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上一章:第148章 下一章:第15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段棠挑眉道:“哦?……那把伺候你的人,叫出来也让我认识认识,顺道说说她们都碰你哪里了。”

秦肃赌气道:“不必。”

段棠挑眉:“哦,那除了徐年和陈镇江还有谁?男的女的?……”

秦肃道:“你不回来,这会要倒打一耙?……”

段棠道:“昨日我回来见你早早的睡下了,这才去的偏房,到底是谁要倒打一耙?”

秦肃垂着眼,将脸扭开,不与段棠对视。段棠道:“我认床呢!睡偏房一点都不习惯,早早的醒来就来找你,可你却让脸生的侍卫挡着我!”

秦肃立即道:“我不曾。”早上等人回来道歉,不知等了多久,背都躺酸了,怎么会派人阻拦?

段棠道:“骗人!刚才跪在外面的那两个侍卫不是吗?”

秦肃与段棠对视了片刻,抿着唇:“本王未曾骗……”

段棠捏了捏秦肃的脸颊:“不许用本王!”

秦肃倔强道:“没骗。”

这黛色的绸缎这个人的肤色衬得十分的好看,昨夜该是没休息好,眼底还有些红,可这脸上不见倦色,竟是看起来粉雕玉琢的,当得上秀色可餐。可这对襟的衣服,里面该是还有两层,很是保守。段棠下意识的便拽了拽他的前襟,却看见里面的内衬竟有三层之多。秦肃抬手遮住了裸/露的肌肤,瞪着段棠,满眼的羞愤。

段棠对上那忿忿的眼神,再忍不住的笑了起来,摘了他发冠上的长簪,那琥珀发冠落到了床上。段棠伏下身来,啄了啄秦肃的嘴唇,轻声道:“昨夜有人这样伺候你吗?”

秦肃红了耳根,回眸看了段棠好一会,轻声道:“我……我自来不曾让人近过身,沐浴穿衣从不曾让人伺候。”

段棠实在受不了秦肃那双水漾又晶晶闪亮的眼睛,单手捂住了他的眼,手心便有些痒,他还睁着眼,那睫毛一直在动。

段棠见声势夺人、强词夺理已算是差不多了,这才搂着他的脖颈,低低的笑了起来,小声道:“我昨天回来,见你睡了,不忍打扰,这才去了偏房。”

秦肃虽是被捂住了眼睛看不到,还是认真道:“屋里不曾有别人。”

段棠应道:“嗯,没有才成,有的话那就是人脏了,我真就不要了。”

秦肃拿开了段棠的手,侧目看向她:“没有,除了你,谁也没有。”

段棠道:“我也是啊,认识你到现在,我可是谁都没有过……在你之前啊,和顾纪安也就是牵了牵手,但是那个时候我们年纪都小,也不能作数。”

秦肃沉默了片刻:“嗯,不作数。”

段棠道:“那你不许我进门,让我在偏房住了一夜,又冷又孤独,现在还不来哄我?”

秦肃沉默了片刻,才道:“下次不会了。”

段棠道:“好,那我相信你了,以后若是敢……吵架你不是我对手,你若动手,我……”

秦肃垂眸小声道:“不敢的,我将主院的侍卫都给了你,若我再动手,你便让他们将我捆起来,如何?”

方才秦肃也看见了守在门口的人,怕是真的拦住了人,可这般的事,只有两个人能做,一个是陈镇江一个是徐年,最近徐年都是跟在段棠身侧的,肯定不会那么做,剩下的就是陈镇江了

段棠微微一愣,没想到秦肃那么说,这怕不是临时决定的:“侍卫队啊,刚才守在门口的那些人吗?”

秦肃道:“嗯。”

段棠笑道:“他们可是你的亲卫队,要是都听我的,你就不怕我怎么了你?也不怕我四处跑了?”

秦肃唰一下便红了脸,垂下眼撇开了脸,轻声道:“我……”

段棠打断道:“哦——你现在是要出尔反尔吗?”

秦肃沉默了片刻:“那……”

段棠道:“你出尔反尔!我又生气了!你要哄我!”

