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上一章:第144章 下一章:第14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丽芸道:“我不求什么恩典,我自小想着便跟随小姐身侧,小姐历来对我也是看顾有加,我们两个情谊非同寻常。我若离开了,心里也不会安稳,就怕、就怕小姐那般的脾气哪里惹了王爷。”

陈镇江看了丽芸片刻,不客气道:“你的意思是,当初你家小姐是打算让你做陪嫁的,固宠之用?”这陪嫁的贴身丫鬟,又是如此貌美的,大多都是为夫家准备的妾室,用来固宠的。京城如此,江南此风更甚。

丽芸顿时红了脸,慢慢的垂下了头,一截脖颈在寒风里尤显得细弱:“小姐虽为明说过,可她毕竟比王爷还大一些,到时候难免……”

陈镇江淡淡的开口打断道:“实然不必,你家小姐十年内是不必担忧此事的。倒是王爷整日因为自己年纪小些,而耿耿于怀。……你若是来我这里打听消息,却也不必,我同你家小姐不熟,知道的也不多。”

丽芸讪讪,轻声道:“我知道陈统领对王爷最是忠心,徐副统领……”

陈镇江忍不住笑了一声,又打断她道:“我同徐年少年至今,有些话你还是不必说了。”

丽芸被拆穿了心思,脸色有些不好,好半晌才开口道:“陈统领能想想办法,让我见见小姐吗?”

陈镇江挑眉道:“这事我做不了主。”

丽芸低声道:“那我可以见见王爷吗?”

陈镇江看了丽芸一眼,不耐道:“时候不早了,这会我还有事,便不奉陪了!”

丽芸站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陈镇江疾步离去,手里的帕子都要扭断了,脸色很是难看。

婵娟快步走了过来,小心翼翼道:“姑娘,如何了?”

丽芸摇摇头:“他不肯通融,话都没让说完。”

婵娟沉吟了片刻,轻声道:“姑娘不要想岔了,若是真的不让你说话,以陈统领的脾性肯定是转身就走了。这个时辰,他能停留这半晌,必然是将姑娘的话听进去了。”

丽芸沉思了片刻,轻轻的颌首:“你说的对,他倒是都听我说了,可是态度却……也不肯让我见王爷。”

婵娟轻声道:“我的姑娘呦,陈统领在王府里可是仅此王爷的人了,他历来不讲情面,能站在那里听你说几句话已是难得的很了。王爷哪里是那么好见,以前你这般三五不时的送东西还能见上王爷,那凉州里、京城里多少大小姐巴巴想见王爷都难若登天,不说这些小姐,王爷连丫鬟都不用,那些□□的极好的丫鬟,哪个能近王爷的身。”

丽芸道:“话虽如此,可现在小姐回来了,往日那些借口也用不上了,说是来伺候小姐的,如今那些人都不许咱们接近主院。”

自打丽芸被接来别院,原先在王府里刘徽拨给她的两个丫鬟,在来别院之前被徐年遣散了。婵娟被冷落了许久,这番终于有出谋划策的机会。她忙道:“姑娘这些年与别人已是不同,现在那小姐又是姑娘的旧主,与你情谊不同一般。人在别院,那小姐自然能霸占着王爷,可若回了王府,那后院里送出去的哪个身份不比那个小姐出身贵重?皇上也不会只让一个人霸着王爷。到时候,她还是要找姑娘的帮忙的……”

丽芸道:“前番我们见面,她似乎对我有了成见……”

婵娟忙道:“姑娘该是多和徐年套套近乎,他看起来比较好说话,王爷贴身的事,也是他办得多。姑娘为何非要陈统领说?……”

丽芸摇摇头:“徐年虽是好说话,可是他历来以王爷马首是瞻,陈镇江却是个有自己想法的人……”

皇宫正和宫寝房内,颜薇躺在龙床上,面上毫无血色。

沈池本是想让医女诊脉的,可惜秦禹却是不许,非让沈池亲自诊脉。这两日颜薇一直发烧,昏昏沉沉的不知人事,在梦里都在瑟瑟发抖,哭喊着救命。

沈池诊了脉,当下便皱起了眉头,他翻开颜薇的手看了又看,看向秦禹低声道:“皇上,小民可以看下贵妃的眼睑吗?”

秦禹显得很是心浮气躁:“准。”

沈池掀开了颜薇的眼皮看了看,这才慢慢的放下手。秦禹不耐道:“若是看好了,便快点开方子!”

沈池沉吟了片刻道:“皇上这……我先出去开方子。”

秦禹看了王顺一眼:“将无关人等都赶出去!”说着话便朝外间走去。

秦肃今日是坐着轮椅过来的,他亲自将沈池大夫送过来,可秦禹着急颜薇病情,也没有来及和他说上话。这会沈池在开方子,叔侄两个便坐到了一处。秦禹这才能有片刻的喘息:“你的腿如何了?”

