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上一章:第113章 下一章:第11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别庄内,秦肃将人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床上。

陈镇江率先走了进来,徐年拽着衣衫不整的沈池也跟着走了进来。沈池放下了药箱,看了眼段棠的肩膀,拿出了伤药与绷带。

秦肃一动,段棠便拽住了他的胳膊:“你哪里都不许去。”

秦肃看了眼徐年,陈镇江单膝跪了下来:“是我擅作主张,惊动了小姐,与徐年无关……”

秦肃的眼神太过不善,段棠皱起了眉头:“你让他们都出去,我心口疼……”

沈池似乎还没睡醒,打了个哈欠将药与绷带塞到了秦肃手里:“老了,夜里没精神,王爷自己会裹伤,我一个老头子哪能给小姑娘裹伤啊!”

秦肃看着手里的药,有片刻的怔愣,他目光在段棠肩膀上的伤停了停,又看向段棠的脸,段棠的眼圈红红的,与他对视。秦肃有片刻无措,抿唇看向徐年、陈镇江:“你们出去。”

沈池道:“来来来,咱们出去,我给你们看看伤!”

片刻后,屋内就剩下了秦肃与段棠两个人。段棠将受伤那只胳膊的外套与亵衣都脱了,瞬时就露出了嫩生生的胳膊与红色的肚兜。秦肃瞬时就红了脸,他垂着眼,深吸了一口气,目光才再次抬了起来,停留在身上。

段棠胳膊上伤并不重,只是破了皮,不过是伤口太长,流了一些血,可这会已经有些愈合的迹象了。秦肃目光落在伤口上,蹙眉间透着几分自我厌弃,拿着药瓶的手似乎抑制不住的发抖,脸上也没有表情,只是那蝶翼般的睫毛轻轻的颤得很快,也显出了他内心的极度不平静。

秦肃撒药粉的手抖得越发的厉害,又着实笨拙,几次药瓶都碰在伤口上。段棠忍着痛没有动,没有发出声音,生怕再吓到他。

大概过了一刻钟,秦肃才将伤药上好,这才拿起白布小心翼翼的给段棠裹伤口,一边裹着伤,一边偷看段棠的神色。虽是手脚不利落,可这伤口倒是包扎挺好,该是个经常裹伤的人。

段棠看了秦肃的侧脸道:“拿一件你的亵衣先给我穿。”

秦肃如做错事的孩子般,眉宇间都是忐忑,他偷偷抬了抬眼,看了眼段棠裸露在外的胳膊、肩膀,以及肚兜。本已降下温度的脸又瞬时热了起来。他急忙起身,左脚绊了右脚,差点摔个跟头,站直后,甚至都不看段棠的反应,慌乱的打开了柜子在里面翻找,片刻从里面扔出来些许长袍,似乎没有亵衣。

段棠忍着笑,故意肃着脸道:“不然让人进来找?”

秦肃想也不想立即道:“不可!”话毕,又打开了两一个柜子,片刻后拿着一打亵衣过来,展开了一件,笨拙的朝段棠身上比划。

段棠看着秦肃不说话,秦肃拿着亵衣垂眸为难了片刻,也不敢抬眼,轻轻的摸索着给段棠将受伤的胳膊套上,而后又有些为难的看另一边。若是要全部穿上,是要将另一边的衣服都脱掉的。

秦肃也不过有片刻的迟疑,便又闭上了眼睛,摸索着给段棠脱衣服。段棠忍着笑,也没有动,抬眸看他的泛着青色的下巴。

段棠道:“王爷……”

秦肃的手僵了僵,片刻后答道:“嗯?……”虽是回着话,可终于将衣服脱掉后,他似乎浅浅的舒了一口气,又摸索着将新亵衣给段棠穿在另一只胳膊上。这才慢慢的睁开眼,小声道,“碰疼你了吗?”

段棠道:“你多久没净面了?”

秦肃下意识摸了摸脸,有些扎手,他整个人越发的局促不安了,他的脚动了动,后知后觉的发现竟是赤着脚,垂着头站在段棠的身侧,将亵衣拽得老远,生怕会碰到段棠的肌肤,这才扣扣子。

段棠摸了摸他的下巴,感觉有些扎手,低低的笑了起来:“你这几日在忙什么?”

