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上一章:第110章 下一章:第11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腊月的山里,比京城里更冷一些。

王府别院里倒是一点不冷,这处不光有温泉,地龙和火墙一天十二个时辰就没停过。虽然静王离开几日了,可是下面的人依旧不敢将炭火停下来,生怕他心血来潮再过来。副统领不止一次的说过,王爷的腰腿是不能着凉,所以屋子有多热便要烧多热。

那晚秦肃与段棠吵了架,当夜便回了京城。沈池这回是半分都不敢耽搁,没有和段棠打招呼便跟着离开了。秦肃回到王府后,便闭门不出了,谁也不见,一天也吃不几口东西。

徐年与陈镇江轮番劝了劝,可当下便被赶出了屋子。沈池更是连屋子都进不去。直至今日中午冯桢在大门口一遍遍的砸门,刘徽给徐年禀告的时候,被秦肃听见了,谁知他衣衫都不曾穿戴整齐,便出来了,直接出了大门。

秦肃不但指挥侍卫,将冯桢带来的那群狗腿子打个半死,自己藏在暗处一脚将踮着脚朝王府里张望冯桢踹到台阶下去了,看起来就摔得不轻。

从府外回来,秦肃才算有了好脸,可惜因匆忙出门穿得太单薄了,下午就起了烧。沈池号脉后,便发现他近日思绪过重,身体亏的厉害,让他躺下好好休息睡觉。谁知道药还没有煎好,秦肃便起身非要回别院去,一刻都不能等。徐年甚至委婉的说,可以将段棠接过来,但是秦肃恼羞成怒,大发雷霆,穿戴好了便骑马回别院,坐车都不肯。

傍晚时分,一干人等悄无声息的回了别院,秦肃竟还是不肯休息,让人在主院里挂满了灯笼,在院里走了一圈又一圈。沈池着急的不成,他几次拉住秦肃号脉,发现他身上的是越来越烫了,真是苦口婆心的劝了劝,可就是劝不动。

所有人都知道秦肃要什么,可他就是不许任何人出院子去通风报信。他这几日又着实的太过喜怒无常,人仿佛回到了三年前的那个春天,甚至比那个时候还焦虑暴躁。

多少人都在祈祷,段棠能看见这通明的主院,过来一趟。可惜段棠在天黑后,泡了温泉汤,便躲在寝房里做针线,根本不知道秦肃回来的事。这几天都是这么过的,哪里会到主院里来。

段风、段靖南倒是看见了,但不如没看见,他们根本不想让段棠与秦肃多见面,不光不会说,甚至巴不得段棠不出来。那日在厨房里,段风早听见有人过来,许多话都是故意说出来给秦肃听的!一个好好的王爷,光明正大的事不做,还学人听壁角!

亥时将过,等了一晚上的秦肃也终于疲累了,这才回了寝房。沈池好说歹说才给人灌下了一碗退烧药,不动声色的点上了安息香,秦肃这算是彻底安睡了下来。

徐年与陈镇江这才松了一口气,两个人对视一眼,陈镇江这才开门走了出去。

天空在有月亮的夜里显得很是透彻,因墙角一树梅花早早的开了,空气很冷,还带着清冷的淡香。

段棠裹着披风站在主院外,皱眉看陈镇江道:“半夜三更的,陈统领执意让我出来,所为何事?”

陈镇江难得腰间没有挂着佩刀,沉默了片刻道:“在下想同段小姐做一笔交易。”语气里更是少了往日的冷硬,多了几分无奈。

段棠眉头微动,嗤笑了一声:“不知我与陈统领之间能有什么交易?你需要我做什么?你又能出什么价?”

这些年陈镇江因为望后村擅作主张的事,一直没有徐年得秦肃信任。陈镇江这些年早已习惯随着秦肃的心意,也不敢在段棠的事情上有半点意见。可是,他即是秦肃的臣仆,看着他长大,若是先皇与先皇后还在的话,秦肃经历这般的事,又怎么会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将自己折磨成这般模样。

如今陈镇江在这里与段棠对话,其实本就没有什么立场,甚至连平等都谈不上。若是放在以前,陈镇江根本想不到这样荒诞的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太/祖时陈镇江父亲是□□的贴身侍卫,一次大战中为太/祖挡下暗箭不治阵亡,母亲得知消息时,投缳而死。陈镇江那时不过两岁,太/祖将人接到身边亲自教养。

陈镇江三岁时,先帝降生,从此后陈镇江就成了先帝的大伴,即是伴读又是臣子。他十三岁时,太/祖组建暗卫,陈镇江便是第一批进去的人,明面上却是进了禁卫军。因两代帝王的信任,陈镇江少年得意,二十岁便统领了皇家暗卫,明面的身份是禁卫军副统领,因这双重的身份,富贵荣华与地位都是缺的。

