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上一章:第105章 下一章:第10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陈镇江道:“今日我们和小姐说王爷的往事,是怕沈池不好和你说,一些细节他也不是全都知道。我知道小姐与他人不同,便和头儿商量着打算一次和小姐说清楚。”

段棠道:“师父和我说过王爷的症状,我明白你们在担忧什么……”

徐年道:“王爷在认识小姐之前,除了鱼之外,从不食任何别的肉。在宫中时,王爷不许宫女近身,出来后更是不用丫鬟,自十几岁至今甚至不曾……失精,我和沈大夫也说过,可沈大夫号脉也看不出来,可王爷是不许人近身的,沈大夫看不到,便是我等也看不到一些地方。是以,我和头儿一直怀疑,王爷当初是不是被安皇后伤到了根本……”

西北的月,皎洁而清亮。

秦肃下了马,快步朝院落里走。徐年快步迎了回来,闻见了一股酒气:“王爷,今日宴请可还顺利,怎么回来那么晚,瞧着您这是又喝酒了?”

秦肃抿唇道:“你与陈镇江为何今日不见踪影?”

“今日属下在准备送回京的年节礼,头儿今天带人去送抚恤金,我们两个也是忙了一天。”徐年顿了顿又道,“往年犒劳将士也不见有人敬酒,今日这是谁……”

秦肃道:“段靖南、段风对本王颇是不满……”

徐年挑眉道:“是不是王爷先挑衅了?……人家辛辛苦苦养大的女儿,王爷转身就拐走了,这个……实属难免的。”

秦肃脚步一转,没有回主院,却是去了花园东侧的院落。

徐年道:“王爷不回主院吗?小姐下午打发人来问好几次了。”

秦肃没有说话,虽是脚步沉稳,可身上的酒气太大了。这些年秦肃从不喝酒,往日宴会他冷着脸朝席上一坐,根本没人敢去敬酒,在西南时如此,在漠北更是如此。他吃两口起身就走了,那些将领们才敢喝起来,只敢灌自己和头儿。

秦肃直接走进了屋内,转身进了屏风,开始脱衣服。

徐年知道秦肃的规矩,站在了屏风外,小声道:“王爷饮了不少酒,要属下进去伺候吗?”

秦肃穿着亵衣亵裤便走进了温泉池里,拆开了长发,整个人浸入水中,片刻后又站了起来,他确实有些喝多了,热气一蒸腾,便觉酒气上头,找个了地方坐了下来,闭上了眼眸。

徐年道:“那王爷稍等片刻,属下去给您拿换洗的衣物。”

片刻之后,外面便传来细碎的脚步声。

秦肃感觉有人靠近,可并未睁眼:“放在外面。”

稀稀落落的很小的水声,从一侧传来。

秦肃骤然睁开了双眼,对上一双水盈盈的大眼,她只穿了一层薄纱,脸上都是羞怯,侧坐在池子上面,恰好是月光照进的地方,宛若那细腻的肌肤镀了一层辉光,让她比白日里还要貌美三分。

丽芸小声道:“王爷……。”

秦肃听见她说话骤然睁大了双眼,似乎没有反应过来,他骤然站起身来,可不知想起了什么又坐了回去,看不出来息怒来。

丽芸伸出一只手摸向秦肃的胸口,怯怯的开口道:“王爷,奴婢伺候您沐浴吧。”

秦肃猛地倒退了两步,单手朝腰间摸去,可惜此时腰间并无佩剑,甚至身上的亵衣因被水浸染的缘故,都松松垮垮的。

秦肃面无表情道:“滚出去!”

丽芸坐在了池子旁,一直脚已经放进池子里了。

秦肃怒道:“徐年!来人!”

可等了片刻也不见来人,因后宅里如今住着段棠,秦肃生怕侍卫们打扰到段棠,于是整个静王府都外紧内松,只有主院伺候的丫鬟与婆子多一些。

丽芸整个人已经下到了池子里,朝秦肃走了过去:“王爷,奴婢帮您松松骨吧……”

秦肃满眸的震惊,连连朝后退:“出去!否则本王不客气了!”

丽芸小声道:“王爷,您怎么了,是不舒服吗?”

秦肃退无可退,怒道:“来人!快来人!”

“呀!”丽芸一个站立不稳,整个人朝秦肃倒了过去。

秦肃已退到了角落,眼看丽芸便要砸在了他身上。秦肃伸手便要抵挡,可丽芸身上的那层纱已被浸透,几乎算是□□着,他伸出的手又缩了回来,唯有猛地蹲下身去,从一侧转了过去,在池子里,快步朝外走。

丽芸忙追了过去:“王爷,您……啊!——”

陈镇江站在池子外,拽起丽芸的长发,将人从池子里揪了出来,重重的摔在地上!

陈镇江拽起一侧的长毯,双手递给池子里的秦肃:“属下来迟了!”

秦肃在水里用长毯将自己整个人包裹严实,这才上了岸:“将这贱婢的双手砍去!”

