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上一章:第118章 下一章:第12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段棠根本维持不了生气的样子,又抱住了人,强忍着才没亲他,哼了一声:“陈镇江太老了,你该找个年轻些的送我!”

秦肃被段棠搂住,便忍不住想要笑,听见这话,抬起眼眸看向段棠,片刻后,才慢吞吞的开口道:“你看我如何……”

段棠撇嘴,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一本正经道“可从今日起你的人,你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若是让我知道,你被别人碰过……我的性子你是知道的!”

“知道。”秦肃想也不想便回答,而后,头脑有片刻的空白,几乎是下意识的将人搂在怀中,小心翼翼又欣喜若狂,连声道,“没人碰的,那些人都是皇上送来的,这几年我都不在府中……”

“你要立即让人把她们都送走。”段棠等了片刻,不见秦肃回话,立即瞪圆了眼,“难道你还留着他们在府里过年吗?!你前些时日回府是不是……”

“不是!”段棠明明在生气,可秦肃竟是觉得心里甜滋滋的。他压着唇角,搂着段棠坐回了床上,才道,“徐年都送走了,我不知被送去了何处,府里没有别人。”

段棠满意的应了一声,又摸了摸秦肃的额头:“先起来喝药……”

秦肃勾着唇角,半阖着眼:“阿甜……”

段棠道:“嗯?怎么?……”

秦肃道:“以后都也依你……”声音又轻飘飘的。

段棠笑道:“那还不伺候我更衣?”

秦肃笑着睁开眼:“好……”

傍晚时分,天空又飘起了雪花。

近日的东宫颇为平顺,太子秦英的身体一日好过一日,小皇孙在所有人的悉心照料下,也越发的健康了。太子能康复的这般快,太子妃去世这段时日里,东宫能那么快安稳下来,与秦禹的尽心尽力有很大的关系。

前段时日,秦禹日夜都在东宫,近日虽不管多忙,也都要来东宫走一遭。莫说这是一朝的太子,便是一个路人,秦禹这般的全心全意,这宫中的人也不敢怠慢半分的。

余禄捧着一碗粥快步的走进屋里:“殿下,坤宁宫那边又送了一碗粥来!”

秦英放在了书卷,淡淡的开口道:“早上不是送来了吗?”

余禄将粥捧在秦英面前,笑道:“早上是宫里例行送来的,这一碗可是皇上与皇后一起熬制出来,满打满算也没有几碗。皇上盛出来的第一碗便让人给您送过来了。”

秦英面上依旧淡淡的,拿起汤匙,宛若不经意的开口道:“父皇在坤宁宫?”

余禄笑的眼都不见了:“可不是!这都多少年了,皇上和皇后都没一起过过腊八了!听说今日坤宁宫特别热闹,满院子都是花,皇上从下了朝便过去,这会都没回正和宫,这一天赏了不少人!今晚怕是要歇在坤宁宫了,咱们这般也算因祸得福,守的云开了!”

秦英垂眸喝粥,喝了两口便放下勺子,面上也看不出息怒来:“明萃宫那边没有消息吗?”

余禄眉头微挑:“怎么没有!那张合一早就去正和宫求见皇上了,可惜皇上去了坤宁宫,他就扑了个空!”

秦英蹙眉道:“颜贵妃便没有出过面?”

余禄笑道:“殿下这就不懂了吧,这女子小产后,也是要做小月子的!颜贵妃这次元气大伤,听说还挺严重的,调理都调理不过来,这天寒地冻的,出门还不是找死?”

秦英深吸了一口气:“今日母后没有趁机求情吗?二弟还要关多久?”

余禄笑容讪讪:“求是求了,皇上说等过年祭祖时再说……”

秦英眼眸微动,颌首道:“父皇到底是心软,这也算是有准信了……”

余禄忙道:“殿下,您也别难过了,这么大的事才关了郑王殿下一个月,已算是轻拿轻放了,何况此番颜贵妃小产后,皇上似乎彻底厌弃了她!郑王殿下这下也算是没白受苦!”

秦英看向书册,笑了一声:“蠢,这事摆明了是颜贵妃不肯和父皇和解,以父皇的性情,只要颜贵妃露个面,后面的事都不好说……”

余禄沉吟了片刻:“不能吧殿下,那颜贵妃再受宠,还能比您和郑王来得重要?”

秦英沉默了下来,翻开了书,似乎没有说话的意思了。余禄便收拾桌子。秦英看了余禄道:“粥你喝了吧。”

“哎!奴婢谢殿下恩典!”余禄欢欢喜喜的谢了恩,便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秦英却又将书合上:“父皇自己只怕还不知道吧。”

余禄愣了愣:“殿下说什么?”

