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上一章:第二十八章 下一章:第三十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由于王八蛋蛇精不老实按照国际公约法在葫芦娃剧组待着,到处乱跑串门,给隔壁聊斋剧组的沧玉同志带来了严重的心理疾病,从而使得一系列悲剧发生。

除蛇精本身命丧狐手之外,还导致了沧玉的自闭。

千年的九尾妖狐终于在可怕的视觉冲击下意识到了一个严肃的问题,比起实力的差距,他现在急需要克服的是心理障碍。

看到龙的时候他很嫉妒;看到凤的时候他很羡慕;看到巨蛇的时候,他就只剩下小腿肚发抖了。

因为怕出门又遇到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沧玉唯一的室外活动正式宣告无限期暂停,每日就恹恹待在家中,偶尔看看书籍,更多时候就是一门心思投入修炼,姑且不说实力有没有进步,心倒是日渐沉稳,记忆中巨蛇的恐怖姿态好似也散去了不少。

倩娘不怎么在意沧玉,在她看来,沧玉这狐已是怪得离谱,做什么都不稀奇。

反倒是玄解自火灵地脉归来后就变了许多,赤水水再没有抱怨过这个小家伙如何愚笨,只是抱怨换成了另一种情况,这小子聪明了之后更难管教了,不过倒没再提过玄解憨傻的事了。

赤水水大多时候都管不太住玄解,这小子痴傻的时候就不听他的话,聪明了些之后,他就更摸不准幼兽的脾气了。许多幼崽还跟着赤水水身后一起捕食时,玄解已经能够自己狩猎了,他咬断妖兽的脖子干脆又利落,全然不像个刚出生不久的孩子。

即便的确是洪荒异种,这能耐是不是也太大了点。

赤水水又惊又喜,惊是玄解小小年纪就有这般能耐,只怕日后野性难驯;喜是玄解既是这样的异种,只要好好长大,往后自是助力。

春歌倒是没赤水水那般多心,只觉得既是沧玉捡来的,那么丢给沧玉管教就是了,管得好管不好,都是大长老的责任。

说来也是奇怪,赤水水与倩娘算得跟玄解朝夕相处,按理来讲,好感度怎么都该胜过长期自闭的沧玉,偏偏玄解完全不按套路出牌,整个青丘,唯有几乎不怎么见面沧玉管得住他。

这事儿还要从秋日的第一场雨开始说起。

赤水水很少生气,这并不意味他不会生气,而是意味着他生起气来,多数时候是很可怕的。

倩娘还记得那天雨下得不大,没有玄解出生那时简直要给天下出个窟窿来的架势,丝丝缕缕的,像是张蜘蛛精没怎么费心织就的网,薄而密。

赤水水阴沉着脸,手中提着玄解,从雨帘里走了出来,胳膊上鲜血滴滴答答地流,看不出来是谁的。

当时倩娘眯着眼睛仔细看了好一会儿,确定不是赤水水的,因为他手臂上一道伤都没有,顿时心中一惊,展开翅膀飞到了赤水水的肩头问他:“玄解受伤了?严不严重?”

“他没有受伤。”赤水水的声音很沉,比雨水还要冷,那双金灿灿的眸子看着倩娘时没了平日半点玩笑的意味,他沉着声道,“这是山魈的血。”

玄解被丢在了地上,溅起一地的泥点子,他黑漆漆的,看不出来有没有脏,只是弓起身,冷冷地看着赤水水跟倩娘,仿佛在看敌人。

“我们要谈一谈。”赤水水说道,用班主任对每个差生家长的口吻。

倩娘没有这样的经历,可不妨碍她感觉到危险,于是想了想,当机立断,敲响了沧玉的门。

她镇定地说:“你问沧玉。”

沧玉很快就开了门,让玄解跟赤水水都进了屋子,他们俩都被雨水打湿了,水流在地上哗啦啦地滴着走了一路。

“发生什么事了?”沧玉问道,他找出块两块布,一块丢给玄解,一块丢给了赤水水。

赤水水看着沧玉,脸色才好了些,开口道:“这小子才学了两天,就跑去给山魈开膛破肚。”他说这话时冷笑了两声以示不满,只可惜头发被雨水打得太湿,下意识开始甩毛,看起来一点威严都没有。

玄解很自然地把自己缩进了布团里挨挨蹭蹭。

“哦?”沧玉道,“那赢了吗?”

赤水水一噎,不太甘心地说道:“赢了。”他沉默了片刻,“他杀了只小的,引了只大的,被我杀了。要不是赢了,现在我还能拎着他来吗?”

沧玉听到这里就知道赤水水在生什么气了,他缓缓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赤水水没好气道:“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沧玉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叫赤水水一下子没了脾气,他闷闷不乐道:“要是我下次赶不及,他自己丢了命也就算了,别连累其他的……”

这里就是年轻狐狸的气话了。

沧玉点了点头道:“他确实冒进了。”

赤水水闻言想了想,大概是想起沧玉的脾气,解释道:“其实也没有什么,这小子的确有点不听话的本事,可总不能次次这样,要是我当时赶不及,他只怕就要被山魈活撕了。我改明儿想想办法,他这样的,不能跟寻常的一块教。”

他这么一说,倒把自己说得不生气了,玄解的确冲动又不听话,可这小子实打实杀了一只山魈啊!

这话说得通透,因材施教,再好不过,沧玉心中默默赞许了两声,面上并不显露,只与赤水水道:“你辛苦了。”

赤水水沉着脸来,又闷声回去,倒好像是他在沧玉这儿挨了顿骂。倩娘有些好奇,可惜雨天飞不快,追不上赤水水的速度,只能飞到窗棂上探头探脑地看了会儿,就见着沧玉在低头收拾什么东西,幼兽缩在地上一动不动,气氛瞧着不太融洽。

倩娘心中暗叫一声糟糕,她绝不能眼睁睁看着玄解受罚,所以干脆飞回窝里,用翅膀遮住双眼跟耳朵,就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去反抗沧玉?真是笑话。

那不是找死吗!

倩娘从肚皮下拨出三个圆圆的果子,满怀赤诚地想:这些就当做自己对小玄解见死不救的补偿吧,他一定能理解我的。

上一章:第二十八章 下一章:第三十章
热门: 抱错儿砸了 假装不知道你在装穷[重生] 嫁给豪门残疾大佬[穿书] 我的医术震惊世界 星际灵厨直播日常 高能二维码 异世种田发家致富 一觉醒来我怀孕了 酒撞仙 将军夜里又出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