段棠这般门户的姑娘,放在往日里,陈镇江连多看一眼不屑,今日过来说话,实然已算是低人一等,什么交易,不过是变相的求乞罢了。陈镇江一生未娶,从不曾想到有一日,会因为小女儿情从的琐事和人做交易……

陈镇江道:“三年多前,我奉命调查吊桥刺杀之事,顺藤摸瓜查回了石江城。下这个命令的人,本是要赶尽杀绝,做事的人虽是很谨慎,到底不是死士,总留下了些许证据。我才查出了些端倪,段千户一家三口,一夜之间凭空失踪了。后来,所有的证据以及抓到的落网的人一起指向段千户与段风。”

段棠深吸了一口气,眼神微动:“我父亲是参与了这事,但是段风并没有参与!”

陈镇江挑眉:“自然,若没有确凿的证据,我也不能随意指正谁有罪。可刺杀之事,乃段靖南一手策划,段风又是石江城远近闻名的神射手,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当初王爷身上的箭伤,段小姐该是记忆犹新吧?这可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

段棠怒道:“你血口喷人!段风那时人一直都在石江城里救灾,若有心去查,便知道他没有作案时间!不是他射伤了王爷!若当真是他,便是离得再远都能认出我来!他根本不可能下手!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那么说,可这事我是不会认的!”

陈镇江笑了一声:“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冤不冤枉你段家,段小姐心里明白!段风是不是那个神射手有什么重要!这场刺杀谋划人是谁!还用我再重复一遍吗!”

段棠深吸了一口气:“哪又如何!静王又不是不知道这事,我不明白,你现在和我说这些又是什么意思?为静王讨公道吗?”

陈镇江面上不显,可满心的苦涩,人心都是偏的,秦肃这些年受了那么多苦,他心里又怎会真的不怪段棠。莫说陈镇江如此,便是徐年如今待段棠也是空气有余,亲近不足。可是,这些年眼看着秦肃已是非这个人不可,又有什么办法呢?

陈镇江道:“小姐带着一家逃亡的时候,可有想过我家王爷?小姐这些年,可曾因这事内疚过?”

段棠虽是知道在这一条上,她永远不占道理,可是还是不得不开口道:“我父兄在外做事,我从不曾过问。静王殿下被人刺杀,这件事定然都是皇家自己人的手笔,大位之争也说不上对错来!若不是我心里顾念静王,我父亲为谁做事,必然也能得谁庇护,我也不需要带着全家离开!因为父亲做了这件事,我才更无法面对静王,离开才是最好的办法。”

陈镇江抿唇道:“小姐不必与我解释这些,我不是王爷,对我说这些……也弥补了什么。”

段棠沉默了片刻,轻声道:“人生本就是有舍有得,我当初那么做,是觉得他不够重要,是能舍弃的那个……他是静王,要什么都有,我肯定是要先顾家人的。”

陈镇江虽知道段棠说得对,可是在情感上也没有同理心,他没有家人体会不到,他这一生是要为先帝鞠躬尽瘁的。

陈镇江道:“我从未将刺杀的内情禀告给王爷,虽然他知道你父亲曾参与,但并不知道就是策划刺杀的人。”

段棠骤然侧目看向陈镇江,目光露出几分讶然。陈镇江虽是喜欢擅作主张,可对秦肃的忠心绝对毋庸置疑的,甚至该是比徐年有过之而无不及,隐瞒秦肃的事便是徐年来做,都没有那么让人惊讶。

陈镇江叹了口气道:“沈大夫的复健手册,用药、针灸的章程都出自小姐之手,加以修善,王爷才能康复的那么快。我明白小姐肯定不知道刺杀这件事,是真的想让王爷康复。当然,你们段家人也不无辜,刺杀皇室的罪名,株连九族也无不可。小姐一走了之后,对王爷造成的伤害,更是无法弥补……”

段棠微微一愣:“我那时想的是,他这样的身份,身边多得是人……”

陈镇江看了段棠片刻后,低声道:“王爷的脾气,小姐该知道,十分执拗,我等都左右不了……”

段棠愣了愣:“我当初也不曾想到这些……”

推荐热门小说棠梨春风,本站提供棠梨春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棠梨春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110章 下一章:第112章
热门: 离婚热搜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爱豆家里有道观 在都市怪谈里谈恋爱[快穿] 长命女 躁动的山野 夜色深处 回到1981 月摘星 唯爱暖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