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上一章:第157章 下一章:第15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秦禹道:“你不是只怕朕将这皇位传给静王吗?如今你看到这个还有什么不放心,莫非你的皇兄还会亏待你不成!”

郑王沉默了片刻,看了眼手里的东西,片刻后才缓声:“若说今日这局面是太子一手促成的,父皇信还是不信?”

安静跪在一侧的顾纪安,默默的抬眸看了郑王一眼,随即又慢慢的垂下了头,不知神思何处。

秦禹勃然大怒:“荒谬!你自己想要谋权篡位,还将此事推到太子头上!你兄已经是太子,本可以顺理成章的继承皇位,为何要这样做!”

“是啊,他为何要这样做呢?……”郑王眼眸低垂,好半晌笑了一声,片刻后断断续续的笑容,变成了疯狂的大笑,他双眼通红,嘶吼道,“哈哈哈哈!!——这皇家本就没什么亲情可言!只有我还以为太子与我是亲兄弟!”

秦禹蹙眉道:“秦锐!你闹够了没有!你做出这般大逆不道之事,还要污蔑太子!你可还有一点人性!”

郑王慢慢的止住了笑容,看向震怒的秦禹,轻声道:“父皇,我是不是您亲生的儿子?”

秦禹蹙眉道:“自然是。”

郑王道:“那你想不想让我活命?”

秦禹低声道:“你现在放了朕和贵妃,朕可以当这些事都没有发生过!至于下面的人,你也不必再管了,等过几日,朕派人送你回封地去。”

郑王知道秦禹这是让周家的人给他顶包,这番的事周家倾尽全族之力了,现在想来只怕自己还没有那么大的脸让周家如此卖命,可是这些年太子从未管过周家的事,所有的恩宠与官职,都是自己从父皇那里为他们求来的……

郑王低声道:“父皇想过没有,为何周家的人会如此帮我?我和太子是亲兄弟,不管我们谁做皇帝,周家都是母舅。周家如果只是为了我,没必要冒那么灭族的风险……”

秦禹道:“你母后历来只当拿你当儿子,她与太子素不亲近,只怕周家人怕是以为在太子身上得不到好处,才转投了你这个天天给周家求爵求官的郑王!”

“父皇如此以为,只怕世上也是这般想的。”郑王话毕,好半晌又笑了笑,走到火盆前,将先前的诏书扔了进去,拍了拍手。

秦禹骤然站起身来:“逆子!你想夺位除非朕死了!”

郑王歪着头,轻声道:“父皇,你怎么还这般天真,你以为我现在还有退路走吗?这番你若执拗下去,不是你死,就是我死,或者我们父子一起死!”

“但是,你现在写个传位诏书给我,你和我都不必死,至于太子……虽然他对我无情,可我也不是无义之人,最少我也不会要了他的命!”

秦禹怒道:“休得妄想!你今日敢胁迫朕,明日焉能放过太子?!”

郑王看了一眼冯新,低声道:“休想吗?……”

一直站在郑王身侧的冯新,快步走到床侧,将长剑抽了出来,放在了颜薇的脖颈上。颜薇猛坐了起来,虽是极力镇定,但是脸上有惊惧一闪而过。冯新的剑因为颜薇骤然的动作,收势不及,利剑在她脖子上划破了一道浅浅的口子。秦禹见此,双眸赤红,骤然站起身来,却被郑王伸出胳膊挡住了去路。

秦禹怒道:“孽障滚开!”

郑王哼笑了一声:“父皇,我从小便是个没有耐心的人……”

郑王话刚落,冯新的长剑就在颜薇的胳膊上划了一下。颜薇惊叫了一声,当即又忍住了。秦禹眼睁睁的看着冯新划了这一刀,整个人都哆嗦了一下,跌跌撞撞的跑回了床前,看向太医:“快给娘娘止血!!”

王顺快步上前拿了一块绢布就捂住了颜薇的伤口。秦禹的手也按在了那伤口上,急声道:“快!拿止血药来!”太医很是面嫩年轻,该是太医署新进的医官。他听了秦禹的话却浑身哆嗦,动也不敢动,扑通一下就跪在了地上,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皇上恕罪!”

