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不怎样你啦

上一章:第100章 想要孩子啦 下一章:第10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凉州静王府内书房里,段棠坐在一侧,看着沈池给的脉案。

太子中毒被发现,已是三个月前的事了。秦肃虽是得了消息便回了京城,可沈池还是在内廷的牢里待了一个月了。他沾染了这种案子,莫说平日里在京城里便没有人脉,便是有些泛泛之交,也是不敢去看他的,好在皇上特意下令过,案件查清之前,人必须是完好的,这才少受了不少罪。

可寒冬腊月的天气,牢狱潮湿冰冷,只有一身棉衣难以御寒,身上多少都落下伤病。回到凉州后的养了几日,今日才搬来一摞的脉案,要与段棠一起查看。

段棠虽在外科上极熟练,可针灸号脉依旧是个二把刀,如今有沈池在,以前自己记录下来的脉案,便都能拿了出来一一问询。段棠在丰古坝的药铺,虽然也有坐堂大夫的,但是这个时候的大夫都是比较封闭的,除非是自家的弟子,否则许多药方、单方以及治病的手法,都不会外传的。

段棠身为药铺的老板,虽然也不能随意查看这些,因事先与大夫们讲好了条件,要留下脉案。药铺愿意多付两成佣金,如此这般,那些大夫也只是选择性的留下脉案。

沈池这些年该是坐堂的机会很少,除了原先段棠看过的那些脉案,再有的就是秦肃自己的,剩下的还有不具名,他今日才开始整理的,这些病情写的很清晰,该是与皇家有关的。皇家的脉案是不能随意查看的,更不可能拿出来的,只有他这般特殊的身份,才能钻了这样的空子。

段棠现在翻看的是秦肃这些年的脉案,这些记录极为详细,比日记都要清晰。那双腿的康复,看似简单,可复健却是漫长而痛苦的过程。这些记录是从他回到京城开始记录的,开始时,秦肃是为极为配和的,喝药针灸与推拿,两个多月的时候,开始学习站立,可一次次的失败。

秦肃头三个月的情绪上,也发生了极大变化。刚回京城一个月,还看出来什么情绪,第二个月便开始有些轻微的焦虑。沈池从以前的脉案上,就对情绪上的变化极为敏感,是以对这些记录也极详细。虽然沈池没有记录这是焦虑,但是段棠倒是看出来这是轻微焦虑的症状。

秦肃到达京城后两个月,派遣徐年前往石江城后,开始彻夜彻夜的难以入睡,脾气暴躁,一点小事就大发脾气。过完年后,约定最长的三个月也过完了,秦肃已不肯治疗,不肯喝药,甚至不怎么吃饭了,似乎有了早期的抑郁躁狂症,甚至打杀了身旁伺候的人,为此皇上亲至了静王府。

没两日,皇上便派人护送秦肃去了石江城,在石江城两个月里,他整个人似乎陷入了一种混乱里,一会想要快点治疗,一会拒绝治疗,每日派遣大量人手出去,一次次的迁怒周围的人。常常自言自语,在一个地方一坐一天,若被打扰,就会大发雷霆,待人极为苛责。

三个月后,秦肃终于放弃回到了京城,整个人骨瘦如柴,每夜每夜的不睡觉,坐着四处转悠,不知找什么。皇上眼见如此,让御医会诊,可惜并无良方。皇上将秦肃接回宫中,依旧如此,狂躁时十多人按不住,甚至开始自残。御医无良方,只有整日将人绑缚起来,秦肃似乎已经出现幻象,一个人自说自话,几天几夜不吃不睡,几次差点将送食的宦官掐死。

皇上张贴皇榜,寻找段家人无果后,听从沈池建议,让秦肃再次回江南,四处走走,大江南北亲自找人。皇上亲自许诺秦肃,若能正常进食,便准沈池所奏。月余后,秦肃离开京城时,又到了一年的初夏……

沈全悄无声息的进来,将一碗药放在沈池身侧。沈池一口将碗中的药饮尽,这才喝了一口白水,看了眼不停落泪的段棠。

沈池从盆架上的拿起手巾,用凉水湿了湿,递给了段棠,低声道:“这些都过去了,本不该让你看的,可他的病尚未好,许多治疗还是要继续的。

屋内的温度很高,窗户开了一条缝隙,正好能看到一树梅花。

段棠接过手巾盖住了眼,依旧觉得眼睛酸胀:“他的腿,没有好彻底吗?”

沈池摇头道:“陈镇江不是告诉你了吗?他那个伤,并非是腿伤引起的,我左思右想,可能也是心病。”

段棠拿掉了手巾,蹙眉道:“心理障碍?……可心理障碍的行程,都是有条件的。若没人碰过他,他也没有碰过别人,该是不会。何况,他虽是有洁癖,可我与他相处时,也有观察过,他似乎也没有到病态的地步……”

沈池长出了一口气:“是以,我才和陈统领说过,这病只有你能治……”说着话,将一侧起居注,交给了段棠,“晚上回去看看,看完了,咱们再说。你不知道的太多,有些事我也不好同你说。”

段棠看了眼手中泛黄的册子:“如此机密的东西,怎么在你手里?”

