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上一章:第二十四章 下一章:第二十六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幼兽伤得不轻。

这个不轻,是指待在家中被好好爱护的幼崽而言,对于寻常的野生兽类,这伤只是觅食必然的结果,总能熬过去的。

春歌自己去拿了些药,幼兽今天力气竭尽了,任何人动他都没有什么大反应,身上的伤口太多,摸起来都有点淡淡的血腥味。

沧玉用灵力为他减轻了痛楚,幼兽慢慢舒展开肢体,这一幕被春歌瞧见了,她皱了皱眉,倒没有说什么,只是将药瓶拿来,找到伤口撒了些粉末,缓缓道:“这孩子始终没有个正经的名字,我今天想了许久,在书上寻到个不错的名字。”

“哦?”沧玉很有耐心,没有急着询问春歌。

春歌轻声道:“咱们就叫他玄解吧。”

这两字负荷了太沉重的意义。

沧玉并不懂得,只是觉得听来倒也算不错,就点了点头,无波无澜道:“好啊。”

春歌很轻地叹了口气,她的眉眼在灯火下显得很柔和,甚至有了种温柔而悲悯的模样,那不是一个母亲该有的,而是一个族长应当的神态,带着点不忍跟冷静:“他怕是将来的成就不高,也许化形都不成,多跟着赤水水学些手段,能活得更好。”

妖族也有大妖与妖兽的区别,妖兽便是没有神智却血脉稀少的异兽,人的优势在于出生便开智,妖族却不然,能否开智极看运气。

要是在亲生父母身旁,玄解即便无法开智,说不准一辈子也受不了欺负,总有长辈护着,可对于狐族来讲,他既是无法开智,那这一生也就与寻常兽族并无任何不同,哪日跑出去被大妖吃了,也是他的命数。

很残忍,然而这就是妖族的规矩。

外头倩娘与赤水水的争执告一段落,她欢天喜地地跑进来,闻言不满道:“怎能这么说!玄解才多大,你就让他跟着这个屠夫狐狸一块儿出去,要是擦着碰着伤着了怎么办?”

春歌淡淡道:“你此刻护得他一时,又能护住他一世吗?”

“怎么不能!”倩娘反唇相讥,“我愿意照顾他一生一世啊。”

赤水水闻言冷笑了声,沧玉在一旁道:“当真这般不济?”

“他不行。”赤水水摇摇头,叹了口气道,“这小子当诱饵倒是一把好手,什么山野精怪都能给他勾出来,可惜他……只会单打独斗,且从不听话,你瞧他这身伤全是自己折腾出来的。这半月来我还带他去上过学堂,大家就算听不懂,也知道应一声,他倒好,别的不碰他,他就不动,要一碰他,追着狐狸崽子脑瓜子就啃,我估摸这半个月下来,青丘所有的幼崽脑门上都有他的牙印。”

倩娘惊叫道:“半个月?”

沧玉沉思片刻,又看了看蜷缩在一块的幼兽,一时觉得赤水水这话有些好笑,一时又觉得可怜可哀,天资不好,尚且勤能补拙;学问不好,也可以发展其他的道路。

可无法开智,就意味着从根本没了希望。

意味着他永远是兽,即便有法力,会法术,能腾云驾雾,能上天入地,他也只不过是妖兽。

他就会变成它。

倩娘怒道:“你们狐族是怎么回事,才这么小的娃娃,就丢出去胡乱折磨的吗?”

“他出生已近半载。”春歌道,“倩娘,他是兽,不是妖,要开智不知需要多少年华,你不能将他当做一个娃娃来看待。”

沧玉沉思了片刻,淡淡道:“就姑且这么学着吧,什么都学一些,能学得多少,是他自己的本事了。”

春歌对此没有什么意见,她对沧玉这个决定还是赞许的,这次跟着赤水水一块儿来,就等同于医生沉重地告诉监护人:你路边捡的这颗蛋百分百是个弱智,你要做好养他的心理准备。

作为族长来讲,玄解也是狐族的一份子,哪怕他长得完全不像狐狸,那也不妨碍他在狐族的幼崽名单上有了大名,要能为这个孩子谋个好的未来,她自然是开心的。

赤水水跟春歌临走前还对倩娘做了个鬼脸,倩娘不敢反抗沧玉的决定,只是仍旧愤愤不平地坐下,看着玄解的伤势就一阵阵地抽气,活像门牙漏风,半晌才道:“玄解他才这么小,赤水那个龟孙子,居然把他折腾得遍体鳞伤。”

“他还小么?”沧玉轻声道,“他如今还有个家,伤了还有你心疼,可以后咱们不在了,他受再重的伤,也要自己熬了。”

“我们怎么会不在?”倩娘疑虑道。

沧玉笑了笑:“谁知道呢,你我不可以一生一世陪着他的,就好像今天一样,你出去了,我又在修炼,玄解被赤水水捉去,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倩娘沉默了下来,她隐隐觉得沧玉说得是很有道理的,可见着玄解凄惨的模样又十分伤心,不由难过道:“我不太懂你们想的,只是觉得他可怜。”

“天下谁不可怜。”沧玉叹道,“唯独他么?正是因他可怜,才要他跟着赤水水,你宠他爱他,我都明白,可你教不了他,你舍不得,硬不起心肠,只能赤水水去教他。”

这话说得太难懂了,倩娘茫茫然地看着沧玉,觉得听了这些话,胸口好像闷了一块巨石,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比之前以为玄解丢失时更痛苦难受,她只好按着胸口,摇了摇头道:“我好像明白了,又好像听不太懂,沧玉,你……你总是这样的吗?”

“怎样?”

倩娘不知道怎么说,只好不说,她沉默了会,还是想不出来,就出去捣肉去了。

玄解疼得四肢都在微微抽搐,可愣是一声不吭,他警惕地把自己团起来,脑袋伏着,冷冷地看着沧玉。

弱智有这样的眼神,你信吗?

沧玉突然笑了声,他到书房里翻了翻书,将玄解二字找了出来,想起了春歌起名时的神态,心中微微一叹。

玄解二字,意为这世上最深奥难懂的道理,给这小哑巴起这样的名字,无非是对他抱有期望。

春歌的嘴总比心硬,心却又比嘴软得多。

上一章:第二十四章 下一章:第二十六章
热门: 我在娱乐圈当天师[古穿今] 小爷是你霸霸 重来 离婚热搜 宿敌骑竹马 天地白驹 大天师 遛鬼 极品艳妇 霸总非要给我打钱[娱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