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咕噜噜 来时路。

上一章:第85章 咕噜噜 我有一个想娶的姑娘。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元宵节过后, 许随年回帝都,连带着陶枝也结束了她漫长的新年假期,开始重新忙起来。

她跟许随年合办了一个新锐摄影展。

陶枝以前都自己一个人埋头在暗房里玩自己的照片, 第一次搞这种大型的展, 所有事情都陌生, 所有流程又都觉得新奇, 每天跟着许随年上跑下跑, 被介绍着认识了很多摄影圈拿奖拿到摆满家里展柜的大牛, 看起来比江起淮还忙。

两个人基本保持着一周见个两三次面的频率, 江起淮会接她下班, 然后两个人一起吃个晚饭,回到家里基本上也是各忙各的,彼此之间交流并不太多。

周末, 陶枝会带着江起淮回家陪陶修平吃饭,陶枝跟季繁依然跟长不大似的你一句我一句地怼, 江起淮会陪着陶修平下棋。

每一天的日子好像都没有任何的惊心动魄,普通又平凡地度过着。

但又会让人觉得舒服而温暖。

好像他真的多了家人, 也终于可以不用到处租房子搬家打工学习,能够有资格享受这种拥有名为“生活”的人生。

三月底, 气温升得明显快起来, 银装素裹的城市积雪成片成片的大面积融化干净,天气回暖,春意初初绽出了头。

陶枝某天在跟许随年选片子的时候, 接到了厉双江的电话。

厉双江依然是元气十足的大嗓门:“老大!忙吗?”

“忙,”陶枝一边翻弄着手边的照片一边说。

“年后都忙,抽几分钟时间,”厉双江大咧咧的说, “我这也刚出差回来,昨天下的飞机,周末有没有空啊,出来约个饭。”

“几点啊。”

“老时间吧,”厉双江说,“顺便你跟淮哥转达一下啊。”

他啧啧道:“等来了好好交代交代,你们俩,啊,怎么我们高中单身狗联盟里一个不小心就出了叛徒呢?还一出直接配对出俩。”

“那你自己跟他说啊,”陶枝好笑道,“干嘛要我转达。”

“我要是能联系上他还用你转达吗,”厉双江不满道,给他发好几条微信了,没见他回过我。

陶枝应下来,挂了电话以后将手边的东西往前推了推,趴在桌上拿着手机,给江起淮发消息。

【小枝枝】:江总监!

江起淮秒回:【?】

陶枝忍不住弯起唇角。

她继续打字:【厉双江说给你发了好多条微信,你都不回他。】

江起淮:【忙忘了。】

被差别对待秒回了的陶枝美滋滋地发语音道:“那你给他回一下,他有事儿跟你说。”

她发语音,江起淮也回语音:“嗯。”

陶枝放下手机,继续做事情。

-

厉双江作为毕业以后大部分活动的主要发起人,爱去的餐馆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地方,所有人倒着按照排除法,闭着眼睛都知道他下次想去吃个什么。

赵明启第一个提出抗议,提出今天大家去吃个火锅,得到了热烈的支持。

江起淮来接陶枝的时候她刚好忙完手边的事儿,两个人到火锅店的时候依然是最后一个。

推开包厢门的时候里边儿正在点菜,蒋正勋朝他们招了招手:“我们万年迟到来了。”

江起淮跟在陶枝后面走进来,回手关上门。

包厢里安静了片刻,众人的视线从陶枝瞅到江起淮,又从江起淮瞅到陶枝。

厉双江拖长了声:“哦——”

付惜灵干巴巴地配合:“哦——”

赵明启:“哦哦哦哦哦——!”

