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上一章:第128章 下一章:第13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段棠轻声道,“爹,这件事我没有怪过你,你那时也没得选,既是郑王亲自见了,又将这计划告诉了你,你若不做这件事,只怕也是活不成的。不做就是死,成功了从此便是高官厚禄,换成我也那么选了。”

段靖南道:“爹现在就怕你过得不开心……”

段棠点头连连:“哪有不开心一家人就别说什么连累不连累,要是真算起来,没有爹这些年的出生入死,说不得我和段风早饿死了!我在望后村的时候就喜欢静王了!若非是知道爹的这件事,我便是要去京城陪着静王的养伤的。”

“那时我还犯愁,我想入京不知道要怎么和爹说。他伤了腿,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好,我是打算一直陪着他的,等他好了再说。若是那时候去了京城,也是没名没分的,我还不是照样会去。”

“呀!!”冯桢伤心的看着段棠,眼泪汪汪的道,“棠棠!你怎么可以喜欢他!!不是说好了,将来要是没人娶你,我要是没喜欢的人,你就嫁给我么!”

段棠道:“你快闭嘴吧!哪里都有你,知道那么多秘密,小心段风杀你灭口!”

段靖南看了眼冯桢,有些郁闷道:“我现在倒是看着阿桢比静王好些……”

冯桢点头连连:“世叔,我现在不光又举子的身份,还攒了不少钱!我姐正张罗着给我买宅子呢!”

段靖南对上冯桢眼巴巴的样子,慈父心大发,揉了揉他的发髻道:“好小子,看不出来现在出息那么大!当初该把段棠许配给你啊!”

“爹!你快别逗阿桢了,万一他当真了!”段棠忍着笑又道,“爹,这与他是不是静王也没有关系,我不过是刚好喜欢的是这个人。”

段风迟疑道:“话是那么说的,可这样的事,你到底得心里有点数,趁着他现在还没有王妃,你就把他吃……嘶!——”段棠重重踩了段风一脚,段风立即道,“对,这般的身份进人才正常,若是守着一个人过日子倒是奇怪了,他愿意,那皇家能愿意吗?”

段靖南摆了摆手:“不说这事了,都是以后的事了!我们今天不吃兔子了,阿甜去弄些暖锅咱们一家一起吃,当给冯三接风了!”

冯桢笑道:“好好好!我最喜欢吃暖锅了!这地方太冷了!”

段棠抿唇一笑:“那我去厨房看看。”撩开了门帘,抬眸撞见了站在门外的人。

门帘外,秦肃不知站了多久,他唇角勾起的弧度比较大,眉宇间俱是喜色,可下巴还微微抬着。他身后还站着一排人,陈镇江、徐年、以及今日才来的四个丫鬟,所有的人都低眉敛目,垂首站着,没有一丝一毫的声音。

段棠抿了抿唇,侧了秦肃一眼:“王爷在这站了多久了?”

秦肃颇是矜持的看了段棠一眼:“你去哪里?……”

段棠撇开眼不看他,淡淡的开口道:“出去玩儿。”

秦肃沉吟了片刻道:“待本王……我换下衣袍,与你同去。”

段棠哼了一声:“哦,那我不去了。”

“扑哧……”竟是有人笑出声来,段棠目光划过那些人,四个丫鬟都低眉敛目头都不敢抬。陈镇江满脸的高深莫测。徐年绷着脸,一脸荣辱不惊,可唇角还有没有来得及收回去的笑意。

徐年抱着一打卷轴,轻咳一声:“属下只是想问,这些东西要放在哪里?”

秦肃道:“烧了。”

段棠的目光在徐年怀里抱住的卷轴上停了停:“这是什么?……”

秦肃不等段棠再问,便率先拽了段棠的衣袖进了门,他本是想要牵手,可段棠却抬手躲开了。兴高采烈的秦肃虽只拽住了衣袖,可眼角的喜色半分未减。

“见过静王殿下。”段靖南、段风,以及不是那么心甘情愿情愿冯桢,一起给秦肃见礼。

秦肃唇角噙笑,难得客气道:“不必多礼。”而后秦肃喜气洋洋又道:“传令摆宴。”

夜晚的正和宫里,灯光微弱,自有一种说不出的暗淡。

王顺空着手回来,也没什么话带回来。这一晚上伺候秦禹都不敢抬头,秦禹便是不问,也知道怎么回事。秦禹本来下午只是有些精神不济,到了晚上一口东西都没吃,甚至药都喝不下了。

