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上一章:第101章 不怎样你啦 下一章:第10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京城经历了一夜的大雪,天亮后竟是出了太阳。

整座寝宫都无声无息的,仿佛出了颜薇外,再也没有人了。颜薇躺在偌大的龙床上,睁着眼,翻了个身。从昨日傍晚等到此时,睁眼到天亮,可到底没有等回秦禹来。

颜薇从龙床上坐起身来,深吸了一口气:“来人。”

大宫女芍药轻快的走进了宫殿里,站在床帐外,轻声道:“娘娘,您现在起身吗?”

颜薇冷着脸道:“更衣。”

芍药拍了拍手,一排宫女悄无声息的鱼贯而入,先是打开了床帐,众人分工伺候颜薇梳洗更衣梳妆。

不过片刻的功夫,颜薇便穿戴整齐,坐在梳妆镜前。这寝宫的梳妆台是特制的,秦禹亲自画的图纸,亲自选的木头,与工匠一起做起来的。

颜薇抹上了唇脂,宛若不经意的开口道:“皇上这会在哪里?”

张合笑道:“这会正在前朝议政。”

张合是王顺的干儿子,也正和宫中的二管事,被秦禹派来伺候颜薇好些年了。

颜薇画了画眼眉:“皇上昨日从东宫回来了吗?”

张合道:“这倒是不曾,今晨是从东宫直接去的前朝。”

颜薇的挑了挑眉,比了比两侧的眉:“皇后呢?东宫那边有事,皇后没去吗?”

张合陪着笑脸,忙道:“去了去了,直至现在还在东宫。”

颜薇的手顿了顿,轻笑了笑,做起身:“一会将本宫的东西收一收,咱们回明萃宫去。”

张合楞了楞:“娘娘这……咱们是不是先和皇上说一声?”

自颜薇入宫以来,从贵人一路到贵妃,早早就赐主明萃宫的。刚进宫时颜薇还住在明萃宫里做做样子,后来没两个月,皇上舍不得放人,一直将人放在自己的寝宫正和宫里。

张合被派来伺候懿贵妃后,也一路从个小管事升成了正和宫的二管事,那是除了王顺这正和宫里说话最算数的大太监了。

转眼就是这些年,那明萃宫几乎没怎么住过人,但懿贵妃得独宠多年,那明萃宫虽是没住过,也没人敢怠慢,宫殿天天有人打扫整理,这些年懿贵妃得的赏赐,也全都入得是明萃宫的库房,那宫殿倒是随时都能住人。

颜薇似笑非笑:“这点事本宫做不了主吗?”

张合哪里敢说个不字,这可是敢对皇上动刀子的主儿:“能住能住!奴婢这就吩咐下去了!”

颜薇站起身来,点了点纯白色的狐皮披风:“这件吧。”

芍药将披风给颜薇穿在身上,躬身拉好下面的衣摆,轻声道:“娘娘,咱们这会是要去前殿看皇上吗?早膳备好了,您要和皇上一起吃吗?”

颜薇勾唇笑道:“摆驾明萃宫。”

张合惊讶道:“现在就要过去吗?”

颜薇点点头:“你们将东西都收拾收拾,将本宫的东西都收拾好了拿过去。”

张合急忙回过神来:“是,奴婢一会便着人收拾。”

颜薇微微一笑,将手搭在了张合的受伤,慢慢的走出了寝宫:“外面真冷啊。”

张合忙笑道:“早晨才停了雪,这会子连个太阳都没有,可不是阴冷阴冷的。”

颜薇道:“一会叫个戏班子过去,唱个小戏儿。”

张合斟酌了片刻轻声道:“东宫昨晚才出了事,娘娘今日便大张旗鼓的听戏,这不太好吧?”

颜薇嘴角的笑意凝固了:“那就叫两个说书的过去,听一会。”

张合谄媚的一笑:“娘娘想听什么书,奴婢念给你听,那些说书的不见得有奴婢念得好!”

