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上一章:第129章 下一章:第13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颜薇不以为然的笑了笑:“我为何要生气?以前生气,是想不开,自己跟自己较劲。可是转身一想。皇上都不在乎的孩子,我又何必在乎?实然,我们有不了孩子,何尝不是好事?”

秦禹心似乎被扎了一下,有种说不出的刺痛感。这种感觉是那日亲眼看见一盆血肉模糊的东西都没有产生过的恐慌感。那些时日,发生了大多的事,光东宫的事便耗尽了他全部的心神。太子又给他添了个金孙。若非是太子妃早产又薨了,光这件事只怕都够秦禹高兴一年的了,最少也要大肆庆祝一场。那时,那时知道颜薇有孕受伤,他只想着只要颜薇人没事就够了,哪里真的在乎那么个孩子。

秦禹这般年纪了,不是第一次做父亲,便是当年不喜欢周皇后,可是在知道她身怀有孕时,还是欣喜若狂,甚至是充满希望的。太子与郑王不但是他的期望,更是在太/祖与太后的的期许下降生的。皇家子嗣单薄,若是嫡出的,自然是越多越好。

这些年了,宫中从来没有过庶子,所以在秦禹的潜意识里,庶子本就是可有可无的。可若说真得不期待与颜薇有个孩子,也是没有的事。他知道颜薇第一次小产的时候,也是深受打击,亲自伺候了月子,也不舍得让她搬出去。

秦禹好半晌才回过神来,慢吞吞的开口道:“你怎么能那么说……朕、朕……你若有了孩子,朕也是高兴的。”

颜薇抿唇一笑,支着手,歪着头看向秦禹道:“那臣妾先谢过皇上隆恩了,不过臣妾在做完小月子后便已饮了绝子汤了。”

秦禹望着颜薇,怔愣当场,好半晌才道:“为、为何要这般?你、你若是不开心,怎不和朕说?为何要这般?”

颜薇甩了甩手绢,笑道:“我不高兴,便是想告诉皇上,也得能见到皇上啊。”

秦禹望着颜薇,嘴唇动了动。

颜薇笑着笑着,眉宇间逐渐没了笑意,好半晌,才道:“皇上,您不是想哭吧?”

当颜薇发现他眼底似乎有水痕,这一刻,她的心也微微一动,居然有些厌烦了。当年开始喜欢这个人是因为什么?难道是因为他太可怜了吗?

瞧瞧他,自以为自己很好,过得也很好,父慈子孝,夫妻内里虽交恶,面上相敬如宾,君臣和睦。他纯善可又软弱,是非不分还优柔寡断,该狠心的时候不够狠心,该柔和的时候又任性自私,对谁都手下留情,什么都不懂,什么都慢半拍,便是伤心也比别人来得慢了许多,如果这是伤心的话。

这才是个真正的可怜人……

颜薇站起身来,搂住了他的脖颈,轻声道:“福安啊……”

秦禹感觉自己的心似乎又被什么撞了下,有些疼又有些钝,可是最多的还是说不出的心安与柔软。他想也不想便将颜薇抱住,紧紧的搂在怀中,喉结轻动,好半晌才道:“阿薇,以后……以后你别和我生气了,这回我、我是真的难过了。”

颜薇单手拂过了他的后背,小声哄道:“好,气完了也没什么可气的了。”

秦禹听着这话似乎还是不对,可惜他根本无法分辨这些,他这一生太顺利,太想当然了。

秦禹想了又想,才道:“阿薇,这回是我不好,你不要和我计较好吗?锐儿他年纪太小,不太懂事,我……”

颜薇骤然放开了秦禹,皱眉看向秦禹:“皇上,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提你的家人了,他是你的儿子,不是我的儿子,年纪小不懂事,我也不用惯着他。何况你那个儿子比我还大些,你让我怎么不计较?我不气你,可不代表要原谅所有人!”