“迟钝的人,大多都有福气,痛苦也会比人慢上几拍,只要没醒悟,那便别给他机会醒悟。”秦英对余禄笑了笑,轻声道,“父皇这一生得到的一切,都来得太容易了,所以他还不明白……”

余禄咧嘴笑了起来:“那可不!那可是皇上啊!还不要什么有什么,便是太子殿下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自然也是要什么有什么!”

秦英笑了笑:“不见得每个太子都能做皇上。”

余禄小心翼翼道:“殿下,是奴婢说错话了吗?”

秦英摇头:“不是你说错话了,是狼子野心的人太多了……”

余禄想了想才道:“对了,今日皇上还和皇后说起来静王了。”

秦英转过脸来看向余禄来:“说了什么?”

余禄道:“提了提静王的婚事,说是年前各家进宫请安的时候,让皇后多看看清贵人家的小姐,待到年后办几场花会。”

秦英沉思了片刻:“清贵人家……”

余禄道:“殿下放心,皇上不管如何都是想着您的,他对静王再好,那也是侄子,不会越过你的?”

秦英回过神来:“本宫从来不担心静王,如你所说,他再好也不过个是外人,更何况他身体又不大好……”

天微黑,正和宫已灯火通明。

这会时间尚早,秦禹从坤宁宫回来,没去书房看折子,早早的洗漱好,坐在了寝房里梳妆台前。王顺将秦禹的发髻散开,按着他的太阳穴,秦禹叹了口气,慢慢的闭上了眼。

王顺笑道:“今日整个后宫都在坤宁宫里,皇上这一日可是不轻松,也怪不得这般疲累。”

秦禹又睁开了眼,手无意识的摸了摸梳妆台:“哪里有整个后宫?”

王顺脸上的笑意收了收:“贵妃娘娘现在还出不得门,自然不能过去请安。”

秦禹嗤笑了一声:“她便是好好的,只怕也不会去给皇后请安……”

王顺不好接话,低声道:“皇上一天都没怎么吃东西,一会将晚膳摆在寝房里吧?”

秦禹闭目道:“罢了,不用了。”

王顺沉默了片刻,低声道:“今日辰后,张合来了。”

秦禹骤然睁开了眼,皱眉道:“为何没人来报?”

王顺低声道:“皇上今日下了朝便直接去了坤宁宫,张合扑了空。”

秦禹转过身来:“这一宫的人都是死的,还是腿都断了!朕在哪里不会找找!这般的事便不用回了吗!”

王顺忙跪了下来:“皇上息怒……”

秦禹道:“谁见了张合,让人进来回话!”

王顺忙不迟疑的起身,朝外走。片刻后,王顺带着一个小宦官进了门。小宦官进门便跪了下来,俯身道:“奴婢见过皇上。”

秦禹看了会那小宦官便皱起眉:“怎么看起来这么面生?”

小宦官忙道:“奴婢于庆以前是太子宫里的,正和宫前些时日缺人,皇后娘娘指派奴婢几个跟着皇上一起回正和宫继续伺候皇上,大总管将奴婢安排在门房里。”

秦禹道:“今晨就你自己当值?”

于庆道:“平日里当值的有两个人,今个儿过节就奴婢一个人守着。”

秦禹手指在梳妆台上敲了敲:“张合都说了什么?”

于庆道:“今日辰时过后,张公公过来求见皇上。当时皇上还没有下朝,奴婢便让他等一会。张合公公等了一会不见皇上回来,便问奴婢宫中谁主事。奴婢说,主事的还是大总管。张合公公便问贵妃娘娘往日里养的的花草如何了?能不能搬出来几盆回明萃宫,应一应节气?”

“你是如何答的?”秦禹很是急切的问道。

于庆继续道:“奴婢便如实告诉了张公公,正和宫的花草都送去暖房了。张合公公又等了一会,后来便有人来拿皇上日常用的东西,说是皇上下了朝直接去了坤宁宫,要与皇后娘娘一起过节,张公公听罢就离开了。”

秦禹楞了半晌:“张合别的没说什么?”

于庆沉默了片刻,从腰间拿出了荷包双手捧在头上:“这是张公公硬塞给奴婢的。”王顺接走了荷包,双手捧给了秦禹。

秦禹接过荷包,打开倒出了来十个金豆子,看了一眼,将荷包扔在了桌上:“下去吧,王顺,一会折些银子给他。”

于庆俯身叩首道:“奴婢告辞。”

秦禹拨拉着桌上的金瓜子、花生,面上始终没有表情,好半晌他侧目看向王顺,“什么时辰了?”

推荐热门小说棠梨春风,本站提供棠梨春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棠梨春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118章 下一章:第120章
热门: 穿成影帝的炮灰前夫[穿书] 美强惨就是惹人爱 [红楼]小爷为什么要洗白 医道生香 墙外的诱惑 最后的驻京办 辣鸡总裁还我清白![娱乐圈] 子夜十 面包树上的女人 谁动了我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