沈池道:“皇上让徐年送来的,让我多看看,是不是能对症下药。”

段棠抿着唇:“我们两个在一起,也少不了亲密的行为,我见他不像……”

沈池与段棠讨论这件事来多少有些尴尬,虽然沈池行医多年,已比这个时代的人开明不少,可这般的事,他依旧是三缄其口,更不好与段棠说。想来,此时身侧若坐个同行,会更好些吧。

段棠再次的坐了回桌前,翻开了第一页,可心里却极烦乱。上面的字一行行的,可一个字都看不进去,这起居注几乎算是秦肃的生平了,尤其是他的父皇还活着的时候,他是唯一的儿子,还是嫡长子,未来的皇太子。

可这一生,他的转折似乎比所有的人都多。人生的二十年都在三本起居注里,该是还有别的记载,最后一本还有比新的记录与笔记。

沈池指着那一本字迹崭新的本子:“这是陈镇江与徐年补充的,他们不好交给你,托我一起给你了,让你与起居注一起看。”

如此这几个册子里,算是静王生平大小事都在其中了。

段棠望着这几册书,莫名的觉得沉重,长出了一口气,慢慢的闭上了眼。

丰古坝的那夜,秦肃手持长剑,将陈镇江、徐年打伤的那场景再次浮现眼前。段棠现在整个人都有些混乱,脑海里一会是秦肃静静发亮的双眸,一边又是亲身那些关于秦肃的传说,一会又成了脉案上的一些寥寥几行字。若他当真有狂躁症,那前身的所作所为倒是有些能说过去,可光一个狂躁症还不足以说明一切,在现在的段棠看来,前身做下的许多事,都是反人类人格的范畴了。

不知过了多久,段棠再次睁开了双眸,对上一双柔和的眼眸。段棠忙将起居注朝一侧拉了拉,用脉案遮盖住。沈池不知何时离开了,窗外的阳光还没落下,可见时辰还尚早。

秦肃拂过段棠的长发:“困了?”

段棠挑眉道:“你是不是又偷懒了?”

秦肃看了窗外一眼,摇头道:“不曾。”

段棠道:“这几天你不是不出门,便是出去跑一圈就回来了,营地里就那么闲吗?”

秦肃眉头微动,不在意的开口道:“大风大雪的本就无事。”

段棠点点头:“这么说起来,营地里有人在欺负我爹和段风了?”

秦肃道:“此话怎讲?”

段棠似笑非笑道:“他们怎么忙到三五日才回城一次,匆忙吃了一顿饭就走。”

秦肃掩唇轻咳:“明日本王问问。”

段棠看了秦肃一会,脉案上的字跃入脑海里,她抬头摸了摸秦肃的脸颊。秦肃几乎是下意识的将脸凑到段棠的手心里,他才从外面回来,脸颊还冰冰凉凉的,在又暖又软的手心里,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

段棠捏了捏秦肃的耳朵:“晚上想吃些什么?”

秦肃道:“我随你。”

段棠搂住了秦肃的脖颈:“你抱我回后宅,我煮饭给你吃?”

秦肃抱起了人,又拿起一侧的大氅将人抱在里面:“水太冷,让下人门做。”

段棠倚在秦肃的肩膀上,小声道:“过两日你若还那么闲,我们两个去泡温泉吧?”

秦肃的脚步微微一顿,若无其事的看了段棠一眼,才轻应了一声:“嗯。”

段棠昨日去在后院转了一圈,在后花园最东侧有地泉引入,是一件极大的屋子,用大理石建造的汤池,连着一件不小的卧室,与丰古坝的浴池及其相仿。

段棠沉默了片刻,伸出手来捏了捏秦肃的耳朵,哼了一声:“你若不想,也不必勉强。”

秦肃面无表情的又裹了裹大氅,一本正经道:“不勉强。”

段棠侧目看了一眼他通红的耳朵,低低的笑了起来,细细的摩擦着他的手腕:“放心,我不会怎样你的。”

秦肃紧紧的将人抱在怀中,脚下却一个趔趄,又连忙站好,正色道:“又胡说……”

段棠眯眼一笑,恍然大悟:“难道你是想让我怎样你吗?”

秦肃十分高傲的撇了段棠一眼,紧紧的抿着唇,怎么也不开口了……

推荐热门小说棠梨春风,本站提供棠梨春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棠梨春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100章 想要孩子啦 下一章:第102章
热门: 这么远,那么近 和死对头扮演情侣之后 天才小毒妃 爱我绝对要痴心 和死神躲猫猫/皮系玩家躲猫猫 穿成小白花女主后 被渣后我风靡了娱乐圈 反派影帝顺毛计划 长相思2:诉衷情 霸总的小熊软糖成精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