陶枝被他们起哄起得又尴尬又好笑:“照明器,你能不能别跟个猴子似的?”她眼珠子一转,看向季繁,“还有你啊,别在那头翻白眼,当我看不见啊。”

付惜灵闻言转过头去,看见季繁在旁边白眼翻得黑眼仁都看不见了。

她在桌子下边儿不动声色的狠踩了他一脚。

季繁闷哼了一声,一脸痛苦地弓了下腰,转过头去。

“注意一下你的表情管理。”付惜灵严肃地说。

季繁不敢吭声,默默地收敛了夸张的表情。

陶枝暗爽地看着季繁吃瘪,在留出来的空座位上坐下,一圈人的菜已经点得差不多了,菜单递过来,她加了两盘肉,让服务生把菜单收走。

巨大的铜火锅咕噜咕噜地煮,大家自从之前一起吃了日料以后几个月没见过面,再次凑到一起仿佛有说不完的八卦和牢骚。

明明平时在微信上几乎很少聊天,甚至高中毕业各奔东西以后忙起来几个月半年都见不到一次面,但每次聚首的时候,那种熟悉的亲密感却从未因此而冷却下来。

-

一顿火锅热热闹闹的吃完,时间还早,因为第二天是周末不用上班,赵明启提出去唱歌续下一场。

陶枝跟着他们出去,侧头小声说:“你明天要加班吗?不想去的话跟他们说一声就行了。”

江起淮挑眉:“我看上去那么不合群么。”

陶枝表情有些复杂地看着他:“你这句话是认真说的吗?”

江起淮:“……”

火锅店刚好在商圈,周边好几个KTV,赵明启打电话订了个包厢,走过去大概十分钟。

天气凉爽舒适,几个人一路聊着天往那边走,陶枝和江起淮走在最后面,所有人也都识相地跟他们拉开一点点距离。

走过一段路口,陶枝忽然转过头来。

江起淮的眉眼拢在辉煌的灯火里,五官的轮廓更显得深邃,街上车流行人来来往往,气氛热闹又安静。

他注意到她的视线,转过头来:“怎么了。”

“没什么,”陶枝笑眯眯地看着他,“江起淮,我们之后晚饭之后都出来散散步吧。”

江起淮不知道她为什么突发奇想,但还是说:“嗯,好。”

“再养只猫,或者狗狗,”陶枝继续说,“每天晚上就出来散散步,遛遛狗。”

江起淮点点头:“看看街上的老人家跳跳广场舞,再浇浇花,你提前进入退休期了。”

“……”

这个人刻薄起来的时候就是很讨厌。

陶枝撇撇嘴,听见他在旁边慢条斯理问:“想养什么狗?”

陶枝想了想:“阿拉斯加吧。”

“比你还大。”

“那泰迪?”

“太吵。”

“哈士奇呢?”

“会拆家。”

“你怎么屁事这么多,”陶枝不满道,“养只柯基行了吧?可可爱爱的。”

“腿短了点儿,”江起淮勉为其难地说,“行吧。”

陶枝不想理他了,往前快走了两步。

江起淮垂着头弯起唇角,扯着她手腕把人拽回来,顺势揣进自己外套口袋里,牵着她的手往前走。

他不受控制地想着她向他描述的光景。

他们会有一个房子,养着几盆花,一只狗,他们会一起散步,看着她吃到喜欢的东西像猫咪一样满足地眯起眼,看到什么感兴趣的东西兴奋地扯着他的手朝他笑。

他终于可以每天睁开眼,都能看到她安静的睡颜。

江起淮其实没有什么太大的雄心壮志,他只想有一天自己可以变得足够坚固,成为为他的玫瑰遮风挡雨的玻璃围墙。

然后就这样平凡地度过每一天,陪着她一起,渐渐变老。

-

厉双江和赵明启拿起了麦以后就成了人来疯,季繁捧了一堆骰盅过来,又开了几排酒。

本来吃火锅的时候就喝了不少垫了个底,这会儿几轮筛子玩下来大家都有些上头,赵明启本来就是个胆儿肥的,现在全世界已经全都变成了他的天下。

他唱歌的间隙把着立麦往前一指:“梭什么哈梭哈!光喝酒有什么意思,来玩点儿土的!”

