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上一章:第146章 下一章:第14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秦肃看向徐年,徐年对上那黑沉沉的眼眸也笑不出来,艰难道:“小姐怕是有事找大爷,她都说了不让王爷过去了……便是家主也该给女主人一些面前,这般吩咐怕是有私房话和大舅爷说才是。”

秦肃沉吟了片刻:“如此也对。”脚步一转,朝外书房走去。走了两步,秦肃微微一顿,问徐年,“私房话为何不同本王说?”

徐年掩唇轻咳:“娘家人到底有些不同……”

秦肃道:“陈镇江不是说田庄有地方在修水渠吗?”

徐年有些奇怪的看向秦肃:“是,田庄那边打算修个新水渠,调走了一些人。”

秦肃道:“让段风去监工如何?”

徐年愣住,好半晌道:“这……不太好吧,这才刚过完年,大家都歇着,哪有做妹夫的把大舅哥特意支出去做苦工的……”公报私仇的太明显……

秦肃道:“本王随口一说。”

徐年看了秦肃一眼,从善如流道:“属下也觉得王爷在说玩笑话。”你明明就是认真的!!!

后宅堂屋里,一张小桌子,一个碳锅。段棠与段风相对而坐,两个人正吃着暖锅。一干人等都占在外面。

段风从营里回来,身上本裹得很厚。这屋里的火墙与地龙烧着,本是极暖和的,虽是开着门,可也是吃两口脱一件棉衣,这会身上还剩几层长衫,虽是如此单薄还是不停的流汗。几个丫鬟进进出出,倒是觉得不妥,可徐年没有说什么,大家便不好多说。

段风拍着肚子,放下了筷子道:“阿甜,这辣椒真带劲!哪里来的?”

段棠忙给段风斟了一碗凉凉的果酒:“前院的人给找的,说侍卫里有四川人,从老家带回来的。”

段风抿着凉凉的果酒,很是惬意:“来北方多少年了,这还是冬天我第一次觉得热,有钱可真好,看你现在还算享福,我也就放心了。”

因怕段靖南内疚,段风与段棠来西北后,从不喊苦,便是段棠冻出病来,也是一句话都不曾说过。段靖南打小生活就不好,挨冻挨热,那是常有的事。直至这个岁数,依旧吃苦耐劳,倒也不觉得西北与江南有多大的差别。

段靖南对儿女也算上心,但是女儿家的病,他也不懂。虽是知道段棠每个月总有两日下不来床,可却不知是西北的气候和冷水造成的。段风虽早年也算吃过苦,但是懂事后,段家的日子就好过了起来,虽段棠那时年纪小,但暗地里对他照顾却一点都不少。他虽是在军营里也算吃苦耐劳,可是生活上真是么吃过什么苦,非但没有吃过苦,因段棠会生活,他不做事的时候,比一般大户人家的少爷都享福。

这般的人到了西北,当初一家三口住下乡下,又怎能适应了。后来搬到丰古坝,虽是有了地龙和火墙,因为手艺没到,又因石碳太贵,像这般十二个时辰不停火的烧也是不可能,是以家里从来没有这般暖和。

段家的家业都还在石江城,家里的纹银当初也被段棠都买了粮食了,匆忙之下变卖了些东西,可惜也没有多少钱。来了丰古坝后,三口人虽都在挣钱,可生活也无法与石江城里相比。许是有了这般的变故,又几乎丢了全部的家财,在西北算是从头再来,段靖南也被改变不少,虽是同样领兵,也少了官场的油滑,多了几分粗犷,再不像年轻时那般视财如命了。

段棠笑道:“我倒是觉得享福吃苦都无所谓,咱们一家人都好好的便成了。”

段风摸了摸段棠头:“我们一家现在什么都不用怕,自然会好好的在一起,可是男人本就要出去做事吃苦受累的,你却不用这些。我看得出来王爷很宠爱你,不会让你受苦的。”

段棠笑着颌首:“我也很喜欢王爷。”

