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上一章:第103章 下一章:第10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石江城的傍晚和风细雨,段棠撑伞出了东江寺,过了寺外的石桥上。

一个泥团在河边的草丛中动了动,拉出长长的痕迹。段棠微微眯眼,才看清楚那似乎是一个人,她快步朝河边走去,因穿着绣花鞋,河边都是泥,走起来很是艰难,不得不放下了伞,蹲下身来,双手扶着地上的草,滑了下去。

雨天的水草又湿又滑,打着伞还不觉如何,扔了伞很快全身就淋湿了。段棠走了半晌终于了靠近了那个泥人,她伸出手碰了碰,还来不及说话,那个泥人就猛地扑了过来,将段棠整个扑倒在地!

段棠挣扎着往后靠,可那个人张嘴恶狠狠的咬住了她的手掌。段棠吓得忘了尖叫,好半晌回过神来,手掌传来一阵剧痛,垂眸便对上一双极凶狠冰冷的眼眸。

那泥人伸着手似乎要掐段棠的脖子,可是他似乎没有什么力气了,几次抬手都没段棠挣扎开了。

段棠疼的眼泪都在眼圈里打转,还是轻声细语道:“你怎么了,是受伤了吗?……”

那个人没有说话,可又大力的咬了下去,抬眼凶狠的望着段棠的眼睛。段棠感觉手掌上的那块肉都快掉了。她不得不伸出手来,抚了抚那人满是泥泞的长发,小声道:“很疼的,你松嘴好不好?我看看你伤在那里了?”

那个人抬眸望向段棠,四目相对了片刻。段棠努力的露出一抹浅笑来,好半晌,那个人嘴放轻了力道,缓缓的松开了段棠的手掌。

段棠却一直抚摸他都是泥泞的长发,他满身的泥泞,衣服已看不出来原本的颜色,被划的一道道的,脸上也都是黄色的泥泞,他似乎是扭到了脚,一直托着腿用手朝前划。

东江寺的东侧院外,本就没有什么人。今日又是雨天,石江城这般的小地方,像段棠这般三五天便要礼佛的人本就不多,这会雨下的大了,来来往往的小沙弥都没有。

那个人看起来年纪不大,长得也瘦小,比段棠还要矮一些。段棠将那个人的胳膊撑在自己的脖子上,搂住了他的腰,轻声道:“莫怕,我先带你先上去。”

那人垂着眼没有说话,可也没有拒绝段棠的帮助。他似乎被困在河岸边上有些时候了,伤了脚却无法上岸。他的手冰凉,身上也没有热气,他半边身子的重量都在段棠的身上。一个人上下坡,尚且是艰难的事,这会段棠带着一个人,更是难,可地上的草地带着泥水,两个人才走了两步,便一起摔了下去,段棠微微一个用力,那个人便摔在了她的身上,段棠自己反而摔在乱石里。

段棠闷哼了一声,见那个人看过来,忙道:“没事,没摔疼,我身上没有伤,摔一下也不打紧。”

那个人垂下了眼,自己挣扎着从段棠身上坐了起来。段棠这才吸着气坐了起来,又架起了那个人的胳膊,再次站了起来。这次两个人都很小心,段棠走一步,那个人才走一步,两个人这般的合作,用了一刻钟才真正的爬上岸。

段棠此时也满身满手的泥泞道:“你的家人在寺里吗?”

那人看了段棠一会,摇摇头,垂着眼。

段棠道:“我家的马车就在东门外,可以带你进城找大夫。”

那人又摇摇头,甚至朝后退了一步。

段棠道:“你不想进城吗?你身上似乎有很多伤口,我带你去找大夫吧。你莫怕,我爹爹专管城防的,便是有坏人也不敢来找我的,城里很安全的。”

那人看了段棠一会,眼里露出些许怀疑来。

段棠道:“我不是坏人,我爹爹是段靖南,你认识吗?”

