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想要孩子啦

上一章:第99章 你要什么啦 下一章:第101章 不怎样你啦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自从秦禹将颜薇带回了京城,从贵人一路高升到贵妃,两个人几乎不曾分开过。

秦禹虽为帝王,可有了南征之功,似乎也了了一桩大心事。回来后,便将所有的善后之事交付于太子,着实玩了一段时日。虽太子理政多时,可到底下面的人心浮动,许多事还是要秦禹出面拿主意,可他历来看不懂也听不懂,本也不打算管,可他偷懒不去大朝会,颜薇便很生气,三日不肯见他。

秦禹自小要风得风,何尝吃过闭门羹,当下便拂袖而去。可晚上就念叨着人,整夜都睡不着,次日一早又巴巴的跑了过去,结果还闭门不见。秦禹根本不吃这一套,扭身就走,可那一整日的坐立难安,到了晚上几乎是睁眼到天亮。第三日早起便去上朝,下了朝再去,说了许多好话,这才进得了门。

从那以后,秦禹三日一次大朝会按时按点,虽算是四十岁才开始真正亲政,学起来也很吃力,可是颜薇喜欢看他做事,不管如何咬着牙都做了下去。如今六年了,对平常的政事倒也算得心应手,虽算不上开创之君,但守成总也没错。

自颜薇入宫后,后宫彻底成了摆设,便是初一十五去皇后那里做做样子,颜薇都会生气,秦禹自是不敢去了,如此一来,皇后一个月见不到圣颜一次,也是极常见的。可秦禹却不管皇后如何,怎么开心怎么来,太子秦英来劝了几次,秦禹好歹还给嫡长子些面子,太子来劝一次,便白天去坐坐,喝杯茶就走。

郑王秦锐因为这事也和秦禹闹过,可惜闹了几次,不但没起效果,甚至父子都有了些许隔阂。秦禹许久都不让郑王入后宫来,郑王见秦禹如此强硬,从此再也不提这件事了。

京城午后也起了风雪,虽才两个时辰,已是厚厚的一层雪了。

皇宫最好的赏雪处,便是皇帝的寝宫正和宫的凭栏阁。

此处,高三层,三面是墙,只一面全部是门,屋内两排铜管,从地上通了上来,不管外面多冷,屋内始终温暖如春。

颜薇身穿浅黄色的亵衣,看起来就很单薄,盖着被子,斜坐在大床上,看着话本,时不时的看向门外的飘雪,倒也一点都不冷。

秦禹从楼梯进来,抬眸便看见颜薇坐在大床上,笑道:“下面有小宫娥打雪仗,朕还以为你在呢,着实找了半晌。”

颜薇朝东侧的花园看了一眼,宫女的嬉闹声不绝于耳,撇嘴道:“她们啊,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是你这个老男人啊。”

“朕眼里可没有这些人,你年年都喜欢在雪里嬉戏,朕以为你在玩儿,这才多看了两眼。”秦禹早朝时穿的龙袍还没有脱下,可见一忙完来不及换衣服便跑来了。

颜薇冷哼了一声:“以后有我没我,都不许你多看一眼!否则……哼哼!”说着就狠狠的在秦禹腰间拧了一把。

秦禹‘咝’了一声,可也没躲开,反而坐到床边,陪着笑脸道:“这一天就没下去走走吗?”

颜薇这才放下书卷,双手搂住了秦禹的脖颈:“你从早忙到晚,我哪有心情一个人玩。”

秦禹忙将人抱在怀中:“今日哪里都不去了,这不特意回来陪你了吗?”

颜薇道:“太子殿下那里不去,没事吗?”

秦禹道:“没事了,前几日太医们都说大好了,其实朕也知道早就好了,可朕还是要多待两天,不然不放心,现在彻底稳定了,朕今日便不过去了。”

颜薇轻哼了一声:“看你那小心的样子!亲生的儿子,交给谁都不放心,皇后那个亲娘怎么不去看着,非让你天天过去!”

秦禹低声道:“她……她一到腊月就忙了起来,哪里有空?何况,她们母子相处的少,她在那里太子反而拘束。太子妃眼看就要临盆了,太子身体不好,朕也是该多看顾两眼。”

颜薇道:“我也想要个儿子!”

秦禹微微一愣:“怎么突然想这个?”

颜薇道:“哪天我人老珠黄了,你不要我了,我也好有个依靠!”