因东宫的事,颜薇现在搬了宫殿,若是找个说书的,只怕被人得知了也会以为是在幸灾乐祸。

张合见颜薇冷了脸,一时也不知怎么劝得好,这般的天气,在外面待着都冷,逛园子也没甚看头。这时候任何取乐的事都不能做的。

虽是早晨雪刚停了,可正和宫路上已没有什么积雪了。颜薇走在廊下,能感觉一阵阵的冷风拂过脸颊,她深吸了一口气,走出了正和宫,踱步朝明萃宫走去。

凉州这几日正是大风,虽有日头,可天气也是冷的厉害。

秦肃又是早早的回了府,可刚走回内院,徐年便匆匆的迎了进来。自段棠住进王府后,陈镇江与徐年除非是跟着秦肃左右,单独根本不会到后院来。若是有事,也是管事的娘子跑腿来问。西北的风气不比京城严谨,段棠虽住在内宅,可也没有身份,徐年和陈镇江本不需要如此郑重。

可段棠这次回来,徐年与陈镇江对其谨慎有礼,进退有度,行得都是主仆之礼。

徐年见秦肃脚步一转便要朝主院走,忙道:“王爷去书房看会书吧?”

秦肃日日归心似箭,哪有心思看什么:“不看。”

徐年轻声道:“王爷,小姐有交代,这会她有事,你若回来了,也先别过去。”

秦肃脚步一顿:“她有何事?”

徐年道:“今日辰时,小姐让人给头儿递了消息,让段大爷来一趟,这会段大爷才从营地里赶回来,小姐正招待他用午膳。”

秦肃眼眸微沉:“本王也没用饭。”

徐年忙笑道:“厨房已准备好了,王爷先在书房用点?”

秦肃看向徐年,徐年对上那黑沉沉的眼眸也笑不出来,艰难道:“小姐怕是有事找大爷,她都说了不让王爷过去了……便是家主也该给女主人一些面前,这般吩咐怕是有私房话和大舅爷说才是。”

秦肃沉吟了片刻:“如此也对。”脚步一转,朝外书房走去。走了两步,秦肃微微一顿,问徐年,“私房话为何不同本王说?”

徐年掩唇轻咳:“娘家人到底有些不同……”

秦肃道:“陈镇江不是说有地方在修水渠吗?”

徐年有些奇怪的看向秦肃:“是,如今乡下四处都在修水渠,这不是王爷一力主张的吗?”

秦肃道:“让段风去监工如何?”

徐年愣住,好半晌道:“这……不太好吧,马上就要过年了,哪有做妹夫的把大舅哥特意支出去做苦工的,若被下人知道了,怕是以为小姐失宠了呢……”公报私仇的太明显……

秦肃道:“本王随口一说。”

徐年看了秦肃一眼,从善如流道:“属下也觉得王爷在说玩笑话。”你明明就是认真的!!!

后宅堂屋里,一张小桌子,一个碳锅。

段棠与段风相对而坐,两个人正吃着暖锅。

段风从营里回来,身上本裹得很厚。这屋里的火墙与地龙烧着,本是极暖和的,虽是开着门,可也是吃两口脱一件棉衣,这会身上还剩几层长衫,虽是如此单薄还是不停的流汗。

几盘子肉片下去,段风拍着肚子,放下了筷子道:“阿甜,这辣椒真带劲!哪里来的?”

