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上一章:第六章 下一章:第八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他走了。

容丹坐在木床上,痴痴看着手心里的一片龙鳞,将它捂在心口,她选择青丘东边的这处屋子并不单纯是因为这是父亲的故居,也不单单是想图个清静,而是有条白龙受了伤,藏在了这间荒废的小屋之中,她也是来缅怀父亲时发现的。

在这偌大的青丘,白龙是容丹唯一的朋友,他总是那般温柔沉稳,静静聆听自己的心事,指导自己修行。

之前……之前更是因为伤势,为了救他好转,容丹第一次用了双修的法门。

想到此处,容丹不由得双颊飞红。

若非如此,容丹也不会这般迫不及待,希望能够与大长老和离,只是哪诚想和离之事这般波折重重,竟然有重明鸟闯入青丘,还闹得天翻地覆,之后大长老受伤,容丹片刻不离,终于能回到此处时,白龙已经不见踪影了。

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误会了什么,也不知道他的伤是不是真的好了。

其实容丹也知道,龙到底是遨游天际的,他迟早有一日会走的,只是没想到这一日会来得这么快,这么急切,这么叫人猝不及防。

容丹忧心忡忡,却只有一片龙鳞可寄相思,她正沉溺思绪,忽然听见门口传来吵闹声。

下一刻,木门就飞了起来,重重摔在地上,裂成了七八块。

“你——!”

容丹猛然站了起来,还不忘将龙鳞藏进衣服里头,见来人是春歌与一个陌生男子,恼怒之色不消反增,到底是形势比人强,她被春歌找茬过无数次了,这位女族长向来看不起她,倒也十分习惯,于是咬了咬唇,强忍屈辱道:“不知道族长屈尊驾临寒舍,可是有什么要事?”

“奇怪。”赤水水抽了抽鼻子道,“怎么有这么重的水气。”

春歌踩了他一脚,冷冷道:“说不准九天或者四海哪条小龙飞过,抛了片云下来,又不是头一遭的事了,你给我闭嘴。”

赤水水皱了皱眉,终究没说什么出来,倒是激得容丹一身冷汗,险些以为自己连这片龙鳞都要失去。

“喂,臭丫头。”春歌看了看容丹,忽然问道,“我问你,和离这件事,到底是你提的,还是沧玉提的?你老实说。”

容丹下意识想冷笑了一声,刚要启唇,却硬生生忍了下来,温声道:“此事容丹怎能做主,自是大长老的意愿。”

她只当春歌是前来笑话自己。

男人多好面子,容丹不知见过多少,和离此事乃是沧玉与春歌交谈后定下,瞧他之前的模样,只怕也不会说上什么好话。大长老虽然生性清冷,但却与这女族长私交甚笃,要说两人没有半点私情,容丹是怎么也不信的,便以为春歌不肯罢休,非要将自己羞辱个体无完肤不可,女子和离本就易遭人多言,更何况族长对她本就不喜。

如今自己不过是青丘之中小小一只半妖,若不忍辱负重,难道还能以一己之力与族长对抗吗?

“哦?你是说,和离是沧玉的意愿。”春歌似笑非笑,“与你丝毫无关?”

容丹摸不透春歌在想些什么,思来想去,也只有一个可能,女子倾慕爱郎时,巴不得天底下所有人都喜欢他,许是春歌是故意来问此话,试探自己对大长老是否有情意,便天真烂漫的笑道:“族长许是不知,我对大长老绝无半点想法,大长老对我亦然,只不过是阿父生前怜我孤苦,托了大长老照顾我几日。这番婚事并无任何情意,和离是我二人所愿。”

哪知此话一出,春歌却好似怒火上涌,并非半分得意快活。

赤水水听得一头雾水,路上又挨了春歌一顿臭骂,正迷迷糊糊着,猛然听到这番对话,他对沧玉和容丹的事本就只是一知半解,并不知道这两只母狐狸在说些什么。

“你……”春歌咬牙切齿,将容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强压怒火,恨不得将这半妖扒皮抽筋,“你心中当真是这么想的?!”

容丹只觉得春歌反应奇怪,心中暗暗生出警惕。

哪知春歌咬着一口银牙,恶狠狠道:“好,好呀!人族果然没几个好东西,他真心待你,你却毫不在乎!”她深呼吸了几口,冷冷道,“我就说,沧玉身受重伤,又得了失魂症,怎会在这个当口眼巴巴跑来找我,说是自己厌了照顾你,原来如此。你便是再恨他,他如今为保护青丘受伤,难道没有半分是在护着你,你就不能再等几日,非要日日夜夜逼着他,就为了自己高兴?”

容丹心中茫然,面上只故作怯意,柔声道:“容丹不明白族长在说些什么?”

她心中突得一跳,却又很快将那感觉掩埋下去了,只劝服自己道大长老到底与阿父有些旧情,因此和离之事,便全说是他自己的主意。其中未必没有大长老的真心之言,可如此说来,他这人纵然算不得面冷心热,却也是个仁厚至极的性子。

“哈。”春歌气恼无比,恨不得伸出手来将容丹拍死,又想起沧玉那一句‘两情相悦方成佳偶’,不由得心潮翻涌,凄然道,“他说的不错,果真是自作多情,徒增难堪。多年好友,我竟然为了自己好奇,将他的脸面丢在你脚下踩……”

容丹听闻此处,哪还不明白春歌是什么意思,只是她见春歌伸出手来,便立刻怯生生缩了缩身子,她自幼就遭受欺辱,保护自身已成了习惯。春歌恼恨地一挥手,冷冷道:“杀你倒怕脏了我的手!你娘是这样,你也是这样,你们人族的女人,从来就没一个好东西!真是可恼。”

又与我娘有什么相干?

容丹好一阵莫名,却见春歌狠狠放下一句:“你记得了,是沧玉不要你!与你愿不愿意无关。”也不等她回答,便扭着那陌生男子的耳朵拂袖离去。

屋中重回寂静,容丹这才褪去那般怯懦柔弱的模样,静静坐下思量,脸上不由挂上一丝冷笑。

面子啊,无论是人是狐,都跨不过去,原来是来要脸面的。

倒也是,他是青丘高高在上的大长老,自己不过是一介平凡无奇的狐女。

可是,那些话又是什么意思?

自作多情,徒增难堪……

他说是自己厌了照顾你。

这些话,想来也都是为了随口提及的,说不准是女族长会错了意,自以为是。又或者是大长老与她有情,她醋海翻涌,故意上门找茬。

然而心神终究动摇。

容丹脑海之中瞬间转过无数念头,最终却是想起那一日自己熬粥后试探,大长老一口也未动的模样。

上一章:第六章 下一章:第八章
热门: 魔道祖师 皇室秘闻[穿书] ABO垂耳执事 我和门面相看两厌 终级小村医 逃生游戏里捡男友/恐怖游戏里捡男友 大神病得挺严重[快穿] 史前养夫记 白莲花男友不想分手 氪金大佬的自我修养[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