他从台子上窜下来。

游戏的名字叫“国王”,规则很简单,五个筛子摇到清一色相同的数量最多的那个最大,是国王,可以提出一个要求,但不能点名,要说清楚条件,满足这个条件的人就要按照他的要求来做。

第一个赢的是厉双江,一把就直接摇出了五个一。

他眼神在江起淮和陶枝之间来回飘了一会儿,不怀好意地嘿嘿一笑说:“在场正在谈恋爱的,说一个别人都不知道的秘密。”

陶枝叹了口气,总觉得江起淮是什么都不会说的,正在她绞尽脑汁地想着自己有什么无伤大雅的秘密的时候,就听见旁边这人一把冷淡的嗓子不紧不慢说:“我早恋过。”

陶枝:“……”

还能这样?

她迅速接口:“我偷过情。”

“……”

江起淮面无表情地转过头来,疑问地看着她。

“你看我干什么?”陶枝小声嘟哝,“你明明也偷过,还被藏进衣柜里了。”

众人勉强放过了他们。

紧接着轮到蒋正勋。

蒋正勋这人向来不声不响,但都蔫儿着坏,他抱着酒瓶子说:“在场初恋还在的,就亲一个吧。”

他话说完,所有人都看向付惜灵。

大学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谈过恋爱,就连赵明启都跟隔壁音乐系系花展开过一场为期一周的短暂恋情,只有付惜灵始终是一个人。

“除了付惜灵应该没了吧?”厉双江问。

他话音刚落,就看见季繁在旁边懒洋洋的站起来了。

陶枝:“……”

真是为了占便宜连脸都不要了。

厉双江震惊了:“繁哥你一天天跟个花花蝴蝶似的满世界的飞,没谈过恋爱?你说出来你自己信不信?”

“我他妈的?”季繁也震惊了,他暴躁道,“什么叫花花蝴蝶?老子很洁身自好的好吗!”

厉双江有些迟疑地又看了一眼付惜灵:“那……”

陶枝正想着是帮帮亲弟弟加把油还是帮帮闺蜜打个圆场,坐在沙发上的付惜灵倒是已经大大方方的站起来了。

季繁扭过头去看着她,没忍住抿了抿唇,开口道:“要么算……”

他话还没说完。

付惜灵忽然踮起脚尖仰着头,在他的脸上飞快的亲了一下。

季繁:“……”

一片安静,季繁像个傻子似的站在沙发前,连眼神都散了。

赵明启把差点儿掉下去的下巴重新掰回来了,清了清嗓子:“继续继续。”

一直到散场,季繁都还呆滞着。

他像失了魂儿似的跟着人群走出了KTV,同手同脚地走到马路上,然后站在马路边,忽然抬起头来,仰望着天空。

看起来已经不太正常了。

厉双江和赵明启脑袋凑在一起:“繁哥还行吧。”

“繁哥不会第一次被女生亲吧。”

“我懂我懂,”赵明启老神在在道,“那感觉真的是,如坠天堂。”

厉双江转过头来看着他:“你也就谈了一个礼拜,装个屁的过来人。”

赵明启:“……”