夜晚的京城又起了大雪,别院的宴席也就摆了起来。因为人很多,这次宴席便挪到外院来了。

院内白雪皑皑,屋内的地龙烧得很暖,火墙也全部都烧了起来。厅堂里开着门,院中也灯火通明,雪景一览无遗。段棠在西北的这些年,皑皑白雪并不少见,可这般宛若坐在春日里看雪景饮酒用热饭,却还是第一次。

因是地龙的缘故,这宴席一人一桌,均是席地而坐,不过地上还铺着厚重的皮毛毯子。此时,秦肃一人一桌,坐在主座上。段棠坐在他左下首,冯桢坐在段棠的身侧,段风本是坐在段棠对面的,可才开宴没多久,段风便挪到了段棠的身侧,两个人坐在一个桌子前。

段靖南与沈池的桌子紧挨着,两个人虽是道不同,可竟是意外的投契,把酒言欢时不时的低语些什么。陈镇江与徐年的桌子在一起,两个虽是不一直在说话,但是也时不时的低语。

最后看来看来,秦肃竟是孤家寡人般的坐在上首,他难得的喝了几杯酒,似乎是想下去与人坐一坐,可看了一圈,竟发现自己竟也无处可去。他几次看向不知和段棠说什么段风,还有伸长了脖子偷听他俩说话的冯桢。那眼神也越发的幽怨,可惜大家心情都还不错,没人注意他的小情绪。

段家虽不是大门大户,可段风在外也算是个守规矩的人,素日在家中可以不讲究,可这般的宴席却来到段棠身侧。段风倚靠在凭几,看着段棠许多次的欲言又止,最后竟是喝起闷酒来。

段棠端着侧靠着桌子,端着酒盏,看了眼门外的大雪压了压腿上的皮裘:“有什么事不要闷在心里,你现在那么忙,咱们可是难得单独说话了。”

段风挑眉,摇了摇酒杯:“果酒不好喝啊。”

“那也没办法,王爷还是个孩子,只会喝果酒啊。”段棠调侃完了,又抿唇一笑,“你先别说,那我猜猜,你可是遇见心仪的人了?”

段风白了段棠一眼:“是啊是啊,我们才来京城多久,你觉得我在哪里能遇见心仪的人。”

段棠掰着手指算了算段风的岁数:“段棠,你都二十五六了也该娶妻了啊!现在咱家也没有官司要背了,其实已经可以着手相看人家了。”

段风哼了一声:“你少操我的心。”

段棠道:“说说,你想娶个什么样的姑娘?”

段风挑眉:“我要娶个公主,你有合适的介绍一个吗?”

段棠笑道:“好高骛远!来,说个脚踏实地的!”

段风回眸看了段棠一会:“那个丽芸,你让她离你远点,不行就让她去外院伺候王爷去。”

段棠微微一愣:“怎么又说起她来了?我知道你忌惮她的所作所为,可其实我倒是能理解她的做法,她小时候便常常想着让咱们帮她赎身,她姐姐也攒了不少钱,可惜官婢不能赎身,爹的官职太小了,那老鸨子也有后台,这般的运作似是不成。何况,她八九岁时老鸨便开口要赎金三万两……”

段风嗤笑了一声:“三万两啊……那个画舫能卖三万两吗?”

段棠道:“是啊,所以她一直都对自己的身份都耿耿于怀,画舫失火后,她本以为能做个良民的,谁知又是不成,她一个人逃出来这事总要调查的,又有林贤之过问。后来虽是运作了一番,能将人先留在咱们家,可还是个官婢。”

段风道:“你啊……”

段棠道:“那时候,我想给她换个身份带她走的,可惜她似乎怕前途渺茫,这才不愿意。可一个官婢一直在我们家中,我们又都不在家里,她只怕也是满心的惶恐,就怕有一日谁又想起了她……若真想脱离苦海,也只能跟着静王。”

段风道:“她那么做,你就不生气吗?”

段棠道:“说不上来生气不生气,人生在世,谁活得都不容易吧。”

段风慢慢坐正了身形:“不太理解你们女人的想法,你看上一个人,难道不想独占他吗?你还看着他在去找别人?”

段棠抿唇一笑:“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若是我的,怎么都是我的,若不是我的,没有丽芸也有别人,真是难得你居然承认我是个女人了。何况,我觉得静王不会如此……”

段风点了点段棠的脑袋:“是的,不光是女人,还越长越漂亮,可惜要被狼崽子叼走了。”

段棠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好半晌才道:“那你猜猜,我俩谁是狼?”