段风拍了拍段棠的头眯眼一笑:“看得出来!若不是看你那么在乎他,我能让你没名没分的在别院里?不过,这名分上的事,我和爹还是要和静王殿下提一提的,总不能在静王府里还做个什么小姐,名不正言不顺的,怎么也得是个夫人吧。”

“我不在乎这个。”段棠抿了一口果酒,“夫人也好,小妾也好,哪怕是侧妃,还不都一样,都是人家的妾室,我不做妾室。”

段风笑容凝固唇角,看向段棠,沉默了片刻才道:“我早该想到了,你这般的性子……可是做王妃的话,只怕不会那么容易,只恨现在又没有大战,否则……”

“否则你还能拿命去换个官位?”段棠瞪段风,狠狠的揪了他的耳朵,“傻瓜才会那么想,不管有没有大战,你都不能立功心切的拿命去换,你得想想,你若没了命,爹年纪大了,我一个女子,将来能去依靠谁去,便是女儿嫁人了,在婆家的地位也要看父兄是否得力!”

段风道:“哪能去拿命去换,不过富贵险中求……”

段棠道:“若是如此,我不是要做王妃。”

段风道:“好好好,不做不做。”

段棠看了段风一会:“前几日堵胡管家他们来了,我听杜叔说,那个柴姑娘最近无事便去咱们家里做客……”

段风侧目道:“她说是你的朋友,不是你将人带回家的吗?”

段棠惊讶道:“可是她说是你的朋友啊!”

段风与段棠对视了一眼,才蹙眉道:“是吗?最近她过来都是打着你的名义来的,我也不好赶她,她也不会客气……”

段棠若有所思道:“那你倒是不必为难,我与她只是一面之缘,不过倒是听说老段挺喜欢她,还让她没事就常过去,你……是怎么想的?”

段风鸩酒的手顿了顿,莫名其妙的看向段棠道:“我想什么?”

段棠观察了会段风,才道:“哦,那可能是我的误会了,不过你若是没有别的意思,就让她少进家门吧,如今家里连个女眷都没有,一个姑娘家天天过来,难免落人口实,伤了人家的名声。”

段风毫不犹豫道:“那我回去便对管家和胡叔说,今后不让她进门了。”

段棠看了会段风,好半晌才叹了口气:“你……那姑娘长得不错,年龄也相当。”

段风嗤笑一声:“对,家世还不错,听说是柴将军嫡女,骄纵的很。”

段棠道:“若是你觉得家世不般配……”

段风揉了揉段棠的发髻:“小丫头,我何尝在乎过这些,你也别胡思乱些了,她太吵了,那样的性格别说了喜欢了,我都有些不适应……”

段棠道:“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安薇那样的吗?我记得她也不是个安静的人。”

段风唇角的笑意僵了僵:“她……她多年没有音讯,怕是早就嫁人了。”

段棠看了会段风笑道:“嫁人也有和离的,嫁人也不见得就过的很好……”

段风侧目看了段棠一眼,这才不经意的开口道:“你碰见她了?”

段棠抿了抿唇好半晌才道:“碰见了如何,没碰见又如何?”

段风看了会段棠道:“她嫁了权贵?……”

自除夕后段棠便没有出过门,而除夕之前并没有异常,可见该是除夕之夜碰见的。她除夕是在皇宫里过的,若是碰见了,只怕就是权贵或是皇亲的家眷。

段棠垂眸道:“算是吧。”

段风长出了一口气:“好了,别乱想了。”

段棠道:“你是怎么想的?”

段风笑了一声:“我想什么?只要你以后过得好就好了,我对别的没想法。”

段棠道:“如今你和爹都在王爷做事,我知道都是为了我。若只是为了我也不是不必……”

段风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眯眼笑了起来:“你别乱想了,我和爹做的事,都是我们做惯的了,也是喜欢做的事。你是不知道,如今我每天起来都觉得日子有奔头,和在西北时一点都不一样。王爷除夕又领着你都去见皇上了,可见他心里有你的,不管侧妃还是正妃,只要他身边没有别人不就好了吗?”

