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上一章:第154章 下一章:第15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夜半时分,东正门突然被人打开了,大批人马趁着黑夜入了京城,很快便将皇宫的东正门围住。周鹏清指挥着几队人马开始攻城,这时几个人推着冲车朝这边走。

周鹏清挥手挡住了那些人道:“不用这个!”

这次跟着的副将姓李名岷,虽看起来很年轻但是十四岁便在军营里打滚了。他见周鹏清不让用冲车,急忙跑过来劝道:“周大人,东正门可是皇宫的正门,若是没有冲车撞木的话,只怕攻不进去,若等到天亮,到时候再生变故……”

周鹏清狠狠的瞪了李副将一眼:“四处城门还在酣战,援兵来不了那么快,何况京城附近才几个人,宋将军那里可还有三万人马!”

李副将低声道:“周大人,攻下皇宫才能速战速决……”

周鹏清不耐道:“宋将军派你过来不过是给本大人差遣,这哪有你说话的地方!”

李副将蹙眉,忍不住道:“周大人许是不懂兵事……”

周鹏清大怒,反手就抽了李副将一个耳光斥道:“住口!本大人才是主将,冲车先撤下来,让人用撞木撞城门,只要将东正门的人都牵制在此处便可,剩下的事自会有人去做!”

李副将微微一愣:“可是郑王殿下还在……”

周鹏清高声打断道:“你听令行事,剩下的你不用管!若有人追究,还有本官在!”

子夜时分,京城四处城门厮杀声一片,逆贼本是被牢牢的挡在外面,可有一路上千人的叛军不知从京城哪里出来,突然杀到皇宫的东正门。整座皇宫的人都动了起来,太子闻讯便带御林军前去东正门督战,片刻后,厮杀声与奔跑声不绝于耳。

段棠才醒了片刻才又睡着,秦肃还坐在床侧读着书,外面便响起匆忙的脚步声,他目光凝了凝,脸色沉了沉,熟睡中的段棠似乎也被吵到了,皱着眉头翻了个身。秦肃放下了书册,轻拍了拍段棠,直至她再次睡安稳了,这才起身朝外走。

秦肃看了眼守在门口的刘徽:“看好小姐,不许任何人进来,本王去去就来。”

刘徽垂首道:“王爷放心,奴婢定然寸步不离。”

宫人来来回回的奔走,正和宫正院里灯火通明,三五步便是一个御林军。正和宫的宫人似乎都挤在了正院,各个神色慌张。秦肃一进院门,便看见王顺快速的进了屋子,

寝宫内,秦禹脸色有些苍白,眉宇紧蹙的坐在床上,听着王顺小声说着话。颜薇坐在一侧,秦禹紧紧的攥着她一只手,时不时的安抚性的拍上两下。颜薇脸色也不是很好,目光里都是焦灼,时不时看向门口,当看见秦肃进门时,眼里有光亮闪过。

秦禹见秦肃进门,不等他开口便道:“宫里无事,你安心睡吧。”

颜薇却急声道:“静王,有叛军正在攻打东正门!太子已带着御林军前去御敌,想来不出片刻便会有援军来了!不过,如今四处城门还没有消息,不知是个什么结果。段……姑娘醒了?正和宫这里不安全,你和段姑娘找个偏僻的宫殿躲一躲?”

秦禹忍不住皱眉道:“阿薇,莫要胡思乱些,正和宫这处最是安全,哪里会不安全?!莫不是叛军还真敢来杀朕不成?”

颜薇道:“我也是怕到时候叛军不敢拿皇上动手,静王身份特殊,又是是皇亲……怕只怕,到时候那些人会……”

秦肃不等颜薇说完,便垂眸道:“贵妃娘娘不必担心,皇城固若金汤,那些人不见得能攻进来,援军很快便会到的。”秦肃话毕,又看向秦禹,低声道:“皇叔,可知是谁领兵攻打皇城的?城门四处如何了?”

秦禹皱眉道:“太子派人来说是宋城麾下的一个小副将,带得人也不多。他们成不了气候,太子必然能荡平逆贼!……亏得朕那么信任宋城!真没想到他竟是要造反!”

