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上一章:第十二章 下一章:第十四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沧玉的确很想刷些女主的廉耻度,无奈总是没有好时间。

不光容丹疑惑门口那位是什么鬼,连沧玉都想崩溃地质问上天,因此只好匆匆喝了药之后,打发了满心疑虑的容丹,这才有了时间跟自己这位正在看家护院的新侍女谈谈。

由于一开始过于有冲击力的震撼场景,沧玉足足做了半个时辰的心理建设,总算有了胆子去开门。

他刚开门,就见着倩娘撅着屁股满地找虫子,她化形本就是半人半鸟的,大约是觉得不大方便,鼻子以下化为了鸟喙,狠狠往土中一戳,衔出条胖乎乎的大青虫来,然后见着沧玉站在门口,极是兴奋地直起腰冲了过来。

“沧玉!你这儿土里的虫子好多!”

鸟喙说话不便,倩娘又立刻变成了人嘴,那青虫就在她嘴上一甩一甩,她嘴唇微动,就跟吸果冻似的把虫子吞了进去。

沧玉险些两眼一闭晕过去,好在他还算坚强,只不过是脸上血色褪去,惨白了几分罢了,虚弱道:“你……”

“你别怕,这土我翻了一遍,等会就翻回去,你要是觉得太难看了,我身上还有些花籽,可以种下去,不会太丑的。”倩娘看了看满地狼藉,多少也有些许心虚,于是用羽翼挠了挠脑袋,小声道,“要不……我现在就种?”

沧玉抬指抚额,故作镇定道:“你做主就是了,只是……别弄得这般不堪入目,至于那碟子,就当我送给你了,你不要放回去了。”

倩娘点头如捣蒜:“我明白我明白!”

若放在平常,沧玉必然奇怪倩娘怎么一夜之间好似变了个性格,然而他今日受到的冲击实在太大,一时间思绪混沌,只想回去再睡上一整日,不必面对现实。沧玉想了想,觉得自己大概是没有什么可说的了,又道:“我还要休息一会儿,若有访客,便劳你应对了。”

“包在我身上!”倩娘拍了拍胸脯,满口答应。

沧玉便失魂落魄地回到自己温暖的小床上了,待他闭上眼睛,立刻感觉到了来自睡眠的吸引力。

梦里什么都有,就是没有吃虫的妹子,吃活蛇的姑娘。

沧玉长长松了口气,进入了香甜的梦乡。

倩娘并没有仔细想要种些什么,她只是飞在泥土上抖了抖身体,将羽毛底下藏着的种子全抖了出来,若能成活自然好,若活不了,那是它不愿意活。等到做完,觉得不无不妥了,倩娘才回到了自己的巢里看家

巢早在三更天就搭好了,寻常鸟儿的困难对倩娘来讲压根不是什么大问题,她虽不能完全化形成人,但半人半鸟的模样叫她更得心应手。巢搭得不大不小,倩娘将那碟子放在肚皮底下,自己安安稳稳地蹲上去,嚼着树叶沉思了起来。

在被抓之前,她的鸟生非常简单;在被抓之后,她的鸟生也没有多少麻烦。

在妖族里,小妖跟着大妖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更别提沦为食物的妖族,是没有什么反抗的权力的。

倩娘并没有离开族群的悲伤,非要说起来,其实她还挺高兴自己跟着沧玉的,青丘里的妖族不少,可是能够打死重明鸟还全身而退的,只怕就这么一只了。跟着这么一只大妖,以后为非作歹——啊不,鸟假狐威指日可待。

只不过,沧玉这只大妖,实在是怪得可以。

不光性情温和,还喜欢吃素。

既然喜欢吃素,那一定不喜欢吃蛋,自己不说,应该也算不上欺瞒吧?

……

人的适应力真是惊人。

就好像沧玉习惯了自己是只狐狸,习惯了自己失了忆,习惯春歌在他面前生吃活蛇,也同样习惯了每天早起看着倩娘吃蛋白质的模样。

甚至能够镇定自若地与倩娘谈笑风生。

然而这个适应的过程也花去了近一个月的时光,龙神的事一直都没有进展,听说赤水水在春歌的窝外吊了整整三天,之后便一直没有来找沧玉玩,可能是怕了。容丹倒是每日都来,总是带着药,倩娘并不拦着她,却也不太喜欢她,有次沧玉喝完了药,实在好奇,就问了问倩娘。

哪知道温声细语了大半个月的倩娘支支吾吾地问他:“这可是你问的。”

“不错,是我问的。”沧玉还不知道自己答应了什么,只是点点头道。

倩娘终于松快了起来,眉飞色舞道:“那小姑娘要胸没胸要臀没臀身材像块儿平板长得似朵半残芙蓉,好好个女儿家还没男人漂亮,我听说她曾经跟你结过亲,也不比比你们俩,要是换了我早就一头撞死了,可见脑子也不太利索,无貌无才无脑,连身段也没见点狐媚样,我干嘛非得瞧得上她!”

好在容丹此刻不在,否则听得这么一番话,岂不是要出离愤怒,沧玉都听得心惊肉跳,片刻后才道:“你也说得太难听了些。”

“是她自取其辱,老……我哪里说得难听了。”倩娘不屑一顾道,“这还是往收了说了。我听说你们俩成亲半载,连个蛋都没下出来,更别提抱窝了,可见她是个无儿无女的命数,这摘花吃瓜还得挑个水灵的,容丹哪个都没沾上,人家说霉运会传染,我可不想跟瘟神称兄道弟的。”

无儿无女别说是在古代,在现代都算得上是骂人的话了,差不多就是喷人家断子绝孙了,其实这也怪不了容丹,她一个逆后宫主角,总不能耽于奶粉尿布的小事,这会儿当然是不能养孩子的,至于她跟大长老,这婚姻本就有名无实,要真生出什么来,那岂止是绿帽子,简直是脑门上长韭菜。

沧玉默默点了点头,似是赞同倩娘的话,这让倩娘十分膨胀,她虽还是鸟身,但忍不住挺起了自己饱满的胸膛,得意地摆动着小脑袋。

“我想了想,你往后,还是少说话吧。”沧玉柔声道。

不让倩娘畅所欲言,的确对她很残忍;可是若让她畅所欲言,那就是对世人的残忍了。

一只鸟受苦,总好过大家吃苦。

“嘎——?”

倩娘懵了。

上一章:第十二章 下一章:第十四章
热门: 在古代行商这些年 女装大佬了解一下 正正经经谈恋爱 霸总非要给我打钱[娱乐圈] 乡村女教师 银河帝国之刃 夜色深处 死神的新娘 一不小心娶了皇后小姐姐 我的公主重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