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上一章:第117章 下一章:第11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不得不说,秦肃长得是真的好看,五官犹若雕刻,不会太过精致,也不会太过粗狂。微微侧目间又带着一股禁欲般的矜贵,不拘言笑的冷漠,可内在里纯净有热烈。这样一个人,便是没有尊贵的身份,也会有不少人趋之若鹜。他光凭着长相,段棠过尽千帆的人临时起意将人圈养家中,可想而知。

在这是个时候,普通的男人三妻四妾,尚且不算什么,何况皇家贵胄。以前秦肃年纪尚小自然是干净的,可是一别三年,虽然现在看起来也很害羞,可他对别人是不是也是如此,便不得而知。亲王娶亲自然是大事,可不娶妻,有伺候的人也属应该。虽然沈池与陈镇江言谈之间都忧心他不近女色,可很多贵族身侧是有通房丫鬟的,两人也是青梅竹马般一起长大,情谊与亲密非同一般,将来男子成了亲,这些的人都是要被收入房的。

当然,以前段棠根本不会想这些,那时她还不知自己的感情,也不觉得这是自己该管的事。可现在却是不得不想这个问题,之后的人自然不成,之前的人该如何处置。直至此时,段棠不得不苦恼起来,他的身份在这里,不管他有多好,也许都不会让一个人独占。

段棠顿时难受了起来,脸上的笑容也淡了不少。现在心里也不好受,若是真想和这个人在一起,许多事还是要想一想,许多事还要面对。许是比顾纪安成亲还不自量力的强求。秦肃本身是没有自由而言的,他若真想与自己在一起,没有名分还好说,可若真的想要名正言顺,他的叔父只怕也不会同意。

段棠看了秦肃的脸片刻,唇角的笑意淡了不少,慢慢松开了搂住他的脖颈。秦肃脸很红,该是很羞涩,一直不曾扭开脸,垂着眼任她看。同样的,段棠的目光逐渐有些改变时,他便清晰的感觉到了,当段棠的笑容不见了又松开了搂住自己的手。秦肃抬眸看向段棠,却看见她在躲闪自己的目光。

秦肃那双清凌凌的眼眸中,片刻的时时间便凝结成冰,似乎整个人都透着几分寒气。他双手握成了拳,指甲都陷入了肉里而不自知,几次深呼吸,怎么都压抑不住那心口的钝痛。他忍不住的颤抖,不管如何都控制不下来。他闭了闭眼,紧紧的抿着唇,几乎是下意识的按住了心口,那久违了的疼痛感便这样席卷而来,比以往的每一次反扑的都厉害。

秦肃早就知道,在这世上只有这个人轻而易举的就能取了自己的性命。她一个疏离的眼神,一句不经意的话语,都能让自己痛不欲生。

秦肃将呼吸放得很慢,似乎这样便能减轻胸口的疼痛,可是不行,每次呼吸都带着刺痛,这样的疼痛锥心刺骨,让人无法承受了。直至此时,秦肃咬着唇,想冷笑一声,可是完全笑不出来,他不够狠心,若当真狠心,便该现在杀了她!

除了她,这世间还有谁,还有谁,不过是一个怀疑的眼神,能轻而易举的让他溃不成军,毫无还手之力的承受她给予的一切。她高兴时说上一句话,他便前尘尽忘,她有半分迟疑,他的心便犹若刀割,她哪怕皱了皱眉头,他都忐忑的不敢入睡。

一千多个日日夜夜,那跗骨钻心的疼痛,让自己明白了何谓痛不欲生。可她只是对着他笑了笑,便让他想不起来那漫长岁月里的暴怒、惊慌失措与看不到尽头的绝望。那么多的苦痛,似乎还历历在目,可在见到她的那一刻,却只有喜悦与满足。这一生如此可悲,所有的喜怒哀乐都被她握在了手里,轻而易举的让他的世间换了天地。

秦肃从未像这一刻痛恨这软弱,这样的软肋能给他最美好的一切,也能让他成为这世间最痛苦的人。他知道最好的办法,便是将这个人杀死,让他永远的消失在世上!心里对世间一切的渴望,所有的痛苦都会消失。

从此以后,他在这世上便没有一丝一毫的惧怕,再没有半分的软弱,真正所向披靡。可是他也明白,如果她不在了,那么他对这个人世仅剩的留恋、仁善也会消失了……

段棠再次抬眸时,便发现秦肃脸还红着,可呼吸有些急促,整个人都在发抖。段棠摸上他的额头,有些热,她又用嘴唇摩擦了他的额头试了试温度,似乎还是有些热。秦肃在段棠的唇碰触的自己额头时,睁了睁眼,随机又闭上了。

段棠的手抚摸着他有些烫的脸颊,轻声道:“你不舒服了吗?有些烫?……”

