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上一章:第九章 下一章:第十一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大长老。”

容丹轻声唤了下,不像只狐狸,倒是个奶猫。

怎么她不走。

虽说沧玉很想搞个大事情,他还不知道春歌已经强行把双簧变成了单口相声,正琢磨着怎么不动声色地让容丹心里产生愧疚,但很明显这会儿并不是时机,更何况他到底是半途转职拿得痴情男配剧本,业务不熟练在所难免,选不理会肯定是错,只好拿出十二万分的耐心,又起身来看她。

本病人如此勉强自己,还请女主千万记得这份情意,最好是廉耻度瞬间上线,不然再拖一段时间,等春歌骂她不要脸的时候,还捡不起来半分愧疚就麻烦了。

那不等于白骂了!

原著里女主压根就没觉得自己出轨龙神有什么问题,她虽然知道不对,但是心里从没把自己跟大长老当成夫妻过,能活这么大且还开后宫的,脸皮不厚点怎么逃得过世人指指点点,因此容丹当时气不乱心不慌,甚至还嘴炮了春歌一番,别说愧疚了,尴尬都没半丝。

“我倒忘了。”

沧玉的神色不太好,不管他心里如何生龙活虎,这具身体到底是被重明鸟给重伤了,神色不免露出几分憔悴来,看着病恹恹的,他抬眸瞧了一眼容丹,缓缓道:“你做得很好,受累你寻来大巫,我屋里没什么别的东西,你刚搬走,屋子空荡荡的,若有什么喜欢的用顺手的,尽管拿去,之前未看完的书也可以,便当我送你。”

容丹唯唯诺诺地低下头去:“我不要这些。”

“那你要什么?”

沧玉只当她还提防自己,因此正在作戏,顿觉不妙。老实说,容丹要是打定主意不要脸不要皮,那他还真奈何不了这姑娘,左右出轨已经和离,真正的苦主也已经魂归九天,他不忿这顶绿帽子是一回事,惩戒又是另一回事,他是记仇,可报仇也要讲个道理。

骂上几句,让她名誉尽失,那是她应得的。

可是人家偷个男人,你打算把她砍死,那跟浸猪笼的神经病有什么区别,这能合适吗?

再说了,人家正宫来头那么大,家庭伦理都说不准要搞个几万年的,他们这小鱼小虾混进去是找死?

你说怎么就不能是个男人呢,这报仇不就简单了嘛,打不过就放流言说他不举。

轻松自在!

不过容丹要是个男人……那这本书……

沧玉不寒而栗,下意识打了个哆嗦,容丹不知何时来到他身旁,还当是惧冷,于是帮忙拉了拉被子,柔声道:“大长老身体欠佳,还是多多休息为好。”

“你要什么?”沧玉低声问她,“你不必害怕,我并无他意。”

沧玉没谈过恋爱,不知道怎么叫女孩子感动,也只好学下电视上的几句话,然后默默安慰自己这不是舔狗,寻常人帮了忙还能得个谢谢呢,这算是帮忙叫了救护车,一码归一码,就当是真心感谢了。

“我……”容丹笑意苦涩,便转过脸去道,“正巧,我之前看了一册《清心诀》,还未曾看完,若是大长老愿意,便将那物送给我吧。”

“可,你那处怕是还未收拾,我这里不需要人,你回去忙吧。”

沧玉就怕她不收礼,所谓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只要收了礼总归得记一下好处,自己再装模作样说几句,容丹这人是典型的吃软不吃硬,你对她不好,她对你也没有好脸色,你对她好了,她起码能记上几分,等容丹多少记挂他点了,那么春歌骂起来,才叫一个畅快淋漓!

这是极委婉的逐客令了。

容丹静静凝视着沧玉的面容,心道:这半年来,我怎的一次都未曾好好看过他。我心里不怨他不恨他,却也从未真真正正看过他为我做的这些,就如睁眼瞎般只当全是阿父的恩情。他为我说话,他为我着想,不错,他性子纵然冷清,可我又何曾愿意了解他。

我不爱他,他分明心知肚明,却仍是一颗真心相待。

容丹取了书,草/草翻了两页,见许多不解之处细心写了注解,想到往日里大长老清清冷冷的模样,不觉热泪滚出眼眶,滴落在书页之上,倒将墨迹晕开了。她急忙伸手去擦,却也无法阻止,反倒擦破了书页,字迹愈发模糊不清。

一如二人姻缘,覆水难收。

……

沧玉第二次醒来,已经是月上中天。

赤水水静静地趴在他的床边,似深夜中的幽魂,露出两排雪白的牙齿,阴森森且戚戚然地问道:“沧玉玉,你想不想,来一口新鲜温热的鸟血啊。”

差点没把醒转过来的沧玉吓出个心脏病,他好半晌才借着点月光看清楚床边趴着的人是赤水水,总算把跳到咽喉口的心脏给咽回了胸膛里,他惊吓过度,连带着声音都虚弱了三分:“赤水水?你来我这儿做什么?”

“你今天就吃了点果子,大巫又急着把我推走,害你没吃上兔子,所以我想,你肯定很想半夜来一口新鲜温热的鸟血!”赤水水眼睛发光,他习惯东奔西跑,日夜颠倒,回了青丘已经闹得不少狐狸跟族长投诉了,而春歌的整治办法只有一个:打、暴打、从晚上打到天亮。

暴力并不能解决问题,不过可以转移问题。

赤水水立马就把主意打在了沧玉身上,大长老肯定拉不下脸皮跟族长告状,而他现在身受重伤,肯定也打不过自己,那岂不是……美滋滋!

不过他倒也不是真的这么没情商到人憎鬼厌的地步,还是找了点好东西来的。

“你……”

沧玉就看着他从那个好像什么都藏得住的皮囊里硬生生掏出来一只巨大的斑鸠……灌灌,他记得这种鸟在记载里非常好吃,不由得口中生津,下意识想点头,岂料那只终于见到光明的灌灌就疯狂地扑棱起自己的翅膀来,它本来羽毛就不多,这么一扇,又纷纷扬扬掉下不少来,然后一张口——

“贼杀才!”

“直娘贼的!”

“靠你老大爷!”

“你这个臭傻逼!”

青丘有鸟,其状如鸠,其音若呵,名曰灌灌,佩之不惑。

好一个其音若呵!

上一章:第九章 下一章:第十一章
热门: 死亡万花筒 乡野春潮 娇艳人生 山海纪之龙缘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皓衣行原著小说) 星际稀有物种 在古代行商这些年 心不由你 夜色深处 我在原始做代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