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上一章:第104章 下一章:第10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明萃宫里,芍药几个合力抬着颜薇小心翼翼的放在床榻上。

很快,血便渗透了床单,张合急匆匆的便跑出去,将几个从东宫跟着的御医带了进来。

一个御医,跟着跑了进来急忙便扎针,对另外的御医道:“快让人熬止血的药!叫稳婆!”

很快的,一屋子人全忙了起来。片刻后,三个嬷嬷跑了进来,几个御医一起走了出去,稳婆门才打开了被子,整张床上流得都是血。芍药端着热水走了进来,张合端着刚熬好的药,走了进来。稳婆有条不紊的将药喂给颜薇。

一个人看了看被子下面,开始给颜薇揉肚子,血水汩汩的流了出来。

一个嬷嬷继续道:“切一片老参让娘娘先含着!熬些参汤。”

张合又急匆匆的朝外跑:“奴婢去拿!”

颜薇冷漠的看着众人忙碌,片刻后才道:“孩子还能保住吗?”

郑嬷嬷看了眼流出来的血,福身道:“回娘娘,现在要先将里面清理干净,如此以后才能再有皇子。”

颜薇嗤笑了一声,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芍药从外面拿来药膏来,用冷水给颜薇擦干净脸,将药膏细细涂抹在脸上:“娘娘放心,脸上伤得不重,太医说了,过段时间落了疤,脱了层皮,过了夏天便会好的。”

颜薇仿佛并不在意,并未睁眼。

秦禹下了龙撵,便朝寝宫内跑。几个御医却守在外间与廊下,看见秦禹急忙行礼。

秦禹急声道:“人怎么样了!你们都站在这里做什么!不是说烫着了吗?”

白太医是专治妇人病的,低声道:“皇上,贵妃娘娘出血太多了,这一胎,怕是保不住了……”

秦禹愣了愣,好半晌才回过神来:“你说什么?什么这一胎……她、她有了?何时有的!为何朕不知道!”

白太医道:“刚两个月,日子尚浅,本就不稳当……”

秦禹扶着额头朝后退了两步,被王顺扶着才站稳当,他抬眸看了看周围,又看向内室的方向,久久不曾回过神来:“人没事就好……”

白太医小声道:“娘娘这番出血有些多,稳婆们还在忙,便是止住血,这次怕是伤着了,以后还要多养着……”

秦禹推开挡在前面的白太医便朝寝宫里冲,一盆血水从内室端了出来,秦禹只觉头越发的晕眩了,可还是跑进了内室:“阿薇!”

白嬷嬷急忙挡住了去秦禹的去路:“皇上,里面还在给娘娘诊治,你不能进去。”

秦禹拨开白嬷嬷便冲了进去,目光触及颜薇脸上的伤时,瞳孔下意识的缩了缩了,他几乎是有些颤抖的走到床边,握住了颜薇的手:“阿薇……”另一只手想给颜薇捋捋头发,可满脸的伤,竟是不知如何下手,他的手悬在半空中有些发抖,瞬间便红了眼眶,“阿薇,你受苦了……”

颜薇一直闭着眼并未睁开,将脸扭到了里面。

白嬷嬷无法只有将被褥拉高一些,再次按压颜薇的小腹,因过于疼痛,颜薇咬着唇才能忍着没有痛哼出声,可浑身因疼痛却在瑟瑟发抖。

秦禹眼中溢满了水光:“阿薇……你们轻些!看不见娘娘很疼吗!”

白嬷嬷忙道:“皇上,若是不将里面清理干净,只怕以后对娘娘的身体有碍。”

张合匆匆忙忙的跑进来,端着碟子,里面放着老参片。

秦禹忙接了过来,将一片人参放在颜薇唇边:“阿薇,张张嘴,含一片便好了。”

颜薇将参片含在嘴里,人才觉得有些精神,可依旧腹痛如绞,一阵阵的热流划过腿间,那些按压还在继续,突然感觉有个软软的东西,从下身流了出来。颜薇瞬间便觉得整颗心都空了,她侧了侧眼眸,一滴泪滑落枕间。

血块出来后,血流得慢了些,几个稳婆收拾东西将下满收拾干净了。

白嬷嬷的端着盛着血块的盆,小声道:“孩子已经出来了,娘娘要看一眼吗?”

颜薇没回头:“罢了。”

秦禹坐在一侧却看个清楚,半盆血水上还泡着一个血块,鲜红的颜色冲得秦禹坐不稳,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耳朵突然响起阵阵轰鸣之声:“这……这就……孩子就没了吗?”

