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上一章:第四章 下一章:第六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头一次,沧玉对春歌有了配角之间的惺惺相惜。

绿帽子这事要帮女主担着,和离也不能扯破面子,姑且不管春歌是不是出于个人喜好讨厌女主,总归这会儿她是绝对站在沧玉这边的。沧玉这狐到底是什么性子,已没个作证,可这人却是实打实的小心眼,女主要咬他一口肉,他便非得占回两三倍的便宜来,如今听了春歌这话,倒也不太忍心坑她。

沧玉略一踌躇,将话组织了一番,这才开口:“月老牵线,天意弄人,总归是两情相悦方成佳偶,既她并未钟情于我,何必纠缠下去,自作多情,徒增难堪。”他将前尘尽忘,这本书却记得清清楚楚,好似刚刚复习过一遍似的,知晓女主未来不可估量,生怕春歌这会儿被挑得故意找女主的茬,要是结仇反倒不美。

本来坑她也就坑了,可是此刻承情,不管春歌是不是真心的,到底是为自己好,怎忍心让她去做这个出头鸟送死,沧玉便道,“你不必为我不平,是我心甘情愿,否则她怎能勉强我半分。”

咬文嚼字真是麻烦!

沧玉说得都快脑门上冒汗了。

徒增难堪……

春歌将这四个字在舌尖绕了两遍,只觉得心头又苦又涩,巴不得替沧玉痛哭一场,这四字这般平庸无奇,却又这般痛彻心扉。

天狐五十便可开智化形,春歌与沧玉共同修行多年,无论何等艰难困苦,从未听他说过半分委屈,提过丝毫不甘,而今却愿意开口与她说出“徒增难堪”四字来,可见容丹伤他多深。沧玉是青丘备受尊崇的大长老,清修数百年,却栽在了一个十多岁的小丫头身上,掏出真心也只换来自作多情四字,如今他为护青丘身受重伤,甚至得了失魂症,自己身为族长与挚友,却什么都做不了。

这既真是沧玉的心愿,那春歌自然要答应。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当然是信的。”春歌又道,“只是你心中若不痛快,也不要瞒我,我带你去英水捞金蛇吃。”

此事免谈!

沧玉一腔感动化为乌有,干巴巴笑了笑:“多谢。”

和离这事儿便算是跟女族长谈完了,沧玉连回窝时都觉得脚步轻快了许多,他知道接下来开个早会,自己就彻底跟女主角没有任何瓜葛了,甩脱了一顶绿帽子,又没了女主这个负担,沧玉觉得浑身都轻松了起来。

容丹年纪不大,却很耐得住性子,甚至在等待的这段时间里还煮了粥给沧玉,见他回来,便欲言又止,半晌才道:“大长老身体如何?”声音轻轻柔柔,再温婉不过,好像她在这等了几个时辰,就为了问沧玉一句身体如何。

“尚佳。”沧玉回她,心里倒是打起了小算盘。

女主是朵实打实的黑莲花,属于未必记得别人对她的好,但铁定记死了别人对她不好的类型,所以绝不能跟女主当面翻脸。托女主那位便宜老爹的福,他们俩的关系还算融洽,刷点女主好感度总比结仇来得合适,反正绝不能浪费这点恩情。

不过对沧玉来讲,戴绿帽子之仇不共戴天,尤其是这顶绿帽还是被迫戴的,自然也要寻机报复。

报复又不一定要对立,也可以用别的法子。

大长老对女主痴情不已,他不演个伤心欲绝,怎么也说不过去是吧。

哼哼,敢给我戴绿帽子,我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你不必忧心,我已与族长谈过此事,倘使有任何不妥,我自会一力承担。”担着是一回事,可坑女主就是另一回事了,沧玉想了想,稍稍转变了下态度,神态温和许多,缓缓道,“青丘与它处并无不同,你我和离之后,难免会有些闲言碎语,你不必在意。”

容丹听到了最期待的消息,自是心花怒放,生怕被沧玉看出,便垂眉顺眼,柔声道:“容丹明白。”

自打沧玉受伤之后,容丹便觉得自己越发看不懂大长老,往日里大长老性情虽也十分冷淡,但颇为尽责,阿父要他照顾自己,他便应允自己大多要求,甚至会在族长面前护着自己。容丹自然是十分感激大长老的,只是这种感激并不多,她知晓,若非阿父死前请求,只怕大长老也不会在乎自己这只小小的半妖,因而只当双方都解脱了,大长老心情颇佳,这才难得放软了腔调。

“只是不知。”容丹故作紧张,她顿了顿,轻声道,“往后容丹若有什么不解,可否再来找大长老解惑?”

倒不是容丹真有什么疑惑,她只是想要大长老一个承诺,青丘极大,容丹身为半妖,自然有许许多多不便之处。

沧玉沉吟良久,最终没有回声。

容丹在心中冷笑了一声,却也早有预料,话题停在此处,便都不再开口,气氛一时安静了下来。两人结为夫妻已有半年,她却鲜少有这样的机会看着大长老,青丘狐族无数,可要是说起容貌,却鲜少有人能与大长老相提并论,他之前受了重伤,脸上威严难掩倦容,眼尾微红,可仍叫人难以逼视。

这般高贵,这般骄矜。

女族长瞧不起她,容丹心知肚明,大长老却是……

却是眼中从来都没有她。

若非是当初阿父恳求,只怕大长老连正眼都不愿意瞧她一眼,容丹自幼好强,旁人再怎么轻慢她欺侮她,也不能够打倒她。不过是半妖与大妖的差距罢了,容丹紧了紧手,她幼时不也是这么过来的,左右不过是换了个地方。

沧玉倒不是说不出话来,他主要是担心自己应下来了之后,女主会真的厚着脸皮天天跑来找自己,毕竟黑莲花这件事是说不准的。

权衡利弊了半晌,沧玉终于开了口:“你不必多心。”

这话说得模棱两可,粥自然也没有喝,本就是表面夫妻,容丹倒也不期待更多,她心中明白,如沧玉这般大妖,天生尊贵,地位非凡,自然是不会明白她的恐惧与无助的。容丹当然不会把心思暴露出来,便乖巧笑了笑道:“容丹明白。”

沧玉心道:你明白个鬼。

上一章:第四章 下一章:第六章
热门: 天敌饲养指南 一剑霜寒 BOSS作死指南 被瞎子求婚后我嫁进了豪门 遇见魔修,神都哭了 我还只是个孩子啊! 失恋后我闪婚了 余污 赠君一颗夜明珠 乡村美娇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