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上一章:第133章 下一章:第13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京城外,午后的王府别院。

温泉池里氤氲着雾气,时不时有压抑的闷哼响起来。

一个镂空的长榻放在汤池边上,秦肃的复健每日要用一个半时辰。沈池要先给他针灸腰与双腿,再艾灸熏穴,最后才是推拿。这一遭走下来,便是沈池也满头大汗,秦肃的负担似乎很大,看起来更是疼的很,疲惫又虚弱。

往日的复健都是晚饭后半个时辰开始,今日因是除夕,一会还要进宫的缘故。这复健比往日早一些,这会才是申时。沈池这才收了手,将薄被子给秦肃搭在了身上,便已收了手。沈池从屏风里走出来,沈全连忙上前给沈池擦拭额间的汗水。

段棠闭着眼做在长榻的另一侧,她一只手与秦肃的手交握在一起。等沈池脚步渐渐远去,段棠才睁开了一眼,秦肃脸上都是汗水,闭着眼眸,长长的睫毛都被打湿了,看起来软弱无力。

段棠拿起准备好的帕子细细的的给他擦拭脸上与脖颈上的汗水。秦肃微微睁开眼眸看了眼段棠,便又攥住了段棠的手。

那日秦肃说闲了下来,这十多日似乎真的没有事了。他每日蜗在后宅中,有事去前院书房也待不了一会,便匆匆回来。段棠最近无事想绣些东西,秦肃在的时候,也绣不成。他自己若是无事便坐在一侧,什么也不干,可他的一只手必然要与段棠的另一只手交握着。他会和段棠同看一本书,他拿着书,段棠翻页,可也是不肯撒手。

午后时分,他会先看段棠喝了药,而后自己喝药,两个人躺在一起午歇片刻。晚上的复健,秦肃开始是不愿让段棠看的,可他又舍不得让她离开,便要段棠闭着眼睛,与他在一处。针灸时,可能还不太疼,他便把玩着段棠的手指,让段棠自己看书。

待到熏艾时,他有心让段棠出去一会,可是段棠却也不肯,到了推拿的时候,必然要脱衣服,他不愿让段棠见自己的露出来的肌肤,这才让段棠闭上眼睛。

过了一小会,秦肃才再次睁开了眼,他侧目与段棠对视了一眼:“紧张吗?”

段棠翻阅的是宫廷礼仪方面的手札,因昨日才接到口谕,今日要随秦肃入宫,段棠这才临时抱佛脚。徐年、陈镇江都有意让王府的老嬷嬷过来教一教段棠礼仪,可却被秦肃否决。后来,徐年没办法,临时写了手札给段棠送了过来。

段棠摇头:“还好。”

秦肃坐起身来,段棠起身便要出去,秦肃却拉着人不肯撒手。段棠回眸抿唇一笑:“静王殿下,要与我同浴吗?”

秦肃垂了垂眼眸,当下又松开了手,段棠见他如此,却又不走了,坐回长榻上,扶着他坐了起身。段棠勾了勾了秦肃的下巴:“静王殿下,怎么了?看起来似乎不高兴啊?”

秦肃将脸扭到一侧:“你……”

段棠挑眉道:“我?……”

秦肃在某些方面是极羞涩的,他被段棠斜着眼看着,话还没有说出口,就先红了耳根。好半晌,秦肃似乎自暴自弃了,低声道:“罢了……”

两个人如今正是情义正浓的时候,便是秦肃不说,段棠也知道秦肃在想什么。她伸出手指点了点他的红的快滴血的耳垂,笑道:“静静,是不是想让我……你……”

‘唰’一下,秦肃整张脸都红了,紧紧抿着唇,长长的睫毛颤动的很厉害,呼吸都轻了许多。虽是没有开口,可答案已呼之欲出。

两个人算是同宿同食十多日了,可除了醉酒的那晚有过肌肤上的碰触。这些时日,除了交握的双手,段棠几乎从来没有碰过他,便是午休的时候,两个人躺在一起,也只是握着手而已。但是握着手也是秦肃主动的,不肯撒开。他好几次鼓足勇气,想去亲吻段棠,可都会莫名其妙的躲开。

这般的事,秦肃不能理解,可也不好去问周围的人。别院里的书房,他看了又看,可惜也没有这方面的书卷,于是这般的过了十多日。他开始害怕段棠看到自己肌肤上伤痕,是以才让她闭上眼,可当她每日都好好的闭上眼,到了时间便出去,这让秦肃心里越发的没有底。

秦肃虽是说不出,可从才认识段棠开始,他便知道段棠最喜欢的是他的脸。在画舫上被她看中,到求娶。两个人在步涉村的时候,在望后村的时候,她常常的托着下巴,偷看或是干脆明目张胆的看自己。那时,他总是斥责她,可是内心却是欢欣的,可是今日段棠看书的时间都比看他的时候多,一日也没有看着他发呆过。

