能诱惑这出了名痴情的大长老与自己快活一夜,姑且不说风月如何,光是精神上的刺激都叫类猫血脉贲张。

沧玉却道:“你若想与我亲热,现在便可走了。可你若想与他亲热,只要你能哄得他松口,叫他为你倾倒,那如何快活便是你的事了。”

类猫脱口而出:“当真?!”

刚出口类猫就下意识噎了下,看着沧玉漂亮的眸子,假惺惺道:“奴不是那个意思。”

“当真。”沧玉回道。

类猫几乎是毫不犹豫地转过头去,这大长老虽好,但难度太高,这青涩少年也别有一番滋味啊!

“只是……”类猫怯怯道,“他会不会又来掐我。”

沧玉毫无任何底气地说道:“他不会再掐你了。”

亏他说得字正腔圆,半点都不心虚。

有那么一瞬间,沧玉觉得自己简直像是个在阴影处冷笑的奸商,等着类猫掉进自己的坑里,为了消灭这个念头,他故意用了激将法:“还是你对自己的魅力并不自信?”

类猫果然被激,一下子就忘记了今晚上自己被嫌弃了多少回,她挺了挺饱满的胸脯,冷笑道:“论实力也许我不如你,可这种风月□□,我从没输过。”

沧玉被她的大无畏精神感动,一时不慎说出了真话:“你会学会的。”

类猫完全不想理他,哪怕沧玉长了张这么美的脸,定下赌局之后她的全部心神就被玄解吸引走了。

要是说起美色,这世间能够化形的生灵大多各有千秋,才不管是人是妖是仙是魔。类猫多少也算得上是阅尽风帆,与同族厮混也好,在人间行走也罢,他见过太多太多绝色,不论是美貌的少年,亦或风度翩翩的侠客,甚至是温文儒雅的文人,只要他看上了,多都逃不过他的掌心。

有的有断袖之癖,类猫就用男身去引诱;有些只贪恋男欢女爱,他也愿意用女体去享乐。

可今日遇到的这两个大妖,类猫至今都不清楚他们到底是喜欢男人还是女人。

“小郎君。”类猫定了定心神,分花拂柳般走向玄解,她的指尖轻轻触到那冰冷的容颜,对方稍一皱眉,却如沧玉所说,并未拒绝。

这小子乍眼看来英俊非凡,真仔仔细细瞧了,更是叫人神魂颠倒。

类猫心儿火热,被眼前这俊俏少年迷得心神荡漾,见他神情冰冷,更是蠢蠢欲动。要说这类猫好歹是万丈红尘里混迹过的,惯会招花惹草,自然也有些风流手段,若不是沧玉深受身旁女性的食谱荼毒,又亲眼见她从男变女,指不定这时也着了道,遭她肆意轻薄,准得一亲芳泽一回。

偏生撞上的是玄解,这异兽脾气从来都不大好,叫类猫使劲儿挑拨了几回,什么好哥哥好弟弟小郎君小官人乱七八糟念了半晌,只觉得像是耳边苍蝇嗡嗡乱叫,黑下脸来,类猫还当他是有了反应,真欢喜之余,便被拧断了脖子。

类猫一死就变回了原型,长长的头发披在猫身身上,看起来恶心又怪异。

沧玉看了玄解半天玩笑,觉得倒是挺好玩的,见类猫死了不免有几分唏嘘,便道:“她倒罪不至死。”

不过怜悯心在青丘还是越少越好,沧玉看着类猫死不瞑目的尸体,在心中默念:玄解是没掐你啊,他是直接掐死了你,掐跟掐死是两个概念,我也不算撒谎。

玄解只是冷冷看着他,那双过分澄净的眼眸让沧玉多少有点羞愧:“你便要我学这个?”

“这样如花似玉的大美人,你半点都不动心?”沧玉没太明白玄解到底学了什么,只顺着自己的思路过去了,他咳嗽两声,给自己的恶趣味挖了坑下葬,故作正经道,“其实倒也是,对你而言,这堂课也许还太早了些。”

玄解一蹙眉,他大步走上前来,指尖抚摸着沧玉的脸颊,鼻尖靠近了沧玉的脖子轻嗅,热气微吐:“她生得很美么?我看倒不如你。”

这话并非调戏奉承,玄解对美丑的概念还不深刻,一路看下来,只觉得沧玉生得最是顺眼,那类猫美则美矣,到底不及沧玉,这番话是真心实意。

往日玄解还是兽形时这般亲近的时刻不是没有过,多数时候是玄解心情不佳,或是他想提醒些沧玉什么。

玄解心无旁骛,于他而言兽形与人形并无任何差异,当初如何做,眼下还是怎么做,对人形与兽形没太多概念。倒叫沧玉心中暗骂见鬼,下意识撤开身来,阴晴不定地看着玄解,迟疑道:“你知不知道自己刚刚在做什么?”

玄解不知沧玉为何如此大的反应,细思自己的行为并无任何不妥,不由皱眉道:“我自然是在蹭你。”

沧玉怒道:“我知道!可你为什么要蹭我!”

“往常不都是如此。”玄解奇道。

沧玉差点一口气上不来:“往常是往常,如今是如今,你当时是兽形,现在是人形,便不可随便这样与我亲密。”

“那你为什么叫她来蹭我?”玄解疑惑道,“不是叫我学吗?”

沧玉想:我真是个猪头,猪八戒的猪!

上一章:第三十六章 下一章:第三十八章
热门: 将军爱集小红花 穿到反派家破人亡前[快穿] 江山多少年 我的钢铁战衣 鱼不服 穿越虫族后我成了论坛大佬 噩梦执行官 重生后对家成了我锦鲤[娱乐圈] 天字一号缉灵组 捡星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