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上一章:第143章 下一章:第14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段棠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发现自己在一个很陌生的地方。这屋子的装饰与床都是完全陌生。外面是隐隐约约传来了操练的声。段棠有一瞬间以为又回到石江城。段棠年少时,段靖南是千总,倒是时常去营外找他,这样的声音并不陌生。

段棠动了动,发现后脑处有些疼,一只手还被人紧紧的握着。秦肃猛地睁开了眼,正对上段棠那双有些茫然的眼。他抬手就想抱住人,可手伸出去,却又收了回来:“徐年!快唤沈池!”

段棠看了秦肃片刻:“你……”

秦肃小心翼翼的开口道:“头还疼吗?”

段棠楞了好半晌才道:“我做了好长的一个梦……”

秦肃紧紧的绷着唇,脸色顿时煞白:“梦都是很奇怪的,做不得真的……”

段棠道:“我梦见前世了,还梦见了你,我们前世就认识了吗?……”

秦肃攥住了段棠的手,轻声道:“你……还认得我吗?”

段棠看了秦肃片刻,低声道:“阿肃,怎么了?”

“是我!”秦肃攥住了段棠的手,如释重负,半个身子趴在床上,他那双微挑的眼眸里有些泛红,整个人都有些无所适从,呐呐道,“我还以为……沈池说你伤到了头,会有些不清醒……”他似乎也不知说些什么好,只是一眼不眨的注视着她。

段棠哑声道:“我们好久之前就认识了,你知道吗?”

秦肃道:“知道。”

段棠道:“骗人!你根本不知道。”

秦肃立即道:“那不知道。”

段棠道:“你是不是不想和我说话?”

秦肃道:“你本就让我似曾相识……”

段棠低低的笑了起来:“似曾相识算是甜言蜜语吧?静王殿下,何时学会说甜言蜜语啦?”

秦肃侧目道:“不然,我为何要让着你?”

段棠道:“你让着我?什么时候的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让徐年以后不要听我的!”

秦肃抿唇,半晌道:“他又背主……”

段棠颌首:“什么背主!还有又,你有什么要瞒着我的?……”段棠摸了摸秦肃满是胡茬的下巴,忍不住道,“你现在好丑。”

秦肃道:“不丑。”

段棠道:“这都多少天没洗漱了?”

秦肃抿了抿唇,紧紧的攥住段棠的另一只手:“你睡了四天,怎么都不醒……”

段棠微微眯着眼,沉吟了片刻,骤然坐起了身,先是痛叫了一声,顿时又觉得头晕目眩。秦肃紧忙将人揽入怀中:“别动!伤了头,不能这般的动。”

段棠道:“安……贵妃娘娘如何了?!是她救了我,若非是她,只怕我就……”

秦肃抱着人的手下意识的紧了紧,片刻后才道:“她伤的重,还没有醒。”

段棠急忙道:“是郑王!是郑王伤了她!抓住了郑王了吗!”

秦肃点了点头:“这事你不要想了,我会处理好。”

段棠攥住了秦肃的手,看了他的脸一会,低声道:“贵妃对你……和我都很好,她在宫里的日子该是没有表面上那么风光,你帮帮她,可好?这次若非是她,我肯定逃不掉的,郑王也不是冲着她去的……”

秦肃眼眸中溢出一抹杀气来,沉默了片刻,才道:“我知道了。”

段棠攥住了秦肃的手,低声道:“这件事是意外,你不要迁怒别人好不好?那刘徽他……”

“他无事。”秦肃沉默了片刻又道,“我惩戒了他。”

段棠想了片刻,又道:“他……”

秦肃打断,将一个盒子递给了段棠道:“这是你的,你安心养伤。”

这盒子正是颜薇送给段棠的,她接过盒子,有心再给秦肃说会颜薇的事,可此时,窗外又传来了操练声。段棠下意识的朝窗外看了一眼:“这是哪里?”