郑王慢慢的坐了下来,唇角噙着笑看着颜薇。冯新的佩刀再次架在了颜薇的脖子上。秦禹不可思议的看向郑王,片刻后如战败了一般,低声道:“好,朕……朕写……”

颜薇脸上都是冷汗,面色苍白拽住了秦禹的衣袖:“皇上,郑王狼子野心,万不能让他……”

秦禹掩住了她的唇,轻轻的摇了摇头:“朕知道你要说什么,现在先治伤要紧。”

“咣!——”一声巨响,众人一起望向院中,撞木撞击大门的声音仿佛撞在人心上,一下下的,让人的心随之也颤抖。

郑王眼眸里都是焦急之色,看向秦禹低声喝道:“父皇,就算是他们现在冲进来,儿臣照样能先要颜贵妃的命,你可要想清楚了!”

正和宫外,围满了人。太子站在墙下的阴影处,让人看不清面目。

撞木一下下的撞击着正和宫的宫门,短短一刻钟的功夫,那宫门已被撞的摇摇欲坠,便在这时,王顺从墙头上吆喝了一声:“住手!太子殿下快让人住手!”

太子虽听到了这喊叫,可人站在阴影处,既不上前,也不过去问,更不曾下令让人住手。他身侧的将军看起来年纪很是年轻,也站在阴影里,让人看不清楚面目。他显然也听见了王顺的声音,但也不过是看了上面一眼,便开口喝道:“继续撞!快点快点!”

王顺在墙头看了片刻,在对面墙壁的阴影下找到太子秦英的身影,急声道:“太子殿下!皇上有旨,让众将士住手!”

有些兵勇不自主的停下了动作,朝太子的方向看去。片刻后,一个接一个人的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一时间整座走廊都安静了下来。太子抬眸望向王顺的方向,低声喝道:“皇上已被郑王劫持,生死不明!王顺假传圣旨!大家随本宫冲进去救驾!”

这句话落,只听一人高喊:“快!快撞!救出皇上!论功行赏!”

众人再次行动了起来,这次的动作甚至比方才还少了几分迟疑。王顺站在墙头又连喊了许多声,可是没有一个人再次看向他的,甚至最后不知哪里飞来一支羽箭,险险的擦过王顺的肩膀,差点将人射下去。王顺不敢在墙头上在做停留,快速下了墙头,跺跺脚朝正殿跑去。

整座皇宫,不知何时已停了金戈之声,没了人潮的喧嚣,平静了下来。此时走在皇宫大内,半个时辰前的城门的乱象,宛若黄粱一梦。

柴清营中有两万人,自郑王出事被放逐京城后,已是时刻待命。秦肃养在后山的那一万人,足以应付皇城会出现的任何事。何况宫中与皇帝身边,这些年也安插了不少人,根本不需要有什么担心的。

方才秦肃将周皇后关押在坤宁宫,已知道四处城门也被控制在柴清与陈镇江的手里,有他们带来的人守皇城,便是周家人再搬来救兵,一时半会也冲不进来。秦肃本是运筹帷幄的回正和宫,可惜半路上得了段棠失踪的消息,顿时那颗踌躇满志的心坠入了冰窟。

皇上突然要给他与段棠赐婚,陈镇江与徐年以及几个幕僚,怕这里面只怕不会那么简单,是劝阻过秦肃不要立即入宫的,最少要布置一下。可是在秦肃心里,能与段棠名正言顺在一起的渴望,压过了这一切的顾虑。秦肃为了防备太子兄弟二人,甚至防备秦禹,已准备了那么多年,也相信他们已经翻不起什么大浪了。

可当秦肃得知段棠从正和宫消失的那一刻,他的心瞬间就溢满了后悔与懊恼,他甚至想自己与段棠的关系以及婚事,又何须秦禹的认可与恩赐!只要段棠一直在他身边,便就足够了!

秦肃健步如飞,带着大队人马,直接闯入了东宫。一个个宫殿搜索下来,他的心也逐渐的彻底坠入了谷底。如果那些人抓段棠,不是为了威胁自己,只是为了没有理由的杀人泄愤,那么想秦肃觉得自己做的这一切,将没有一丝一毫的意义了。

徐年与陈镇江交接完毕,在赶往正和宫的路上,看到东宫门外的侍卫都被驱赶到一处,被自己的人看守着,便上前询问,当听到了缘故,他忍不住皱了皱眉。

徐年低声道:“王爷,可有小姐的踪迹?”