段棠似乎也想到了缘故,忍不住就笑了起来。秦肃虽是面上没有什么表情,可竟是慢慢的松开了段棠的手。段棠笑了一会,见要惹事了,便又坐在他的对面,搂住了他的脖颈:“傻瓜,你每天做完治疗,命都要去了半天,我怎么还忍心欺负你啊。”

秦肃扭开脸不与段棠对视,可是段棠抱住他的脖颈,他却动也不肯动。段棠凑过去,咬住了他快滴出鲜血的耳朵,吮了吮。秦肃猝不及防,整个人哆嗦了一下,重重的喘息了一声,有些无力的倚在了长榻靠背上。他刚做完治疗,该是身上本就无力,这轻轻的一下,他的眼神都有些涣散,几乎魂都要丢了……

段棠双手依旧搂住他的脖颈没有松开,凑了过去继续啃噬、吸吮他的耳垂。秦肃本是屏住呼吸的,可这会呼吸逐渐有了变化,他的双手紧紧的攥住身上的薄被,不自主的握住了拳,可却动也不敢动。段棠慢慢的松开了他的耳垂,秦肃紧绷的身体刚有些放松,可段棠再次凑了过去,轻轻了亲了亲他的耳垂,秦肃不设防下,下意识的闷哼了一声。

段棠附在秦肃耳边轻声道:“原来我家静静的耳朵这么敏感啊……”

秦肃侧目看向段棠,那双极好看的眼眸里,氤氲雾气,又宛若潋滟着浅浅的水波。他的双手慢慢松开了身上的薄被,搂住的段棠的腰身,哑声道:“阿甜……”

段棠与秦肃对视了片刻,宛若迷失在这双满是柔软似水的眼眸里,忍不住覆上了秦肃的唇上,轻轻柔柔的吻了起来。她细细碎碎的舔/舐、吸/吮着,灵巧的舌叩开了他的牙关,很快的纠缠在一起,满是珍惜与温柔。她的手几乎是下意识的在他腰身上抚摸。

不知是碰到了哪里,秦肃粗喘了一声,不知是疼还是舒服。段棠急忙收了手,正欲离开秦肃的唇,可不等离开,却被秦肃的手按住了后脑,根本不许她离开自己。他将人抱到自己身上,让她坐到自己的腿上。双手有些急切有毫无章法的解着段棠身上的衣袍。

因温泉地暖的屋子太暖了,段棠穿得也不多,她身上只有夏衫与亵衣,秦肃虽是笨拙,可拽了几下也是将那衣襟拽的凌乱,散开了不少,他的手碰触到段棠腰间的肌肤,这是第一次触摸了段棠手以外的肌肤。他整个人更是激动,全是都绷了起来,那一只搂住段棠的更是用力,恨不得将人嵌入肉里。

段棠却是慢慢的松开了他,安抚的吻了下他的嘴唇,眉心。可这对现在秦肃来说完全不够,他的胸口似乎有一把火在烧,整个人都是渴望。他的双手紧紧的搂住段棠的腰身,嘴唇擦过段棠的脸颊与脖颈,很是急切。

段棠抱住他,一下下的拂过他的后背,想要安抚他的欲/望。可是,这完全行不通,虽是隔着薄被,段棠还是能感受到他身上滚烫的热度,身下有硬的东西。段棠被这灼/热烫的低低的喘息了一声。秦肃抬手便扯开了段棠的衣襟……

“王爷,时候不早了。”徐年在门口的屏风外敲了敲。

段棠吓了一跳,秦肃的动作一僵。段棠忙去推还埋在自己脖颈里的秦肃,可秦肃虽是不动了,可肌肤滚烫,呼吸很是急促,似乎一时半会还缓不过来……

好不半晌,秦肃才从段棠脖颈里抬起头来,眼里似乎还有些哀怨:“阿甜,我有些难过……”

段棠摸了摸他滚烫的脸,爱怜的吻了吻他的极好看的眼眸:“静静乖,再缓一缓,不着急。”

秦肃唇抿成了一条线才忍着笑,看着段棠道:“你……也喜欢。”

段棠抿唇笑了起来:“当然喜欢,我最喜欢你,哪里能忍得住?不过是心疼你罢了。”

秦肃终是忍不住低低的笑了起来,他抱住段棠,片刻后,又拉了拉她身上的被扯乱的衣襟,可扯着有忍不住吻上了段棠的脸颊。段棠虽是没有躲,可还是捧住了他的脸,不许他动了。

段棠道:“徐年还在外面……”

秦肃道:“不管他……”

徐年站在门外道:“王爷,申时要过了……”

秦肃皱眉看向屏风,段棠低低的笑了起来,亲了亲他因不悦抿住的嘴唇:“静王殿下,我们来日方长……”

推荐热门小说棠梨春风,本站提供棠梨春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棠梨春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133章 下一章:第135章
热门: 乡村的诱惑 影帝养崽日常 天命凰谋 尸村 圣上有喜 纸片人同时求婚怎么破 只记花开不记年(末路情途) 花滑大魔王 致命的温柔 工棚里的原始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