秦肃轻声道:“别院后山。”

段棠道:“我们为何会在这里?”

秦肃道:“王府与别院里人多眼杂。”

这件事段棠倒是听徐年说过,王府里人都是宫里塞进来,因是早早的准备好的王府,里面还有太后在世时给的人,皇上给的,皇后送的,太子给的,郑王虽是明面上没给过人,但肯定也少不了。

这处别院远离京城,虽是相对安全点,可也不是滴水不漏。若是皇上的人一个进不来,他那样的性格的又难免会多想,可说是皇上的人又不见得全是皇上的人。是以,徐年才特意嘱咐段棠在别院里也要少出主院。可现在秦肃连别院都不住,想来是真是的感觉不到安全了,也不在意皇上会怎么想了。

段棠蹙眉道:“外面的声响是……”

秦肃拂过段棠鬓角的乱发:“在练兵,这处地理位置不同,声响不会传出去的。后山的田庄在太/祖时便是用来屯兵的。这先是太祖的产业,后来是先帝做太子时的,先帝登基后便将这处给我了。”

这处山脉从打下天下时便是皇帝自己的私产,只有下面山腰有几处别院,听闻开始也是静王的产业不过后来卖了出去,可买的几家人中,竟是有顾纪安与林贤之……这山后面有一个很大的田庄,本来大家都以为从那边过来该是很艰难,可是有了这处山坳和操场,那边田庄的人想过来,不过是片刻的事。

因是从建朝便是皇家的庄园,都是皇帝、太子的私产,更没有赋税一说,也不会有官员将手伸到了这里来。段棠曾从这边山上看过两眼,那处村落看起来很大,有不少工坊,肯定是能自给自足的,只要有银子,养个两三万人该是不在话下,何况那边本身就有上百倾土地……

徐年也说过,因这离皇城有些距离,不算是皇城附近,在建朝初这里的土地是不值钱的,何况皇帝圈了一块地,又看似是山地,不会有什么。但是,没人知道,只有能继承皇位的人,才能继承这片土地,这也是为何太/祖在做先帝做太子时就给了这块地方,而先帝登基后,虽是看秦肃年纪尚小,不曾立太子,但是他把做太子时所有的产业都给了秦肃。这处练兵的地方,这里的兵,只怕才是皇帝最后的保障……

段棠这会也明白为何段靖南、段风整日不在别院中,想来他俩早就知道这处地方,或者是早就被徐年、或是陈镇江招揽了,日日在这处练兵才是。

段棠看了会秦肃片刻后,不禁开口道:“贵妃娘娘哪里……”

不等段棠再开口,一连串的脚步声便靠近了。徐年带着段靖南、段风,进了门,不过徐年、段靖南与段风都站在了屏风外,只有沈池走了进来。

沈池拎着药箱走进来,便看到段棠坐了起来,急声道:“坐不得坐不得!快躺下!这会不能乱动!”

秦肃下意识的松开了手,扶段棠侧躺了下来,眉头再次蹙了起来。沈池坐在一侧的方凳上,先是诊脉,后又看了眼伤口,低声道:“人醒了就好了,这两天不要起身,不要走动,最近一段时间都不要跑跑跳跳,先好好的躺上两日。伤口不深,愈合的很好,就怕撞到了头里面,伤口不要用手碰,每日要换药。”

段棠看向沈池道:“我没什么事了。”

沈池从药箱里拿出药粉来:“有没有事不是你说得算的,得按老夫说的来。”

段棠看了沈池片刻:“阿肃,你带沈大夫入宫给贵妃娘娘看看吧?“

秦肃沉默了片刻,才道:“好。”

沈池状似无意的收拾药箱,听到这话,侧目道:“我们何时动身?”顿了顿又解释道,“若是今日去,我还要先去准备准备药材。”

实然,颜薇至今未醒,宫中太医束手无策。皇上已经几次传口谕让沈池去看看,可秦肃却用沈池上山采药归期未定的借口,将人打发了。

秦肃看了沈池一眼:“午后。”

沈池提着药箱,躬身走了出去。段靖南、段风迫不及待的走了进来,两个人这次也不遮掩了,段风身上的盔甲尚且不曾脱掉,笑着朝床边挤。段棠正欲开口,秦肃却道:“她要静养。”

段风笑容僵了僵,段靖南拨拉开段风:“静养,先静养,等过两天我们再来看他。”段风瞥了眼秦肃,才对段棠道:“妹妹,你好好养病,过两天我给你带好东西来!”