秦肃沉默了片刻,才摇了摇头:“还没有。”

徐年斟酌了片刻才道:“王爷,小姐让我来找吧!正和宫被太子殿下围住了,您还是要尽快赶过去,否则……怕多生变故。”

秦肃听了此话,看也没看徐年一眼,继续在东宫四处搜索。东宫本就占地面积不小,秦英做了太子后,秦禹又将东宫扩建了几次。太子秦英因专情于太子妃,后院并没有多少美人。因宫中动乱,侧妃带着美人们都等在正院里,静王的人也没有特意为难这些什么都不知道的。

虽然秦肃带来不少的人,可本来就要看着太子的留在宫中的人,那么大的面积,便是人多,搜索起来着实有点杯水车薪。

时间过得的很快,似乎也很慢。搜索到后院东北角的时候,虽然秦肃看似笃定段棠还在东宫,可心底也难免有些动摇了,徐年等人都已不抱希望了。

角门在这个院落,任谁捉了人,也不会放在门侧囚禁,可秦肃依然走了进来,当两个带刀侍卫撞入眼眸时,秦肃的眼中迸发出神采来。

两个侍卫早早的看见火把过来,但因前院没有什么骚动,东宫也没有乱起来,故而还以为太子的人过来,不但不曾戒备,甚至在没有看清楚来人的时候,上前迎了两步。当看清楚来人不是自己人时候,两个人转身便朝门里面跑,可因得了里面的人命令,他们离大门很近,离柴房有些远,才跑了两步便被人抓住了!

秦肃根本没看那两个人,跑到柴房便踹开了门房,目光停留在角落里蠕动的人,只看了一眼那明亮的双眼便再次暗了下去,转身走了出来。徐年跟在秦肃的身后,快步走进去入眼是一道桃红色,他却没有离开,想了想蹲下身去,拿出了她塞在嘴巴里的布条。

徐年道:“王爷!是丽芸!”

秦肃欲离开的脚步顿住,回头看向她一眼:“杀了。”

丽芸眼里都是惊恐急声道:“王爷!小姐从窗户上跑了!!太子殿下的人抓了小姐!是我将那些人谴开将小姐放走的!”

秦肃不等她说完,便快步朝角门走去,他的脚步很急促,说起走,不若说是跑起来。徐年却没有离开,他看了丽芸一眼,冷笑一声:“好好的看着她!等找到小姐再处置她!”

有两个侍卫留了下来,徐年快步跟上了秦肃的脚步。

正和宫门已摇摇欲坠,撞木一下下的撞在门上。郑王的神情越发的焦灼,他眉宇间都是疯狂与狠戾。他紧紧盯着秦禹写退位诏书,只要秦禹敢慢上一分,他的刀便逼近颜薇一分,当秦禹终于撂下了笔,郑王这才扔了手中的刀子,急急忙忙的拿起诏书看了起来。

当他看到传位于皇二子秦锐时,眼里的焦灼与急躁全部化作了兴奋与狂喜。片刻后,他一字不落的看了下来,脸上也露出了有些扭曲的笑意,可才笑了两声,又骤然停了下来。

郑王吼道:“御玺呢!御玺呢!还不快盖上!父皇的私章呢!快点!盖上!”说到最后的时候几乎是尖叫了起来。

王顺急忙起身去拿御玺,秦禹开盒子拿私章,不知是紧张还是怎么,秦肃怎么都扣不开那盒子上的扣。郑王粗暴的推开了秦禹夺过来匣子,便打开,众人都紧张的望着郑王的一举一动。

“咚!——”的一声巨响,正和宫的大门轰然倒塌,很快就传来众人的吆喝声与厮杀声。

郑王也听到了这一声响,先是朝外看了一眼,然后急忙开匣子,他不知是兴奋还是恐惧,他整个人都发抖几次抖着手,匣子骤然掉落地上。

冯新目不转睛的看了片刻,可外面的厮杀声越来越近。冯新看了郑王一眼,提着刀便跑了出去。郑王趴在地上,哆哆嗦嗦的拣起来了匣子,不等抬头,便被人重重的拍了一下!顾纪安扔了砚台,极快速的从官靴里掏出了匕首,便扎向郑王。