如今的京城军队分南北二衙,北衙称为府兵,主要是负责京城守卫,统领是宋城,副统领却是周皇后的堂弟周鹏清。南衙负责皇城内禁军守卫,有左右御林军,左右骁兵。

京城有府兵三万,除了京城城门四处分不同的守卫把手,京城内的的治安与维持主要以府兵为主。皇城内的禁军也不过才有三万多人,还分别掌控在四个人的手里。若是单单是宋城要造反的话,根本没什么可能,他一个人还能改朝换代不成。他如今可算是秦禹的心腹,若没有人开出更高更好的条件,谁会在这个位置上反水。

颜薇对这些心知肚明,不想和秦禹争辩,看都未看秦禹一眼,对秦肃道:“北衙府军的副统领是周鹏清,那李副将还不知听命于谁……怕只怕他们不敢对皇上动手……又偏偏是在你入宫的时候,只怕今日皇城处的刺客也可能就是这些人的手笔!”

秦禹攥住颜薇的手,安抚的拍了拍:“阿薇放心,太子本就是周家人的亲外孙,周家的人不会参与这事的,怕是怕朕将宋城的心喂大了……”

秦肃挑眉道:“如果是府衙的人,现在京城的城门该是禁军的那些人?如今宫中有多少御林军,太子殿下又带走了多少人?”

秦禹道:“府衙还有十二卫,也非都是宋城的人。四处城门是柴清的人,他的忠心毋庸置疑。太子反应的及时,已带着御林军去抵抗了。骁兵守着剩下三个城门,还有百十来个人都守在正和宫外。”

秦肃看了秦禹片刻:“皇后娘娘以及各宫娘娘处,还有多少人手?”

秦禹下意识的看向颜薇,轻咳了两声才低声道:“太子该是有安排,她们待在自己的宫中该是无事……”

颜薇微微侧目道:“皇上此话差异,如今侍卫都在正和宫内,保不齐谁就能浑水摸鱼,皇后和各种那里的人还是该都带到正和宫里来,省得万一出了事,皇上的面子也不好过。何况,这些娘娘跟着皇上这些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哪里能放着不管?”

秦禹小心翼翼的舒了口气:“贵妃说得对,静王你带五十人前去,将各宫娘娘都护送到正和宫里来!”

秦肃皱了皱眉沉吟了片刻:“如此也好,不过偏殿那里……”

秦禹忙道:“一会朕会让人多注意偏殿,你放心便是。”

秦肃拱手道:“如此,阿甜便劳烦皇叔与贵妃娘娘了。”

颜薇忙道:“都是自家人,不必如此。”颜薇又对秦禹道,“皇上,静王到底年轻,又是子侄,只怕各种娘娘不知是皇上的意思,别的娘娘还好,就怕皇后娘娘多有刁难,到时还不是让静王白跑一趟?”

秦禹沉思了片刻,将腰间的牌子解下递给了秦肃:“静王拿着朕的令牌,带五十个人前去,将所有娘娘都带回来。”

秦肃颌首道:“若只是带娘娘回来,只需三十人便够了……”

颜薇不等秦肃说完,便又道:“正和宫外危险,静王还是要多带些人防身。”

秦肃道:“贵妃娘娘不必担心。”再次看向秦禹,低声道“皇叔可知此次叛乱幕后之人是谁?”

秦禹垂下眼,沉默了好一会才道:“太子那边还不曾送来消息……”

秦肃与秦禹对视了片刻,等了片刻不见秦禹再开口,秦肃才转身离去。

秦禹等秦肃离开,那紧绷的身体才缓缓放松,抬眸正对上颜薇的双眼,秦禹正想开口说话,可却感觉喉咙有些痒:“咳咳!咳……唔……”秦禹用手帕捂住了嘴又闷咳了半晌,才停了下来。他显得十分的疲惫,倚在床上喘息着。

王顺倒了杯水捧给了颜薇,颜薇接过来垂眸吹了吹。秦禹抬眸看了颜薇一眼,这才将染血的帕子快速的掖进了床内侧。秦禹抿着唇将水喝完,空盏递给了王顺,又紧紧的攥住颜薇的手。

颜薇侧目看向秦禹:“皇上今日为何一直看我?”

