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上一章:第二十七章 下一章:第二十九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沧玉在四更天的时候醒了过来,天还暗着,他神态枯槁憔悴,面若金纸,唇边的血倒是擦干净了,走起路来像个七老八十的老头子。

而玄解就跟在他身后,跑起来很灵动,有了点这个年纪该有的活力。

他们回来时倩娘躺在果子堆里还没睡醒,沧玉松了口气,把门打开来进去,又把玄解抱进他的小窝里,大概是在火灵地脉玩得太累,玄解很快就睡了。他自己喝了杯冷茶,这才宽衣睡了。迷迷糊糊睡了大概一个时辰,就听得赤水水在外头喊门,沧玉身上时冷时热,一时起不来身,就感觉到身上像是贴上来个热乎乎的软物,他便不冷也不热了,只觉得暖。

没多久,连敲门声也没有了,沧玉睡得更安心了。

等到沧玉醒来时,门外赤水水与倩娘正在聊天,自打玄解参加训练以来,这两妖几乎见面就互喷,这次竟然难得好声好气地聊起天来,实在叫人好奇。沧玉披着外衣站在窗棂边偷听,听见赤水水叽里呱啦地说了些玄解的好话,倩娘就很得意地笑起来,也说了几句软话,还夸赤水水教得好。

模样很像家长跟班主任商业互吹。

沧玉待在窗棂边看他们,玄解不知为什么,今天竟乖乖让倩娘抱着了,场景看上去很和谐,他忍不住笑了笑,然后才回身到床上休息。

玄解正巧抬起头,借着月光看见了那一幕,他这时对美丑还没有太大的概念,只是觉得大家看起来都很顺眼,沧玉不过是最顺眼的那个罢了,并没有什么出奇的。

然而不知为什么,他偏生就记住了这一刻。

“倩姑娘,你知不知道什么详细?”赤水水擦了个果子递给倩娘问道,“怎么玄解昨日还憨憨傻傻的,今日就脱胎换骨了似的。”

倩娘拿过果子咬了一大口,摇摇头道:“我哪里知道,昨个儿晚上沧玉带玄解出门去了,我都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总之回来了之后,沧玉就不说话了,可他一天到晚都是这个模样,要有什么关系,你得去问沧玉。”

赤水水就干巴巴笑了两声,又擦了个果子给自己吃了,听倩娘道:“不过今个儿玄解的确好乖,竟愿意叫我抱着,赤水水,我该不会是在做梦吧?”

“做梦?”赤水水瞥了她一眼,扒拉出个硬壳的水果猛然往她额头上一砸,心平气和道:“痛不痛?”

“哎呀——”倩娘摸着额头的包,对赤水水怒目相视,“臭狐狸!你干什么?”

两妖一言不合,立刻上手,开始“菜鸡互啄”,玄解看了会儿热闹,觉得无趣,就跳下倩娘膝盖,往屋子里跑去了。

这事儿赤水水与倩娘不知晓前因后果,恐怕沧玉都是一知半解,唯有玄解自己清清楚楚,自打吞下那蛇妖内丹,他就觉得脑海之中仿佛迷雾被层层拨开,乍变得清明无比,不复往日里浑浑噩噩,全凭本能行事。

烛照这一族实力强大,孕育时期也长,幼崽待在蛋中不出来自然不是赖床,而是在静心吸收天地灵气,因而破壳而出后,成长的过程非常短。偏生玄解是个另类,他只待了八十年就被迫破壳而出,尚未生长完全,更别提灵智,这半载来迷迷糊糊全赖烛照的本能行事,才叫青丘众狐误解。

如今玄解吃下蛇丹,平白得了五百年的道行,自然将蛋中缺损尽数补了回来,好在沧玉是喂他吃了这颗内丹,要换做其他幼崽,此刻只怕已经爆体而亡。

往常玄解不知众狐在说些什么,做些什么,有吃的便吃,有睡就睡,听见声响就动,遇到敌人就上前撕咬,这是异兽与生俱来的本能;如今开了灵智,他许多事自然一清二楚,那些曾经朦朦胧胧的举动与言语都有了明确的指向,因此他今日难得温顺,任由倩娘搂在怀中,是识得她了。

玄解撞开门,跑进屋里头去,他往日总爬不上这床,是因着不会用方法,现下他脑子清清楚楚,便四处看了看,借着家具使了个巧劲儿,轻轻一跃,就纵到床边去,信步走进自己的小窝里将自己盘了起来,定睛瞧着沧玉。

沧玉拿着书,见他自己上来,轻轻“咦”了一声,然后才道:“今日倒是聪明了。”

他的脸仍是很白,不是往日那种白,而是血色尽失的白,连带着嘴唇颜色都淡了许多。

玄解静静看着他,又爬出窝去,用头拱着他放在被子上的一只手,用脑袋托起,仰着头吸收沧玉身上的火伤。

沧玉倒没注意,满腹的心思都在这些书籍上,他练功法久了,原以为自己当真有了准备,昨日迎战那蛇妖方知自己将此事想得太过简单了些,他不但没做好准备,更没打算面临生死考验,好在那蛇妖也没有多聪明,要是换个经验更丰富或是修为更深些的,只怕他与玄解都要成了人家的盘中餐。

动不动就显原型,这谁顶得住啊。

沧玉无意识地抬起手来翻了翻书,目光忽然投在了玄解身上,见他蹲在自己身边,不由得轻轻笑了声,缓缓道:“你呀,什么都不必愁,可轻松自在得很。”

如今的玄解出生才不过半载,初开灵智,虽不知什么是世间最美好幸福之事,但那苦痛绝望也离他甚远,更别提什么忧思烦恼,只觉得日子不过就是这样一日日的过去,没什么好,也没什么坏,吃东西时最满足,睡觉时最温暖,日日如此,不过如此。

“算了,与你说什么,你又听不懂。”

沧玉轻轻叹了口气,他躺下侧了侧身,想了想,又转过身来对着玄解。

经过了昨晚,沧玉自觉与这小兽算是有了点过命的交情,心中不免亲近了几分,将这小兽拨回窝中自言自语道:“可好学些,别随便被吃了去。”

沧玉只是句随口自嘲,玄解却以为他是在说昨夜的事,就点了点头。

上一章:第二十七章 下一章:第二十九章
热门: 信息素被校草占领的日子 云雀 他的小草莓 我喜欢你的信息素 我的后宫全性转了[穿书] 建交异界 召唤富婆共富强 穿书后我成了锦鲤影帝 非人界前台接待处 今天顾总的情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