“你是不知道,因为你现在受宠于静王殿下,那些人都不让着我,处处巴结我!你要知道,你哥可本来就是有真本事的人!没得让他们小看了我!”

段棠笑了起来:“行了!说你胖你还喘起来了,知道你一身真本事受我连累了,好吧。”

段风与段棠一起笑了起来,好半晌拍了拍段棠的后脑:“小时候就爱瞎操心,长大后又顾忌那么多,你需知道,你对我和爹的心情,就是我和爹对你的心情,女儿家在这世上最是不易,只要你过的开心就好了,我和爹怎么过都成,别老想我和爹!”

“静王殿下平时傲得跟鹅一样,你就该把脾气拿出来,把他收拾的服服帖帖的,反正咱们也不想什么长久之计,这皇家的大妇也不见得就轮得着咱们,用不着什么端庄大气雍容大度!你现在喜欢他,那就天天独占他,把他身边的人都赶走,他开不过开心不重要!你怎么开心就怎么来!咱们就求现在过的痛快!他要生气,你就回娘家!”

段棠点头连连,看了段风一样,装作不经意的开口道:“你这话倒是和薇薇姐说得差不多,她不光那么说了,还给写了不少怎么拿捏别人的条陈,还给我几本……反正你们总是所见略同啊!”

“光我们两个略同吗?难道你不是这样想的吗?!”段风垂了垂眼眸,说完捋了捋长发,“认真的讲,我肯定是这世上最了解你的人了,我可是你亲哥,一个娘生的!”

书房内,秦肃极快速的将饭吃完了,心不在焉的看了两眼书,起身在书房里走了两圈,片刻后,干脆扔了书,起身便朝内院走。

徐年忙跟了上去:“王爷,您这是要去哪里?需要备马吗?”

秦肃瞥了眼徐年道:“本王吃完这半晌了,他们也该吃完了吧?”

徐年想了想,斟酌道:“王爷今日用饭的比较快,小姐与段大爷这会吃得是暖锅子,怕是没有那么快。”

秦肃当下不满道:“他们吃暖锅,让本王吃冷菜冷饭?”

徐年看了秦肃一会:“都是厨房当下整治的饭菜,端来的时候还烫手……许是路上吹了冷风吧。”王爷!饭菜就走了那么一小段路,还都在放着滚水的箱笼了!怎么会冷!!你这样说昧心话,良心就不会痛吗!

秦肃拿起了披风就朝门外走,徐年忙追了过去:“王爷,您这是要去哪里?”

秦肃便走便系好披风:漫不经心道:“本王该午歇了。”

徐年道:“是……是吗?”你一个人的时候有这样好的习惯?!以前晚上都不睡,哪里有该午歇这件事?!

秦肃道:“昨夜没睡好……”

徐年快步跟上秦肃的脚步,边走边道:“今日起居是属下候在门外,王爷是辰时将尽才出来的吧?”以前几天几夜的不睡也不是没有……

秦肃道:“本王醒得早。”

徐年道:“王爷昨晚酉时便和小姐回寝房了……”

秦肃道:“本王没睡着!”

徐年道:“王爷,书房也有小歇的床榻,不若咱们回外书房睡会吧?段大爷走了,属下会立即禀告王爷!”

秦肃站定,回头上下打量了徐年一会:“你是谁的人?”

徐年忙道:“属下跟随王爷多年,自是以王爷马首是瞻!”不过,你前些时日不是让我以后跟着……

秦肃冷着脸道:“记住自己的身份!”

静王府后院厅堂里。段棠与段风并肩坐在地上,两个人靠着凭几,段风拿着筷子敲茶几上的碗。

段棠敲着手指尝道:“一生爱好是天然,恰三春好处无人见,哎呀,蝴蝶双双去那边。”

段风道:“错了错了,调子错了,这句该是那么唱!哎呀,蝴蝶双双去那边……”

段棠端起碗果酒一饮而尽:“我认罚!重唱!”