秦禹对王顺道:“你带几个侍卫守住偏殿,莫让人打扰了静王妃。”

王顺道:“是,奴婢现在就去。”

正和宫这处偏殿,比正院还要靠后一些。开始的慌乱已经过去,这会偏殿里相对于更安静一些。秦肃进院,便见刘徽带着两个小宦官守在门外。

刘徽看见秦肃快步上前,低声道:“小姐还睡着。”

秦肃颌首,挥退了刘徽,悄悄的推开了门,快步但又无声的走到床边,当看见段棠还在安睡。秦肃忍不住便露出一个极浅的微笑。他弯腰将被子给她朝上拉了拉,这才转身再次出了门。

秦肃走出门后对刘徽道:“别的事都不用管,将人守好便可。”

刘徽忙道:“王爷放心,奴婢肯定好好的守着。方才小六去外面看看,正和宫内外都还太平,一时半会也不会有事。”

秦肃朝天空看了眼,冷嗤道:“不会乱太久。”

正和宫内外守着上百个侍卫,孙敏材见到秦肃快速迎了过去,拱手低声道:“王爷。”

秦肃道:“本王要去一趟坤宁宫,你把守好正和宫,不许任何人进来!”

孙敏材皱眉,小声道:“王爷,统领有交代,让小的务必保护好您。如今咱们的人都在正和宫这边,您也不该四处走,若是有事让下面的人去办就是了。”

秦肃道:“有郑王的消息了吗?”

孙敏材摇头道:“查过了,几处人马都没有郑王的身影,谁也不知道他躲在哪里。”

秦肃颌首,沉吟了片刻道:“那坤宁宫,本王还是要亲自去的。”

东正门那边已经有了火光,秦肃看了眼那边对孙敏材道:“让人带十个人去各宫把几位娘娘接过来,再找三十个好手跟本王去坤宁宫。”

孙敏材道:“王爷既是要去坤宁宫,还是多带些人过去吧!”

秦肃道:“不用,你将正和宫守好,这处可不光有皇上和贵妃。”

孙敏材忙道:“王爷放心,统领与副统领都有交代,让属下保护好王妃。”

正和宫偏院,比较靠后,依旧显得很平静。

王顺快步走过来,看向刘徽低声道:“姑娘还在睡吗?”

刘徽道:“醒了一会了,问了王爷的去向。”

王顺道:“静王殿下去接皇后娘娘以及各位娘娘去了,皇上与贵妃娘娘怕姑娘一个人在此孤单,让我过来带准王妃过去。”

刘徽沉吟了片刻才道:“奴婢先进去问问。”

王顺道:“是该如此。”

屋内点了两盏灯,段棠披着衣服在床上看话本。刘徽敲了敲门才走进,段棠侧目道:“王爷回来了吗?”

刘徽道:“回小姐,奴婢方才派人去宫门处迎着了,王爷去了一会。王大总管过来了,说是皇上和贵妃娘娘让您过去说话。”

段棠虽知道宫里出了事,却是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这个时辰让过去说话倒是稀奇。刘徽看出了段棠的疑惑,才不得不道:“有叛军攻打东正门,方才王爷去了坤宁宫接皇后娘娘了。皇上和贵妃娘娘不放心您,让大总管过来请您过去。”

段棠道:“怎么让王爷去接皇后?”

“这……王爷没给奴婢说,还是孙大人那边送来的消息。”刘徽见段棠沉默不语,又低声道,“王总管还在外面等着,小姐是不是先梳洗一番,再去见皇上与贵妃娘娘?”

段棠这会还披着衣服坐在床边,闻言连忙起身:“也好。”

正和宫寝宫内,秦禹倚坐在床上,目光始终没有离开颜薇。前段时候,他听了众人的劝,是真想将颜薇送出宫养病,也是真心为了她好,可自他感觉不舒服,本是小病,可拖了几日,却越发的厉害,这时,他再也舍不得让颜薇离开自己半步。

颜薇虽是看起来和往日一样,可是他知道,她心里对自己还是有隔阂。这段时日,虽是两个人还是在一个寝宫中,甚至因秦禹养病的缘故,可谓寸步不离。郑王也被赶去封地了,可两个人似乎怎么也回不去以前了。

秦禹病后,连太子与小皇孙的事都不甚在意了,皇后来探病,甚至都被他拒之门外,无时无刻的不想讨好她。虽然秦肃的婚事,秦禹并没有多上心,可是他素来极好名声,也不想让静王娶那么一个乡野姑娘,否则宗室和前朝遗老会怎么想他?

