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上一章:第109章 下一章:第11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次日,天未亮,秦禹走出寝房,看见郑王竟是只着单薄的亵衣跪在院中。一整夜,他整个人都冻得神志不清,看见秦禹过来,气若游丝的认错,求秦禹的原谅,否则他便要跪死在这里。秦禹还能如何,到底是自己嫡亲的儿子,还能眼睁睁的看他冻死不成?

秦禹亲自将昏迷郑王抱回了寝房,让人找太医诊治。这事惊动了皇后也惊动了太子,皇后难得大义凛然一次,不但没有给郑王求情,还建议秦禹将人送去封地一了百了。秦禹让太医给郑王灌了一碗药,郑王醒来了,皇后竟还强迫他去给太子妃送殡。

郑王历经了这件事,也是真的悔过了,身上滚烫,也不顾秦禹的阻拦,竟真的去给太子妃送殡。待到下午,他是被人抬回去的,浑身热的烫手,烧到不认人了。这些时日,郑王也在东宫养病,人也浑浑噩噩的,直至昨日傍晚人才真正的退了烧。

秦禹见人终于好了,便让人将郑王送回府去,让他闭门思过,何时解禁,再等消息。可这般的处置,又太过轻拿轻放。秦禹生气的时候,便想着先将郑王的亲王爵撸了,再把他赶去封地,无昭不可回京。虽然秦禹知道郑王已经受了教训了,可按照颜薇的脾气,只怕还不能接受。

太子与小皇孙,对秦禹来说,固然重要。可郑王这个儿子也是亲生亲养的,也是很重要的。若真要为了一个连孩子都算不上的胎儿,重重降罪已经悔过的郑王,秦禹还是做不出来。在女人眼里,怀孕了肚子里便是骨肉,便是亲生的孩儿。可男人眼里,怀孕便是怀孕,只要不曾瓜熟蒂落,没有看见孩子,那么便不算是孩子。

秦禹虽是这般想的,可他该如何和颜薇说。不管秦禹心里有多少里有,可颜薇到底是失去了一个孩子,她肯定不接受秦禹对郑王的处置,这也是秦禹一时不想面对颜薇的缘故。实然,在这短短几日里,在孩子上的选择,秦禹心里的那杆秤已经倾斜太多了……

秦禹一生仰慕自己的父皇,依赖自己的母后。在他看来,当年他的父皇与母后那般的培育与重视他的皇兄没有错,便是将自己养成富贵闲人,也是对这个皇朝好。他幼年何止一次听过自己的父皇诛杀兄弟的事,虽是不赞同,可为了皇朝的稳定,那般做也无可厚非。

他这一生总想效仿太/祖,超越先帝,便是将来葬入皇陵也能让太/祖与先帝看看自己的功绩,让母后因自己自豪。是以,他做闲散王爷时,对两个儿子几乎是一视同仁。这两个儿子都算是他亲手带大。当年,因太子能承袭王爵,而郑王可能只能等封个郡王,秦禹是有些偏心小儿子。

可当他登基后,便将太子与郑王的等级明确的划分好了。他很希望郑王如自己当年那般安分。也希望太子有个康泰的身体,将皇朝彻底稳固下去。也是因心里有这一份执念的缘故,他也必须压下自己对贵妃的惦念。

实然,撇开所有的一切都不说。单纯颜薇怀孕这件事来说,秦禹是真的开心的。她有的孩子,与皇后生的是不一样的,不是人生的任务,也不是为了谁才必须要孩子。这个孩子不用背负那么好,将来自己肯定会给他万千的宠爱与人间的富贵。

这个皇朝,三个帝王,前两代都是只有嫡子。秦禹与颜薇,三年多的时间有了孩子,可惜两个孩子都命薄福薄之人,也许是冥冥之中,是太/祖与先帝都不希望这个皇朝有嫡出外的继承人,否则。颜薇常年承宠,怀孕两次,为何都如此凑巧没有保下来。

王顺见秦禹站在寝宫门前,踟蹰不前,便低声道:“皇上忘了,贵妃娘娘如今还在明萃宫里养身体,要不要摆驾明萃宫。”

秦禹未曾言语,而是踱步走进了寝宫里。很快伺候的太监都动了起来,端水的端水,脱衣袍的脱衣袍。一刻钟后,秦禹洗漱完毕,换了衣袍,躺上了龙床,闭上眼睛后,他却觉得这寝宫更空了。秦禹又睁开了眼。

王顺本正要拉上床帐,见秦禹又睁开了眼,不禁小声道:“皇上,还有什么吩咐?”

秦禹道:“贵妃这几日怎样?太医可有送来什么消息?”

