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上一章:第十六章 下一章:第十八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重要的事已经谈完,接下来无非就是性感龙神在线撩妹。

沧玉对这件事不感兴趣,且略带一点对龙神人道主义的关怀,很快就借口自己身上有伤离开了。接下来的剧情他不看都知道,无非是龙神感恩容丹的救命之情,加上心底萌发的一丝丝爱情苗苗,想带容丹回天宫去;而容丹在青丘饱受冷眼,方才在大会上又挨了那顿骂,不想离开才怪。

即便剧情有变导致过程不同,结局也不会相差太多的。

在家里宅久了,乍看外面的风光更觉得别有趣味,沧玉没有回家,而是找了他最初时那块大石头看夕阳。

其实沧玉有许多事还闹不太清楚。

按照书上来说,天界在六界之中最为尊崇,可是按照后期妖界与魔界之主都敢为了容丹跟天界叫板,可见差别并没有写得那么厉害。更别提方才看春歌的模样,她不过是青丘狐族族长,甚至都不能说是青丘之主,居然敢对天界太子摆脸色,看龙神的模样好像也并不在意……

不过春歌的性格不能作为参考,毕竟这傻姑娘莽起来连活蛇都敢吃,说不准人家只是不跟她计较。

真正叫沧玉觉得心情复杂的,其实还是龙凤的原身,他自己的确带着九条尾巴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也见过倩娘变身的模样,可说到底,大家到底只是比较寻常的动物品种。

倩娘是个斑鸠,他们是狐狸。

可霖雍是龙啊!

大家都是变身,为什么他就不能是龙这么帅气的品种呢,再不然像是九昭那样的凤凰也成啊!

沧玉长吁一口气,实在觉得意难平,不过仔细想了想,又觉得做个前夫总比绿帽王好多了,这才觉得心中郁气尽消,实话说,他对容丹的确没有什么想法,要是真变成了剧情主要人物,还不知道要恶心自己多少次。

也罢,有所得必有所失,看剧情上天界也没什么好人,要是真穿成了霖雍,说不准日子反而难过。

说不准还没有在青丘这般自在有趣。

自黄昏到月上中天,容丹找了许多地方,总算寻到了沧玉的身影,她站在远处痴痴瞧着那人落寞的身影,她还记得沧玉伤重初醒后没有多久,便时常来到此处发呆,今日他又来了,也不知道他往日伤心,是不是总也到此处平复心情,又来过此处多少回。

“大长老……”容丹定了定神,这才提起长裙一角走了过去。

沧玉转过身来,对容丹还在青丘有些惊讶,他还以为霖雍一提,容丹就立刻跟着离开了,毕竟朝会那一出,她往后想来也没有脸面再呆在青丘了。他只当是自己这些时日给容丹日日洗脑有了成果,并未料到容丹心里的剧情一跑就几万里,于是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其实沧玉的意思是你怎么还没走,容丹却以为他还不知道自己要去天界的事,便忍泪道:“大长老……我……我今日是来与你道别的。”

沧玉一阵莫名其妙,心道我知道啊,我刚刚不是问了吗?

只是刚要开口,又立刻反应过来自己提前走了,于是顿了顿道:“想来霖雍神君来讨要的就是你了。”

容丹点了点头,垂泪道:“是的,我向神君求了半日,想与大长老道个别再离开……此番一去,往后容丹便不能报答大长老的大恩大德了。”

沧玉的确装过痴情男配,可惜业务实在不熟练,来来去去也搞不起来,还以为自己失败了,可瞧了瞧容丹这个模样,想来还是很成功的,倒也不吝啬在容丹临走时再多捅她两刀,于是笑了笑道:“你不必报答我,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

果不其然,容丹愈发痛不欲生,只觉得夜风寒凉,吹得眼睛进了许多砂子,哽咽道:“容丹承蒙大长老厚爱,照拂这半年之久,却如瞎眼蒙心一般不知所谓。今日我只是想问上一句,明明是我提出和离,大长老为何与族长说是你的意思?”

难道……难道真是为了面子?

容丹与沧玉成婚半载,却直至沧玉受伤后才知道对方真情,日日观察,夜夜回想,愈发觉得心痛如绞,只有这一桩疑惑横在心头,夜不能寐。

沧玉心道:是啊。

“你我婚事,是你父亲最后的遗愿。我身居高位,倘若此事日后叫人知晓,难免徒增口舌。他们不敢说我,却会指责你不知好歹。”沧玉淡淡道,“我是男子,便是他人知晓了,至多不过说我喜新厌旧,倒怜你无辜。”

听闻此言,容丹如遭雷击,一时是父亲临走前将自己托付给大长老的模样,一时是大长老平日里冷冷清清的模样,然后便是春歌的声音:“他向来重誓,一旦答应,绝不反悔。”

他为何……为何要与族长说,是他厌了。啊——是了,他曾经答应了阿父要照顾自己,若是以后被人追问起来,道出是父亲的要求,他人便不会觉得是自己不知感恩,反倒以为是沧玉毁诺了。

这——

容丹一想清楚了,反倒觉得自己好似更不清楚了。

沧玉见她呆立不动,一时心下惴惴,暗道:她该不会听不懂吧。

容丹惨然一笑,她将沧玉仔细看了又看,瞧了又瞧,唇舌动了动,低声道:“容丹何德何能,竟蒙大长老这般垂怜。”

沧玉看她满面泪花的模样实在太过可怜,一时倒也装不下去绿茶男,难得说了句公道话:“你也不必感激我,我身为大长老,答应你父亲好好照顾你,可你在青丘却也受了不少欺侮,实乃我的过错。”

当然了,这也不是出轨的理由。

不过有一码说一码,反正容丹就要走了,这顶绿帽也飞去别人头上了,沧玉自然比之前来得要更心平气和得多了。

只不过说完之后,沧玉才隐约觉得他自己这话听起来仿佛补刀。

容丹倒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摇了摇头,她又行了一礼,说时辰到了,她要走了。

沧玉点了点头,见她转身走得极远,然后又转过头来看了看自己,像是又哭了。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沧玉松了口气,结果一转头,看到山包上噗噗噗冒出五个小狐狸脑袋。

上一章:第十六章 下一章:第十八章
热门: 遛鬼 听说我是深情男配[穿书] 娱乐圈吉祥物 独宠小哑巴 偏爱 漂亮朋友 天琴座不眠 非人界前台接待处 怂怂[快穿] 千秋(千秋原著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