除夕后,皇后几次直言让他成全了秦肃与那个乡下姑娘,可是他心里知道皇后那是不安好心,想让秦肃娶个没有丝毫助力还惹人耻笑的人,他虽是不想让秦肃在朝中有助力,可是多少清贵人家的好女儿都是良配。可是,颜薇只旁敲侧击说了一次,他觉得颜薇该是感怀自己的身世,想让静王与那姑娘有个好结果。他心中虽是百般不中意这婚事,可也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下了赐婚的圣旨。

颜薇朝外看了一会,才低声道:“皇上,宫中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秦禹攥住颜薇的手拍了拍:“莫怕,有朕在,不会有什么危险的。你累不累,若是累了,在朕身边躺一会。”

太/祖那时也有过几次叛乱,可每次都是无惊无险的,乱臣贼子想要入京本就难,想要入皇城那就更难了。是以,秦禹对皇宫的防御还是很放心的。太/祖那时对谁都不放心,京城与皇宫的侍卫更是分属不同的人,若一个人叛乱,那更是不足为惧了。

颜薇心里知道事情绝非那么简单,这次的叛乱又让人太过措手不及,又故意拣在秦肃在宫中时,只怕那些人就是冲着皇位来的。当然,颜薇怀疑郑王根本没有离开,可是她也是不会开口对秦禹直说。

颜薇低声道:“我还不累,皇上脸色不好,若是疲累便先睡会吧。”

秦禹本就生着病,早已觉得疲惫不堪,可是颜薇显得很是焦灼,这让他有些放心不下:“阿薇,你在担心什么?”

颜薇道:“倒也不是担心,我……不曾经历过这些,心里难免有些害怕。”

秦禹看了会颜薇,才小心翼翼的开口道:“你怕此事是郑王所为吗?”

颜薇抬眸看向秦禹,沉吟了片刻,才道:“郑王去封地的时候,皇上不是派了人去送了吗?”

秦禹道:“虽是如此……罢了,那个孩子虽是顽劣,可还不至如此,可能是朕想岔了。”

颜薇凝视秦禹了片刻,‘扑哧’笑了起来。秦禹抬眸看起,便对上了那双亮晶晶的眼眸,心下微微一动,忍不住又握住了颜薇的双手。

颜薇笑道:“即是如此,皇上吉人天相,大家都不会有事的。”

秦禹却道:“朕活了大半辈子了,什么动乱都见过,什么富贵都享过了,不管今日是谁来造反,朕也根本不怕。这段时日,朕时常后悔,因为一些举动伤了你的心。若是过了这次,朕便下旨退位,将这皇位交给太子,以后再也不管乌七八糟的事,咱们两个去西山行宫,好好的过自己的日子。”

颜薇道:“这般事哪里是现在考虑,等咱们真能过了这一次再说也不迟。”

秦禹眼神黯了黯:“好,朕……以后都听你的。”

颜薇目光在秦禹苍白的脸上定了定,低声道:“我曾说过,便是死也要与皇上死在一处。虽是时过境迁,但是我既是答应皇上的事,也不会反悔。”

二月的天气还是很冷的,虽然有月亮,院内也挂着几盏灯笼,但偏殿离正殿还有一段距离,因宫人都不去了正殿,这会路上一个人也没有。

王顺领着段棠与刘徽一群人,突然一个小宦官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小宦官急声道:“大总管!大总管!有……有逆贼闯到皇上那里!”

王顺顿时慌了神:“快快!咱们回去!”

那小宦官道:“贵妃娘娘让段小姐去后面躲一躲!”

段棠蹙眉沉吟了片刻,刘徽道:“小姐!这个时候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你去了也是无济于事,咱们快找个地方躲起来!”

王顺忙道:“对对!小六快带着段小姐去后花园里偏僻处躲一躲!……小姐,前面还不知道怎么样,老奴得回去看看!”