秦肃扣完了纽扣,抬眸看了段棠一眼,目光颇是带着一股幽怨,将被子轻轻的裹在了段棠身上,让她躺下,将床帐合上。他沉默不语的走到盆架前将水端了下来,双脚放进水盆里,洗了起来。

徐年与陈镇江在外间裹好伤,便见秦肃站在屏风外洗脚,水都溅在了地上。徐年忙蹲下身来伺候秦肃洗脚,陈镇江将鞋拿了过来,单鞋跪下给秦肃穿好。

秦肃道:“换盆水,净面。”

“属下这就去。”陈镇江颌首朝外走。

徐年小声道:“王爷,女子怕凉,属下让人在屋里铺上皮毛毯子,地龙再烧旺些。”

秦肃颌首:“去办。”

段棠悄悄的拉开了床帐朝外看去,可刚坐起来,亵衣就从肩膀滑落了。三年多为见,男女的差距在衣袍上便体现了出来,以前两个人是可以同穿一件衣服的。如今这件亵衣又宽又长,勉勉强强的才挂在身上。

段棠拉好了亵衣,又将伸手撩开了床帐,可手刚伸出去,就被人握住了手,眼前一黑,秦肃便坐了进来,将床帐合上拉好,把人抱在了怀里,拔步床便彻底与外面隔绝了。

秦肃真的抱住了人,才觉得荒芜成片的心,终于被填满了。整个人也从茫然不安中真正的定了下来。他小心翼翼又有些笨拙的拉起了被子将人和自己裹在了一起。

虽是在黑暗中,可还是自然而然的避开了她胳膊上的伤口,他悄悄的亲了亲她的发顶,忍不住勾起了唇角。

床帐很厚,拔步床本身就又深,虽外面灯火通明,里面倒是黑的很。段棠感觉发顶有热意,抬抬头,可看不到秦肃的表情。可恰好是这样的黑暗,似乎让秦肃觉得安全放松了下来,他的呼吸越发的平稳,无声无息的抱着段棠,光洁的下巴蹭了蹭她的脖颈。

坐了一会,他似乎是有些累了,抱着段棠慢慢的倚坐了一侧。床帐外有很轻微的声音,看不出来人在忙碌些什么。

段棠想掀开个缝隙看一看,伸出手却被秦肃无声的拉了回来,将她的手包裹在自己的手里,放在他的心口。

段棠倒也没坚持,从认识自现在,分离也好,吵架、冷战也罢,她与秦肃在一起,从来都不紧张,人也会莫名的放松,不会考虑那么多,更不会像和顾纪安在一起那般,走一步要想三步,做什么说什么都是事先想好的。

秦肃虽然将人搂在了怀里,可还是忍不住的碰触她,在黑暗里他少了许多顾忌,忍不住的用下巴蹭着她的发顶,整个人也越发的柔和了起来。

段棠能清楚的感受到秦肃的情绪,忍不住叹了口气,将头靠在她的胸口,双手环住了秦肃的腰,听着他一下快过一下的心跳。她明显感觉到他的手紧了紧,整个人又紧绷了起来。段棠忍不住的微笑,安抚的轻拍着他的后背。

秦肃小心翼翼的开口道:“胸口还疼么?”

段棠脸埋在秦肃胸前,压抑不住的笑了起来,可笑着笑着便牵扯到肩膀的伤和胸口,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秦肃当下皱起眉头来:“不许笑。”

段棠撇嘴:“你打了我,你还有道理了?”

秦肃当下就没了声音,片刻后,宛若讨好一般抚摸着段棠的散在脑后的长发。

记得两个人初相识,秦肃张嘴便是打杀,段棠那时以为他是个亡命之徒,竟是也不害怕,还颇有随遇而安的轻松感。段棠刚经历了退婚,碰见这么个意外,内心深处多少还是有些期待的。

若那时一直在石江城的里,要面对的亲人的怜惜,外人的幸灾乐祸,以及对未来的茫然。因与他在历经了半个多月波折,这件事在心里上才有了缓冲器。一成不变的人生里,出现些不可预见的意外之喜。

段棠与秦肃遇见,看似是段棠救了他,可段棠也是得了好处,最少她有时间理清楚所有的事,正视生命中最大的转折,且也找到这一生要做的事。若不是他受伤,只怕自己也想不起来去学医了。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那一次相遇,也是段棠这一世新生的开始。

黑暗中,两个人相依相伴相拥而坐,内心平静而自然,宛若回到了多年前一般。段棠想和这个人这般的坐,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问,只有两个人,坐到白发苍苍,坐到天荒地老。这般亲密无间的拥抱,与呼吸的交缠,段棠更能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内心里对这个人的动心与喜欢。

不知这样过了多久,外面安静了下来。

段棠依在秦肃的胸前,昏昏欲睡,秦肃却动了一下,她似乎是想让段棠的姿势舒服一些。可段棠骤然惊醒,猛然坐了起来,牵扯上伤口,低低的呼痛。

秦肃忙将人抱住,伸手似乎想看一下她的伤,可手指刚碰到她脖颈上的肌肤,整个人立即僵硬了下来。段棠感觉到发间的呼吸越来越快,便是身上还在疼,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段棠低声道:“王爷,你是要帮我揉胸口吗?”

推荐热门小说棠梨春风,本站提供棠梨春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棠梨春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113章 下一章:第115章
热门: [洪荒]穿到洪荒搞基建 老千3:鬼计神偷 甜蜜臣服 不完美恋人 不限时营业 妖怪都市 帝王将相下岗再就业 见习土地神 我的兄长是先帝 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