丽芸急忙朝秦肃爬了过去,哭道:“王爷!王爷!你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陈镇江一脚将人踢了出去,让她不能再次靠近秦肃。

“啊!——”丽芸只觉得胸口一阵剧痛,惨叫一声,整个人被踢到了平屏风之外,重重吐了一口鲜血。

陈镇江带来的侍卫,这才快步上前,将人拖到了院中!

秦肃怒道:“人打死,池子清洗干净。”

陈镇江斟酌道:“王爷,这个人我们不好处置,否则她多次以下犯上,属下早就处置了。”

秦肃这便去屏风便上拣自己的衣袍,怒道:“这府里还有本王不能处置的人?!”

陈镇江忙将屏风扶了起来,自觉的站在屏风外面:“这个就是王爷当年江南带回来的人,以前是小姐的丫鬟。您现在将人处置了,若小姐问起来,王爷要如何说?她与小姐认识有些年头,若是没有证据,说她强迫王爷,只怕小姐不肯信……”

秦肃穿衣袍的微微滞了滞,不知想起了什么,有些气弱道:“本王会动一个丫鬟不成!”

陈镇江忙道:“王爷冰清玉洁,肯定不会!”

秦肃穿好衣袍走了出来,看了陈镇江一会,总感觉这个词怪异,可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让人把隔壁温汤准备出来。”

陈镇江道:“前些时日便收拾好了。”

秦肃拽着大氅转身朝隔壁屋走,路过门口时瞥了眼被放在院中的丽芸:“这个人不要留在王府了。”

陈镇江轻声道:“属下知道这个人有问题,当初摸底时,查到了一些事……虽然属下以为这个人不该放在小姐身侧,可若小姐一直不开口赶人,我们总不好越俎代庖……”

秦肃道:“什么事?”

陈镇江凑到秦肃耳边,小声的说了几句话。

秦肃紧紧的蹙起了眉头:“还有这等的事……”

段棠抱着几件衣袍缓步走进院,抬眼便看见丽芸身着纱衣,瑟瑟发抖的坐在院中,那纱衣被水浸透了,在洁白的月光下,更像不着寸缕一般,院门口还守着侍卫,看见段棠进门,更是目不斜视。

丽芸看见了段棠,宛若看见了救星,急忙爬了过去:“小姐!小姐救救奴婢!”

段棠脚步微微一顿:“出了何事?”

丽芸哭道:“方才王爷喝醉了,奴婢伺候王爷沐浴……”

“我没有!”秦肃从南侧屋里走到门口,看着段棠又重复道,“我没有!”那清冷的脸,在月光竟是还显出几分委曲来。

丽芸哭得满脸都是泪,伸手想拽了段棠的裙角,可段棠却退了两步。丽芸顿时更加的伤心绝望,大哭道:“小姐救救奴婢吧,事被人撞破了,王爷为怕小姐知道,竟是要杀我灭口!”

秦肃怒道:“你该死!”

段棠看了丽芸片刻,轻声道:“陈统领,你让人先将丽芸送回屋去。”

陈镇江看了眼还抿着唇的秦肃,顿觉指望不上,躬身道:“是。”

陈镇江快步走了出去,两个守门的侍卫再次上前将丽芸提了起来,朝院门口拖。

段棠抱着衣袍这才朝屋内走去,秦肃看了段棠一会,嘴唇微动,到底没有发出声音来。

秦肃等了片刻见段棠不理自己,又是生气又是委曲,拽住了段棠的衣袖,大声的喝道:“本王没有!”

段棠看了秦肃片刻,挑眉道:“你没喝酒?”

秦肃气焰顿时灭了一半:“我……”

段棠皱眉:“一身酒味,和别人的脂粉味,还不快去洗干净!”

秦肃看了段棠一眼,嘴唇蠕动,似乎心中不服。

段棠挑眉道:“怎么,难道你还等我伺候你更衣不成?”

秦肃又生气又委曲,可方才那嚣张的气焰已是全部消失,他赌气般的解开了大氅,慢吞吞的脱掉了外面的长袍,露出了湿漉漉的亵衣与亵裤。片刻后,不知又想到了什么,抓起了长袍,遮盖在身上,躲躲闪闪的看着段棠。

段棠气笑了:“不让我看,却给不相干的人看?怎么,你是要气死我吗?”

秦肃小声道:“谁也没给看……”

段棠喝道:“还不下去洗干净!等我伺候你洗吗!”

秦肃下意识便抖了一下,忙走进池子里,将衣袍扔了出去。

段棠道:“她是在这里伺候你洗澡的吗?”

秦肃立即摇头,心虚气短道:“不……不是,是东侧池。”

推荐热门小说棠梨春风,本站提供棠梨春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棠梨春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105章 下一章:第107章
热门: 咬上你指尖 不如不遇倾城色 花间提壶方大厨 被黑化的他抱在怀里亲[穿书] 哪有这么危险的柯南世界 我的三个室友都不是人 国家干部 想吃你的糖 我靠信息素上位 死对头每天都在撩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