秦肃道:“动不了。”

秦禹一时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不然,朕再送几个太医过去,你安心养身体,别的事不用管了。”

秦肃微微侧目道:“皇叔,听闻你命人打了秦锐三十大板,打了一半还被皇后娘娘挡住了?如今他人只在家中闭门思过?”

秦禹蹙眉道:“朕会择日将他赶去封地,今生不得诏令,不得返京。”

秦肃看了秦禹片刻,低声道:“你便打算如此给贵妃娘娘交代?”

秦禹心里何尝对郑王不恼恨,当时他看见颜薇那般,若真以为那畜生得逞了,当时他都恨不得一脚踹死他!他这一辈子从未对两个儿子动过手,可当时能踢那么一脚已说明如何气怒了,不然按照他的性子也不会眼看着秦肃一副要踹死郑王都做视而不见。在秦禹看来,侄子如何亲也是亲不过骨肉的。往日里后宫的事,他知道多,可管得少……

此番颜薇被王顺拽了一把才性命无碍,且身上别处都是有挣扎的皮肉伤,可秦禹看见颜薇这般的受苦,心里便恨不得当场杖杀了他,可到底是心软,让人打他三十廷杖。按照下面人的态度,这三十廷杖他们也不敢朝实里打,可周皇后连这三十廷杖都受不得,竟是只身挡在了廷杖下。

那毒妇不但不思己过,将好好的儿子教成这般,还扬言是颜薇勾引郑王,一直诅咒颜薇去死。这才让秦禹怒上加怒,当夜让人将郑王送回王府,传下圣旨,让郑王府众人月底前必须离京去封地,此生无召都不许回京!

郑王的封地还是太后在世时做主封的,不算是个好地方,太后有讨厌周后便有多讨厌郑王。太后可不止一次说过郑王像足了周后不堪大任,又妒贤嫉能,以后只能做个富贵散人。那时,秦禹本就未曾打算让郑王回封地度日,只想着便是岭南那般的地方也无甚,大不了以后多给他些私产,将他一辈子留在京城便是。

是以,当周皇后听说要将郑王遣送封地,今生无诏不得入京,当场便撒泼,抱住郑王不撒手,甚至大骂秦禹鬼迷心窍,无情无义。后来在太子的阻拦下,周后才放开了昏迷不醒的郑王。这处置于郑王与周后来说不谓不重,但是在秦肃看来也算轻拿轻放。

秦禹沉默了很久才道:“难道朕还真杀了那逆子不成?”

秦肃不置可否,端起茶盏来喝了一口,半晌后道:“这件事我可以不再追究,但是皇叔必须答应我与段棠的婚事。若皇叔不肯,哪怕拼着皇叔不喜,我也要打断郑王的腿。”

“胡闹!”秦禹立即皱起了眉头,“那可是你二哥!”

秦肃放下杯子,片刻后道:“他打算动段棠时,可曾想过自己的身份?于我如此?于皇叔呢?”

若只是段棠遭遇如此,在秦禹看来不过是个民女,没名没分的,若当真秦肃与郑王为此女起了冲突,那么罪无可赦的必然是这个民女。谁知她是不是使了什么狐媚手段,想要攀附天家。可这次事情最大的受害者确实颜薇,那么现在秦肃说得对,郑王有这般的心思,甚至敢付诸于行动,可见于自己往日对他一次次的纵容有关系。

毕竟,前番他与颜薇动手,导致颜薇小产,自己也不过让他闭门思过,且不过是短短的月余就让他出来过除夕了,甚至没有说过后续的处罚。这便让他以为自己比颜薇重要,甚至踩着自己的底线一次次的试探。

如今他这个岁数,成亲有段时日了,甚至马上便要做父亲了,又岂是孩子不懂事胡闹能解释过去的。颜薇再不济也是自己亲封的当朝一品皇贵妃,自己在世尚且弹压不住他!若自己哪一日不在了,以太子的心慈手软,他不知要胡闹成或是有恃无恐到什么程度!

秦禹再次回过神来,便见沈池站在一次,他接过沈池开的方子,一眼看过去,微微一愣:“这……这怎么是解毒的方子!”

沈池抿着唇沉默了片刻,低声道:“贵妃娘娘中了与太子殿下一样的慢性毒,好在时日尚浅,对身体没有造成太大的损害……”

秦禹骤然站起身来:“不可能!别的太医都看了好几次了,为何没人诊治出来!”

推荐热门小说棠梨春风,本站提供棠梨春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棠梨春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144章 下一章:第146章
热门: 穿成暴君便宜爹后我怀了他的崽 深山出美男 当丑小鸭分化成了omega 桃桃乌龙 银刃与玫瑰 怀了渣男白月光的种 绝品天医 穿成男主的狐狸精寡嫂(穿书) 顶级渣女[快穿] 我捡的小狮子是帝国元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