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上一章:第102章 下一章:第10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静王府后院厅堂里。

段棠与段风并肩坐在地上,两个人靠着凭几,段风拿着筷子敲茶几上的碗。

段棠敲着手指尝道:“一生爱好是天然,恰三春好处无人见,哎呀,蝴蝶双双去那边。”

段风道:“错了错了,调子错了,这句该是那么唱!哎呀,蝴蝶双双去那边……”

段棠端起碗果酒一饮而尽:“我认罚!重唱!”

段风却扔了筷子:“什么重唱!该我唱了,你来敲!”

段棠道:“不行!我还要重唱一遍!”

段风当仁不让:“你唱的不好听!”

段棠道:“我声音比你好听!……”

“笃笃!——”秦肃敲了敲乐门重重的咳了一声。

段棠回眸看见秦肃,当下笑开了:“王爷回来啦!来抱抱!”

秦肃面无表情的走到段棠身旁蹲下,捏着她红扑扑的脸,将人抱了抱,面无表情的对段风道:“天色不早了,就不留段大人了。”

“我还没说走……”段风看了一眼门外大好的日头后侧目对上秦肃的脸:“是不早了,我正好想起来还有事,这就告辞了。”

徐年忙道:“我送段大爷出去。”

段棠对段风道:“下次唱给你听。”

段风没回头的摆了摆手。

秦肃看了会背影,这才回眸看向段棠:“唱什么?”

段棠亲亲了秦肃的脸颊:“今天走那么久,好想你!”

秦肃侧了侧眼眸:“明日无事,便不去了。”

段棠搂住秦肃的脖颈:“你早上有没有想我?”

秦肃眼微微眯起了,沉默了片刻才道:“想了。”

段棠低低的笑起来了:“那你也亲亲我呀!”

秦肃干脆搂着人也坐在地上,凑到段棠的唇边细细的吻了起来,好半晌,两个人的呼吸都有些重了。秦肃才放开段棠,轻声问:“地上冷吗?”

段棠道:“不冷,刚才吃暖锅,一直在流汗。”

秦肃看了桌上的铜锅:“你们吃暖锅,我却只有冷菜冷饭。”

段棠歪头看秦肃一会,眯眼道:“不能吧!你出门后,我先去厨房里炖了一锅牛肉,你方才没吃到吗?冷了吗?不好吃吗?”

秦肃眼眸微动,回忆了片刻,好半晌没说出话来。

段棠道:“那可是我最拿手的一道西北菜了,你不喜欢吃啊?”

“喜欢。”秦肃想也不想就答道,“方才有些不适,用得不多。”

段棠忙拿着秦肃的手腕,有些紧张问:“哪里不适?胃疼吗?让师父来看看吧?徐大哥吾……”

秦肃忙将段棠抱在怀里,啄了啄她的唇:“又好了。”

段棠却摸了摸他的胸口,衣襟是凉的:“以后在去营里便不要骑马了,府中有车,让车夫送你去。”

秦肃眼里都是暖光,抿唇一笑:“嗯。”

段棠与秦肃对视了片刻,抱住了他的脖颈:“静静。”

秦肃道:“嗯。”

段棠道:“我甚是悦你……”

秦肃眼神微微一滞,将段棠拉出怀中,凝视了片刻,又将人紧紧的搂在怀中,好半晌才极轻声的应道:“嗯。”那双本该清冷的眼眸里,仿佛有些红,似有潺潺流水,波光荡漾,潋滟出一圈圈的碎光。

京城傍晚的风有些冷冽,寒风吹动树枝,有积雪簌簌的朝下落。

秦禹的銮驾停在了正和宫外,又是一天一夜不曾合眼。自太子缠绵病榻,他时常感觉到疲累,可不管如何,知道寝宫里还有人等着,心里多少都有慰藉与盼头。

天色已晚了,寝殿里只亮着一盏小灯,想来颜薇已经睡了。

秦禹寝殿的外殿,将冰冷的外套脱掉,又在暖炉上烤了烤手:“今日殿里是不是有些安静?”

王顺前后看了一眼点了点头:“奴婢也觉得是,怎么感觉跟少了几十口子一样。”

秦禹将长衫放在火上也烤了烤:“张合呢?”

今日的人走路都无声无息的,一路进殿里,所有人的神色都有些紧绷着。

王顺朝寝殿看了一眼:“怕是在伺候娘娘,娘娘这不是喜欢听人念话本吗?这殿里唯一识字的便是张合了,皇上若是找他吗?”

秦禹点了点头:“不找不找,等朕烤热了全身,就回去了。”

丹桂将参茶放在桌上,行了礼便想朝外走。

秦禹看向丹桂:“娘娘睡了吗?”