秦肃愣愣的看着段棠,好半晌,侧了侧脸,小心翼翼的亲了亲的唇,一碰即离,他竟是先红了脸,可还是若无其事的开口道:“不生气,我再想想。”

四目相对,秦肃虽是很羞涩,可没有移开眼。他每次只要开心了,双眼便比平时明亮,那清凌凌的光也会变成软软的水波,一层层的潋滟着,极好看的。

段棠俯下身来,轻轻的吻上了他的唇。秦肃一只手揽着身上的人,另一只手护着她受伤的胳膊,唇也凑了上去。两个人便这般亲吻着,段棠伸手去扯他腰间的白玉束带,秦肃支起身来,好方便段棠的动作,那束带便应声落了下来。

段棠吻着秦肃,又将压在了地上,如愿以偿的将那三层内衬扯乱了,那黛色的长袍更是拽得不成样子。段棠坐在了秦肃身上,掐住了他的脸颊,拣起了一侧的发簪,威胁道:“侍卫队给不给我!以后还敢不敢把我关在外面!?”

秦肃的脸红得快滴出血来了,可是人坐在自己身上,他动也不敢动……

段靖南被徐年快步引进门来,几乎被这一幕撞得倒退两步,段风忙伸头去看,呆滞当场。徐年这才知道自己闯祸了,这便想将两个人带出去,可请神容易送神难!

徐年这一动,段靖南终于回过身来,怒喝一声:“混账东西!你把王爷怎么了!”

段棠动作微微一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站起身来,期间不忘用衣袖擦了擦嘴,回头讨好的看向段靖南,讪讪道:“爹,我没……”

段靖南看了眼地上的脸都被掐红的秦肃,那身上的衣袍被扯的七零八落,肩膀都露了出来,长发凌乱的散在脑后,嘴唇似乎还有些肿着,一副惊魂未定受了折磨的样子。段棠身上的衣裙除了有点不整齐,哪里都好好的,刚才还将人家压在身下,拿着凶器,逼人就犯……

段靖南眼睛瞪得圆圆的,大受打击,呼吸越发的急促。段风忙给段靖南顺顺气,忙道“爹!咱们先回去吃饭!吃完饭再给她算账!”

段靖南拨拉开段风,手指颤抖的指着段棠:“孽障!你给老子滚出来!”

段棠回头对秦肃眨了眨眼,从善如流的站起身来:“爹!你怎么起那么早!两天没见你,怎么火气那么大呀!”

秦肃坐起身来,拽住了段棠的手,片刻后才开口道:“这两日杂事很多,我怕是要回京城,院中的侍卫都给你,让你爹和你哥统领着,我也好放心……”

段棠这才皱起眉来:“你今日不回来吗?”

秦肃抿唇道:“回来,会晚一些。”

段棠看了会秦肃,他却垂下了头,段棠轻声道:“有危险吗?”

秦肃忙道:“没有。”

段棠道:“那我同你一起去!”

秦肃看了段棠一会,沉默了片刻,才缓缓道:“今日不可,皇叔病了,我要入宫探病去。”

这一日是难得的艳阳天,正和宫内,因今日郑王便离开京城,难得风和雨顺。

经过了二十多日的调养。颜薇头上的外伤好了许多,这两日头疼的症状也轻了不少。不过因头上原本的伤口很重,额头上倒是落下了一块红红的疤痕。因照顾的仔细,人倒是看起来一点都不憔悴。

秦禹这两日见颜薇大好,心放松了下来,可许是郑王要离开的缘故,他也有心事放不下来,身上的病又重了许多,这番彻底起不来床了。

秦肃坐在轮椅上,坐在龙床一侧:“太医怎么说?”

王顺站在一侧忙道:“太医说正是偶感风寒,但调养不当,又心火太胜,这才低烧不退。若是想要好,还是要心情轻松。”

秦肃看了秦禹一会,才道:“皇叔要保重身体。”

秦禹靠坐在龙床上,低声道:“你去送锐儿了吗?”

秦肃道:“皇叔又旨意,我焉能不去,看了一眼才入宫了。”

秦禹沉默了片刻,低声道:“你还在怪他?”

秦肃道:“皇叔不怪了吗?”

秦禹道:“朕怪他,是以在朕的有生之年,已不会让他回京了,可朕若死了,只怕太子还是不舍得胞弟,定然是会让他回来的,到时候你们还是要相处的,朕也是为了让你们兄弟和睦……”

秦肃不以为然道:“那便等他回京再说吧。”

秦禹叹了口气,片刻后才道:“朕老了……”

秦肃垂了垂眼,并未接话。秦禹看了秦肃片刻,低声道:“朕意已决,待到三月春祭后便退位,让太子登基……阿肃,你可有异议?”