秦肃闭目不语,片刻后,才又抱住了段棠,他激荡的不安的心,也缓缓的平复了下来。又过了好一会,他的才睁开了眼,眼角红红的,视线有些模糊了,他垂眸看了会怀中的人,慢慢的伸出手来,朝她的脖颈伸去,可段棠却在这时抬眸看去,四目相对。秦肃化去了掌心的力道,抚过她脖颈上,手指摩擦着她脖颈上的脉动,片刻后,又叹了口气,再次将人抱在怀中。

秦肃慢慢的闭上眼,抿着唇,好半晌才道:“无事,莫怕……”段棠动了动,秦肃却抱得更紧了,他的脸埋在她的脖颈,低声道:“阿甜……”

秦肃的手劲非常大,段棠感觉自己腰快要被他勒断了,她又摸了摸他的额头,小声道:“是在发烧了?方才还好好的……”

许久许久,秦肃如叹息般道:“无事……”

段棠低声道:“可是身上哪里疼?……腿疼?还是腰不舒服?”

“不疼……”秦肃坐起身来,睁开了眼,他的眼圈还泛着红,那双本该清凌凌的眼眸,也显得很是温温软软的。两个人对视了片刻,秦肃便又率先垂下了眼,沉吟了片刻,才低声道:“阿甜,你心里若有事,直接问我,好吗?”他的声音又轻又软,还带着几分莫名的虚弱。

段棠没想到秦肃竟是这般的敏感,有些心虚,斟酌了片刻后,小声问道:“你定亲了吗?……娶妻了吗?”

秦肃摇头道:“未曾。”

段棠看了秦肃一会,又小声道:“那你身旁有伺候的人吗?”

秦肃想也不想道:“有。”

段棠心虚立刻不见了,凶相毕露:“谁!你让谁碰你了?!”

秦肃似是被段棠的声音吓了一跳,眼神里颇有几分不解与小心翼翼:“贴身伺候历来都是徐年与陈镇江……”

段棠知道自己又摆了个大乌龙,有片刻的尴尬,可又用很凶的目光掩饰过去了:“若让我知道你身边还有别的姑娘……”

“没有的!”秦肃不等段棠说完便立即否决,可随机又想到王府后院里那些人,垂了垂眼,长长的睫毛快速的颤动着,又强调道,“没有别人。”将人搂的更紧了。

段棠立即就看出秦肃的心虚,侧目道:“真的没有?!一个都没有?!伺候的丫鬟都没有?!……是不是有通房?!还是宫女?!你叔父没给过你人?!没催过你的婚事?”

秦肃不敢抬眼,楼着人,一直垂着眼,长长的睫毛颤的更快,完全无法遮盖了心思。段棠见此还有什么不明白,顿时气红了眼,拽着秦肃的手,坐起身来,顾不上心疼秦肃了,当即便跳下了床。走到柜子前找衣服,可扒拉了好几个柜子只有秦肃的长袍。

段棠道:“你让人把我衣裙送过来!”

秦肃跟着坐起身来,这次似乎只有心虚,他抿着唇,垂着眼,慢吞吞的起身,从桌上端过来托盘,放在一侧床上。托盘上放着崭新的衣袍,从里到外都有。

秦肃从始至终没有抬头,好片刻,眼巴巴的看向段棠:“阿甜,那些人我……”

段棠看了秦肃一眼:“你还敢反抗?!”

秦肃紧紧的抿着唇,缓缓的摇头:“不……”

段棠拿起托盘的衣袍,又看了眼垂着头的秦肃:“我胳膊受伤了,你让我自己穿衣服吗?”

秦肃愣了愣,抬眸小心翼翼的看了段棠一眼,拿起了亵衣,很小声的开口道:“阿甜,我伺候你更衣,你别生气了……”

段棠道:“我们还没在一起,你便家暴,还试图隐瞒罪行!现在让你穿个衣衫,你还讨价还价!以后若是在一起了,这周围都是你的,你还不得为所欲为?!”

“不敢的。”秦肃虽是垂着眼眸,可还是立即说道。等了片刻不见段棠回话,又道,“不敢的,我把陈镇江给你,可好……”

段棠瞪着秦肃,听了这话,便瞪不下去了,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我要陈镇江作甚?太老了!”

秦肃似乎很紧张,他的手几乎是下意识的绞着衣裙,有些紧张又有些讨好:“他总领王府所有侍卫,他听你的,便是王府都是你的……那些人不是我要的……”

这样的人,这模样,可怜又可爱,让人无法不心动……

推荐热门小说棠梨春风,本站提供棠梨春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棠梨春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117章 下一章:第119章
热门: 奶糖酥 农家甜点香满园 被瞎子求婚后我嫁进了豪门 定海浮生录(定海浮生录原著小说) 发光体 上铺直男又痛经了 西凉 逼真 师傅门前桃花多 因为没钱而女装[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