段棠忙给段风斟了一碗凉凉的果酒:“前院的管家给找的,说侍卫里有四川人,从老家带回来的。”

段风抿着凉凉的果酒,很是惬意:“来西北多少年了,这还是冬天我第一次觉得热,有钱可真好,看你现在还算享福,我也就放心了。”

因怕段靖南内疚,段风与段棠来西北后,从不喊苦,便是段棠冻出病来,也是一句话都不曾说过。段靖南打小生活就不好,挨冻挨热,那是常有的事。直至这个岁数,依旧吃苦耐劳,倒也不觉得西北与江南有多大的差别。

段靖南对儿女也算上心,但是女儿家的病,他也不懂。虽是知道段棠每个月总有两日下不来床,可却不知是西北的气候和冷水造成的。段风虽早年也算吃过苦,但是懂事后,段家的日子就好过了起来,虽段棠那时年纪小,但暗地里对他照顾却一点都不少。他虽是在军营里也算吃苦耐劳,可是生活上真是么吃过什么哭,非但没有吃过苦,因段棠会生活,他不做事的时候,比一般大户人家的少爷都享福。

这般的人到了西北,当初一家三口住下乡下,又怎能适应了。后来搬到丰古坝,虽是有了地龙和火墙,因为手艺没到,又因石碳太贵,像这般十二个时辰不停火的烧也是不可能,是以家里从来没有这般暖和。

段家的家业都还在石江城,家里的纹银当初也被段棠都买了粮食了,匆忙之下变卖了些东西,可惜也没有多少钱。来了丰古坝后,三口人虽都在挣钱,可生活也无法与石江城里相比。许是有了这般的变故,又几乎丢了全部的家财,在西北算是从头再来,段靖南也被改变不少,虽是同样领兵,也少了官场的油滑,多了几分粗犷,再不像年轻时那般视财如命了。

段棠笑道:“我倒是觉得享福吃苦都无所谓,只要咱们一家人都好好的便成了。”

段风摸了摸段棠头:“我们一家现在什么都不用怕,自然会好好的在一起,可是男人本就要出去做事吃苦受累的,你却不用这些。我看得出来王爷很宠爱你,不会让你受苦的。”

段棠笑着颌首:“我也很喜欢王爷。”

段风拍了拍段棠的头眯眼一笑:“看得出来!若不是看你那么在乎他,我能让你没名没分的在这府里吗?不过,这名分上的事,我和爹还是要和静王殿下提一提的,总不能在静王府里还做个什么小姐,名不正言不顺的,怎么也得是个夫人吧。”

“我不在乎这个。”段棠抿了一口果酒,“夫人也好,小妾也好,哪怕是侧妃,还不都一样,都是人家的妾室,我不做妾室。”

段风笑容凝固唇角,看向段棠,沉默了片刻才道:“我早该想到了,你这般的性子,哪怕再喜欢也不会轻易妥协才是……可是做王妃的话,只怕不会那么容易,只恨现在又没有大战,否则……”

“否则你还能拿命去换个官位?”段棠瞪段风,狠狠的揪了他的耳朵,“傻瓜才会那么想,不管有没有大战,你都不能立功心切的拿命去换,你得想想,你若没了命,爹年纪大了,我一个女子,将来能去依靠谁去,便是女儿嫁人了,在婆家的地位也要看父兄是否得力!”

段风道:“哪能去拿命去换,不过富贵险中求……”

段棠道:“我不是要做王妃。”

段风道:“那你是想回家吗?”

段棠道:“不回家。”

段风挠了挠头:“那你想要什么?”

段棠道:“我只叫了你,没叫爹就是为了和你说这件事。”

段风忙坐正了身形:“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都听你的。”

段棠道:“我很喜欢秦肃,现在想和他在一起。但是……他若有一日,娶了妻子,那么我就会离开他。”

段风抿了抿唇:“可是你到时已是他的人了……再想嫁人的话,也许就不大可能了。”

段棠道:“若离开他,我也不会嫁人了……”

段风道:“那便回家来,我和爹本就打算养你一辈子的!”

段棠眯眼笑了笑:“这事我本可以不和你说,可如今你和爹都在他的手下做事,有他的关照自然顺风顺水,可假若有一日,我惹恼了他,恐怕也会连累你和爹……”

段风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眯眼笑了起来:“我还以为都大的事呢,我们本就是一家人不说连累。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只要你自己没有危险,难道我和爹还要管你怎么和静王殿下过日子?何况,你爹和你哥也不是非要靠裙带的人!”