郑王挨了一下,尚未回过神来,便感觉到危险,几乎是下意识的用胳膊去挡了一下!那匕首便重重的扎在了他的胳膊上,郑王惨叫了一声。顾纪安那只被砸的伤痕累累的手腕圈住了郑王的脖子,另一只手拿着匕首对着郑王的脖颈。

“顾纪安!”秦禹几乎是下意识便叫了一声,可叫完以后,嘴巴动了动才道,“不要伤了郑王性命……”

颜薇浑身都是伤,虽都已止住了血,可整个人看起来也很凄惨。她在秦禹喊顾纪安时候抬起眼看向秦禹,当听到他后面那句话时,又慢慢的垂下了头。

顾纪安点头道:“皇上与娘娘在此等候,臣这边将人押给太子殿下。”

秦禹想了片刻又道:“郑王已伏法,朕同你一起去。”

顾纪安道:“皇上若要出去,最好站在臣的身后。”

秦禹颌首,坐起身来,整了整有些凌乱的发髻与衣袍。

“我同皇上一起去。”颜薇起身走了过来,单手帮秦禹扶正了发冠,将秦禹搀扶了起来。

秦禹看了颜薇片刻,目光划过她身上几处伤痕,似乎想说什么,可最后还是拍了拍她的手,两个人相互搀扶着,跟着顾纪安朝外走。

院中的人火光闪烁,犹若白昼。两方人马还在厮杀,因郑王带着的人盔甲上坠有红缨,倒是好辨别的很,地上的尸首大多都是身带红缨的人。郑王虽是带了百十来号人过来,可太子的人更多,那些身戴红缨的人,已被杀到了内围。冯新身上已有几处刀伤,可还是剩下的几十个人,死死的护住正殿的门口。

顾纪安挟持住郑王大步走了出来,高声喝道:“郑王已被生擒!叛军立即缴械投降!”

冯新回头,看见郑王浑身是血的被劫持住,瞳孔缩了缩:“王爷!顾纪安你……”

郑王到底惧死,急声道:“冯新!快让人放下武器!”

冯新与郑王对视一眼,沉默了片刻,便毫不犹豫的将手中的刀扔了出来,跪在了一侧。郑王的人见冯新如此,众人纷纷效仿,都毫不犹豫的丢下了手中的长刀,跪了下来。

一时间,郑王的人便全部放弃了抵抗,正和宫也安静了下来。

郑王见冯新如此听话,着实松了一口气,他微微一动,想要挣脱顾纪安的钳制,可顾纪安却紧盯着太子的人,不肯放手。秦禹紧绷了一个晚上,也终于能长出一口气。

便在此时,一枝利箭从黑暗的角落,骤然射了出来正中郑王胸口!

郑王瞪大双眼有些不可置信的垂首看着胸口的箭,抬手摸了摸胸口的血,这才又望向太子秦英的方向。

所有人都有片刻的怔愣,仿佛不曾从这变故中醒过神来,就连颜薇的脸上都露出了不可思议。

“锐儿!”秦禹一声悲痛的喊声,终于将众人拉回神来。

“王爷!”冯新目眦尽裂,朝郑王扑了过去。

顾纪安忙将郑王放了下来,急声道:“太医太医!”

冯新扑过去,攥住了郑王的手:“王爷!”

郑王双眸似乎已有些看不清人:“冯新……”

冯新急声道:“卑职在!王爷!你坚持坚持,太医马上就来!”

郑王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鲜血从口中溢了出来,他紧紧的攥住了冯新的手,挣扎道:“我们上了太子的当,他计谋周详……”话未说话,大口大口的喘息。

冯新双眸赤红,低声道:“王爷不必多说,卑职都明白!王爷为太子卖命,却上了他的当,太子想要一石二鸟,不光要借咱们的刀杀了静王,他还要将您的命留下!”