秦禹这几日对颜薇不闻不问,哪个太医会特意送来消息?这些事都是皇帝过问后,才会更尽心,小产又不是什么喜事,谁没事巴巴的过来找晦气?何况,东宫那可是太子的地界,跑去皇后、太子的地界去给贵妃通风报信,只要脑子没有坑的,都干不出来。

王顺斟酌道:“太医们都不曾过来回过话,想来便是没事。若当真有事,肯定要来报的。皇上若是不放心,不若去明萃宫看看?这会还不算太晚。”

秦禹慢慢的坐起身来,王顺忙给他披上一件衣服,然后又去拿常服,披风。秦禹见王顺忙来忙去,叹了口气道:“罢了,还是让贵妃好好养身体,这时候朕要是过去,肯定是要说郑王的事,若她再为此气着自己,倒是朕的过错了。”

王顺收拾东西的手停了停,忙又将东西放下,笑道:“皇上说得是。”

秦禹虽是听王顺这般说,可心里到底还是烦乱。他多想王顺说,他该去看看贵妃,可是王顺竟是他说了下去。秦禹心里既想见颜薇,又怕见颜薇,他根本无法处理这样的事,又真是怕颜薇知道郑王的处理结果,再被气出个好歹来。

王顺放下东西又站到了一侧,有心替颜薇说上两句话,嘴巴动了动,可到底还是忍住了。

三年多来,王顺与颜薇相处的时候最多。她虽是出身不高,但人是真不错,对人好就是好,也不是施恩什么的。皇上与她在一起过日子时,特别像平常人家的夫妻甜蜜蜜的。她家只有老父,还自己跑去乡下养老,一年到头也难有个消息了。她在皇上身上没有所求,可能看出来她是真的喜欢皇上。虽然在王顺看来,她比皇上小了二十多岁,可她却把皇上当成了宝。

一个普通人家出身的贵妃,好就好在,从来不像旁人那般高高再上,不把宦官当人看。她平日里对王顺也多是尊敬,便是与皇上生气,也从不迁怒于人,更不曾骂过奴婢。张合在颜薇进宫前,是敬事房洒扫的小宦官,谁都能踩上一脚。

那次去贤妃宫里送东西,被久不得宠的贤妃拿来出气,拖出去差点打死。当时颜薇才进宫,路过那边,随意就问了几句,无意中救下了张合的性命。颜薇圣眷正隆,那些人见她来过问,哪里还敢下死手,当下便将人放了。

张合知恩图报,伤好后花了所有的积蓄,调到了明萃宫做了做低等洒扫的。因为有眼色又本分,便被颜薇看中了。她不光自己抬举张合,还时常对秦禹夸赞他。说他老实本分还很善良,说这般进宫的人,都是苦命人,合该对他们都和善些。

这些年王顺在宫中,因着秦禹的这份信任,可谓顺风顺水,谁见了还不是点头哈腰的。可惜,便是这般的地位,因皇上脾气过于软和,莫说在皇后、太子面前要做一条安分的老狗,便是郑王也从不曾将王顺当人看。

便是没有这三年多的相处,王顺心里也是愿意帮颜薇说说话。可是最近他一直跟着秦禹在东宫,也算是看明白了。不管那颜贵妃如何喜欢皇上,也不管皇上多宝贝颜贵妃,那情情爱爱平日里再蜜里调油,也没有太子殿下一根手指来得金贵。

何况,太子才是这个王朝的继承人,皇上的年岁也不小了。太/祖与先帝都不是长寿的人,皇上虽现在看起来还是康健,可王顺也还想给自己留一条路走。

颜贵妃在的时候,她的人都忠心,有些话还能说。可颜贵妃走后,这宫里又进了不少伺候的人,这正和宫现在就跟筛子一样,到处都是皇后、太子和郑王的人,若今日他替贵妃说了话,那么明日皇后能直接扇他一个嘴巴子!

王顺长出了一口气:“皇上,切勿优思过重,明日还有大朝,今日便早些安歇吧。”

秦禹坐着发了会呆,听见王顺那么说又躺了回去,可片刻后又道:“这几日怎么不见静王?”

王顺低声道:“静王殿下那日送殡回来,旧伤便复发了,这几日一直在京郊的温泉庄子里养伤,一时半会怕是回不来。”

秦禹捏了捏眉心:“没说何时回来吗?”

王顺低声道:“皇上,静王殿下的脾气您又不是不知道,他哪里有准啊!”

秦禹道:“是啊,这个孩子历来跳脱不服管教……静王今年多大了?”

王顺掐着手指算了算:“过了年便要加冠了。”

秦禹道:“二十了?该成亲了吧?”