白嬷嬷将盘递给了宫女,忙福身道:“皇上节哀。”

秦禹转过身去擦了擦眼,紧紧的攥住颜薇的手,深吸了一口气,才能开口说话:“阿薇,别……别难过,好好养身子,孩子以后还会有的。”

白嬷嬷指挥宫女抬起颜薇来换铺被,秦禹急忙站起身来,将人带被子抱了起来。

白嬷嬷惊呼了一声:“皇上这万万不可,娘娘才小产了,血气会冲了您的!”

秦禹怒道:“快点换了!然后叫御医进来!”

众人七手八脚的将床榻收拾干净,在臀下垫上了小褥,正欲给颜薇换衣服,却被秦禹制止了,他脱了鞋子上了床,将颜薇小心翼翼的抱在怀中,熟练的给颜薇换上了干净的亵衣,将沾染鲜血的衣服都扔到了地上。

秦禹道:“宣御医!”

白太医走了进来,正欲行礼,秦禹不耐道:“号脉!”

白太医不敢怠慢,隔着床帐号脉,沉默了片刻道:“皇上,您看一眼,贵妃娘娘是不是撞到了小腹或者是腰间?”

秦禹抱着人,将亵衣拉起来看了看,小腹上并没有瘀伤,可后腰上却有一大块青紫,眼里都是心痛:“好好的,怎么会伤到后腰!”

白太医斟酌了片刻:“娘娘身体历来康泰,孩子虽是月份小,但是摔一跤还不至于如此严重,这怕是撞到哪里了。”

秦禹道:“商量着写方子吧!朕要贵妃尽快好起来!”

白太医道:“是。”说着便匆匆出了门。

颜薇在秦禹的怀中,睁开了眼,露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来:“皇上……”

秦禹忙将人抱紧:“朕在,朕在,朕这次哪里都不去了,就陪着你,阿薇阿薇,朕的好阿薇,一定会好起来。”

颜薇轻声道:“我的孩子又没了,这次还是意外吗?……”

张合在帐外‘噗通’一声跪了下来:“皇上!您要给贵妃娘娘做主啊!娘娘根本就不是摔一跤,是郑王殿下出手打了娘娘,你细细看看娘娘的脸上还有掌痕!奴婢在门外看得清楚,娘娘是他连踢带踹的打到火盆里去的呀!”

秦禹慢慢的闭上了眼眸,许久许久,才开口道:“朕知道了……”

腊月上旬便要过完了,这几日无风无雪,凉州人也都忙起了过年的事宜。

在家里待了三天,怎么都不肯出门的秦肃,今日一早不得不去营里。秦肃走了没多久,陈镇江与徐年不请自来,两个人虽是分工不同,可平日里总有一个人跟着秦肃。今日竟是两个人一起过来了,段棠心下也是好奇,将人好好的请了进来。

三个人在客厅里相对而坐,茶都续了两次了,可还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近日秦肃每日出去一会,便会早早回来,段棠真怕今日中午秦肃还回来,她去外书房看起居注。因秦肃的形影不离,段棠只有将起居注放在沈池那边。有时间的话,段棠还想去两眼。

段棠道:“两位大人再不说话,静王殿下就要回来了。”

徐年放在茶盏,正欲开口。

“我来说吧。”陈镇江放下了茶盏,“段小姐,对你并无偏见。若此事不关乎王爷,我甚至会觉得你这个人还不错。我看着王爷长大,比谁都了解他,我不赞同的是你对王爷的态度。那时你与王爷虽相处的时间短,可对他影响甚大。你又不是我等能掌控之人,若对他造成伤害,对我们来说后果不堪设想。后来,你对王爷失约……可见我所遇见的并没有错。”

段棠挑眉道:“你们不会特意来找后账吧?这时候兴师问罪是不是晚了点?”

徐年道:“我与头儿将王爷的起居注交给了沈池,托他给您,可您一直没有看过。”

段棠道:“不是我不想看,是王爷在家几乎不许我离开他的视线。”

徐年道:“我们知道小姐不得空,今日才特地过来的。”

段棠颌首道:“王爷今日离开,我本是要去看的。”

陈镇江道:“看那个需要的时间太长,如今小姐也没有这般长的时间,今日我便是特地来说给你听。我明面上是静王府的侍卫统领,其实是先景帝赐予太子的暗卫统领。如今的皇上根本没有大梁朝的暗卫,便是徐年表面上是皇上的人,实然也是暗卫里的其中一员,这其中涉及皇室秘辛,我不便与段小姐讲。”

段棠微微一愣:“我也不想知道什么秘辛……你说赐给太子的暗卫?那你现在跟着静王?”

