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上一章:第三十五章 下一章:第三十七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今夜的星辰似乎格外璀璨。

沧玉出行前本没有在意夜景如何,可临出门时被倩娘问了一句, 走到火灵地脉时倒真抬头看看星空。

其实沧玉总已不记得自己故乡的夜空是否有这么美丽, 那些丛生的高楼大厦逐渐模糊成了虚幻碎片,恍如隔世的一场幻觉, 这话说来略显老套,然而时间的确过去太久太久, 久到他习惯这青翠森林多于钢铁城市, 习惯这些怪力乱神远胜科学, 人的适应力在此刻得到充分的肯定。

人陷入回忆时, 时光总是过得太快,直至月上中天沧玉仍坐在火灵地脉外头的岩石上出神, 享受着这片刻的宁静,夜风吹拂起他雪白的长发也恍然未觉。

夜已深沉,暗色的山岩外闪现出一条纤瘦的兽影, 被月光拖曳成诡异的长度, 无声无息, 连风声都显得寂静。

类猫潜伏在暗处, 凝视着远处的沧玉,圆溜溜的眼睛中泛出贪婪的色彩来, 他们这一族习性较为放荡不羁,隔着数十年甚至上百年再碰面是常有的事。他本不会擅自潜入青丘, 只不过上次族人聚头, 他唯一的朋友失踪了, 听说是来青丘猎艳后就失去了踪影, 他估摸着那小子八成是完蛋了,可仍旧抱着一线希望来看看情况。

不过这次来青丘,当然还是有那么一点私心的。

青丘的狐族在整个妖界之中都称得上绝色,不管是人是妖,但凡血液往下走了,上半身大多时候都不会太好使。类猫并不是不知道他们与青丘互不相犯,只是心底打得如意算盘仍是想碰碰运气。

俗话说赶得早不如赶得巧,类猫万万没想到自己刚进青丘边境没多久,就听那些小妖们抱怨火灵地脉被个带着小妖兽的大妖占了,而且还是个相当美艳的大妖。

听起来简直像是老天爷都在帮忙。

小妖们除了抱怨,更多的是还是艳羡跟仰慕,青丘三大族联手后地位一直不可撼动,许多散修的小妖除了投靠大妖,便是挣扎苟活。那大妖实力强劲,却很少对小妖们下手,倒是他身边带着的那个小妖兽十分凶狠,若被盯上难逃一死。

小妖们想投到那大妖麾下受他庇佑,可大妖从不答应,只是日日教导那哑巴妖兽。

要能投在这样厉害的大人物手底下,未来还有什么可愁的。

愁就愁在,他们压根不知道怎么叫那大妖答应收下他们。

除此之外,八卦的天性当然不缺少,孤身外出的妖族大多都是独来独往的,那大妖身旁带了只小妖怪,看着似狐非狐,模样再古怪不过,便理所当然地认为那大妖原型也是这个模样,因此谈论起来,就不免将那大妖的样貌与狐族最出名的沧玉相比。

众妖大多见过大妖,却没几个见过沧玉的。

类猫听了半日,什么强呀善呀的都没听见耳朵,只听见一句美艳无比,当即兴奋地浑身打了个激灵,又打听了一番,摸清了火灵地脉的路就冲了过去。它已在这里蹲守了一日,总算在月上中天之时等到了这名大妖。

那些小妖们虽是羸弱不堪,但眼睛生得的确不错,也没撒谎。

这的确是个很好看的大妖,端丽清贵,飘然若仙,月光洒在他流转的凤眸之中,带出潋滟的波光。

类猫将那大妖的脸瞧得清清楚楚,直看得神魂颠倒,心儿怦怦直跳,他活了数百载,人间妖界都厮混过,不知尝过多少胭脂红粉,品过几等朱唇软舌,自认什么妖童媛女,什么仙人妖姬,倘叫他见着一面,都有信心勾入手心里**恩爱一番。

可到这大妖面前,什么闭月羞花,竟都成了庸脂俗粉,冷美人太过素淡,媚女子生出艳俗,类猫瞠目结舌,只觉得一颗心儿跳到了喉咙口,一对招子都要落到人家的鞋底下去。

“是谁?”

沧玉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懵懵懂懂的新手妖怪,他磕了无数经验包,坚强且无畏地跟玄解斗智斗勇,纵然没有千年的作战经验,可多少有了百年的警觉心,缓缓转过身来道。

青丘没几个能打的,沧玉熟悉自己的实力后虐了不少小怪来证明这个事实,他估摸了许久,总之基本上来火灵地脉的小怪都打不过玄解,而玄解又打不过自己。

总不可能点背遇到超级高高手大半夜出来散步,即便有,多半也不会弱智到跟狐族开战,这情况让沧玉很放心。

寂静无声。

就在沧玉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疑心病的时候,阴影处走出了一名相貌堂堂的男子,他有一头乌黑靓丽的青丝,可以立马上台拍洗发水广告的那种柔顺发丝,足以让现代许多年轻人艳羡,只是五官略显阴郁,看起来像是名忧郁系美男子。