外面似乎又起了风雪,屋内虽是温暖如春,可当冬风吹过窗帘时,屋内似乎也有了莫名的冷意。

秦禹洗漱完了,可坐在梳妆镜前不肯上床。王顺站在秦禹的身后,细细的给他梳着头发。丛雯端着香炉走了进来,放在了桌上,站在了两个人的身后。

王顺梳理好了长发,给秦禹挽了个松散的发髻:“皇上,该歇了。”

秦禹抚着梳妆台没动,好半晌才道:“王顺,朕不舒服,头疼,身上也疼……”

王顺忙道:“奴婢这便让人去请太医。”

“不用了。”秦禹停了片刻,轻声道,“贵妃可知道朕病了?”

王顺斟酌了片刻,低声道:“奴婢去之前,怕是不知道。贵妃娘娘那里人手少了许多,她又闭宫不出,养病月余,也是才能出了屋子没多久。”

秦禹颌首道:“那朕病了的事,你和贵妃娘娘说了,娘娘是怎么说的?”

王顺道:“娘娘问太医给皇上看了吗?还问皇上得了什么病……”

秦禹等了片刻,不见王顺继续说话,不禁回过头来,看向王顺:“贵妃还说什么了?”

王顺陪着笑脸道:“娘娘就没在说什么了……”

秦禹脸上的急切慢慢的淡了下来,片刻后又道:“静王和贵妃说了什么吗?”

王顺道:“都是些家常,明萃宫许久不去人了,今日静王过去,娘娘看起来心情很好,还拿出自己做的点心给静王吃。不过奴婢看过去,那些点心都是咸口的,见都没见过,怕太过油腻,就没敢要。”

秦禹迟疑了半晌才道:“贵妃要自己做事了吗?”

王顺忙道:“娘娘说是自己琢磨着做的……”

秦禹道:“她才出了小月子几日,怎么要自己做东西了?明萃宫的人呢!都死了吗!当初她走时,可是走了二三十个人!明萃宫就那么一个主子,他们都伺候不了吗!”

王顺道:“奴婢过去的时候……明萃宫里也没有那么多人,想来是中间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吧。”

秦禹绷着脸抿着唇,喘着粗气,骤然站起身来,突然感觉到晕眩,朝后倒了两步。丛雯到底年轻,比王顺伶俐上前扶住了秦禹:“皇上……”

王顺伸出的手又缩了回来,不动声色的看了丛雯一眼,柔声道:“皇上,让丛雯扶您床上躺一躺吧?”

秦禹闭着眼点了点头,丛雯小心翼翼的将秦禹扶上了床,将人妥帖的安置在床上,又轻声道:“皇上可是头疼?”不等回答丛雯又道,“在东宫时,奴婢跟着医女学过推拿,奴婢给皇上按按头可好?”

颜薇缓步走了进来,挑眉看向弓着腰快将脸凑到秦禹脸上的丛雯,冷笑了一声:“来人!给本宫将这小贱人的手剁了!”

秦禹骤然睁开了眼,有些怔愣的看向颜薇。正和宫里这段时日灯火都不太亮,这个时间,秦禹的内殿里尤其显得昏暗,可莫名的秦禹觉得对面的人,仿佛整个人都在发光,宛若世间最美好的珍宝一般,在黑夜里闪烁着惑人的光芒。

于庆这才跟着跑了进来,告罪道:“皇上!奴婢拦不住人……”

秦禹骤然回过神来,怒道:“放肆!这是贵妃的家,谁给你们的胆子拦人的!王顺把这个奴婢拖出去杖毙!”

于庆急忙跪下身来,呼喊道:“皇上!冤枉啊!奴婢……奴婢不知道是贵妃娘娘啊!皇上饶命啊!”

丛雯满脸的讶然变成了惶恐,‘噗通’一声便跪了下来:“奴婢知罪!求娘娘饶了奴婢吧!

颜薇嘴角还挂着些许不明的笑意,在两个人的求饶声中,走了进来。

王顺凶狠的瞪了于庆一眼,这才喝道:“住口!”

秦禹几乎是慌不择路的下了床,接住了颜薇脱下的披风递给了王顺。屋内的两个还跪在原地,颜薇侧目看了于庆一眼:“这个人眼生的很,哪个宫来的?”