丹桂紧张的摇了摇头,抿着唇不敢说话。

秦禹道:“娘娘昨夜睡得好吗?芍药呢?”

丹桂‘扑通’便跪了下来:“回皇上,娘娘不在……不在殿里。”

秦禹微微一愣:“不在殿里,莫不是在凭栏阁?!……你们都不知道劝着点吗?这么冷的天,那么高的地方,不冷吗?!”

王顺忙道:“皇上,您去年才在凭栏阁装了许多铜管,今年的地龙烧起来,比寝宫里还要暖和。”

丹桂却浑身哆嗦,摇了摇头。

秦禹不禁皱眉:“有话就说!”

丹桂垂着头,极小声的开口道:“今日一早,娘娘便去了明萃宫,将张公公与芍药姑姑伺候的一干人都带走了。”

王顺尖声道:“早上的事,怎么没有去禀告!”

丹桂磕头连连,眼泪簌簌的朝下落:“贵妃娘娘有令,谁若是敢去报信,就乱棍打死!奴婢们都不敢违背娘娘的令啊!”

秦禹看也不看丹桂一眼,快步朝寝殿里走,待在里面的宫人早已俯身跪在地上。殿里摆设都还在,可颜薇常用的东西却都不见了,床上的被褥都少了一条,梳妆台上也空了。

秦禹看了一眼,便朝外走,急声道:“去明萃宫。”

王顺忙小跑了出去:“摆驾明萃宫!”

便在此时一个宦官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小宦官看见秦禹便跑着跪了下来:“皇上!太子妃再次见红,这会怕是要发动了!”

秦禹怔了怔:“发动?……那孩子才不到七个月,发动什么!保胎!快让太医们继续保胎!”

小宦官急声道:“保不成了!太医们说,若继续保下去,只怕大人也会不好!”

秦禹急声道:“快快!摆驾东宫!”

天色已晚,可明萃宫依旧灯火通明。

颜薇披着大氅站在院中,望着远处的宫门,已不知站了多久了。

芍药端了杯参茶捧给了颜薇:“娘娘,卯时快过了,咱们去屋里吧。”

颜薇喝了一口,双手抱着杯子道:“你说皇上会来吗?”

张合忙道:“会……若是没有什么事的话,肯定会的。”

颜薇笑了笑,将杯子递给了芍药:“那若是有事呢?”

张合干笑了两声:“就怕东宫那边还不安稳,太子殿下与旁人不同,那可是关乎国家大事。”

颜薇道:“是吗?……”

张合忙道:“是啊!听闻这两日郑王便宿在东宫了,皇后娘娘更是么出过东宫一步,就怕太子有个闪失,且太子妃如今身怀六甲,那可是皇上的嫡长孙啊!”

“回屋吧。”颜薇伸出手来,搭在张合的手上,“你说的对啊。”

张合笑道:“奴婢就是跟着瞎说的,若是东宫无事,不管多晚皇上都过来的。”

颜薇笑道:“怎么叫瞎说呢?那才是一家人,贵妃说得好听,还不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妾?”

张合立即收敛了笑容:“娘娘可不要那么想,皇上对您的宠爱咱都是看见的,那可是要星星不给月亮啊。”

颜薇走进屋内,脱去了大氅:“本宫要星星和月亮有什么用?光是他对本宫宠爱吗?难道本宫待他不好吗?这宫里除了他,本宫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还不照样好好待着?本宫一无兄弟姐妹,二无家眷要拉扯,就只有一个老爹,也不愿沾我的光,如今躲在江南乡下种田度日,就怕给本宫沾染上是非……”

“他贵为天子又如何?本宫不稀罕什么荣华富贵,只要个能说话的人。当年本宫在江南时,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听戏就听戏,想听评书就评书,好多朋友,每日开开心心……何至于落到现在这个样子?”

芍药陪着笑脸:“可女子总要嫁人的,便是没有皇上,娘娘也是要嫁给别人的,成了亲,也就没有那么自由了。”

颜薇看了芍药一眼,似笑非笑:“是啊,本宫也没有什么不平,这本就是自己选择走的路。”

张合忙道:“娘娘现在心气不平,这段时日皇上是太忙了,等皇上忙完了,你们又天天在一起了,说不定明年还能添个小皇子,到时候娘娘还能养孩子解闷,也就不像现在这般了……”

颜薇笑道:“你们说得对,原本就是本宫想岔了,当初想好的事,选好的路,就该扎着脑袋走下去。”

许久许久,颜薇又道:“不然,我这一生,还能奢望什么呢?”

