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上一章:第十章 下一章:第十二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简直就像是泡妞的时候,妹子羞答答地来了一句。

“干哈啊大兄弟!”

纯正东北大老爷们腔。

沧玉顿时食欲全消,他不想吃一只满嘴国骂还带女音系统的鸟,于是不动声色地又默默地躺了回去,安静道:“我要休息了。”

“哎呀,你这样怎么能成呢,不就是个母狐狸吗?明年开春了一大把等着你挑,你别这样要死要活的啊。”赤水水死活不信他食欲减退,抓着鸟翅膀就把毛绒绒的鸟脖子凑到沧玉嘴边,硬要逼良为娼,“快,你就咬一口,咬一口你就知道狐狸生还有多美好了,你快咬啊。”

这只雌灌灌吓疯了,使劲儿扑棱着翅膀,还抽了沧玉好几个不轻不重的耳光。

沧玉顿时怒火滔天,猛然坐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羽毛,冷冷看着赤水水。

不知为何,赤水水忽然觉得脖子一凉,想了想,觉得沧玉现在肯定是打不死自己的,于是又壮了壮胆子:“你这样不行的!整日只吃果子怎么能成呢。”

“这只灌灌你是哪里捡来的。”沧玉目如闪电,像是两把刀子在赤水水脸上剜,这下别说赤水水了,连雌灌灌都蔫儿了,鸟喙轻轻开合,声音极小。

“傻逼,傻逼。”

大概是在骂赤水水。

赤水水咳嗽了两声,跟提大公鸡似的提着灌灌,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到一阵亏心,就道:“查龙血的时候在边边捡的,那些灌灌骂她秃毛没用,活了几百年还不会完整化形,我说活着也是浪费食物,那干脆给我吃了吧,他们就送给我了。”

“当真?”沧玉又看向了灌灌鸟,咽了下口水。

看起来好像巨无霸鸽子啊。

他总算知道那个话题是怎么发起的了:道理我都懂,鸽子为什么这么大啊!

雌灌灌歪了歪头,又骂了两声毫无意义的话,赤水水得意非凡:“你看,我就说吧,这就是个普通灌鸟,咱们只管吃了就是了。”

虽说众生有灵,但也存在食物链,总不能因着有灵就大家一块儿活生生饿死,青丘修炼妖族极多,繁衍之下难免有些乱来的异兽或是未开灵智的凡兽,这些飞禽走兽经常被妖族抓来打牙祭,是没有人管的,只要没开灵智,谁管吃得是狐狸还是灌灌鸟。

“我/草!”雌灌灌发出惊天动地的怒骂声:“你个龟儿子想要老娘的命!”

沧玉淡淡道:“我瞧她不太像只普通灌鸟。”

赤水水讪讪道:“总有的,总有的,经常有那么几只特别会叫的。”

“你才会叫!你最会叫!你叫出个四海奔腾莺啼婉转情不自禁跌宕起伏惊天动地!”雌灌灌尖叫道。

沧玉越听越不对劲,他皱眉坐起身来穿上鞋子,满面寒霜道:“赤水水,你跟我来。”

“啊——”赤水水茫然无措。

“我带你去跟族长谈谈有关于成熟的狐狸必备的性教育知识。”沧玉正气凛然,从屋子里找出了根草绳丢给赤水水,“把她的嘴捆起来,不然我就把你捆起来。”

赤水水毫无犹豫。

选择了捆鸟——不是,捆鸟。

青丘的战神赤水水,万万没有想到,他会因为一只蠢鸟折在大长老手里,逗大长老玩是一回事,可是涉及三族和平是另一回事,尤其是这会儿重明鸟袭击刚过,三族并不齐心的时刻。

大长老毫不犹豫拖着伤重的身体,带着赤水水踏上了前往族长老窝的不归路,实在可歌可泣。

春歌还没有睡,大半夜在偷偷舔糖吃,作为族长喜欢甜食未免显得像只不懂事的幼兽,她也没想到大半夜还会有人来拜访,于是被沧玉跟赤水水抓了个正着,一时三人一鸟都非常尴尬。好在沧玉并不觉得女孩子喜欢吃糖有什么奇怪的,了解完来龙去脉之后,春歌面无表情地把赤水水吊在自己老窝上方的树枝上。

“这树枝什么时候折了。”春歌幽幽道,“你就什么时候下来。”

赤水水想,这树都在青丘长了好几万年了,等它折了,我还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于是春歌又道:“你要是迫不及待,就借风撞死吧,我底下挖坑了,拿来丢不要的食物沃肥的,正好把你埋了。”

赤水水不想死,他想学灌灌鸟叫了。

雌灌灌换了春歌提,春歌提鸟的姿势很粗暴,她不抓翅膀,直接捏着脖子,很有一言不合就立刻扭断的意思。

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了完全不同的气势,雌灌灌忽然就不吭声了,当然,主要原因是她现在也吭不了声。

夜深露重,明月高悬,一男一女行走在丛林之中,月光透过枝叶抖落银辉,落在两张美丽而凝重的面容上,隐约有凄凉之意。

春歌不死心地宣传道:“这鸟也没比金蛇好吃多少,毛多不说,还麻烦,你要是喜欢,我带你去吃金蛇。”

“春歌。”沧玉一脸肃容,严声厉色,“赤水水白日所说,虽然荒谬,但也不得不防,我不是说防备天界,而是青丘如今动荡,这只灌灌突被赤水水抓来当做食物,焉知是不是借刀杀人之计,他们许是想戕害同族,将罪名冤枉给青丘,你明白吗?”

春歌懵懵懂懂道:“不会啊,灌灌那族长没有这脑子,我上次去跟他们喊,他们还在地里刨虫子呢。”不过她看沧玉说得十分严重,又见他病容倦怠,心中不免有些犯嘀咕,“不过你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我们这就把这只灌灌还回去,那不就没事了。”

其实沧玉只是想移开吃金蛇这个话题而已,听来便松了口气,皱眉道:“只怕他们还要个交代。”

“不会吧,我们这不是还没吃吗?”

真是麻烦。春歌想:我回去就抽赤水水一鞭子,抽断为止。

沧玉心平气和想:我不气,人生就像一场戏,因为有缘才相聚,别人生气我不气,气出病来没人替。

然而沧玉还是觉得一阵胸闷,又呕出口黑血来,春歌忙一个箭步上来,抓着灌灌看了看,又想了一想,问道:“不然开战就开战,你先把它吃了补一补吧。”

灌灌瑟瑟发抖。

“胡闹!”沧玉轻声斥她。

春歌嬉皮笑脸道:“哎呀,你有精神就好了。”心中却道:还是抽两鞭子吧,这臭小子,闹谁不好,竟去闹大长老。

不多时,两人便到了灌灌的领地。

上一章:第十章 下一章:第十二章
热门: 将军爱集小红花 男欢女爱 我手机通冥府 行行重行行 极品按摩师 刑侦档案 重生之歌坛巨星 卡给你,随便刷 被小首富偷偷看上以后 天官赐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