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上一章:第二十三章 下一章:第二十五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幼兽长得飞快,却始终没定下个名字,他生来没爹没妈,狐族高层几乎全是光棍,图个新鲜,就充作他长辈照顾他。

赤水水本要取个威武不凡的名儿,春歌却嫌难听;春歌起个风花雪月的名儿,倩娘又嫌俗气;他们三个怕沧玉与棠敷直接将幼兽名字定下了,便不肯让这两妖参与进来,因此耽误了好几个月都没起好名字,平日只唤做“小东西”、“小娃娃”、“小崽子”随便称呼。

直到春日来临,有一件事打破了起名的僵局。

青丘的狐族多数为妖,可追根究底仍然是兽,春季来临,本性便蠢蠢欲动,有伴的还好,没伴的就开始寻衅闹事。

就连沧玉也觉得心浮气躁,又听得漫山遍野都是狐鸣吼叫,都是些阅历尚浅的狐狸在求偶,更觉浑身燥热。

这热意还与重明鸟带来的伤势不同,简直像是把人塞在蒸笼里慢慢蒸,从里到外,直热到心窝子里去,好似哪儿都汗津津、湿腻腻的,连院子里沁人心脾的桃花淡香闻着都觉得甜得作呕。

这哪是春日,简直就是酷暑。

沧玉倒没失态,只觉得身体发热,骨头酥软,连修行都顾不上,想在书架上找找看有没有什么清心的口诀,好不容易翻到相应的典籍,却指向了清心诀,他左翻右找都不见书,这才后知后觉想起来这本书早被自己顺手送给了容丹了,不由得眼前一黑,只能咬牙忍这热意。

他心中热得慌,连照顾自己都顾不上,觉得有种破坏性的本能在身体里横冲直撞,管束这种本能都耗去全部心神了,每日只能变作原型,用法术制造些冰块,将小屋弄得像个透风的冰窖。

好在倩娘全然不受影响,整日没心没肺的,近来又去英水里捉了几条鱼儿,捣碎成鱼肉泥喂给小兽吃,倒庆幸有她照顾,不至于叫这还不会觅食的幼兽饿死。

到底是初次做妖,沧玉不知道寻常妖类是怎么反应的,只能强忍不像赤水水与春歌等狐习以为常。赤水水更是聪明,春季是最躁动的时节,他就带着幼兽到处磨炼,增加实战经验顺带发泄火气。

这日赤水水又来,见沧玉仍是闭门谢客,倩娘则不在窝里,干脆抄起幼兽提在手中,直接出去了。

兽族不像人那般长得缓慢,可要开灵智化成妖却十分困难,狐族多是妖族与妖族一同繁衍,因而子嗣也大多出生便开了灵智,身子骨早早长成了,神智却跟不上,因此多数都是些可以训练的幼崽,春季对于他们而言,是最容易躁动发脾气的叛逆期,赤水水干脆一股脑全打包,带着出去训练了。

所谓一视同仁,刚出生不久的幼兽自然也不例外。

幼兽被赤水水早上抱走,晚上送回,正合了倩娘觅食的时间,她总是早上吃些果子便出去寻觅更新鲜软嫩的兽肉,黄昏后带着食物回来喂给幼兽。

就这么一连训练了半个月,倩娘都未曾发觉任何异样,加上这幼兽生得本就黑黝黝的,即便哪里受了什么伤,自也是浑然不觉。

还是有日倩娘提前归巢,才发觉幼兽不见了踪影,顿时急得上蹿下跳,四处寻找了一番,这幼兽极少动弹,加上外头篱笆合着爬不出去,若非旁人所为,断无可能没了踪影。

倩娘平素一张利嘴,除了一个挚交,并不与任何生灵亲近,沧玉虽是她的主人,但两妖关系只是寻常,加上沧玉少言寡语,她居于狐族确实平安无事,可难免感觉寂寞。

直到这幼兽破蛋而出,哪怕是个哑巴,也是陪伴身侧,倩娘平日与他有来有往,逗弄起来十分开心,三四月来全赖与他亲近解闷,倒真叫个视如己出,如今幼兽不见了踪影,哪能不心急如焚,急忙用鸟喙叨门,又用羽翼扇风,将沧玉的木门拍得啪啪作响。

“沧玉!沧玉!小东西不见了!他不见了!”

她只管大声呼唤,到最后险些要哭出声来。

沧玉在里屋静心修炼,这春日情/热,最初抵抗不住,久了才慢慢习惯,如今听得倩娘在外痛哭嚎啕,急急穿了外衣开门,见她瘫倒在地,哭得满脸泪花,伸手将她扶起,问道:“你这是做什么?发生什么事儿了?”

“不知道哪个挨千刀的把他偷了!”倩娘抓着沧玉的衣摆,几乎喘不来气,失声痛哭道:“沧玉,小东西没了,我见不着他,哪儿都找过了,他这么小个娃娃,会不会叫坏妖怪吃了去?”

她嘴巴虽坏,心底却不坏。

人与妖都是一样,与自己无关的便不放在心上,可一旦生出感情,就全然不同了。

倩娘原先还想等这蛋孵出来吃掉,如今养了几月,对他又怜又爱,自然再没了那念头,又思及他身世苦楚,年纪尚小,种种可怕猜想涌上心头,一会儿是幼兽被吃得只剩骨头,一会儿是幼兽被虐待后凄惨可怜的模样,一会儿又想他被串作一团架着烧烤,忍不住哭得越发大声起来。

沧玉倒远比她冷静得多,不似倩娘这般慌乱失措,安抚道:“你不必担心,这里是青丘,又是我的住处,也许是赤水水带去玩了。”

倩娘拭了把泪眼,可怜巴巴地问道:“真的么?”

“总不会被偷的。”沧玉想了想道,“你且起来,我们去寻问一下,不就知道他的下落了吗?”

两妖正说着,门外春歌就同赤水水一块儿进来,幼兽蜷缩在赤水水怀中,看起来伤痕累累,他用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前爪,仍是闷声不吭,大家都默认他又傻又哑,没有在意。

倩娘登时柳眉倒竖,冲出门去,开口就骂:“死狐狸!龟孙子,我就知道你不怀好意!当初莫名其妙抓我想下酒,趁我不在偷偷将他抱出来,万一有个好歹你赔得起吗?整日就知道满嘴吹牛放屁,我不说你什么,如今还做起这鸡鸣狗盗的事来,真是伤风败俗,堕了你青丘狐族的名头——”

须知倩娘骂起声来,任是谁也阻拦不住,赤水水莫名其妙挨了一顿批,也不甘示弱,挽起袖子就要还口。

这骂战怕是一时半会儿歇息不了,春歌干脆抱过幼兽,与沧玉一道进屋去说话。

上一章:第二十三章 下一章:第二十五章
热门: 怀崽后我被渣攻他哥宠上了天 如意蛋 我到底上了谁的婚车[娱乐圈] 假装不知道你在装穷[重生] 小神仙 建交异界 刑侦档案 将军攻略 鬓边不是海棠红(鬓边不是海棠红原著小说) 锋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