“你是不知道你哥一身好本事,倒是因为你现在受宠于静王殿下,那些人都不敢让我涉险,处处巴结我,你都不知道这多让人难受!你要知道,你哥可本来就是有真本事的人!没得让他们小看了我!”

段棠笑了起来:“行了!说你胖你还喘起来了,知道你一身真本事受我连累了,好吧。”

段风与段棠一起笑了起来,好半晌拍了拍段棠的后脑:“小时候就爱瞎操心,长大后又顾忌那么多,你需知道,你对我和爹的心情,就是我和爹对你的心情,女儿家在这世上最是不易,只要你过的开心就好了,我和爹怎么过都成,别老想我和爹!”

“静王殿下平时就拽的很,你就该把脾气拿出来,把他收拾的服服帖帖的,反正咱们也不想什么长久,也不想着做他家的大妇,用不着什么端庄大气雍容大度!你现在喜欢他,那就天天独占他,把他身边的人都赶走,他开不过开心不重要!你怎么开心就怎么来!反正咱们也不求他的个长久!就求现在过的痛快!他要生气,你就回娘家!”

段棠点头连连:“英雄所见略同啊!你这话可真是深得我心啊!你怎么就那么了解我!这都是我的心里话!下次不准抢我台词啊!”

“好的好的!不抢不抢,下次这样的长句子都留给你说!”段风说完捋了捋长发,哼了一声,“认真的讲,我肯定是这世上最了解你的人了,我可是你亲哥,一个娘生的!”

段棠道:“话是那么说,可你是不是也该娶妻了,少给我想什么三妻四妾的幺蛾子,选中了人就早点成亲,我现在闲得不成,你快生个孩子,我好帮你和嫂子带孩子啊!”

段风忙道:“成成成!等我有合适的,就先给你说!”

书房内,秦肃极快速的将饭吃完了,心不在焉的看了两眼书,起身在书房里走了两圈,片刻后,干脆扔了书,起身便朝内院走。

徐年忙跟了上去:“王爷,您这是要去哪里?需要备马吗?”

秦肃瞥了眼徐年道:“本王吃完这半晌了,他们也该吃完了吧?”

徐年想了想,斟酌道:“本王今日用饭的比较快,小姐与段大爷这会吃得是暖锅子,怕是没有那么快。”

秦肃当下不满道:“他们吃暖锅,让本王吃冷菜冷饭?”

徐年看了秦肃一会:“都是厨房当下整治的饭菜,端来的时候还烫手……许是路上吹了冷风吧。”王爷!你这样说昧心话,良心就不会痛吗!

秦肃拿起了披风就朝门外走,徐年忙追了过去:“王爷,您这是要去哪里?”

秦肃便走便系好披风:漫不经心道:“本王该午歇了。”

徐年道:“是……是吗?”骗人!你什么时候有这样好的生活习惯?!

秦肃道:“昨夜没睡好……”

徐年快步跟上秦肃的脚步,边走边道:“今日起居是属下候在门外,王爷是辰时将尽才出来的吧?”以前几天几夜的不睡也不是没有……

秦肃道:“本王醒得早。”

徐年道:“王爷昨晚酉时便和小姐回寝房了……”

秦肃道:“本王没睡着!”

徐年道:“王爷,书房也有小歇的床榻,不若咱们回外书房睡会吧?段大爷走了,属下会立即禀告王爷!”

秦肃站定,回头上下打量了徐年一会:“你是谁的人?”

徐年忙道:“属下跟随王爷多年,自是以王爷马首是瞻!”

秦肃冷着脸道:“记住自己的身份!”

推荐热门小说棠梨春风,本站提供棠梨春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棠梨春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101章 不怎样你啦 下一章:第103章
热门: 风流乡村 千金笑 在古代行商这些年 命师 山村如此多娇 我用医术拯救星际 人渣自救计划[快穿] 花掉1000000亿 来我怀里躲躲 如果你是菟丝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