段风却扔了筷子:“什么重唱!该我唱了,你来敲!”

段棠道:“不行!我还要重唱一遍!”

段风当仁不让:“你唱的不好听!”

段棠道:“我声音比你好听!……”

“笃笃!——”秦肃敲了敲乐门重重的咳了一声。

段棠回眸看见秦肃,当下笑开了:“王爷回来啦!来抱抱!”

秦肃面无表情的走到段棠身旁蹲下,捏着她红扑扑的脸,将人抱了抱,蹙眉道,“伤还没好,怎么能饮酒?”随后又面无表情的对段风道:“天色不早了,就不留你了。”

“我还没说走……”段风看了一眼门外大好的日头后,侧目对上秦肃微黑的脸:“是不早了,我正好想起来还有事,这就告辞了。”

徐年忙道:“我送段大爷出去。”

段棠对段风道:“下次唱给你听。”

段风没回头的摆了摆手。秦肃看了会背影,这才回眸看向段棠:“唱什么?”

段棠亲亲了秦肃的脸颊,抱住了他的脖颈:“今天走那么久,好想你!”

秦肃侧了侧眼眸,耳根红红的,低声道:“明日无事,不出去了。”

段棠搂住秦肃的脖颈:“你早上有没有想我?”

秦肃眼微微眯起了,沉默了片刻才道:“想了。”

段棠低低的笑起来了:“那你也亲亲我呀!”

秦肃干脆搂着人也坐在地上,凑到段棠的唇边细细的吻了起来,好半晌,两个人的呼吸都有些重了。秦肃才放开段棠,轻声问:“地上冷吗?”

段棠道:“不冷,刚才吃暖锅,一直在流汗。”

秦肃看了桌上的铜锅:“你们吃暖锅,我却只有冷菜冷饭。”

段棠歪头看秦肃一会,眯眼道:“不能吧!你出门后,我先去厨房里炖了一锅牛肉,你方才没吃到吗?冷了吗?不好吃吗?”

秦肃眼眸微动,回忆了片刻,好半晌没说出话来。

段棠道:“那可是我最拿手的一道西北菜了,你不喜欢吃啊?”

“喜欢。”秦肃想也不想就答道,“方才有些不适,用得不多。”

段棠忙拿着秦肃的手腕,有些紧张问:“哪里不适?胃疼吗?让师父来看看吧?徐大哥吾……”

秦肃忙将段棠抱在怀里,啄了啄她的唇:“又好了。”

段棠却摸了摸他的胸口,衣襟是凉的:“以后在去营里便不要骑马了,府中有车,让车夫送你去,腿还疼吗?”

秦肃眼里都是暖光,抿唇一笑:“嗯,不疼。”

段棠与秦肃对视了片刻,抱住了他的脖颈:“嗯和不疼是两个意思吧?”

秦肃笑着看向一侧,不与段棠对视。段棠窝在他的脖颈轻轻的笑了起来:“阿肃。”

“嗯?……”

“静静。”

“嗯……”

段棠道:“我甚是悦你……”

秦肃眼神微微一滞,将段棠拉出怀中,凝视了片刻,忍不住的亲了亲她的唇,又将人紧紧的搂在怀中,好半晌才极轻声的应道:“嗯。”那双本该清冷的眼眸里,仿佛有些红,似有潺潺流水,波光荡漾,潋滟出一圈圈的碎光……

推荐热门小说棠梨春风,本站提供棠梨春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棠梨春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146章 下一章:第148章
热门: 我的盖世英熊 七星彩 TFTG[电竞] 元帅的炮灰配偶[穿书] 炮灰原配逆袭手册[快穿] 阻止美强惨男主404后,我被盯上了 走村 媳妇好美 高调宠婚 尸村 枕上桃花:漂亮女房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