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上一章:第五章 下一章:第七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和离的事并没有闹得很大,场面倒是不小,当天来得狐狸漫山遍野,到处都是,大多都是以原型出现的,连几棵老树都挂满了狐狸串串。

有那么一瞬间沧玉还以为自己跟容丹不是来和离的,而是来结婚的。

容丹来青丘才半年,她在人间虽见过不少大场面,但像是这样的场合从未遇到过,无数狐妖凝聚一处,众狐一齐长鸣,简直妖气冲天,骇人心目。她妖力微弱,血脉不纯,隐隐便觉得不堪威压,好在这狐鸣很快就停下了,叫她不至于出丑。

大长老他也没有加入。

容丹偷觑了一眼沧玉,对方脸色苍白,嘴唇未动,只是漠然地看着女族长化作原型,得意非凡地抖了抖那身美丽的皮毛。

这次召集自然不单纯只是说容丹与沧玉的事,之前重明鸟来袭,灌鸟与赤鱬并未出手帮忙,三族数百年的和平未必会因此被打破,不过到底说明各家都有了点私心,总得警惕着些。

春歌念叨叨了一大串,最后才轻描淡写地说了沧玉与容丹今后就不搭伙过日子了,狐狸们面面相觑,母狐狸倒还好些,她们就没敢想过攀大长老这根高枝;不少还没找到伴的公狐狸却精神抖擞了起来。

青丘的狐狸大多没见过什么世面,能开智化形的,基本上奔着修道成仙去的,就像鱼跃龙门想成龙,狐狸也大多想脱去凡胎,修个长生不老。不过近些年来,人间的话本流传到了青丘来,不少狐妖倒是只羡鸳鸯不羡仙,满脑子都是找个称心如意的郎君过一辈子。

容丹是人界来的,既有自恃身份的大妖如春歌瞧不起她这只人与妖族混血的半妖,自然也有许多对人间好奇无比的狐妖对她极有兴趣。只是他们修行再短,修为也远胜过容丹这个生在人间的半妖,玩闹起来总是不知轻重,容丹曾经被伤到几次,他们其中有几只狐狸被大长老训了一番,吓得不轻,也不肯与容丹玩了。

因此来到青丘半年,容丹在狐族里也不曾有个知心的朋友,她不知情况,只当狐族都看不起自己是个半妖,不愿与自己交往。

青丘的狐狸大多只知修炼,没什么心机,容丹却在人间爬摸滚打久了,知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将人间那套照搬到青丘来,便觉得自己人微言轻,又是异类,自然是不受待见的。

因此大会结束后才没多久,容丹便走了,她早就搬到东边的小屋里了,那处荒凉却也僻静。

小屋原是她爹的,现在自然归她了。

除此之外,容丹还有些许小心思。

狐狸们听完族长惯例的念叨后便都一哄而散,只剩下几只才会跑的小崽子奋力刨土挪着步子,这青丘千百年来都没什么变化,纵然有变,天塌下来也有族长长老顶着,他们自是无忧无愁,连这几个崽子也没心没肺地丢在地上,又没什么外敌,总归能闻着气味寻回家来的。

沧玉刚要起身,却见远远树上枝叶摇晃,蹲着个人,肤色较深,打着半边赤膊,是条坦荡荡的汉子。

倒是个生面孔。

生面孔很快就看了过来,目光里透着野性,眼窝较深,五官分明,显得十分英俊,他跳下树咧嘴一笑,伸手从地上抓提起只胖嘟嘟的小狐崽,小崽子软软叫了声,也不反抗,只用细细的小尖牙在那人胳膊上磨蹭,涂得赤臂上满是口水。

“赤水水!”春歌喊他,柳眉倒立,看起来并不像是在撒娇卖萌,“跑出去两三个月,这会儿知道回青丘了?你还快不给老娘滚过来!”

野性十足的赤水水一下子把脸垮了下来,不太爽快,却不太敢反抗,因此听话地走了过来,不甘不愿地纠正道:“我叫赤水,赤水的赤水,又不是孩子了。”

“说什么胡话呢,水水。”春歌稀罕道,“你本来就叫赤水水啊,我怎么能乱砍你的名字,你要是把我的名字擦掉,不就只能叫/春了吗?”

赤水水脸上一红,恼羞成怒道:“你怎么耍流氓啊!”

“谁耍了!”春歌怒道。

沧玉憋住了笑意。

赤水水说她不过,气得差点一个倒栽葱,于是立刻转换目标,他看起来似乎跟沧玉很熟,十分自然地撸了一把狐狸崽子,又埋在肚皮上吸了两口,这才毫不留情地把小崽子往石台上一放,不屑一顾道:“你总算是摆脱那个小废物了,我还以为会更早呢,带幼崽的滋味不好受吧,我想也是,整天得绕着她转来转去的,小崽子叫一声就跟天劫要来了似的,烦得很,也不知道那些非要生崽子的是不是猪油蒙了心。”

哦,还是个恐婚恐育男。

沧玉心道。

其实这几日相处下来,沧玉倒是说不上非常厌恶容丹,小姑娘长得漂亮,厨艺也不错,不过这都不是给狐狸戴绿帽子的理由!

就算是契约婚姻也好歹留点底线啊!

要是沧玉不是这个苦逼的帽子主人,亦或者容丹还没跟他结婚,沧玉大不了就是远远避着她,可这会儿帽子都扣脑袋上了,不报复一下简直叫人寝食难安,因此并没有反驳。

春歌忍不住看了沧玉几眼,不过什么都没看出来,见他不说话,不由得有点心惊肉跳,急忙拽了赤水水的腰带,差点没让他下边也打了个赤膊。

赤水水反应极快,在跟沧玉畅谈养崽八十一苦之余,还能瞬间反应过来,十分警觉地单手抓住自己的裤腰带,怒道:“你还说自己不是耍流氓?!我才一回来,你就又要我叫/春又要脱我裤子的。”

“美得你!”春歌一巴掌把他打出石台,喝道,“就你有嘴天天叭叭叭说个没完,这么闲倒是去盯那臭丫头是不是在搞鬼,我总觉着不对劲,青丘安稳了几百年,她来了才半年,连重明鸟都上门来了。”

沧玉其实觉得挺好玩的,甚至还有心想继续看这段相声下去,直到他看见赤水水砸出了个人形大坑之后,不动声色地远离了春歌三步,好不容易维持住表情,还惦记着自己有个痴情病弱人设,便道:“我有些累了,先回去休息了。”

春歌怜悯地看着他的背影良久,然后跳下石台踩了赤水水一脚:“就你话多!就你话多!起来,跟我去看看那臭丫头。”

赤水水在打死不从跟珍爱生命之间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

上一章:第五章 下一章:第七章
热门: 离婚热搜 炮灰总在逃生游戏当万人迷[快穿] 和富二代抱错怎么破 穿越虫族后我成了论坛大佬 青龙图腾 机械降神 天宝伏妖录(谁还不是王子了咋地?) 重生后前夫篡位了 欢迎来到童话世界 一触即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