秦禹这些年越发的注重保养了,虽是过了六年也不显得太老,可是人老不老是不光看容貌的,两个人虽看似如胶似漆,可床笫之事却是少了许多。秦禹心里是爱极了颜薇,她处处都好,就是在这事上不知节制,但是秦禹只要碰了她,也是节制不了。

三年前,颜薇也曾怀过孕,可不知怎么竟是小产了,后来调理了许久的身体,再也没有怀过孕。秦禹虽是可惜那孩子,但到底月份小,不觉得骨肉亲,倒是心疼颜薇心疼的不成。颜薇小产后,再没提过这事。自三个月前,太子病倒后,秦禹常常忙到深夜,又早早的去议政,往往颜薇睡着了,秦禹才回来。早上颜薇没醒,秦禹便又走了,两个人见一面都难,只怕颜薇一个人在宫中也寂寞了。

秦禹轻声道:“要要要,朕哪能不要你啊!咱们有了便生,没有的话,也不必强求,再过两年朕从宗室里给你过继一个来,不管将来朕在不在,你都能有个依靠。”

颜薇听了这话,越发的搂紧了秦禹道:“我想要的是我们的孩子,不是过继来的,若真没有孩子,你活着我就活着,你若不在了,我就跟着你去。”

秦禹一颗心都热了起来,紧紧的将人抱在怀里:“你就是个妖精!早晚要了朕的命!”

颜薇张嘴咬住了秦禹的脖颈,重重的咬了一口:“皇上,我们玩个游戏吧。”

秦禹疼的知抽气,可听了这话心里直哆嗦,又忍不住的兴奋,轻声道:“有什么好玩的?”

颜薇从床内侧捞出个金色的鞭子:“前些时日我从内库里找出来的!好看吗?喜欢吗?”

那鞭子是用金子缠绕的,上面还镶嵌着各种宝石,这般不平整又不规则的鞭子打在身上,只怕好受不了。秦禹脸色变了变,瞪向王顺,迁怒道:“娘娘进内库,你怎么不告诉朕!”

颜薇挑眉,用鞭子挑起来秦禹的下巴,冷着脸:“皇上,您是不是忘了,当初可是说了内库的一切都是给我的,你是不藏私房钱的,如今我在我的库房里拿了一根鞭子,你还迁怒别人?!”

王顺冤枉道:“奴婢……奴婢没看见娘娘朝外拿鞭子啊!不然肯定一准和皇上说了!”

秦禹不耐的道:“好了好了,你这个背主的狗奴才!下去下去!”

“是,老奴现在就下去守好门。”王顺话毕,委委屈屈的走了下去。

颜薇笑了一声,抬手拽住了秦禹的一只胳膊,将人直接拉到了床上,将一只胳膊绑在了床头,又拿起另一只胳膊轻车熟路的绑了起来。

秦禹小声道:“爱妃,是不是先把门关上?朕怕有心人窥探。”

颜薇重重的捏住了秦禹的下巴,不紧不慢的扯掉了秦禹的腰间的玉带,开口道:“这么高的地方,谁能看见?你是怕自己忍不住叫出来,被人听见吧?”

秦禹撇开了脸:“朕也是怕你冷。”

“这屋里可一点都不冷。”颜薇说着话,一手拉开了秦禹的前襟,虽是有了岁数,可是他的肌肤极细腻,而且最近他忙于政事,两个人已经许久没在一起了。这身细腻的肌肤上伤都养好了,宛若一块上好的白玉一般,在雪景的衬托下,犹若在发光般。

颜薇触手便感觉秦禹一阵瑟缩,那一身的龙袍凌乱的在身上,那张脸虽有些皱纹,可也是极好看的,此时带着几分说不出的羞怯与惧怕,竟让颜薇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她俯下身去极为温柔的亲了亲秦禹的唇,细细的啃噬,慢慢的抚摸着他裸露的肌肤。

两个人已有段时间没在一起,才亲了亲,秦禹便有些受不住了,喘息着,低声哄道:“爱妃,给朕解开手上的绳子,朕想抱抱你。”

颜薇却是不理他,一路亲到脖颈便重重的咬了口,手几乎是下意识的便拧住了秦禹的胸口。

“唔!……”秦禹忍不住便叫出声了。

颜薇捞起鞭子便重重在了他的小腹上连抽了三下。

“啊!……”秦禹全身的肌肉都紧绷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喘息,“爱妃,轻……轻一些。”

颜薇笑了一声:“好啊,你求我,我就轻一下。”

秦禹咬着唇,不肯说话了,他与颜薇对视了片刻,帝王的尊严占了上风,扭开了脸,仿佛宁死不屈一般。

“啪!啪!啪!”颜薇冷了笑了一声,用那带着宝石的鞭子一下下的打着秦禹的小腹。

秦禹整个人身子都蜷缩着颤抖着,小声的呻吟着,似乎是极痛苦,可身体竟是起了反应,亵裤被支了起来……

颜薇冷声道:“求饶吗!”

