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上一章:第三十二章 下一章:第三十四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其实玄解想去火灵地脉这事,倒也不算很出人意料。

想当初沧玉第一次带玄解去的时候,他就表现出了喜爱之情,只是之后一直绝口不提,因此沧玉当他是有了点阴影。如今旧事重提,正合沧玉的意思,连想都没想就点了头,淡淡道:“将这东西丢出去,把地上清理干净,今晚我就带你去。”

玄解自无不可,一掌就将那类猫的半个身子掀飞了出去,也不知道会砸在哪个倒霉蛋头上。

过了没多久,倒霉蛋就寻上门来了,赤水水顶着满脑袋内脏的臭味跟一张臭脸踹开了篱笆,气势汹汹道:“臭小子!你怎么不说一声就回来了?”

倩娘正站在玄解脑门上啄他的头,细细叫道:“小玄解,你说句话来听听。”

两妖面面相觑,场景十分尴尬。

首先是赤水水走了上来,一掀下摆蹲了下来,稀罕道:“你干嘛呢?磨嘴儿?”

“玄解会说话。”倩娘见到赤水水,简直有一肚子的苦水要倒,“这孩子不知道是不是自闭,他居然这么多年连一句话都不跟我说?今天要不是他想跟沧玉进火灵地脉,我还听不见他讲话。赤水水,你说他这样正常吗?哎,你怎么这么臭!”

“哇哦——”赤水水先惊叹了一下,然后翻了个白眼道,“不知道哪个混账东西把类猫咬成两截乱丢,结果在空中内脏就全撒在我脑袋上了,要是被我找出来这个混球,我非把他揪出来挂在树上抽三天三夜不可!”

闻言,倩娘的鸟脸稍稍抽搐了两下,心虚地啄了啄玄解的脑袋,示意他给点反应,干巴巴笑道:“是……是吗?”

玄解毫无反应。

赤水水见她不对劲,怀疑道:“该不会是你吧?”他话还在说,嘴角两颗尖牙已经露出来了,只等着倩娘一声答应就扑上去咬她个吱哇乱叫。

倩娘忙道:“我天天守着门,哪有功夫跑去杀类猫啊!”

“也是……”赤水水想了想,又变回了原样,“你实力这么差,还不够类猫一口的呢。”

气得倩娘脸色发青。

赤水水伤害过了倩娘,又十分快乐地蹲下来摸了摸玄解,奇道:“说起来,玄解真的会讲话吗?可是我从没听他说过话啊。”

“是真的!”倩娘立刻就被转移了注意力,她愤愤不平道,“他今个儿突然跑了回来,还把沧玉的大门砸烂了,然后就跟沧玉说要去火灵地脉,沧玉也答应了。”

赤水水歪着头想了下,觉得好像也没有什么问题,就耸了耸肩感慨道:“这小子真是有出息,居然连沧玉的大门都敢砸!不愧是我的徒弟!”

“你就这个反应!”倩娘都惊呆了。

“那我还要什么反应?”赤水水奇道,“都有沧玉跟着他了,难道青丘里除了我之外还有谁能对他们造成威胁吗?”

倩娘一窒,不知道该先说赤水水臭不要脸,还是找个槽点疯狂倾吐一下,最终悻悻道:“说得也是。不过沧玉会一直跟着去吗?”

很显然,赤水水完全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他呆滞了片刻,迟疑道:“应……应该会吧?那到底是火灵地脉,跟平日训练可不太一样,虽说玄解远胜过寻常幼崽,但是到底还是只幼崽,沧玉还不至于无情到这种地步……吧。”

他们俩对视了一眼,立刻道:“他会!”

倩娘在心底琢磨了下,以她跟随沧玉的多年经验来看——其实也没有什么经验,沧玉不经常与她说话,行踪又向来不定,大多时候都在看书或者外出走走。

因此她平日里没什么必要,不怎么与沧玉讲话,一来是怕自己说错话触怒他,二来是他们之间也的确没什么好说的。

更别提在之后有关于玄解的教育问题,倩娘承认沧玉总能解决各种各样的问题,可心底忍不住觉得他实在太冷酷了些。

倩娘忍不住叹了口气道:“我瞧你们青丘的狐狸各个都还算得有情有义,春歌便不说了,那棠敷更是性情温柔,你……姑且也称得上热情,怎就造出沧玉这么个冰雪一样的狐狸,难不成他以前被你们丢到冰山上冻了七八百年才下来。凭良心说,他倒也不是不好说话,只是我总觉得他对什么都不是很在意的模样,实在无情无义。”

“沧玉他以前虽然冷淡,但并没有如今这样……他原先本还会与我跟春歌说笑的。”赤水水忍不住道,“你说他无情无义,可他对容丹就有情有义得很,只是当时他受了重伤,那女人又趁机同他和离后,想来他也是心灰意冷,就将自己封闭起来,才成了如今这样的。”

沧玉早就感知到赤水水来了,只是正在修炼不便外出,就上心听了听对话,生怕赤水水班主任责怪自己拐跑了尖子生,万万没想到赤水水压根没在意这件事除外,居然帮他圆回了这些年来的人设不合理之处,一下子有些懵逼。

其实他的人设不合理是必然的,没有任何人的性格可以用词汇直接总结,即便是冰山、冷血、毒舌,也有各自的风格跟特色,知道剧本不意味着洞悉每个角色的细节,短时间还好,时间一长难免会察觉异样,这才使得沧玉减少交际,等待着时间的潜移默化,即便众妖感觉到不对,也不会反弹过大。

起码不会把他吊起来烧死。

如今想来真是失策,他大可以说是失恋让人性情大变嘛!白宅这几年了!

倩娘轻轻叹了口气道:“怎么天底下的人总是这样,为不喜欢自己的人要死要活,可偏偏一眼都不舍得给喜欢自己的人。”

赤水水突然眼睛放光,露出暧昧的微笑:“倩姑娘……你该不会是对沧玉玉他……”

“你想什么呢?”倩娘翻了个白眼,“天底下的鸟儿全死光了我都不会考虑沧玉,我嫌冬日不够冷,我的羽毛不够少吗!我说得是玄解,他对那女人爱得要死要活,却一点儿也不肯分给玄解,哪怕只有一点点儿,你说玄解还会是这个模样吗?”

沧玉心道:难道是我要他自闭的吗?

赤水水皱眉道:“倩姑娘,沧玉对容丹是情/爱,对玄解应该是关爱,这要真分出来不太合适吧”

倩娘沉默了片刻道:“你们狐狸为什么总是纠结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呢?”

“这也算是无关紧要的小事吗?”赤水水满脑子疑问,“他若对玄解有了对容丹的心思,那应是丧心病狂了吧。”

倩娘决定放弃跟他沟通。

玄解睁开眼睛看着那扇破烂的大门,忽然想道:沧玉是不是知道他们在说这些。

上一章:第三十二章 下一章:第三十四章
热门: 和霸总假戏真做 一剑霜寒 金屋里的白月光[穿书] 我被死对头宠飘了 元帅的炮灰配偶[穿书] 穿成反派的暴躁男妃 死神的新娘 关于我是我对家粉头这件事 两小无嫌猜 重回90之留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