那人又摇了摇头,松开了段棠的脖颈,想朝外走,可走了两步便又跌倒在地了。段棠叹了口气,跑了两步,蹲下身来,架起来一只胳膊,小声哄道:“莫怕,我不是坏人,附近有我家的庄子,我把你送过去养伤,让人帮你找大夫。”

那人看了段棠片刻,垂下眼眸,点了点头。

杜威坐在车檐下避雨,远远的看见段棠架着一个人极缓慢的走了过来,忙拿着油纸伞,一跛一跛的跑了过来,遮住了两个人。

杜威道:“小姐!和你说了多少遍了,乞儿那么多你能救得完吗?一会你将人领回去,老爷又该念叨了!”

段棠看了杜威一眼:“那也不能见死不救啊!你看他伤得多重,怎么就没人管?咱们先去庄子里避雨,让人找个大夫来看看。”

杜威看了那人一眼,到底没有再说什么:“唉!这世道可怜人多了,咱们能可怜几个啊!小姐你……快上车快上车吧!小姐没事竟给老汉找活儿干!你们这样坐一路,明日我又得洗车!”

段棠将那人推上了车,眯眼一笑:“今天那么大的雨,明天你本来也要洗车啦!”

杜威等段棠上了车,自己也跳上了车,嘟囔道:“光洗外面和里外都要清洗能一样吗!”

段棠与那个人一起坐在车厢里,段棠拿出一件很薄的披风给那人披在了身上,笑道:“别理杜叔,他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不然下着雨也不会带我出来礼佛啦!”

那人看了会段棠,不言不语,又撇开了眼,不与她对视了。

段棠却从车里找出点心,送到他的唇边:“尝尝,很甜的,特别好吃!我爹爹每次给我买这个都心疼的很,好几次念叨让我慢慢吃。”

那人看了眼嘴边的糕点,皱着眉,有些嫌弃的咬了一口,咀嚼了半晌,他似乎饿得厉害,不爱吃这个,半晌后才咬了第二口,又咀嚼了半晌。一块小小的糕点,他竟是吃了五口才吃完。

段棠抿唇偷笑,凑到少年身侧,小声道:“你小小年纪,竟是不爱吃甜食呀!……”

那人撇了段棠一眼,微微挑眉,将脸撇到一旁,不知是生气还是害羞了……

段棠猛地睁开了眼,正对了一双含笑的眼眸,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秦肃支着脑袋看着段棠,见她在出神,不禁拿起了她一缕长发把玩:“怎么了?”

段棠怔怔的开口道:“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秦肃露出个浅浅的笑来:“梦都很奇怪……”

段棠道:“我梦见前世了,似乎还梦见了你?”

秦肃挑眉道:“梦见前世?前世你怎么我了?”

段棠这才回过神来,看向秦肃半晌:“你一点都不喜欢甜食吗?”

秦肃的手顿了顿,然后将人抱在怀里:“嗯,甜的不好吃。”

段棠道:“我们前世就认识了,你知道吗?”

秦肃玩着段棠的手指道:“知道,我对你自来似曾相识……”

段棠看向秦肃的侧脸,抿唇笑了起来:“王爷都学会说甜言蜜语啦?”

秦肃不以为然的撇了段棠一眼:“不然,我为何要让着你?”

段棠挑眉,翻身将秦肃压在身下:“你让着我?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让徐年以后不要听我的!你还不许我叫他徐大哥,非让我叫他名字!”

秦肃抿唇,撇开了脸,半晌道:“他又背主……”

段棠颌首:“什么背主!还有又,你有什么要瞒着我的?”段棠将秦肃的脸扒拉了过来,郑重的开口道,“我现在要和你说一件很重要的事!”

秦肃道:“说。”

段棠捏住秦肃的下巴:“你先说要不要和我在一起?”

秦肃与段棠对视了一眼:“要。”

段棠轻轻的颌首:“那和我在一起了,就是我的人了,对不对?”

秦肃看了段棠片刻后,蹙眉了片刻,才点了点头:“嗯,算是……”

段棠道:“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什么叫算是!没有诚意!”

秦肃道:“是。”

段棠道:“很好,那么我们要把两个人分清楚,对不对?”

秦肃道:“在一起了,要怎么分?”