王顺忙点头:“可不是该成亲了,放在百姓家里,孩子都会跑了。咱家皇家的亲事反倒都不着急了。”

秦禹道:“过了年办了郑王的婚事,便让皇后给静王相看相看人家,看看还有哪家的姑娘性情好一些……罢了,静王的婚事,还是朕自己来看吧!”

王顺低声道:“静王殿下这些年,一直在找江南的那个姑娘,要是找不到的话,怕是不会成亲,可若是找到了怕是要娶那个姑娘吧?”

秦禹沉吟了片刻,低声道:“喜欢是喜欢,他将人接入府里,封个侧妃顶天了,小门小户的姑娘哪里能娶回做正妃?到时候心养大了,难免要生事,不若找个知根知底清贵的人家……”

王顺道:“静王殿下性格执拗,这件皇上还是要好好的和他商商议议,若是有合适的人,是不是先给静王透个底?”

秦禹又叹了口气:“你说的是,一个两个都不给朕省心,静王这儿朕还真得费费心。朕这个做叔父的到底隔了一层,便是做得再好,也怕落埋怨。”

王顺忙道:“皇上给的都是恩典,哪能落埋怨,不过年轻人都不知轻重,怎么知道门当户对的重要,皇上也是一片苦心呐!”

秦禹心乱如麻,低声道:“可不是!清贵人家的姑娘定然知书达理,明进退!你看看贵妃不就是小门小户的姑娘。这些年被朕宠着捧着,金尊玉贵的养着。现在出了事,朕为了她的心情也是左右为难。说来说去,还不是这些小门小户的女子被宠得心都大了,连尊卑与进退都不知道了!”

王顺知道秦禹在说气话,连忙噤声,片刻后,秦禹似乎还在等王顺的应和。王顺不得不道:“皇上,亥时了,该安歇了……”

荣家胡同,位于京城西城,这里大多都是京城的富户与小官的宅邸。林宅便在此处,这宅院几乎占了大半个胡同,坐北朝南,位置也非常好。

三年前,林贤之自有外宅只要不值夜,便会回家来。他虽是个宦官,可这门亲事是皇上开了口认可的,自然算是过了明面,大家虽是心里稀奇宦官娶妻,心里百般看不上,可冯玲与那些宦官自己抬进门的姬妾与对食都一样,她是真的有林夫人的体面的。

林贤之虽是自小入宫,可他十来岁的时候就认了王顺做干爹。那时王顺也算不上得宠,父子俩与那些后来认的儿子,情意不同。若王顺要找个养老送终的人,那必然是林贤之无疑了。因为这一点上,林贤之比别的宦官过得都好,尤其是这些年王顺颇得圣心,林贤之也是一路飞升。

自江南回来,林贤之便被调入皇后宫中做了大总管。皇后虽是不得圣宠,可生了太子、郑王,该有的权利风光一样不少,周家也跟着沾了不少光,虽算不上顶级的权贵的,可太子的母舅谁人不卖几分情面,如今最得宠的颜贵妃,也是不能与之相比的。

林贤之因在江南便投了郑王,郑王与皇后更是母子连心,自然林贤之深受皇后信任。这宫中虽面上最风光的便是王顺,但因皇后执掌后宫,那最有权势和油水的反而是林贤之这个中宫的大总管。

冯玲如今日子颇是富贵悠闲,上无公婆,下午妯娌小姑。这府里她一个人说的算,便是林贤之说话,都不如她好用。自然,在下人面前冯玲也不会不给林贤之体面,但是私下里林贤之可是个正经的妻管严,对冯玲可谓言听计从啊。

此时,一家三人都坐在客厅里。

冯桢因连着几日去段家找不到人,人就开始着急了。今日堵住了杜威差点以命相逼,这才知道顾纪安将一家三口带了出去,可不知怎么被静王得了消息,将人抓住了,关了起来。

冯桢带着人就去了静王府门口转悠了一上午,就领着一群人拍门要人去了。那王府的人又哪个是好相与的,冯桢带去的人和王府侍卫打成了一锅粥,不知冯桢被谁踹了一脚,从台阶滚了下来,跌了个鼻青脸肿的。冯玲见冯桢这般的回来,自然是不肯依,没等晚上就让人给宫里的林贤之递话,说家里要死人了!

林贤之一听没吓死,半分都不敢耽误,跑去给皇后娘娘告了假,匆匆的朝家里赶,看见冯桢一脸的擦伤也是气怒不已。冯玲与林贤之成亲四年了,这个便宜小舅子一直就跟着两个人,在府里那可是正经的主子。他是个阉人,冯玲不嫌弃他,两个人脱了衣裳上了床,冯玲也从来没嫌弃过他的残缺,甚至因此更心疼他。

他与冯玲这辈子都不可能有孩子了,冯玲那般的性格,自然也不愿意收养别人家的孩子。小舅子虽是年纪不小了,可自小就是福窝里长大的,没有受过委屈,来到京城后林贤之没少给他收拾烂摊子也习惯了,可不管他闯多大的祸,林贤之也没有委屈过小舅子。

林贤之是真心把小舅子当儿子在养啊,连他娶妻生子的事都在琢磨了!这会人好好的出去,被静王府黑不说白不说的就被打成了这样?!这有没有王法了?!