-

初春刚至的时候,摄影展的一切事宜准备妥当。

工作室包下了西区艺术馆的整个三楼,由业内的几个前辈提供资金支持,主要是为了鼓励圈子里的新生代摄影师,让他们有一个平台能够展示出更多的自己。

所有圈子都是这样,很多人一飞冲天,但更多的人籍籍无名,始终不为人知。

江起淮到的时候,陶枝正在旁边跟人说话,他没叫她,径自走过一面面雪白的展板。

陶枝这些年去过很多地方。

她去张掖拍丹霞地,去云滇的小山村里拍不知名的小小村庄,去天子峰拍过夜月和云海,去极地拍过融化的冰川。

这里满是他不知道的她的眼睛曾看过的世界,有他不在时她一个人走过的足迹。

无论身边有没有其他人存在,她的人生都始终色彩纷呈,充实明朗,就像她整个人一般,灿烂到极致,盛大而辉煌。

江起淮一路走过去,直到站在最后一面照片墙前。

这面照片墙上挂的不是她的作品,署名上只写了两个字:匿名。

上面是一张张老旧的照片,被人细心呵护着塑封保存了起来,那些照片江起淮太熟悉不过,它们曾经在他狭小卧室的墙壁上,安静地陪伴他度过了数个日夜。

猫咪蜷缩着趴在街角,墙壁灰败脱落露出水泥,卷了边的儿童拼图摆在老式拼花木地板上。

以及漫天烟花之下,身影朦胧地倒映在摩天轮窗面上的少女。

江起淮视线垂了垂,照片旁边雪白的墙面上,铅黑色的油印是他熟悉的张扬笔迹,上面写了一排小字。

——我的起始,和我的终结。

江起淮长久地伫立在那些照片前,在某一个瞬间,他忽然侧过头去。

陶枝正站在不远处,她大概是刚看见他,表情有些意外,很快地露出笑脸来,明艳漂亮的眉眼弯弯看着他。

她跟旁边的人说了两句话,然后,踩着满地破碎斑驳的阳光朝他走来。

-

江起淮会来这里,陶枝其实有些意外。

她前一天跟他提起过这件事,江起淮反应冷淡,一副完全没什么兴趣的样子,跟她说要上班。

这是她的第一个正经的展,虽然是有些失落,但陶枝没表现出来,也没想到他会来。

跑到他面前,仰起脑袋:“你怎么来了?”

她跑得有些急,碎发扫着脸颊垂下来,江起淮抬手,指尖挑着她的头发勾到耳后:“我怎么会不来。”

“你不是要上班吗?”

“请假了。”

陶枝笑眯眯地“哦”了一声,拉着他到那些照片面前,一张一张地看。

她给他讲了她在每一个地方见过的有趣的人,发生过的事。

“你去没去过俄罗斯?你不知道俄罗斯有多冷,”陶枝喋喋不休地说,“咱们这边儿冬天的那点雪在俄罗斯就跟小雨似的,不痛不痒的。尤其是佩韦克,在俄罗斯的最北边,北极圈里。”

她一路说,江起淮一路安静地听着,等她终于说累了才停下来。

“要喝水么。”江起淮看她。

陶枝摇了摇头,又眯起眼来:“你是不是在暗示我话多呢?”

江起淮无奈道:“别这么不讲理。”

陶枝撇撇嘴。

这会儿人没那么多,她四下看了一圈儿,看到了站在窗边的许随年,抬手朝他摆了摆,然后又指指楼梯口。

许随年远远地朝她比了个OK的手势。

陶枝扯着江起淮往外走:“走吧,我们早退。”

江起淮唇角一松:“还能早退?”

“反正有许随年在这里看着就行了,”陶枝一边下楼一边说,“你这不是好不容易放假了,我们出去逛逛,而且这不是也快中午了,刚好一会儿吃个饭。”

江起淮跟着她下了楼。

说是要出去逛逛,但陶枝对于去哪里也没什么想法,倒是江起淮没做声,只是坐上驾驶座一路往前开。

直到眼前的景色越来越熟悉,他将车子停在了实验一中门口。

陶枝顺着车窗往外看,“咦”了一声:“怎么突然来学校。”

江起淮松了安全带熄火:“突然想来看看。”

陶枝跟着他下了车,跟门卫打了招呼,走进校园。

他们进来刚好上午的最后一节课下课,操场上一片热闹,穿着一中校服的少年少女一股脑地朝着食堂方向狂奔,小卖部门口两两三三坐在一起说笑聊天,篮球场上男生的笑容张扬肆意,手里橘黄色的篮球划破湛蓝的天空落进篮筐。

陶枝一路往前走,一直到高二的教学楼。

她走进教学楼,站在一楼前厅看。

两边的荣誉展柜上已经换了不知道多少人,现在全部都是年轻稚嫩的陌生脸孔,其中占了最大空间的少年照片贴在最前头,下面甚至拉了条横幅。

——热烈庆祝高二一班许白森同学入选奥林匹克数学竞赛国家队。

陶枝转过头来看着江起淮笑:“殿下,您后继有人了啊。”