段棠道:“很好分,从今以后,我的就是我的。”

秦肃撇了段棠一眼,不屑道:“本王不贪你的。”

段棠假笑:“那很好!”摸了摸秦肃的狗头又道,“你的也是我的!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

秦肃朝后靠了靠,挑眉看段棠,似乎有些回不过神来:“你这……”

段棠沉下脸:“不愿意啊?”

秦肃支着脑袋,掩唇轻咳了一声,似乎有些为难:“不过……”

“没有但是、不过,不愿意的话,你人你自己领走。”段棠打断了秦肃的话,然后转身背对着秦肃。

秦肃从后面抱住了段棠,轻声道:“都跟了你,还有退回去的道理?”

段棠道:“你这是碰瓷,我可还没有拆封,肯定不会认的。”

秦肃沉默了片刻:“以后徐年听你的。”

段棠侧了侧脸:“还有呢?”

秦肃道:“凉州、江南、京城的库房钥匙、房契地契、矿产、盐田、都给你。”

段棠似是没想到秦肃有那么多产业,不禁挑了挑眉道:“还有呢?”

秦肃又蹙眉想了一会:“还有什么?”

段棠颌首:“你也要听我的!若被我知道你外面有幺蛾子……”

秦肃转头看了段棠半晌,抿着唇,才没有笑出来:“你这是在吃醋啊?”

段棠道:“是啊,外面要是藏了人,直接打死!”

秦肃抱住了人,将脸藏在了她的颈窝里,低低的笑了起来:“嗯,打死不论……”

段棠掐了秦肃的脸颊:“是直接打死你!”

秦肃摇咬了咬段棠的手指,眯眼道:“好啊。”

东宫一片素缟,白帆高悬。

太子妃刘氏便停灵正堂上,侧妃带着众姬妾跪坐在一侧,秦锐与几个亲近的总是子弟跪在另一侧。

宫中数得上的嫔妃就那么几个,第一日早早的来凭吊了。今日已是第三日了,来得大多都是外命妇。因太子与小皇孙都身体不太好,皇上虽是下令礼部丧葬事宜不可马虎,可确是不许停灵太久,以七日为限。

颜薇一身素服,踱步走进灵堂。

秦锐站起身来,挡住了颜薇的去路:“皇嫂受不得你这柱香,贵妃娘娘请回吧!”

颜薇撇了一眼秦锐:“让开,本宫来凭吊太子妃,与你何干?”

秦锐低声道:“别以为本王不知道你心底多幸灾乐祸?!”

颜薇挑眉道:“太子妃薨了,本宫有什么可高兴的?本宫又没有儿子,也不惦记什么?太子仁善,本宫可比谁都盼着他好!”

秦锐冷厉的目光射向颜薇:“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颜薇哼了一声:“这宫中上下谁最怕太子好?太子若不好了,谁最好?大家心里都有数,让你在这猫哭耗子假慈悲!”

秦锐咬牙道:“你敢胡说!”

颜薇冷笑了一声:“本宫胡说?你问问她们,这东宫上下的人要是都不好了,最好的人是谁?不然,太子病重,郑王就哪里不去巴巴守在东宫,难道不是盼着什么吗?”

秦锐勃然大怒,甩手便是一巴掌:“贱妇!”

颜薇脸被打偏了,她又岂是挨打不还手的人,反手便要打回来。秦锐抓住了她的手腕,重重将她推了出去,抬腿便是一脚,踹在了颜薇的脊背上。

“唔!……”颜薇闷哼一声,整张脸都摔在了火盆里。

一屋子女眷都尖叫了起来:“啊啊!!快来人啊!——”

太子侧妃孙氏急忙扶着颜薇坐了起来,可便是如此那张脸上也烫伤了几处:“太医!太医,快找太医!”

颜薇根本顾不上脸,她紧紧的咬着唇,单手捂住了肚子,鲜血从腿间蔓延了出来,染红了白色的衣袍,也染红了地面……

张合急匆匆的跑了进来:“娘娘!娘娘!你没事吧!”