陈镇江道:“静王殿下满三岁,先帝便已写好了传位诏书,以及立太子的诏书,交于顾首辅保存。先帝本是要立静王为太子的,但因安家在西南势大,兵权过重,便想着先压一压,将安家的兵权收回来,再立太子!”

“先帝驾崩后,顾首辅急病去世,诏书便不知去向。皇太后一力主张福王登基,大势不可挡。一年后,当我终于追查处诏书的下落,在外任职的顾大人暴毙而亡,从此后诏书再不见踪迹。”

陈镇江说得两位顾大人是顾纪安的祖父和父亲,段棠记得前世静王是手持诏书才登基的,也就是那诏书便是顾纪安的投名状!

段棠道:“不见就不要找了,从此以后便当没有这回事……”

徐年低声道:“小姐所言差矣,殿下是拿回自己的东西,还是做个不问政事的王爷,都不是我等能左右的。”

陈镇江看了眼段棠道:“殿下五岁前住在东宫,得先帝亲自教导。那时我外在的身份是侍卫,在先帝的旨意下,算是贴身伺候殿下了,先帝对殿下满怀期望。”

一个侍卫,能在皇帝的默许下,常驻东宫贴身伺候嫡长子,肯定是极受信任的,否则宫中那边的地方又怎会让男人久留。陪伴皇子长大的,不是宫女便是太监,极少有侍卫。

陈镇江低声道:“先帝驾崩后,太后娘娘懿旨,殿下便被接去后宫与先皇后同住,那时我才与殿下分开。”

段棠颌首:“孩子没了父亲,是该和母亲生活在一起。”

陈镇江抿了抿唇,沉声道:“太后曾许诺,若福王登基为帝,那么必然会善待安皇后及其娘家与殿下。皇上在开始也确实给安家大肆封赏,对安皇后面上还是比较尊重。可惜后宫中的手段太多,安皇后母子虽看似身份高贵,实然处境尴尬。周皇后狠毒延又善妒,用尽手段□□安皇后,很快安皇后身侧伺候的人走的走死的死,母子两个在宫中度日如年。”

“安皇后便是那时发了病,大宫女林桃对安皇后忠心耿耿,又不懂其中厉害,一味的替安皇后隐瞒遮掩……殿下从那时便要承受来自母亲的凌虐毒打,每日每日在惶恐与疼痛中度日。安皇后极恨先帝,认为自己落在这一步,全是先帝对嫔妃不知节制的缘故。殿下虽是年幼可容貌又极肖父,于是她便将殿下当做先皇,变着法子的折磨殿下,那时殿下还是五岁的孩童……”

陈镇江似乎已经说不下去了,他眼圈微红,喉头哽咽。

段棠道:“太后和皇上就都不管吗?这样的事,难道真的一点都不知道吗?”

徐年道:“开始有林桃帮着隐瞒,过了几个月林桃见安皇后日日如此,便想求见太后,却被周皇后的宫人挡了回来……”

徐年深吸了一口气道:“林桃后来说,安皇后一夜夜的睡不着,也不许殿下睡觉,若殿下闭上了眼打瞌睡,便用发簪一次次的刺在他身上。殿下开始还大哭大叫,可后来发现越是哭喊身上的伤口越是多,便渐渐不再哭闹,再后来便也习惯了也日日睁眼到天亮。”

“殿下儿时极为活泼聪慧,爱说爱笑,后来便成了如今这般模样,这些年也算好了一些,当初更是喜怒无常。”

陈镇江道:“一年后,安氏因剿匪被贼寇报复,满门被屠。安皇后得知后,便发了疯,用匕首一道道的划自己,也一道道的划殿下。安皇后甚至从殿下腿上割下一块肉来,逼迫殿下吃下去……”

“安家这件事至今没有查出凶手……可那时太后与皇上面上都对安皇后十分同情,便是她如此重伤殿下,他母子二人也不曾追究,更不曾将安皇后和殿下分开。”

“两年的时间,安皇后病得越发的重了,有一日疯疯癫癫的要打杀殿下,突然便倒在地上,太医赶到的时候安皇后便已去了,后来太医说是死于心疾……自此后,殿下才被太后从安皇后的宫中接了出来,养在了自己身侧,直至太后薨了,皇上才答应让殿下出宫。”

推荐热门小说棠梨春风,本站提供棠梨春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棠梨春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104章 下一章:第106章
热门: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与晨同光原著小说) 后宫·如懿传6 庄恬恬,你快跑 村里的风流囧事 流氓老师 亿万甜妻之厉爷的心尖 玄学大佬是女配[穿书] 做够99次炮灰即可召唤汤姆苏 小傻子又甜又软[娱乐圈] 算命大师是学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