她凑近了看着那少年,啧啧道:“你别说,这小孩儿长得还挺帅。”

江起淮“啧”了一声,面无表情地扣着她脑袋尖把她脑袋给掰回来了,不让她看:“你也知道人家是小孩儿。”

陶枝不情不愿地被他按着脑袋往前走。一路上楼,走到高二一班门口。

刚刚下课,学生鱼贯而出,一边往外走一边忍不住好奇地看向他们。

他们站在教室门口等了一会儿,陶枝忍不住感慨道:“这里已经不是我们的教室了啊,我们这样进去算不算私闯民宅啊。”

江起淮没说话,直接进去了。

教室里面的人已经走空了,只留了零星两个好奇地看着他们。

这届高二一班的人大概比较少,靠墙这边最后一排的两张书桌空空的摆在那里,没人坐。

陶枝拉开了靠墙边的那把椅子坐下,坐在她以前位置上的那个女生刚好没走,回过头来。

陶枝笑了笑:“你好,我们是以前一班的毕业生,想回来看看,打扰了。”

“哦哦,没事,学长学姐好。”女生文文静静地说,转过头去。

陶枝身子前倾趴在书桌上,她托着下巴,看着前面还没来得及擦的黑板,忽然叹了口气:“江起淮。”

江起淮站在旁边,应了一声。

“我忽然好想回到高中的时候。”她有些惆怅地说。

江起淮看着她,笑了一声。

“那就回去。”他淡声说。

陶枝眨了眨眼。

江起淮往前走了两步,走到前面那个女生旁边,垂下头:“你好。”

女生匆忙地抬起头来,有些惊慌。

江起淮指着她桌上的便签本:“能借我纸笔用一下吗?”

女生点点头,将自己的便签本递给他,又抽了一支笔给他。

江起淮接过来,道了谢,走到陶枝旁边,拉开椅子坐下。

他撕了一张便签纸下来,然后捏着笔垂头写字。

陶枝脑袋伸着,好奇地探头过去看。

他低垂着头,写得很慢,每一笔每一划都认认真真,字迹大气锋利,四个字整齐地落在浅黄色的便签纸上。

——以我车来。

他故意,将“尔”写成了“我”。

我用车来迎娶。

陶枝眼睫微微抬了抬。

仿佛一瞬间,那些过去的时光全都被一只无形的手拽着,一寸一寸往回拉,回到那间熟悉的教室里,回到她少年时,回到她见到他的那一天。

回到她第一次写这句默写的那个清晨,凉风鼓起浅蓝色的窗帘,浅薄的阳光大片大片斜着铺撒在书桌上。

少年眸色清淡,声音低凉平淡地看着她说出的那句话。

那时。

少年时的喜欢被揉进夏末清晨的蝉鸣和日光中,青涩冷漠拔丝抽茧后,剩下的都是温柔。

陶枝安静了好一会儿,才慢吞吞地从他指间将笔抽出来,在那四个字的后面接着写。

——以我贿迁。

既然如此。

我就带上嫁妆嫁给你了。

最后一个笔划落下,陶枝皱了皱发酸的鼻尖,抬起头来。

江起淮正看着她。

他眼神很静,目光片刻不移,带着一点柔软的笑意。

“那就这么说好了。”

他说。

学校的广播站放着一首古风气息很浓重的歌,温柔的男声娓娓道来地讲述着那一片不为人知的江湖,以及那些陌生的,或波澜壮阔或平凡淡漠的人生。

……

他道故事便至此,无余酒。

中天明月,已落山丘。

在经历过所有的最后,仿佛一切都终于可以尘埃落定。

从此,我做你的来时路,也做你的不归途。

——正文完。

推荐热门小说桃枝气泡,本站提供桃枝气泡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桃枝气泡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85章 咕噜噜 我有一个想娶的姑娘。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鉴宝大师 妖晶记 玲珑入骨 你的距离 浩荡 老千2:盗亦有道 向左,遇见花开 你是我的盘中餐[娱乐圈] 妙妙[快穿] 时光微微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