沧玉嘴唇一动,并没有出声,他略有些惊奇地打量着这人,大多散修的小妖是没有化形的能力的,一来是无人教导,二来是他们大多撑不到化形就被吃掉了。他在青丘呆了这许久,除了狐族之外,还真未曾见过几个化形的妖怪。

这妖一开口,就显出了与外貌不相匹配的风流来,那双眼睛肆无忌惮地打量着沧玉:“阁下好面生啊。”

沧玉在火灵地脉待了好几年,打过的小妖怪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不管以前这儿归谁,现在都归他了,丝毫没有在怕的,便回应道:“你也不面熟。”

对方打蛇随棍上,嘿嘿一笑,满身气质破坏殆尽:“相逢即是有缘,这般良辰美景,你我既能于此相见,想必定是天公作美,多瞧几次自然就熟悉了。不知道小生是否有这个荣幸得知佳人芳名……哦,不,阁下的高姓大名?”

“没有。”沧玉答道。

来人或是来妖的确有化形的实力跟脸皮,完全没有被沧玉所展露出的话题终结者这一特质打败,仍是笑嘻嘻的,他左瞧右看了会儿沧玉,慢慢走上前来,恍然大悟道:“哎呀,说来倒是,纵然是再倾城的佳人,到底也是个男的,自然是不太喜欢我这身皮囊的,我同凡人玩久了,都快把这事儿忘了。”

沧玉不太想退后,不过这妖怪都快贴到他身上来了,就皱皱眉侧了侧身子。

分不清是敌是友,对方虽说言谈有些奇怪,但还不至于上来就动手的程度,沧玉的性子向来不错,便没有刻意计较。

这一退,倒退出个美娇娘来,那阴郁男子身体忽然抖动起来,他舒展开筋骨,身子顿时小了一圈,双手稍稍撑开,露出底下婀娜丰腴的体态来。沧玉只见她盈盈扭了扭身子,荡出白生生的双腿,腰带收出一把杨柳腰,拢在男子宽阔的衣衫内,青丝赛夜雾垂在肩头,掩住软白的酥胸。

再看她,双眸含情脉脉,好似春水映着桃花,口吐兰香,便要上前来搂住沧玉。

哦嚯,大变活人啊。

沧玉内心毫无波动,大概是被春歌跟倩娘吓出了后遗症,他仔仔细细瞧了瞧这女子的樱桃小口,心道这妖怪也不知道吃过什么东西。

如此念头一转,再是什么柔情蜜意,什么旖旎暧昧都撑不住场面了。

类猫毫无所知,更不清楚眼前的大美人在心里猜测自己的食谱,她生就雌雄双体,性格又放荡无比,只要能快活,哪管是男身还是女体,这衣裳自然是故意没有变化,她往前迈了一步,装作被衣摆绊住的模样,直接就往沧玉身上摔。

沧玉毫无迟疑地往后退了一步,离开了自己所坐的岩石。

“哎呀——”类猫的轻呼声娇媚动人,看得出来身经百战,一个扭身就躺上了沧玉之前坐着的石头上,手指搭在雪白的长腿上暧昧游动着,含羞带怯地看着沧玉,柔柔道,“好哥哥,你怎么不接着我呀,奴跌得好疼。这石头虽有哥哥的暖意,但到底不及哥哥亲自搂着我暖和。”

哥们,你之前还是个大老爷们,你还记得吗?

我没有老年痴呆!

沧玉原本觉得自己已经够一言难尽的,没想到今天居然碰上个节操毫无下限的,不由感慨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是他输了。

这骚话真是骚不过。

就不能含蓄点吗?妖怪都这么直来直往,开放得飞起的吗?

类猫见他不为所动,不由得皱起眉头,却丝毫没有挫败,而是扑上前来,纤纤玉指就要往沧玉胸口点去,软绵绵的嗓音又拖长了腔调:“好人,你躲甚么,你看看我,摸摸我,任你喜欢,男人也好,女人你也罢,只消得你中意,我怎样都能叫你满意。”

沧玉已经在反省自己是不是长了张非常重口的脸,否则这妖怪是怎么突发奇想扑上来求□□的。

“你想我满意?”沧玉声音带笑。

“嗯哼。”类猫嘤咛一声,以为沧玉终于动了心,正要扭腰往他怀里靠去,得意之情还没消退,就觉得天旋地转尘土飞扬,自己摔在了地上,疼痛感迟迟才爬上神经。

沧玉声音渐冷:“那便劳驾走远些。”

这不解风情的烂人!

类猫心中气煞,正要挣扎起身,忽然听见远处响动,于是睁眼往尘土里看。

只见得远处渐渐行来一人,月光落在他的脸上,幽深的眼,锋利的唇,既无悲也无喜。

他来,似一场风雪降临。

上一章:第三十五章 下一章:第三十七章
热门: 逆光而行的你 带资进组的戏精 乡村猎艳记 将进酒 豪门老男人撩又甜 大神病得挺严重[快穿] 乡村活寡美人沟 娇艳人生 假装不知道你在装穷[重生] 当转校生成校草同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