秦禹大口大口的喘息,一双眼眸溢满了水光,怔怔然的望着颜薇。颜薇被这目光看的整个人都发抖,重重的抽打着秦禹的下身。

“啊啊!——”秦禹疼的大叫了一声,当下额头便流下冷汗来,他极小声的开口道“爱妃不可!如此……如此这般,太疼了。”

颜薇笑道:“皇上知道我想听什么……”

秦禹看了颜薇片刻,喘息了片刻,才艰难的开口道:“求娘娘饶了奴吧……”声音又轻又细,满是受辱后的难堪。

颜薇重重的啃着秦禹的嘴唇,狠狠的咬了下去,直至感觉一股铁锈味这才又轻轻的舔舐了起来。秦禹不知是惧怕还是别的,整个人都细细的发着抖,他双腿并拢在一起,整个人看起来都可怜极了。

颜薇的唇没有离开秦禹的唇,摸索着极熟练的解开了秦禹的双手。秦禹双手一得自由,似乎就忘记了方才的一切,紧紧的抱住了颜薇,毫无章法的拽着她衣扣,将人朝自己身上拽。

“参见郑王殿下!”王顺大声喊道。

郑王道:“父皇在不在?”

颜薇与秦禹的动作微滞了滞,可两个人最后谁没有停下来,抱在一起亲吻。

王顺道:“皇上这会正在忙。”

郑王大怒:“滚开!本王找父皇有急事!”

“哎呦喂!”王顺惨叫了一声,很快传来‘咚咚’的上楼的声音。

王顺急声道:“郑王殿下!郑王殿下!你不能上去啊!”

秦禹终是回过神来,抱着颜薇坐了起来,急忙拉住了被褥将人裹住,拉下了白纱的床帐,可惜这个大床只有这一层细纱,什么也遮不住。

秦禹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颜薇的长袍,恨不得将颜薇整个人包进被子里。

秦锐踢开了楼梯上的门,快步走了过去:“父皇!……”

“放肆!谁准你上来的!”秦禹拉了拉身上的龙袍,遮住了身上的伤痕,“出了何事,你敢闯到朕的寝宫里来!”

虽是如此,可他身上的鞭痕还是被秦锐的看了个全部,他双手下意识的握成了拳,深吸了一口气,可还是上前走了两步:“父皇!太子危在旦夕!母后天天在宫中以泪洗脸,你竟是还有心和这个妖女寻欢作乐!”

秦禹大怒:“放肆!你敢如此辱没懿贵妃!”

秦锐道:“什么贵妃!若不是用了妖术引诱了父皇!她这般的身份一辈子都是个卑贱的商女!”

“住口!”秦禹怒声打断了秦锐的话,“你给朕滚出去!”

秦锐道:“父皇!太子妃在院中滑了一脚,如今眼看便要不好了,母后已去了东宫!你还要继续在此寻欢作乐吗!”

“什么!竟是有这等事!”秦禹微微一怔,急忙从床上找束带。

王顺忙上给秦禹整理衣袍,系好了要带,跪下身来拉平了衣摆。

秦禹脚步一转,便要走,可走了两步停住:“孽障!滚出去!”

“是。”秦锐侧了一眼床上,躬身退了出去。

秦禹等秦锐退了出去,才走回床边,对颜薇道:“朕去看看。”

颜薇看了秦禹一会,点了点头:“好,那我等皇上回来……”

秦禹安抚的拍了拍颜薇的脸:“好,朕一会肯定回来陪你。”

推荐热门小说棠梨春风,本站提供棠梨春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棠梨春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99章 你要什么啦 下一章:第101章 不怎样你啦
热门: 周先生不想努力了 星际之永生为伴 天堂向左,深圳往右 七周恋爱体验[娱乐圈] 这个柱吃了烫嘴 寂寞空庭春欲晚 乡村寡妇 摘星3 小祖宗,到我怀里来 荒唐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