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上一章:第十四章 下一章:第十六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容丹好心救了龙神,这自然没错。

春歌怪她知情不报,这也没错,更何况青丘虽然嫁娶自由,但既有了婚配,容丹总该凡事与丈夫商量一二,救了条龙这般大的事,她只字不提,春歌疑心她是见色起意有了二心,这话也并不算离谱。

并不是什么不可说的事,却非要遮遮掩掩,反倒生出许多猜疑来。

更别提容丹怀中随身配着这枚龙鳞,难怪春歌想歪。

其实她非但没有想歪,甚至想得还太过纯洁了些,只以为容丹与龙神产生了感情,却没想到两人已经连床单都滚过了。沧玉本来琢磨着自己是不是该立刻出去,可想了想,还是藏了个地方听春歌继续快乐骂人。

哎,一时骂人一时爽,一直骂人一直爽。

沧玉此刻的心情,非红红火火恍恍惚惚不能言明也,这顶绿帽子憋的气,和离时挖的坑,为了不丢脸绊手绊脚委婉嘴炮女主忍气吞声的那些时日,像是都从春歌的谩骂里随风消散了。书里头这段容丹并没有流泪,她虽然气红了脸,但却是满腔怒气,之后更是故作温婉,不卑不亢地将春歌顶了回去,再然后就是故作柔弱受欺,龙神下凡来解围,。

与这会儿泪流满面并不一致。

说到龙神,沧玉立刻警觉起来,生怕半路被截胡,便趁着春歌喘气的功夫,赶紧从树后走了出来,他这几日修炼的确有些进展,来了许久,因着有心隐藏,倒也确实没人发现他的踪影,待到人走到面前了,春歌与容丹才白了张脸,都愣愣地瞧着他,场景看起来十分滑稽。

见着沧玉到来,狐狸们倒是都很恭敬,满山声音回荡:“大长老。”

这次的事倒不像是平日寻常开会那样,几只老狐狸趴在椅子上迷迷糊糊,看起来不知道是睡是醒,长老席上化作人形的只有赤水水与棠敷,都对着沧玉点了点头。

沧玉先将地上的龙鳞捡了起来,这东西不说宝不宝贵,到底是龙神身上掉下来的,就这么丢在地上显得怪不尊重的,要是不慎踩了几脚,人家待会来了瞅见脸色得多难看。他对容丹确有怨气,可对龙神的怨气却很小,主要原因可能是这位将来是个绿帽王,且对方也同样是受害者。

好歹是修炼了几千年的处龙啊,啧啧。

“我既已同她和离,前尘往事,便不必再提。”沧玉故意说道,他这话既没有否定春歌的猜测,也没有肯定那句话,只说不必再提,这世上的事越不让人提,就越是有人喜欢琢磨其中的意思,他平静道,“妖族虽然没有人那么多规矩,但既然要寻个配偶,就只能跟那个人在一起,可若过得不顺心了,不在一起才落得清净。”

狐狸们低头窃窃私语起来。

过得不顺心?谁敢说与大长老在一起是不顺心,更何况沧玉与容丹成婚是在容丹初来青丘不久,和离却是在大长老重伤醒来不过几日后。

加上春歌方才那番话,也多多少少摸出个一条线索来,无非是这人间来的狐女心术不正,先嫁给了大长老还不满足,之后又看上了天界的龙神,这才叫重伤的大长老与她和离,因而很是不屑地看向了容丹。

春歌冷哼一声,只道:“随你。”

容丹眼泪不断,抿着唇却不发一言,她从衣摆往上看去,泪水模糊视野,那人的眉眼淡然如往昔,并无半分伤心忧虑,此事本与他无关,龙神与重明鸟太过巧合,他是因此身受重伤,本不该为自己说半句好话,可他还是来了。

她此时此刻,只觉得全身发冷,

“你起来吧。”沧玉又伸手去扶容丹,缓缓道,“你来青丘不久,不懂规矩,怨不得你。”

容丹倒宁愿他打骂自己,也不希望这般宽容体恤,一时眼泪流得愈发凶了。她生来就少人疼爱,与母亲相依为命,常遭冷眼,旁人恨她怨她,她都能挺直腰杆一一报复回去,唯独这好,她最是消受不了。

旁人爱她疼她,她便全没了主张。

春歌冷笑了两声,又听沧玉道:“你我妖族,修道向善之心绝不可少。”

这句便更像是教导了,狐狸们低俯下头,恭恭敬敬道:“是!”

声浪翻涌而来,倒险些把沧玉险些吓住了,他只是随口说说罢了,一时就把接下来声情并茂的戏份给忘记了,便急忙向春歌求救,还未等他使个眼色,天上来了两位不速之客。

山中云雾渐浓,隐约听得龙鸣凤唳,却见九霄之上一团焰火包围着水灵之气而下,稍稍近了些才见是一只金凤浴火而来,双翅辗转,层层缠绕着白龙;白龙却是穿云腾雾,长啸苍穹之中,被金凤护得密不透风。

赤水水嗤笑道:“还真是个奶娃子。”

棠敷却皱了皱眉,轻声道:“霖雍来此给个说法不奇,怎么这九昭也来了,九昭最是护短,难道不是来给说法,是来讨说法的?你我莫出声,看沧玉怎么说。”

这青丘之中,沧玉年纪最长,春歌权力最大,而棠敷则身份最为尊贵,霖雍落地后只上前与他们三狐作揖敬礼,其他的狐狸便无福消受这龙神的一礼了。

而九昭则站立在旁,笑吟吟地看着他们。

按照常理来说,青丘众狐本该向他见礼,不过春歌气这两神不请自来,又是青丘朝会这般重要的时刻,就故作不知;赤水水尽管在众狐面前嬉皮笑脸,平日却是个桀骜不驯的性情,眼高于顶,加上对霖雍有敌意,更显得冷淡;至于沧玉,他纯是不知者不罪了。

只有棠敷不光应了霖雍,也对九昭行了一礼。

春歌见状,这才勉勉强强忍了,她可以骂容丹狼子野心,却不能不给霖雍和棠敷面子,只好不太痛快地应了一声,不冷不热道:“不知龙神今日来我青丘有何要事。”

青丘与天界素不来往,平日里没事也没有人去到九重天上,都是修道,仙有仙的修法,妖有妖的修法,可谓井水不犯河水,她实在怀疑霖雍这次来没有好事。

霖雍是条水龙,脾性倒也似水般淡然温和,像是没听出春歌话中的刺,缓缓道:“小神此番冒昧前来,一是想向青丘讨个人去,二是想谈一谈重明鸟之袭。”

既然是谈正事,自然要换个地方。

春歌这会儿胸膛里还憋着口气,便匆匆将狐狸们打发了,准备转移阵地,免得被说没有待客之道。

狐狸们纷纷散去,还不时交头接耳。

“霖雍神君长得可真好看。”

“可我觉得他没有大长老好看。”

“那只凤凰才漂亮呢,金灿灿的……”

“他们来讨什么人呀,我们这儿哪有人?”

……

这些狐狸里有大有小,童言稚语并不少见,也不知收敛音量,惹得春歌脸颊抽搐片刻,咬牙道:“二位见笑。”

霖雍摇了摇头,他身后那只凤凰却是直接笑出了声来,可惜辈分太大,倒也没人敢管他。

上一章:第十四章 下一章:第十六章
热门: 提灯映桃花 我渣过的四个男人都找上门了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寒剑栖桃花 醒来后发现自己成了传说 秦皇 寒远 山村小医师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皓衣行原著小说) 当转校生成校草同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