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上一章:第120章 下一章:第12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秦肃似乎有片刻的呆滞,缓缓的垂下眼眸,片刻后轻声道:“阿甜……”

段棠挑眉:“不要岔开话题,我先问的你!”

秦肃垂着眼,抿着唇,低声道:“沈池曾言,我今后怕是子息艰难,你若不喜欢……我们不要便是……”

段棠微微愣住,好半晌才道:“我们说得不是这个问题吧?”

秦肃侧目看向桌角:“你若是嫌弃我,也可直说。”

段棠道:“我什么时候嫌弃你了?现在我们讨论的是……这个问题吗?”

秦肃垂着眼,沉默了下来:“阿甜,只要你喜欢,我都愿意……”

段棠被他几句话说得莫名的又内疚起来,差点就将药端起来一饮而尽了,好半晌,总感觉不对:“等等,我们重新捋一捋这件事……”段棠等了片刻,惊奇的发现他竟是没有搭理自己,段棠自回来还没有受过这般的待遇,一时间只觉得十分惊奇,“喂?……”

秦肃站起身来,低声道:“我讲不过你,你总也有道理?”

段棠眼睁睁的看着秦肃说完,竟是要离开了屋子,朝外走去。

“妹妹!!——”段风人未到,声音先传了过来。

段棠一时也忘记与秦肃说话了,快步走了出来,将要出门时,却被站在门侧的秦肃拉了回来,徐年忙垂着眼,将披风捧给了段棠,不等段棠拿披风,段风已风风火火的进了屋,后面还跟着一个裹得像球一样的人。

那人几乎是被段风拎着扔进屋里,他穿得的很多,摔个屁墩,没事人一样起身,对段风重重的哼了一声,颇是不服气。他戴的皮帽子还护着耳朵,似乎有些大,他朝屋里看了一圈,扶起来帽子这才看到段棠,本还很拽的样子,一下就变得可怜兮兮的。

“棠棠!”冯桢哭道,“吓死我了!你一下就不见了!我还以为你被抓去坐牢了!我到处找你,怎么都找不到!杜叔也不和我多说!呜呜……”

段棠内疚的不成,帮冯桢摘了帽子,脱掉了大氅:“这几天太忙了,我忘了让人给你送消息去了……”

冯桢脱掉了大氅,里面还穿着厚厚的两层棉袍,他穿得太多了,胳膊根本没办法活动,段棠只有帮他脱了外面的棉袍,他才算是真正的得了自由,顿时眼泪汪汪看着段棠,可怜巴巴的哭道:“阿棠,我最近好惨呐!前番我去静王府找你,还被静王府的侍卫给打啦!刚才段风还吓唬我!想把我扔半路上!”

段风翘着二郎腿喝茶,听到此话忙道:“等等,冯少爷你刚才撒泼打滚的非要跟着回来,走到半路你还要骑马!就你这样上马都费劲,还骑马?还有你刚才牛得快上天了,哪有半点受惊吓的样子?你带着一群人,威胁我!我要是不带你回来,你就让你姐夫绑了我?难道是我听错了?”

段棠瞪了段风一眼:“你什么样我不知道?阿桢在你手里得了好?”

段风无辜的瞪着眼:“妹妹!你别让他骗了!他和以前一点都不一样!他现在已经学会狗仗人势了!你不知道他在外面都是横着走啊!惯的他啊!”

冯桢摘掉帽子,脸上竟是东一块西一块的伤疤,虽是快好的,但落了疤痕上还是比原本的皮肤要白,整张包子一样白嫩的脸,很有一些惨不忍睹。

段棠抬头立即皱眉:“这脸怎么了?”

冯桢端着桌上点心望嘴里塞,浑不在意道:“静王府的侍卫打的。”

“静王府的人下手也没个轻重?!”段棠抿了抿唇,眉宇间明显露出了几分不喜,坐到了冯桢对面:“慢些吃,怎么饿成这样了?”

冯桢道:“可不!我去静王府找你,他们不让我进门,还打我!那些恶奴凶着呢!……我最近天天蹲在你家附近,饿了就在车里吃点,有几天没好好吃饭了。”

段棠看着冯桢这一脸疤,忍不住的就补偿他:“怪我没想到你会着急,你想吃什么?我去看看厨房里有什么。”

冯桢忙道:“阿棠,你给我做个扬州炒饭吧!我去给你烧火!我好些年没吃过了!你做的最好吃啦!”

段风双眼一亮,忙道:“妹妹,我回家给你搬东西去了,也是早上吃得饭了!”段风想了想又道,“我也会烧火!”

“咳!——”秦肃重重的咳了一声,从门侧走回客厅的主位上坐了下来,宛若不经意的朝厅堂里打量了一眼。秦肃方才站在门侧地方,若不仔细的看,便以为是仆役。这会众人才看见他,段风立即将二郎腿放了下来,冯桢垂了垂眼,朝段棠身后靠了靠。

段棠惊讶道:“王爷不是去书房,怎么还不去?”

秦肃坐在主位上,斜了眼冯桢,矜持的仰着下巴:“本王何时说要去书房?”