东宫殿里,灯火通明,人来人往。

整个太医院几乎都在东宫里,皇后坐在产房外,时不时喝上一口参茶。

太子秦英才至而立,眉眼还能看出几分温文尔雅来,可因缠绵病态几个月了,看起来极为憔悴,消瘦的也厉害,看起来竟是和坐在一侧的秦禹差不多大。

如今东宫的事层出不穷,父子三人在一起的时间,比这六年共处一室的时候都多。秦禹满腹心事,坐了一会便站起身来走来走去,片刻后,又坐到了秦英的身侧。

秦禹拍了拍秦英的手道:“太子也莫要太担忧了。”

秦英的眼眸从门口收了回来,低声道:“父皇,太子妃该是无事吧?”

秦禹忙道:“无事无事,女人生孩子都难免吃苦。”

秦英轻叹道:“那就好,那就好。”

秦锐道:“皇兄不要怕,有父皇在此坐镇,皇嫂必然逢凶化吉!”

秦英对这秦锐勉强的笑了笑:“借二弟吉言……”

秦英与太子妃虽是指得婚,可难得的伉俪情深,夫妻感情十年如一日。秦英虽是年近三十尚无子嗣,依旧不曾让侧妃与侍妾们生下庶子。可这虽有太/祖家传的缘故,可年近三十还无子嗣,谁也不会苛责,便是先有了庶长子,秦禹与周后也不会说什么。可是秦英为怕太子妃难过,终是不肯停了那些人的药。

秦禹又安慰的拍了拍秦英的手臂,今年初夏查出太子妃有孕,太子大喜过望,一口气跑到了正和宫亲自给自己报喜事,还历历在目,可谁曾想过,短短的半年竟是出了那么多变故。

东宫太监的总管余禄疾步跑了过来:“皇上!太子殿下!郑王殿下!大喜啊!!!太子妃诞下了小皇孙!!”

秦禹激动的站起身来:“太好了太好了!祖宗护佑啊!祖宗护佑啊!”

秦锐也跟着站了起来:“孩子可还好!!”

余禄道:“众位太医正在查看,皇后着奴婢先一步来给皇上报喜来了!”

秦英勉强撑着身子坐了起来:“太子妃可还好!”

余禄忙道:“好好好,这会都好着呢!说是母子平安呢!!”

秦英终是吐了一口气,脸上露出几分喜色了:“那就好,那就好!”

秦禹脸上也露出喜色来:“好好好!赏!你去问问皇后,朕与二殿下能过去了吗?”

余禄喜气洋洋的开口道:“奴婢现在就去!”话毕转身就朝另一个院落走去。

秦禹侧目看见秦英坐了起来,忙将人扶着躺了下来,将被子压好,笑道:“这下好了,朕今天终于能睡个安稳觉。朕一天天的年纪大了,前朝的事到底不力不从心了,太子还是要快点将身体养好,如此以后朝政上的事,朕就不管了,专心养育小皇孙!”

秦锐不咸不淡的开口道:“父皇想养育小皇孙,只怕贵妃娘娘不见得就愿意。”

秦禹沉吟了片刻:“她还年轻,学着带孩子也好,将来若真不成,朕就从宗室里过继个孩子给她。”

秦锐当下黑了脸:“父皇你怎能……”

秦英拽了一把秦锐的衣袖,笑着对秦禹道:“父皇想得周全,我们兄弟两个到底年岁大了,便是有心让父皇开心,也不好对贵妃娘娘亲近。母后生养我们,总不好为了这事让她伤心。若父皇能从宗室过继个孩子,能让贵妃娘娘安心服侍您,那便过继一个就是,我与二弟必然待他如亲兄弟一般。”

秦禹摸了摸秦英的头:“大梁朝能有你这个太子,是这百姓的福气……”

“皇上!太子殿下!……”余禄连滚带爬的跑到了门口,跪下身来,哭丧着脸,“皇上!太子殿下!太子妃她……薨了!”

秦禹愣了楞尚未回过神来,秦英从床上猛地坐起身来,急声道:“你说什么!?”

余禄磕头连连:“太子妃产下小皇子后出血不止……这会、这会已经去了!”

“噗!!——”秦英猛地吐了一口血,昏厥了过去……

推荐热门小说棠梨春风,本站提供棠梨春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棠梨春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102章 下一章:第104章
热门: 来者不善 微雪(沙漏番外篇) 落日与夕阳 金主的横刀夺爱:抢来的新娘 穿成炮灰替身后我怀了崽 疯狂智能 地方妖管局 太监穿到九零年代 最美不过小时光 军门长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