直至屋内的人走了干净,段棠瞪向秦肃:“现在连我父兄都听你的,你开心了?”

秦肃笨拙的给段棠盖好薄被,绷着脸:“不开心,你睡。”

段棠闭上了双眼,片刻后又睁开了,注视着秦肃。秦肃被段棠看的就是有些局促,他抬手盖住了段棠的双眼:“你睡,我去沐浴。”

段棠低低的笑了起来,拽住了秦肃的手:“骗你的,不丑,看起来很憔悴就是了。不然,你上来和我一起睡?”

秦肃沉吟了片刻:“午后还要入宫。”

段棠道:“这会似乎太阳都没出来,时辰尚早,不怕的。”

秦肃看了段棠一眼,竟是转身离开了。段棠很是吃惊:“喂?!……你跑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当段棠已再次入睡时,迷迷糊糊感觉身侧有人,虽是没有凉意,可还能感觉到水气。她不禁再次睁开了眼,正对上双忐忑的眼眸。秦肃轻声道:“吵醒你了吗?”

段棠捏住秦肃的下巴:“贵妃娘娘和我说了,与你成婚只怕没有那么简单……”

秦肃心情似乎也因段棠醒来放松不少,洗干净后,也净了面,人也精神了,他安抚的拍了拍段棠,轻声道:“这事,你不必担心……”

段棠道:“那我们先不说成亲的事,你和我在一起了,就是我的人了,对不对?”

秦肃看了段棠片刻后,蹙眉了片刻,才点了点头:“嗯,也算……”

段棠皱眉:“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什么叫也算!没有诚意!”

秦肃立即:“是。”

段棠道:“很好,那么我们不用把两个人分清楚?我的家人就是你的家人,我的朋友也是你的朋友。”

秦肃蹙眉道:“尽量……”

段棠道:“那好,我们分一分如何?很好分,从今以后,我的就是我的。”

秦肃撇了段棠一眼,压住唇角忍着笑:“不贪你的。”

段棠笑:“那很好!”摸了摸秦肃的狗头又道,“你的也是我的!以后但凡你所有都是我的!”

秦肃朝后靠了靠,挑眉看了会段棠,似乎有些回不过神来:“你这般算是强取豪夺……”

段棠当下便沉下了脸:“这不算啊,我强迫你了吗?……”

秦肃支着脑袋,掩唇轻咳了一声,似乎有些为难:“不过……”

段棠道:“没有不过,不愿意的话,那便是算了,我不要你了。”

秦肃蹙起了眉头:“有事你便说,不用绕圈子,以后也不可说‘不要’这般的话。”

段棠道:“那你想办法将贵妃娘娘接出来好不好?你不是最有办法了吗?好好的想一想,她在宫里,如今身上还有伤,怕只怕那些人又起了歹心。那天晚上,若不是她,只怕我也不想活了。”

虽然这样算是威胁的话说出来不好,且段棠也不会因为失身就会要死要活的人,可颜薇不是别人,是他的表姐,想来是这世上血缘较近的人了。虽然皇上一家也是秦肃的亲人,可那样的亲人,不提也罢了。

秦肃沉默了片刻:“她不好出来,她对皇叔很重要。”

段棠道:“我记得在西北时,你有个表弟还是表兄,那个赵什么,是你姨母的孩子吗?”

秦肃谨慎的看了会段棠:“你找赵越做什么?”

