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上一章:第147章 下一章:第14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转眼又是半个月,眼看便是月底了,这些时日,正和宫内说不上太平。

虽秦禹打算将人送到静王府别院去,颜薇死活不肯离开皇宫,秦禹心里对颜薇也是真舍不得,见她不愿意离开,也就顺水推舟,让她留了下来。颜薇在宫里,秦禹也不好过,自那天晚上后,她再也不肯与他多说一句话,甚至一个眼神都给的少,不是在发呆就是在发脾气。

颜薇头上的外伤虽好得差不多了,可却时常头疼,一夜一夜的睡不好,秦禹心疼的很,对太医们不知发了多少次脾气,可也只有沈池的针灸有用,沈池虽是从辰时到午后这段时间都在正和宫中,可秦禹恨不得沈池能随叫随到,可是秦禹又不好对秦肃提出这般的要求。

经过了此事,秦禹根本无法对宫中的太医有半分信任,看谁都疑神疑鬼的。当年残害太子处置了不少人,可是凶手没有找到。如今颜薇又中了这般的毒。可见那个凶手还在逍遥法外。虽是这毒能解,也在追查凶手,可秦禹也是日日忧心,生怕周围的谁在出黑手,将正和宫的人筛检了好几个回合还是不放心。

秦禹还坚持亲自掌控颜薇能入口的东西,这每日的拣药煎药的活儿必须沈池亲自来做,沈池若是不在,也必须王顺跟着。这般熬了几日,秦禹便也开始不舒服了,本只是伤风,可高烧后转了低烧,慢慢的竟越发的虚弱了,可因要照顾颜薇,又不好卧床静养,每日都是勉强起床,一日憔悴过一日。

太子来时,颜薇又砸了药碗,秦禹神情憔悴,面色苍白,满身都是药汁,很是狼狈,走出寝房就看见候在外面的太子。秦禹也是很尴尬。

太子却状似看不见秦禹的狼狈,低声道:“贵妃娘娘还没有好些吗?”

秦禹无不忧虑道:“一直头疼,也看不出来原因来,常常梦魇……”

太子叹息了一声:“娘娘是受了惊吓,还要多将养些时日。父皇也不要太累了,这一开年朝里的事多,贵妃这里您还这般,也是儿臣的身体不争气替您分担不了……长此以往,哪里能熬得住?”

秦禹道:“朝上的事你不用挂心,先顾好身体。小团子最近怎样?父皇也是忙得顾不上你们,你要照顾好自己,也要好好的照顾孩子。”

太子眼神微动,片刻后才道:“父皇放心,儿臣和孩子都好。”

秦禹点了点头,低声道:“今日过来可是有事?”

颜薇虽从不说太子,可是因有周后与郑王的缘故,她对太子也是很不喜欢。这会秦禹只想让太子赶快离开,省得被颜薇知道了,又受了刺激。

太子道:“过两日,二弟便要动身离开京城了……儿臣想出宫看看他。”

秦禹微怔了怔,看了太子片刻,才道:“你想去,便去看看吧。”

说起来,太子此时这般做,秦禹非但不会觉得他忤逆了自己,反而难得觉得他们兄弟情深。自打周皇后来闹了几场,朝臣有些不明的人,也被周家鼓动着替郑王说情。秦禹几次斥责了周后都无用,气恼之下便下旨斥责周家教女无方,褫夺了周皇后嫡兄的爵位。周后眼见如此,再也不敢来闹了。这事以后,周围的人再也不敢沾染郑王的事,别说给郑王求情了,便是在秦禹面前提都不提郑王了。

太子躬身道:“谢父皇。”

秦禹叹了口气,摆了摆手道:“去吧。”

王府别院,因秦肃对外宣称腿伤未愈,要静心养伤,年后杂事也少了许多,秦肃似乎确实闲暇了下来,他每日晨起去后山两个时辰,便早早回府,如今两个人在一起,不管外面,也确实难得的岁月静好。

虽颜薇不肯出宫,可沈池每日都会入宫诊治。颜薇有什么消息,便让沈池给段棠带了回来。听闻她的伤情越发的大好,心情也不错,段棠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昨日冯桢准备齐全的早早的过来,因今日秦肃临走时说过,这一日都不在府中,只怕要到晚上才回来,段棠闲着也是闲着,两个人当下便决定去山里春游加行猎。徐年亲自跟了过去,本打算派人通知秦肃的,可此番秦肃回京城是有秘事,不好让人过去,于是便没有特地通知他。谁知本该忙到晚上的秦肃归心似箭,未时便回到别院。

回到家中不见人,秦肃心焦的很,当下便要派出人搜山,陈镇江难得的劝了几句,后来秦肃不知听进去了那一句,搜山的事便不了了之。秦肃一直等到天黑也不见人,难得有了脾气,自己提前洗漱就关了房门睡下。