段棠目送王顺离开,眼神也逐渐凝重了下来。刘徽脸上也露出了慌张之色,那唤作小六的小宦官在前面引路,低声道:“段小姐跟奴婢走。”

小六对正和宫该是极为熟悉,走的非常快,段棠快步跟了过去,心里也乱糟糟的,可走了一段路后,也越来越偏僻。虽是知道要藏身在偏僻处,可她越想越不对,猛然停住了脚步,可是本该跟在身后的刘徽却不见了踪影。

段棠不等询问,便感觉脖颈一痛,整个人便失去了意识……

坤宁宫外守卫重重,秦肃带着三十多人,每个人都手持火把,已在门外等了好一会。坤宁宫里一直无声无息的,仿佛里面一个人都没有。秦肃又站了一会,正打算下令撞门。

林贤之从墙头露出个头来,看向火光冲天的门外,高声道:“奴婢见过静王殿下,皇后娘娘问您有什么事?”

一个守卫从秦肃身后站了出来,高声喝道:“静王殿下奉皇上之命,迎皇后娘娘去正和宫!”

林贤之缩下头,高声道:“皇后娘娘说,坤宁宫外有太子殿下留下的御林军,没有危险,就不劳静王殿下挂念了!”

秦肃抬手拿出了皇上给的令牌,高声道:“开门!皇上有令,即刻护送娘娘去正和宫。”

林贤之看了眼秦肃手里的东西,好半晌低声道:“静王殿下稍等片刻,奴婢现在就去和娘娘说。”

坤宁宫门内,冯宽腰配跨刀,身侧还站着十来个侍卫,他们团团的将坤宁宫的大门守住。

因冯新与冯宽对林贤之从不曾有过好脸,虽冯新与冯宽跟着郑王做事多年,林贤之与两个人关系也没有多好。这段时日,冯家兄弟在周皇后这里当差,林贤之本也有意改善改善彼此的关系。可惜,冯家兄弟多年如一日打着出人头地,将妹子拉出林贤之这个火坑!

林贤之下了墙头,便道:“冯大人,静王殿下拿得就是皇上的令牌,该是做不得伪的。我这边去回了皇后娘娘去。”

冯宽沉默了片刻低声道:“我同你一起去。”

皇后站在坤宁宫正殿朝门口的方向张望,林贤之和冯宽从那边匆匆跑过来,周皇后不禁急声道:“静王走了吗?”

林贤之道:“回皇后娘娘,静王不肯走,他还带着皇上贴身的令牌。”

皇后看向冯宽道:“冯侍卫,静王带了多少人?”

冯宽道:“属下看着约莫有三十四个人。”

周皇后皱眉道:“那可如何是好,我们宫中也只有二十来个侍卫。”

林贤之微微一怔:“娘娘,太子殿下不是留下了五十多人,那郑王殿下……”

冯宽打断了林贤之的话,低声道:“娘娘,静王殿下这个时候过来,只怕来者不善,为了太子殿下与郑王殿下娘娘万不能让自己涉险!”

周皇后沉吟了片刻,抿唇道:“说得对!皇上那里也不见得有本宫的坤宁宫安全,传令下去,本宫哪里都不去,让静王离开!”

林贤之斟酌道:“静王拿得可是皇上贴身令牌。这时候,皇上既然让静王殿下来接咱们,也是一份好心,若娘娘执意拒绝,怕只怕皇上那边会怀疑……”

周皇后道:“咱们宫中的人,都是锐儿的心腹,比谁都可靠!皇上那里的人谁会尽心尽力的保护本宫,何况,皇上不是喜欢他的贵妃吗?今后就让他守着他的贵妃好好的过吧!”

门外,秦肃又等了片刻,这边的侍卫也将粗大的撞木搬了过来。秦肃让开了正中的位置,十来个人,抱着撞木重重的撞向坤宁宫的大门。

哐!哐!!哐!!!——

三声巨响,将周皇后吓得倒退了两步,片刻后,她才回过神来,对冯宽道:“静王这是要造反不成!”

推荐热门小说棠梨春风,本站提供棠梨春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棠梨春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154章 下一章:第156章
热门: 灼雁ABO 星光璀璨 赶A上架 高手过招 撸遍全星际的毛茸茸 情人 穿成男配的锦鲤妻 影后小娇妻,在线装失忆 妖怪都市 黑驴蹄子旗舰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