颜薇楞了楞,望着那地上的鲜血,目光里都是茫然……

张合大惊失色:“快来人呢!太医呢!开叫太医!!”

东宫后院,秦禹正亲自喂秦英喝药。

不过两天的时间,秦英的气色越发的不好了,显得十分的灰败,他蹙着眉头,将一碗药喝完了。

秦禹将人扶着躺了下来,摸了摸他的额头:“先养好身子,万事都父皇在呢。”

秦英小声道:“劳累父皇了。”

秦禹道:“朕是皇帝,可也是一个父亲。你不但是太子,还是朕的儿子,你好了,朕才能安心……”

秦英道:“父皇放心,我已好了许多。”

余禄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皇上!大……大事不好了!”

秦禹心里肃然一惊:“又出了什么事!可是小皇孙那里……”

余禄道:“不、不是!不是小皇孙!是、是贵妃娘娘来凭吊太子妃,不知怎么、怎么摔了一脚,脸被火盆烫伤了……下身还流了好多血!”

“什么!”秦禹骤然站起身来,朝后退了两步,王顺忙将人扶住。

秦禹好半晌才回过神来,不可思议道:“贵妃怎么了!她现在在哪里?”

余禄道:“贵妃娘娘不许太医在东宫诊治,非要回明萃宫!刚又坐上轿辇回明萃宫了……”

秦禹不等余禄说完,便快步朝外疾走。

待到秦禹出去,秦英看向余禄,低声道:“过来说。”

余禄爬着跪到床边去:“太子殿下!奴婢瞧着贵妃娘娘不太好了。”

秦英轻声道:“到底怎么回事?”

余禄小声道:“奴婢当时就在灵堂上,郑王殿下与贵妃起了冲突,不知说了什么,郑王殿下就把贵妃打了,贵妃要还手,却被郑王殿下推倒了,贵妃的脸摔到火盆里,郑王殿下趁机狠狠的踢了一脚在她身上……”

秦英咬牙道:“你们一屋子人就看着郑王打贵妃吗!”

余禄小声道:“贵妃娘娘骄纵跋扈,得罪人也不是一天两天的,咱们东宫的人历来看不惯贵妃娘娘,她自己的人又在门外,谁会去帮她……郑王殿下出手也太快了,根本也来不及拉住他,等奴婢和孙侧妃去拉的时候已经晚了。”

秦英闭了闭眼,好半晌才道:“贵妃娘娘是不是有孕了……”

余禄忙道:“殿下,这个奴婢真不知道,明萃宫那边也没有消息,可是方才奴婢看着好像是,好像是有孕了……她流了那么多血,只怕、只怕有也就没有了。这事真和咱们东宫无关,当时就贵妃娘娘和郑王殿下两个人……”

秦英闭目,轻声道:“人是在东宫伤得,郑王又是本宫的胞弟,你觉得父皇会怎么想?”

余禄急声道:“那可怎么办啊!这好好的,谁能想出这事啊!这贵妃娘娘也是,好好的来东宫作甚!谁知道安的什么心?”

秦英道:“住口!”

余禄忙捂住了嘴,片刻后,又放开道:“殿下,现在该怎么办?”

秦英轻出了一口气:“现在本宫不中用,你去找母后,将前因后果说一说……罢了,想来郑王已经去了,该说的也说了。便是你将实情说出来,只怕母后也会觉得贵妃的缘故……你现在去和母后说,让她即可去明萃宫,贵妃这一胎最好是保住,否则……”

余禄忙道:“好好好,奴婢这就去找皇后娘娘!”

片刻后,秦英又道:“罢了,不用去了……”

余禄道:“太子殿下?这又是为何……”

秦英道:“母后脾性耿直,到时就怕……顺其自然吧。”

推荐热门小说棠梨春风,本站提供棠梨春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棠梨春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103章 下一章:第105章
热门: 我因为锦鲤体质嫁入豪门了[穿书] 穿书后我只想低调[八零] 乡村诱惑 关于我是我对家粉头这件事 都市超级少年 下一个天亮 萌版超英载入中 少侠,非萌勿扰啊! 乡村欲爱 寻迹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