段棠酉时将过才回到家中,后来得知秦肃早早的歇下了,又见寝房那边没有亮着灯,便在主院内找偏房睡下了。秦肃知道段棠回来,难得气鼓鼓的转过身,等她进来哄人,可辗转反侧半个时辰也没有等来的人,便招来人问。后又得知段棠随便洗洗在偏房睡下了,秦肃当下就坐起身来,走了两步,可又退了回来才没有跑到偏房去。秦肃一宿几乎是睁眼到天亮,可是为了堵这一口气,硬是不起床。

直至辰时快过,因今日还有事要出去,在陈镇江的催促下,秦肃才不得不打起精神来整理自己。段棠起来后,本是要去找秦肃的,可走到门外便被侍卫堵着了,说是秦肃昨夜睡得晚,还没有起来。

段棠没多想,便和冯桢一起用了早饭,吃了早饭又等了一会,眼见住寝伺候的人进进出出了,可段棠依旧被两个脸生的侍卫挡在门外……

“嘭!——”寝房的门,猛地被踹开了。

两个侍卫目瞪口呆的看了会段棠,这才在门口跪了下来。内间里,秦肃从屏风处,抬眸朝门口看去,徐年正跪地收拾着秦肃的衣摆,也饶过跟着抬头看去。陈镇江站在外间,不动声色的朝门口看了眼,当下又垂下了头。

段棠脸色不太好,眼睛盯着秦肃。缓步走到外间,因里间的地上铺满了兽皮,她抬脚将绣鞋踢掉了,踩掉了棉袜,抬眸看见秦肃。

秦肃头戴黛色的琥珀发冠,身着黛色对襟长袍,那银丝的花边点缀其中,腰间是以白玉扣的银线镶边的月白色束带。龙凤玉佩从腰间缀了下来带着银白色的丝绦,另一侧还缀着一个银环与细碎的珍珠做成的压襟。他本就长得极好看,今日这般鲜亮的颜色穿在身上,当真是让人移不开眼眸。

秦肃垂眸盯着段棠□□的双脚看了一眼,下意识的皱眉,还好地上的皮毛比较长,能将脚遮住了大半,徐年又是目不斜视,这才作罢。

段棠看了一眼徐年道,轻声道:“徐副统领先出去,我有事要和王爷单独说。”

秦肃错开了眼,看向一侧,不肯与段棠对视,只是眼眸深处还有掩藏不住的忐忑。

徐年躬身道:“王爷,属下……”

秦肃面无表情:“谁是王爷。”

徐年起身站在了秦肃的一侧,恭敬道:“是。”

段棠已许久不见秦肃这般的硬脾气,似乎也有些吃惊,她听了这话,只是眼眸微转,勾了勾唇角,抬手脱了披风:“那正好,让徐副统领帮我更衣……”

秦肃微微一怔,下意识的喊道:“徐年……”停住,这般出尔反尔,简直是颜面无存了……

徐年立即道:“王爷,方才厨房那边来了几次,似是你的早膳准备好了,属下去看看。”

秦肃立即道:“速去。”而后又看了眼门外的陈镇江道,“你一起去。”

徐年担忧看了眼秦肃一眼,躬身退了出去与陈镇江站在了一起。

段棠根本无法真的对秦肃生气,她忍着笑,推了秦肃一把,一下却没有推倒,又推了一下,还没有倒。秦肃似乎不打算理段棠,端正的站在床侧,半垂着眼眸,长长的睫毛遮盖了情绪,动也不动。段棠见推不动他,整个人扑了过去,秦肃几乎是下意识的搂住了她,倒退了两步跌坐在床上。

段棠坐在了秦肃身上拽住了他的衣襟,冷着脸道:“为何不让我进来?这可是我的寝房!”

秦肃撇开了脸,沉默了好半晌:“没有。”

段棠怒道:“你敢说没有!不见棺材不掉泪……”说着便拔掉了发簪……

徐年站在屏风的地方,急声道:“小姐!有话好好说!那东西又长又尖,万一伤着了可就不好了啊!”

段棠回头看了一眼满眸焦灼的徐年,忍不住笑了起来,脱了身上的披肩,解上身的衣扣。秦肃忙抓住了段棠的手,看向屏风一侧的徐年:“出去,都出去!。”

徐年站了片刻,眼里都是担忧,似乎很是沮丧:“是。”快步退了出去。陈镇江抿着唇,可眼底都是笑意,也转身走了出去,给两个人关好了门。

段棠扔了发簪忍着笑,佯怒道:“王爷,昨夜可是有人把你伺候的很好,这才不许我进门?”

秦肃高傲的看了段棠一眼,低声道:“是。”

推荐热门小说棠梨春风,本站提供棠梨春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棠梨春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147章 下一章:第149章
热门: 镇北王有个心尖宠 我的天才男友 乡村风流韵事:遍地春潮 影帝总想跟我秀恩爱 逍遥大亨 空巢:留守村庄 愿山 淑女飘飘拳 棺材铺打工那些事儿 独独惹温水(病态占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