于庆忙道:“回贵妃娘娘,奴婢以前是在东宫当差的!娘娘饶命!娘娘饶命!笑的实在不知道啊!您也没对奴婢说自己是谁啊!”

颜薇挑眉看了一眼秦禹,对于庆轻声道:“这么说来,除了本宫,这段时日还有别的娘娘晚上来正和宫啊?”

“没有的!”不等于庆开口,秦禹急忙道,“阿薇,晚上没人来过的,便是皇后来探病也是白日里坐一坐就回去了!”

颜薇没理秦禹,对于庆轻声道:“本宫问你话呢。”

于庆急忙摇头:“没有没有!正和宫晚上闭宫早,谁也不敢打扰皇上休息!”

颜薇挑眉一笑:“既然是太子宫中的人,若当真拖出去杖毙那太子脸上也无光,王顺将新进的那些面孔,但凡本宫没见过的,不管那个宫的,立即给本宫赶出去!”

王顺忙道:“是是是!奴婢这就去办!”

“等等。”颜薇侧目看向垂着头的丛雯,缓步走了过去,用手指抬起了她的下巴,看了又看,“这个姑娘倒是水灵的很,皇上看看,她是不是比本宫年轻好看?”

秦禹唇角微微一颤,片刻后便道:“朕都没注意过她的长相。”

丛雯这才真正的慌了神,叩首连连:“贵妃娘娘!奴婢也是太子宫中的人啊!奴婢什么都没有做!奴婢真的什么都没有做!贵妃娘娘若是不喜便将奴婢也赶回去吧!”

颜薇慢慢的又坐回了椅子上,把玩着今日新修的指甲,注视着丛雯的一举一动,片刻后道:“王顺,把她那双手砍了,给太子送过去。”

丛雯惊惧万分:“贵妃娘娘饶命啊!奴婢什么都没有做啊!皇上!皇上!您让贵妃娘娘饶了奴婢吧!”丛雯说着话就朝秦禹的方向跪爬了过去,不等她抱住秦禹的腿,秦禹抬脚就将人踢开了。

秦禹道:“王顺,还不快将人拖下去!”

丛雯满脸都是泪,哭道:“贵妃娘娘!奴婢做了什么!你要如此!奴婢、奴婢也是太子宫中得用的人啊!”

颜薇笑道:“那有如何?太子若亲自来给你求情,皇上肯定放了你。不过,本宫亲眼看见你将皇上扶上床的,若今日本宫不回来,你是不是也要上床去?你的手碰了本宫的人,那本宫就要你一双手!”颜薇说完看了一眼秦禹,轻轻的笑了笑,“皇上以为如何?……”

秦禹忙道:“阿薇不要胡思乱想,便是今日你不回来,朕也不会……”

颜薇笑了一声,打断秦禹的话:“最好没有!本宫的床脏了,那床就不要了,本宫的男人要是脏了,也可以不要。”

秦禹立即道:“王顺,还不快把这人拖下去,按娘娘说的办!”

王顺立即到门口叫来了两个年轻的宦官,将惨叫着求饶的丛雯脱了下去。待到所有的人都离开后,偌大的寝殿里,瞬间便安静了下来。

烛火明明灭灭的,将人映照的并不清晰。秦禹似乎是感受到颜薇身上的凌厉,坐在原地竟是动也不敢动,好半晌才想起要说什么:“阿薇,你好了吗?”

颜薇似笑非笑的开口道:“身上的伤都好了,脸上的伤脱了皮,虽然颜色还有些不对,太医说过个夏天就好了。”

秦禹道:“那就好那就好……”

颜薇笑道:“皇上,您怕什么?我又不会怎样你?”

秦禹停了半晌,轻声道:“那……你用饭了吗?”

颜薇道:“在宫里用过了。”

秦禹道:“那你要洗漱吗?朕这就叫人准备水……”

颜薇道:“我在宫里沐浴后过来的。”

秦禹如坐针毡,总感觉哪里不对,人虽是回来,还是在笑,可莫名的就少了些什么。秦禹沉默了片刻,站起身来走到颜薇身侧,可却不敢碰触她,好半晌又忐忑道:“阿薇,你还在生朕的气吗?”

推荐热门小说棠梨春风,本站提供棠梨春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棠梨春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128章 下一章:第130章
热门: 算了吧总裁 重紫 情人 最强科技制造商 无敌药尊 霸道宠婚:老婆,你被潜了 五行元灵 孽欲春潮:与美女领导的风流孽情 峨眉派偶像 白濑生存手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