秦肃看了秦禹一眼:“你与太后商议好的,与我又有什么干系?……皇叔怕太子殿下今后苛责我?”

秦禹道:“这个朕倒是不担忧,太子性情温和,待人宽和,将来肯定会善待你等兄弟的。”

秦肃道:“即是如此,皇叔有何可担心的?”

正和宫南殿,这是一处荷塘紧挨荷塘的小厅,此时屋内门窗大开,抬眼便能看见正殿的方向,是一处开阔的地方。颜薇除了阁楼里便是最喜在此处赏景,秦禹也极喜欢这个地方,不管在正和宫的那处,只要打开窗户便能看见颜薇。

今日陈镇江陪同沈池进的宫,因颜薇有些想念段棠,便招来陈镇江问话。秦禹虽是极不喜颜薇与外男接触,尤其是武将的出身的外男。可最近这段时间颜薇极少有什么要求,也很少与秦禹说话,今日秦肃来后,颜薇百无聊赖,提了提这事,秦禹因要与秦肃说私话,便也准了。

这会张合守在廊下,芍药伺候一侧,沈池与陈镇江坐在下首,屋内难得的不拘谨。颜薇将一碗药喝下,慢慢的放下药碗。芍药收了药碗,转身出了门,可却没有离开,守在门廊稍远的地方。

颜薇这才看向陈镇江,低声道:“本宫在宫里也听了些关于安皇后的传闻,不若陈统领来说说吧?”

颜薇自得了沈池日日入宫,能得的消息也就多了起来,自然要传消息也方便了许多。放在一个月前,这般与陈镇江光明正大的在一处,是想也不敢想的事。陈镇江与沈池对视了一眼,可沈池却率先垂下了眼眸,不肯与陈镇江对视。

这位大小姐的脾气,陈镇江也是知道几分的,静王三岁那年,安大人从西南回来述职,她与母亲安魏氏第一次进宫已有九岁。陈镇江第一次见她时,她正给哭泣中庶妹递鞭子,让庶妹去抽刚才有了争执的小姑娘。

那时她年岁不大,看起来便是极有主意又厉害。后来这些年,她凭一己之力整饬安家西南旧部,并通过家将,将安家的私藏的财富与人脉大部分都转交到静王手中,中间甚至静王都以为是那家将得了遗嘱的个人所为。若非是那日陈镇江在东宫门口亲眼看见她,甚至都不敢相信表小姐还活在世上。

说起来,沈池当年就在江南也不是巧合,他当年是被表小姐收拢的人,后来虽算是机缘巧合下救下了王爷,表小姐见王爷处境艰难,便将计就计,将沈池安排在王爷身边。

颜薇放下手中的茶盏,低声道:“怎么都不说话?沈池是不是也有事瞒着我?……”

陈镇江道:“贵妃娘娘有所不知,我明面上是静王府的侍卫统领,其实是先景帝赐予太子的暗卫统领。如今的皇上根本没有继承到大梁朝的暗卫与皇帝的私兵,实然根本不算正统,便是徐年表面上是皇上的人,实然也是暗卫里的其中一员,这其中涉及皇室秘辛,我不便与贵妃娘娘多讲。”

颜薇沉吟了片刻,低声道:“本宫现在也不想知道皇帝的秘辛……你既然是赐给太子的暗卫,为何现在跟着静王?”

陈镇江道:“静王殿下满三岁,先帝便已写好了传位诏书,以及立太子的诏书,交于顾首辅保存。先帝本是要立静王为太子,但那时安家在西南势大,兵权过重,便想着先压一压,将安家的兵权……收回一部分来,再立太子!”

颜薇冷笑一声:“我姑母便是皇后,我安家历来忠心……”

推荐热门小说棠梨春风,本站提供棠梨春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棠梨春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148章 下一章:第150章
热门: 东北往事3黑道风云20年 [综武侠]我的盛世美颜我自己都害怕 粥与你可亲 危险拍档 因为没钱而女装[综] 孽乱村医 待你到我怀里 撩完就后悔[娱乐圈] 光芒纪 反派他只想学习[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