段棠道:“我就问问,那是你姨母的孩子吗?”

秦肃道:“他的姥姥与我的姥姥是一个母亲,是安皇后那一支的表亲。”

段棠若有所思道:“那就远了许多。”

秦肃道:“还好,他的母亲与安皇后算是一起长大,后又一起嫁入京城,算是密友。”

段棠忙道:“贵妃那里就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秦肃侧目,对上段棠那双满怀期待的双眼,虽然段棠没有直说,可是这两个问题并没有什么关系,段棠突然这样问,该是有缘故。

秦肃沉默了片刻道:“今日我入宫时,试一试。”

段棠道:“太好了!只要你肯帮忙肯定成的!!”

秦肃沉默了片刻:“以后徐年跟着你。”

段棠道:“监视我呀?!”

秦肃道:“听你调遣。”

段棠忍不住就笑了起来:“还有呢?”

秦肃捏了捏段棠的耳朵,低声道:“凉州、江南、京城的库房钥匙、房契地契、矿产、盐田、都给你,这处别院,将来留给我们的儿子……”

段棠蹙眉:“那我若一直生女儿呢?”

秦肃微微一怔,似乎从来想过这样的问题,好半晌才道:“这处产业不同别处,若是如此,这处产业还是要给要做皇帝的人。”

段棠看向秦肃道:“你的意思是我生不出来儿子,你要和别人生?……也不对,这处产业怎么……”

秦肃用手盖住了段棠的双眼:“睡觉……”顿了顿又道,“不会有别人。”

段棠拉掉了秦肃的手,威胁道:“若被我知道你外面有幺蛾子……”

秦肃转头看了段棠半晌,抿着唇:“你在吃醋?……”

段棠道:“是啊,外面要是藏了人,直接打死!”

秦肃搂住段棠,盖住了她的眼,才勾起了唇角,半晌道:“嗯,打死不论……”

段棠掐了秦肃的脸颊:“直接打死你!”

秦肃眯眼道:“你舍得?……”

晌午时分,别院的主院门口,丽芸带着婵娟徘徊的站在廊下,眼见陈镇江疾步走了出来。

丽芸快步跟了上去:“陈统领!”

陈镇江脚步顿了顿,回眸看向来人,有些惊讶:“你为何在此?”

丽芸小声道:“我见下人准备了马车,是王爷要出去,还是小姐要出去?我已多日不曾见过王爷和小姐了,不知王爷和小姐现在可有空见我?”

陈镇江眉头蹙起,眼中闪过不悦:“王爷的事,岂是我等能做主的!”

丽芸低声道:“前番好似还看见了段老爷与段大爷了,也没有来及打招呼,他们最近是不是也在忙……”

陈镇江冷嗤一声,上下打量了丽芸一眼:“你耳目倒是灵通,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徐年好人做久了了,御下还是不成,若非今日是陈镇江跟着王爷出门,都不知道一个小小的奴婢能打听出那么多事来。这里的守卫世世代代都只效忠一个人,暗卫转明前更是严苛,他们不见得就敢泄露消息。可下面的仆人在徐年手里太平日子多了,都松懈了……

这么个姑娘,多年不显山不露水,看起来是个极本分的,倒是小瞧了她。可见,这些人从来不能疏忽大意,谁知道事情会出在哪里?……

陈镇江道:“若我记得不错,你当年可是自荐,说是能帮王爷找到你家小姐,又自卖自身才有了留下来的恩典,如今王爷找到了人,你有何打算?若你想要求个恩典,我可以替你像王爷说。”

推荐热门小说棠梨春风,本站提供棠梨春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棠梨春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143章 下一章:第145章
热门: 桃花债 住手!这是你师弟啊! 我也很想他 超级玩家 乡村小郎中 后宫:甄嬛传4 为了十个亿,我结婚了[穿书] 盗性偷情 穿进万人迷文后我股价暴涨 婚后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