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上一章:第十三章 下一章:第十五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你往后不要在他面前说这些了。”

春歌脸上的笑容淡了几分,冷冷道,“沧玉他性子冷淡,告诫过你一次,便没有第二次了。你说容丹那些话,只怕已经叫他恼怒了,要还珍惜自己这几根羽毛,就别提那女人了。”她这怒气,似乎并非向着倩娘或是沧玉。

“他怎还是个痴情种子。”倩娘奇道,“你们狐狸各个芙蓉白面,红妆娇媚,最是难得风流,要什么不能手到擒来。大长老这般大妖,竟看上个处处不如他的半妖?该不是眼睛被石灰烧瞎了吧。”

春歌瞥了她一眼,平静道:“他瞎不瞎我不知道,可你要是再这么乱说话下去,怕是就要有鸟哑巴了。”

倩娘一下子收了声。

青丘的母狐狸不少,可敢来拜访沧玉的,除了容丹便只有春歌了,倩娘还惦记着自己还处于投诚期,若非沧玉同意,并不怎么往外蹦跶。而沧玉果然如传说之中一般,是个沉闷至极的性格,倩娘只好跟春歌聊天,倒也近距离了解了不少狐族的爱恨情仇。

只不过她一双清亮的鸟眼,左看右看,上看下看,也实在瞧不出容丹究竟哪里好看了。

“时辰快到了。”春歌抬头看了看天,忽然道,“今日沧玉若要出门,你就拦着他,不过他近来总在养伤,想来也不会无缘无故出门。”

倩娘却不敢应:“他硬要出去,我也没有办法啊。”

“说得也是。”春歌叹了口气道,“其实他早晚都是要知道的,我只是希望他最好一辈子都不知道。”

这倒叫倩娘糊涂了,女子用羽翼蹭了蹭发髻,茫茫然地看着春歌,春歌却没有多解释什么。

沧玉近来正在练习法术,他喝了不少药,身上的灼伤恢复极慢,体内的灵力却一点点凝聚了回来,若是原来的沧玉,只怕心焦如焚,他身为狐族大长老,而今伤重如此,迟迟难以复原;偏生沧玉本就没有半点法力,更缺乏作为大长老的责任心,因而每日多恢复些法力,在屋内练习练习术法,翻看翻看书籍,也过得有滋有味的。

这些书籍上许多修炼的窍门都写得文绉绉的,好在还算看得明白,即便不明白,身体也极为配合。沧玉修炼下来,时常一日便就此过去,要不是容丹日日送来汤药,只怕他就这么宅在屋里练习自己的小法术了。

其实沧玉对修炼这般执着,倒也不全然是这术法当真这般有趣,任何事物想要学个精妙,过程必然是枯燥乏味的。红尘万千,不知多少诱惑人堕落的东西,尤其是年轻气盛,红粉骷髅无疑杀人利刃,别说男人沉迷美色,有时候甚至女人都会沉迷美色。

然而沧玉恰好处于一个尴尬的境地,这世间的娱乐对他来讲大多都太原始,至于男女情爱之事……

沧玉身边确实有三个出挑的美貌女子,只不过一个送了顶绿帽子给他、一个在他面前生吃活蛇、还有一个平日以昆虫蚯蚓为食。

融洽相处至今,沧玉没有对女人丧失希望都实属不易,因而仔细想了想,觉得还是认真学习才能使人快乐,于是又无限沉迷进了修炼之中跟喝药时嘴炮两句女主。

就在沧玉快要修成一尊木头的时候,总算想起来今日容丹还没有带药来。这姑娘除了花心点,倒也算是个守信的人,日日帮他去棠敷那拿草药煎熬后送过来,且风雨无阻,要不是文章属性问题,大长老看上她,其实也算不得瞎了眼。

沧玉本来没想多,可看着自己在墙壁上画的数,心里头突然一咯噔,总算将正事给想起来了。

都这么长时间了,可自那日之后龙神的事就没了消息,该不会是春歌开会骂人不找他吧。

按照她的性子,还真有可能!

沧玉想了想,便开门出去,屋外的种子已经发芽,有几株还开了花,只是品种各不相同,乱七八糟地开在一处,看起来一团混乱,香气倒是很浓,闻了倒是沁人心脾,叫他心情也好了许多。

倩娘待在树梢上打瞌睡,她似乎很爱化形,总是维持着半人半鸟的模样,好在不太怪异,不过是双手化羽翼,双足作鸟爪罢了。

好歹沧玉是看过魔物娘的男人,加上饱经磨练,即便当面吃虫子,也没有在怕的。

“倩娘。”沧玉喊了她一声。

倩娘险些一个跟头从树梢上栽下来,刚要怒骂:“哪个龟孙敢扰你姑奶奶的清——呃!”她见着沧玉,立刻清醒了过来,干巴巴笑了两声,“哎呀,大长老你今个儿真是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英俊非凡啊!喊我有什么事儿吗?”

“今日容丹有没有来?”

倩娘利索地摇了摇头道:“没有。”

沧玉想了想,又道:“那春歌有没有来?”

“嗯……”倩娘想了想,大概是想的时间有点长了,沧玉忍不住挑了挑眉毛,她惊得羽毛都快立起来了,立马开腔回答,“她跟我说最好说她没有来,不过如果你真的要问,那她来过了而且不希望你今天出门!”

嘴皮子活像烫着了似的。

日头正好。

沧玉抬头看了看,觉得这会儿即便开了会,应该还没有开太久,赶过去应该不会太迟。只是他心中是有些犹豫的,这几日聊天下来,女主的羞耻心到底有没有上升,要是没有上升,骂她个狗血淋头也只能涨仇恨,不能叫她羞愧啊?

想归想,去还是要去的。

太阳并不靠谱,沧玉过去的时候,春歌单方面的骂战已经进入白热化了,她这嘴上功夫大概是跟倩娘学的,骂出来要多难听有多难听:“好没廉耻的臭丫头,你留他在青丘,一没同大长老说,二不与我讲,心中图什么算计,是青丘容不下你这心思,还是你心里图谋龙神美色,或是胆肥了想上天宫做春秋大梦……”

容丹咬唇,泪珠儿滚滚,却并不说话,一片闪亮亮的白色龙鳞丢在地上,漫山遍野的狐狸旁观着,不时发出低低的冷笑来。

哦嚯。

沧玉心道。

爽。

上一章:第十三章 下一章:第十五章
热门: 偏爱 千秋(千秋原著小说) 小衰神的悠闲生活[快穿] 我渣过的四个男人都找上门了 强行分手之后 十里人间 小爷是你霸霸 星际之永生为伴 乡村禁爱 帝国第一兽医[星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