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上一章:第十五章 下一章:第十七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换了个地方谈话,人数却也不多。

早先那长老席上几只老狐狸跑得比兔子还快,颤颤巍巍着四条腿,用苍老的声音告罪了几句,就立刻走了,差不多等于个挂名的。

春歌心里有气,不耐烦道:“滚滚滚,也不知道要你们有什么用。”

她年纪还要比这几只老狐狸大上几百来岁,教训起来倒也天经地义,只是说话一时痛快,这会儿却傻了眼,一龙一凤几只狐狸待着大眼瞪小眼,茶水喝了一杯又一杯。霖雍是等主人先开口,春歌却是看了看容丹与霖雍,细想着自己该先破口大骂几句还是装模作样问两声。

沧玉却没她那么多心事,单刀直入道:“那重明鸟到底是何来历?”

其实这天地间的重明鸟也并不多见了,听说百年前只剩下了百来只,还有几只投在天帝手底下做官,若是人间天子贤德,还要去守卫帝都,直到那天子魂入幽冥或是突然抽风做个暴君,方可离开。

“说来话长,小神倒是想知晓,那只重明鸟最后如何了?若是将它草草掩埋,只怕日后死灰复燃。”

春歌冷冷道:“炖了。”

“炖……”霖雍略有些错愕,半晌才回过神来艰难道,“如此……甚好。”

九昭朗声大笑起来:“想这琼浆玉露、珠翠之珍,天底下的珍馐美馔我什么没有吃过,偏生这重明鸟我还真没福气尝到,不知滋味如何?”

几只狐狸不打自招,纷纷看向了沧玉。

“那重明鸟到底是何来历。”要是换个场合,沧玉很乐意东拉西扯瞎谝一堆有的没的,可现在哪是磕闲牙的时候。

沧玉姿容本就标志,而今又有伤在身,脸上便显得一丝血色都无,众人只见他脸色苍白非常,神情冷淡,更衬得一双吊梢狐眼黑沉沉的,无端显出几分寒意逼人来。

九昭道:“无趣无趣,好端端一个美人儿,竟生这么个性情。”

霖雍却跟他这叔父不是一个脾气,问题也不多,知晓不需要自己帮忙补刀后就老老实实道出了原委。

这事儿其实还真跟霖雍有点关系,不止跟霖雍有关,还跟九昭有关。

九昭并不止天帝一个结拜兄弟,他交友广泛,平日里关系亲密的还有两族圣兽,一族叫做烛照,一族叫做幽荧。

若是说起这两族,那可实在是没什么话可说的了,因为这两族资料少得惊人,对于不少神仙妖魔来讲这两族都称得上是神话,更别提人类了。

据说这两族自天地初开大道未成之时便存在,连天帝遇到人家族长都不得不称一句圣神,之后四象圣兽便是其弟子。两大族长到今日都好活得好好的,数数年纪可能都几十万岁了。大概是由于本身就够强跟长寿,两族虽然繁衍极为困难,但是并不太在意子嗣,不光不像凡人那么在意传宗接代,连幼崽本身都不怎么在意。

总之心比较大的烛照一族终于得到了报应。

有只重明鸟起了贼心,就铤而走险把万年来烛照的第一颗也是唯一一颗新蛋给偷了,而且成功了。

烛照是相当奇特的圣兽,他们只在乎伴侣,一生只会选定一人,对孩子甚至于父母都并不上心,除了繁衍困难之外,烛照的本性也是导致这一族数量稀少的原因之一。虽说烛照成年后吐出的烈焰能将凤凰都焚为灰烬,无法复生;但幼年的烛照不光没那么惊人的力量,还是上佳的补品。

以上资料来自九昭与霖雍口述,一龙一凤说明了下问题的严重性后,十分无辜地凝视着青丘众狐。

沧玉总结了下,简单来讲,就是爹妈丢了孩子后,拜托隔壁的凤凰叔叔帮忙寻找,而凤凰生怕出大事儿开始让天界寻婴,导致了他侄子霖雍追堵诱拐幼兽的嫌疑鸟至青丘,缠斗一番后两败俱伤,犯罪嫌疑鸟宁死不屈,一头撞死在青丘结界跟沧玉怀里,致使烛照幼兽至今下落不明外加坑害沧玉失忆穿越。

炖成鸡汤真是便宜这只罪魁祸首了!

应该做成叫花鸡的!

沧玉脸色阴晴不定,他明白霖雍要来谈什么了。

这事儿书里其实并没有写,按照原来的剧情,霖雍见容丹差点就要“惨死”在春歌手下,便直接出了手,惹得春歌震怒,自然也没能好好说话,算是结了个不大不小的仇,自然不可能把这些细节和盘托出。

不过……沧玉心想起方才霖雍的话,倒是对剧情的修复力十分安心,想来不论如何,容丹总是要跟霖雍走的,起码可以证明女主的相关剧情是不会有大改变的。

总之,这刚当幼兽贩子的重明鸟慌不择路地一头奔进青丘之中,它本就有伤在身,而霖雍追堵它多日,即便重明鸟有心想吃那幼兽,恐怕也没有时间下嘴,毕竟大补之物,吃了指不定会出什么状况,再来也要炼化,想必那只幼兽十有八/九还活着,且就在青丘之中。

不过目标在重明鸟身上时还算得上清晰,掉在青丘里就未必了。

谁知道是不是被吃掉了,更何况烛照到底长什么样也没人知晓,关于这点九昭也很尴尬,因为即便是他,也没见过烛照的真身。

因此青丘能够得到的,也只有“可能喷火球很厉害的小怪物,闻起来很香,吃起来很补”这三个条件。

这特么不是开玩笑吗!

好在这一龙一凤也知道这样的提议太过为难青丘了些,说话留了几分,只希望青丘尽力而为便足以。

要是真能找到,烛照与九昭都欠青丘一个大大的人情。

春歌十分心动,不过同样很现实,倒没对这事抱有太大希望,她想了又想,忽道:“好吧,我自然会派族民去寻找,无论是生是死,我都会给个交代,活着自然好,若是死了,那吃了烛照的妖兽自然也交由你处置,如何?”

九昭似感意外,正起身来行了一礼,肃穆道:“如此,便多谢族长厚德。”

春歌笑了笑,心中暗道:我又不傻,这崽子要是活着也就罢了,要是真被吃了,烛照这等圣兽还不知能喂养出什么王八蛋来,老娘哪有这本事给你们擦屁股,还是你们天宫自己来收拾吧!

上一章:第十五章 下一章:第十七章
热门: 我当大佬的那些年 神棍小村医 分手后又被迫营业(娱乐圈) 镇魂 我只是个Beta别咬我 未来之师厨 渔夫直播间 如意蛋 结婚之后我终于吃饱了 今天的我还在跳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