段棠看了会半垂着眼的秦肃,颇有些无语。冯桢私下里拽了拽段棠,小声道:“棠棠,我不怕他……”

“嗯?……”秦肃轻轻的嗯了一声。冯桢下意识的站起身来,战战兢兢的朝上看了一眼。段风抿了抿唇,也站起身来,拱手道:“见过王爷。”冯桢不情不愿的开口道,“学生见过静王殿下……”

刚才还满屋子的人烟味,秦肃哼了一声,顿时烟消云散了。段棠道:“王爷今日无事吗?”

秦肃的手端起了茶盏,很有几分傲然。徐年忙道:“晌午前,该忙完的都忙完了。”

段棠挑眉,看了秦肃一眼:“那王爷先在这歇着,我带他们去厨房里吃个饭。”

秦肃的动作有片刻的僵硬,不动声色的看了徐年一眼。

徐年道:“快申时了,厨房怕是已经封火了。段大爷和冯少爷若是饿了,先吃些点心,一会便该吃晚饭了。”

申时未到,也就是现在才未时,离吃饭还有两个时辰!这大冬天的,谁家的厨房会封火!一个王爷,这要多吝啬!

段风、段棠、冯桢一起看向徐年。徐年不紧不慢的开口道:“今日大厨房修整烟道,一时半会怕是用不得。”

冯桢没想那么多,问段棠道:“那小厨房呢?棠棠,我好饿……”

段棠瞪了一眼秦肃,拽着冯桢的衣袖道:“走!我们找个锅,外面烧柴去!”

冯桢眉毛都要飞起来了,看了秦肃一眼,这才对段棠道:“棠棠,等我穿衣裳……”

秦肃面无表情的看着两个人竟是穿戴好了一起出去了,他抿着唇看向段风,目光里带着谴责。

段风摊摊手,爱莫能助道:“王爷自己都管不了,还指望我?他俩自小就一起玩大的,我管不了啊!不然,等我吃了炒饭,再去叫我爹来管管?……”

徐年轻咳,低声道:“王爷午饭用得也不多,难得小姐下厨,不如再去吃点?”

秦肃眼中露出几分恍然来,快步走到屏风前,拿起了大氅。徐年却将轮椅推了过去,小声道:“王爷自早晨便觉得腿脚不舒服,这会还是坐着轮椅过去吧。”

段风不可思议的看向徐年:“不能吧,我刚才还看见王爷健步如飞……”

段风话未说完,秦肃便已坐在了轮椅上,换个了披风盖在了双腿上,侧了段风一眼。段风生生将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冬日的午后,有些风,还有些雪。

林贤之偷得浮生半日闲,带着自家的娘子也来了别庄。今日晌午后,冯桢便让人带信回来说是和段风出城去看段棠去,今日便不回来了。

这几年来,林贤之宫中很忙,冯桢也没离过家,是以这些年来,夫妻两个从来不曾单独的出来玩过来。前日,林贤之在宫里跌了一跤,摔着腿了。皇后最近顺风顺水,人就越发的和善了,不但赏了林贤之,还准了他十天的假,让他回家好好养养腿。

林贤之今日得了冯桢不回来的消息,便着人给冯桢收拾了点洗漱的东西与银子。这就带着冯玲来了自己的温泉别院,这处院落离顾纪安的别院没多远。两年多前,林贤之托人买下的,院落虽是不大,但也该又的都有。

因院落只是两进两处的缘故,温泉这个屋子很大,还带着贵妃榻与隔间,过了隔间便是寝房。林贤之伺候着冯玲脱了衣服下了水,林贤之这才自己脱了外袍,穿着亵裤下了水。冯玲虽看见了,可也没说什么。

屋内并没有伺候的人,林贤之很忌讳别人看见自己的身体,除了冯玲外,便是平日里洗澡也是不许人在身侧的。

林贤之不到十岁就认了王顺为义父,那个时候虽是跟着秦禹,但是王顺将林贤之当儿子养,自来没人他做过什么粗活,后来去了王府里,王妃那边有自己的亲信,自然也用不到林贤之,而伺候秦禹的活,王顺是从来不假人于手。

后来,林贤之做了总管,自然不在做这些伺候人的事了。自打娶了冯玲没多久,但凡他在家中,冯玲的一切都是他亲力亲为,便是跪着给冯玲穿衣裙,也是甘之如饴。冯玲本是不许他那么做的,可是他是真的欢喜,也就随他了。

虽是成亲多年,林贤之坐在温泉里,离冯玲还有些距离,这还是两人第一次一起沐浴,冯玲提出来了,林贤之便是心里有些不愿,可也不愿扫她的兴致。不过到了水里,还是有些拘谨的,不敢朝冯玲看。

冯玲倒是不会特意去吓他,不经意的开口道:“那日你去给静王送腊八粥,他看起来如何?”

林贤之道:“等了一天,人都没见到,说是旧伤复发,不宜见人。”

冯玲道:“那皇后娘娘便没有说什么?”

林贤之道:“如今皇后娘娘正是得意,可就是对静王没有办法,他说旧伤复发,皇上听了都内疚,难免想起郑王来。郑王现在还在闭门思过,皇后哪里敢拿这事去告状,就怕皇上再想起静王腿伤的事。”

推荐热门小说棠梨春风,本站提供棠梨春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棠梨春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120章 下一章:第122章
热门: 罪子 我穿的影帝是反派她爸[穿书]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论救错反派的下场 贼鹊 乡土之王 怼妮日常 重燃 福宝的七十年代 支教桃园村:恋上女人的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