静王虽是听起来名头很大,可那是在外人看来。真正的权贵与顶层的人现在是不会把静王放在眼里的,林贤之在江南时怕静王是因为那个时候他对自己有生杀大权,他一个不高兴宰了自己,那也没处说理去!可是现在是在京城,有皇后、太子、郑王在,静王还能上天不成!

冯玲给冯桢上完药,哼了一声:“这事咱们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林贤之忙道:“不能算!肯定不能算!”

冯桢忙道:“姐夫你最有办法了,你帮我找找棠棠!静王要是真扣下了棠棠一家,咱们也得把人要回来。”

林贤之闻言,不禁皱起了眉头:“这个事,咱们得又证据啊!人是在顾纪安那边丢的,到现在顾纪安这边都没有动静,何况咱们也得有立场去救人啊!她与关系再好,可总也没有什么名分,我在宫里也不好回话啊。”

冯桢蹙眉,眼泪汪汪的看林贤之:“姐夫,我小时候谁都嫌我笨,没人和我玩!我从小到大就那么一个朋友,棠棠从来都没有嫌弃过我!她总也夸我!要不是她,我不会中了举,要不是她我也不敢去写话本……”

写话本在这个时候也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若放在一般读书人家,被家长知道了那是要被打断狗腿的,烧了书的!曹雪芹写《红楼梦》的时候,也是不敢放大名的,就怕辱没了祖宗。可这在冯玲和林贤之的眼里都是值得骄傲的事。好歹冯桢还给考了举子,虽然林贤之也打了招呼了,可他会写话本,那也是有了一技之长,最少离了人也不至于饿死了。

当然了,冯玲如今心里有的是钱,心里还给弟弟惦记着冯家江南的家业,自然也不会让自己的弟弟饿死的。可不管怎样,这在冯玲和林贤之看来,虽是不能拿来细说,可都是值得骄傲的事。甚至,有时候冯玲见有些闺阁小姐在看冯桢写的话本,心里都有隐秘的成就感。

林贤之低声道:“过两日宫中要赏冬衣和腊八粥,到时候静王那边的差事,我亲自去办。先给你打听打听人被关在那里。明日我不当值,去拜访拜访顾大人,到时候再问问缘由,这件事到底要怎么办,我还得再琢磨琢磨。”

冯桢担忧道:“可是,当初棠棠一家离开江南,确实与刺杀静王的事有关系……”

林贤之不以为然的笑了笑,安慰道:“这算什么大事!刺杀就刺杀了呗。那段老爷不过就是个跑腿的,又不是主事,就是拿来顶包也怕牵连出不该牵连的人。在江南时对静王动手的人多了,皇上都不追究了,静王若是私下追究,那就是对皇上的处置有所不满,到时候就让静王亲自给皇上解释去。”

冯桢听了半天也没听懂:“是不是这件事就没事了?”

“这都没什么!就怕静王到时候找别的理由扣下段家人。”林贤之自己都朝静王下了手,还差点把人给做了,现在还不是照样升官发财。他哪里会觉得这件事是个大事,还觉得段棠一家跑的莫名其妙啊!

冯桢道:“别的能有什么事?”

林贤之笑道:“什么事都成啊!静王要强取豪夺,皇上也不会因为这么一家无关紧要的人让静王不高兴啊!”

冯桢抿着唇:“岂有此理!还有没有王法了!”

林贤之笑着摸了摸冯桢的头,笑道:“你和皇家人谈什么王法,总之这件事你别管了,我来尽力办。”

冯玲却落落大方的攥住了林贤之的手:“段棠平安就成了!别的事我也不管了,可咱们阿桢也不能让人白打了!”

林贤之被冯玲拉住了手,脸上的笑意便收不住了,忙回过头来看冯玲,小声道:“夫人放心,为夫肯定让静王府出出血!”

推荐热门小说棠梨春风,本站提供棠梨春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棠梨春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109章 下一章:第111章
热门: 穿进玛丽苏文被迫装直男 (综漫同人)在横滨当守护神的日子 当白富美成为贫困女 三生三世枕上书 极品王爷太凶残 一厘米的阳光 猎艳后宫 揣着崽就不能离婚吗? 乡医:卫生所的秘密 念我不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