郑王轻轻的颌首:“冯新,太子狠毒……”话未说完,便没了气息。

火把下,冯新的眼圈都红了起来,他咬牙道:“卑职明白……”

秦禹跌跌撞撞的跑了过去,将两个人的对话,从头听到了尾。当郑王睁着眼,没了动静,他仿佛才从这几句话里醒过神来,抖着手去摸郑王的鼻息,而后便恸哭了起来。

“郑王谋逆造反,挟持皇上!已被正法!大家同我拿下郑王余孽,救出皇上与贵妃!”太子这边不知是谁高喊了一句,众人再次扑向前去!

冯新抄起刚丢弃的钢刀,高喝道:“太子谋逆,众将士与我一同保护皇上杀出重围!”

两方人马再次厮杀了起来。

王顺尖叫道:“护驾!护驾!”

顾纪安眼看着太子的人毫无顾忌的冲了过来,也拣起了一侧的钢刀,将刀柄用布条绑缚在手上,护在了秦禹与颜薇的身侧!太子从始至终都站在角落里,风轻云淡的看着一切,仿佛眼前的一切都与自己无光一般。

不知过了多久,太子才侧目道:“静王呢?”

周鹏举低声道:“方才问过了,静王去了皇后娘娘宫中,这会该是要快来了。”

太子摸了摸腰间的玉佩:“那个民女……”

周鹏举忙道:“太子殿下放心,那个民女已被关在东宫,若真如丽芸姑娘所说,静王回来后也必然投鼠忌器!”

东宫角门离皇城北门没有多远,平日里这处极为偏僻。皇城虽是平静了下来,可城门附近也都戒严了,东边是皇城的内护城河,西边就是城门,若是不想回东宫,要不就是从北门下面路过,要不便是游泳出去。

从水路出去,必然是要潜水的,段棠虽是会游泳,但是在不熟悉水路的情况下,潜水出去也是行不通的。段棠身上湿了不少,裹着怀里的东西,也不敢离北门太近,找了三处靠墙的地方躲了下来,好在这里有几处原先护城河边的水缸,她将整个人都缩在空空的大水缸里,动也不敢动。

这里离东宫角门也没有多远,不知过了多久,段棠便听见急匆匆的脚步生,该是有一队人马朝这边跑了过来……

段棠知道,定然是东宫的人发现了自己不见了,追捕了过来。她敛了敛怀中的人,将自己贴在缸里,屏住了呼吸,不敢抬头看,甚至因为紧张而闭上了双眼。又不知过了多久,那些脚步越来越近,在附近停了下来。火把似乎就停在头上,段棠缩成了一团,大气都不敢喘,裹了裹怀中的人。

秦肃将手伸入缸中,摸了摸段棠有些散乱的发髻,紧绷的唇角,有了柔软的弧度。段棠蹲在水缸里发着抖,当感觉头发上有温度,她强忍着没有尖叫出声,慢慢的抬眸望向上方。

四目相对,段棠那颗悬在半空的心,终是落了下来。秦肃那双漆黑如墨的眼睛,在火把下映照的越发的明亮。这一刻,宛若有万千星辰落入了他的眼眸中,细碎的柔光几乎要从满溢出来。秦肃没有说话,抬手抱起了水缸里的人,大步的朝来路返回。段棠已经冻得有些僵硬的身体,从怀里将一个小小的婴孩抱了出来。

段棠道:“方才东宫的人将这个孩子扔进了河里。”

孩子身上的襁褓是明黄色的,他虽是着了水,可是一直被段棠裹在怀中,用体温温暖着,倒也不曾苦恼,竟是好好的睡着了。

徐年急忙脱掉上身的衣服裹住了小婴孩:“东宫的人竟是要暗害小皇孙?!”

秦肃也蹙起了眉头,看向那孩子,似乎对这样的变故也很难理解。东宫有皇后看顾,又有秦禹的人,算是铁板一块了,不管宫里有多乱,外人若是要暗害小皇孙,只怕也不是那么容易得手。郑王是不可能对小皇孙动手,皇后更不会,秦肃也不屑要为难一个孩子……

推荐热门小说棠梨春风,本站提供棠梨春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棠梨春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157章 下一章:第159章
热门: 每天都在学做人 穿到镜子后成了她的守护神小姐(GL) 夜半乡村 冷静与热情之间-红 置换凶途 我成了偏执男主的白月光 与邪祟成婚后,我离不掉了 佛跳墙 入侵娱乐圈的骗子 琉璃美人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