冯桢忍不住奉承道:“他就是个纸做的,你是最厉害的!!”

段风推开段棠的脑袋,又驱赶捣乱的冯桢,一本正经道:“去,别对我撒娇,我现在可不吃你这一套,别的谁我不管,那个丽芸你还是离她远点。”

冯桢又凑过来道:“你家的那个丫鬟,我姐也说她不是善茬,还不许我给她赎身!”

段棠挑眉看向冯桢:“怎么你还打算给她赎身吗?按道理你可以啊,那个时候你姐夫在石江城都能只手遮天啦!”

冯桢道:“我去赈灾的时候,她跟着算了两天账,我看她还怪可怜的,就想着给她赎身。我回家和我姐说了,我姐说考虑考虑,可和我姐夫说完,转身就让我离她远点,还专门给我找了个账房,又把她送回你家啦!”

段棠唇角的笑意不见了,转身看向段风道:“那你先告诉我,你到底隐瞒了我什么……”

段风沉默了片刻,才道:“倚翠阁失火这案子是刘擅调查的……”

冯桢趴在段棠的桌子上,凑过头来,惊奇道:“怎么,不是意外吗?”

刘擅比段风大个五六岁,和段家住在一条街上,那时候石江城的捕头是他爹。段风与刘擅是自小就交情极好,十多年前刘老捕头出去办差出了意外,摔死在山里,那时刘擅还是个衙役,在刘老捕头死后,段靖南走了走路子,让刘擅补了捕头的差。

刘擅为人很是木讷,可极擅长查案,年少时便帮着刘老捕头管事查案,他在这方面也极有天赋,当年查过一个新婚妻子谋杀夫君的案子,让段棠记忆犹新。那新婚的妻子去报案,说是丈夫昨夜喝多了,竟是醉死家中。刘擅只是问了几个问题,看了看尸身,便指定那人死于他杀。后来,那新婚的妻子供认与情夫一同谋杀亲夫的事实……

段风道:“咱们走之前的几日,刘擅曾叫我出来喝酒,辗转说了失火的事,劝我不要将人留在家中。那时我让你将她安置在外面,你却怕她没人照顾,被人欺负,非要将人留在家中,但是我私下来又交代过管家看着点她……”

段棠想了又想失火这件事,可当初她从望后村回来的时候,画舫已经被烧得尸骨无存了,家里已将丽芸和受伤的另一个小丫鬟,安置在帽儿胡同了。

段棠也忍不住蹙眉道:“他发现了什么吗?”

刘擅这个人不爱说话,但是也极少说没有把握的话,可见这件事该是有了端倪,可是话说成这样,该是没有证据。

段风道:“他们这些人,最强的就是感觉。他若真发现了东西,定然是要给我看的,可是那么说,只怕是他心里有了怀疑。咱们俩家又自来亲近,他才那么说……我当时想着,咱们马上就要走了,便是她在家里有管家看着,还能怎样,倒是没想到,她竟是搭上了静王的路子。”

段棠脑海里划过了雪雯与绿意的模样,可是她最后见到她们的时候,时间太长了,这两个人竟是有些模糊了,可是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出这些事情的关联。段风若不是十分忌惮的话,根本不会管这些事。他一身侠气,自来最是不羁,也不在乎出身,否则当初也不会不阻止段棠与雪雯、绿意说话。若不是出了什么事,他也不会对一个人的成见那么深。

段棠小声试探道:“是不是,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

段风一噎,看了段棠一会,仰头饮尽了杯中的酒,揉了揉段棠的脑袋:“想的多,人就老的快……”话说一半,他的手竟是被人拉开了。

冯桢凑过来的脑袋也早被人拽到了一边。秦肃居高临下的站起一侧,似是不经意的拽住了段风的衣袖,随手扔在一侧,掩唇轻咳了一声:“你喝醉了。”

推荐热门小说棠梨春风,本站提供棠梨春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棠梨春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129章 下一章:第131章
热门: 最美遇见你 极品催奶师 嫁给吸血鬼 锦瑟江山之九重春色 怀了敌国皇帝的崽后我跑了 虫族进化缺陷 杀手房东俏房客 洪荒大佬总催更 女帝和长公主 兰陵缭乱3(大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