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偷窥狂啦

上一章:第96章 故人心易变啦 下一章:第98章 算账啦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日头逐渐的偏西了,屋内燃起了檀香。

丽芸坐了好一会,久久不见段棠回话,不禁有些坐立难安:“小姐……”

段棠放下把玩的茶盏,微微一道:“点心吃了,茶也用了,你想说的话,估计也说完了,如此便先请回吧。”

丽芸微微一怔,呐呐道:“小姐我……我没有别的意思,不过是……不过是见到小姐很开心,这才口不择言。”

段棠笑道:“我见到你也很开心,知道你过得好便好,许多年不见,咱们都离了家,又不在一个生活圈里,便也没有多少话要说。如今住在静王这里,你要说的这些话,我想知道随时都可以,也不必你特意来告诉我。”

丽芸似乎没想到段棠竟是这般的反应,顿时一张脸苍白了起来,她急忙站起身来,竟是跪在了段棠身侧:“我与小姐相识多年,知道小姐最是良善,一定不忍心见我再次流落出去!自小姐第一日回到丰古坝,我便不能见到王爷了,后来竟是被直接送回了凉州。往日里王爷不管去哪里,也只带我一个女眷,我的丫鬟婵娟事后去求见王爷,一家竟是被发卖出去……”

段棠的笑容敛了敛:“你同我说这些作甚?莫不是你觉得这些都是我做的?”

丽芸眼圈含泪,摇头道:“不会,我与小姐自幼相识,您什么脾性我是知道的,这般事您是做不出来的……不过怕是有人不想让您知道我陪伴王爷多年……”

段棠道:“现在我知道你的存在了,你所担忧的事我自会帮你问一问,来人送客!”

春兰几乎是小跑了进来,先将丽芸扶了起来:“奴婢这便将丽芸姑娘送回去。”

丽芸回头看了段棠一眼:“小姐……”

段棠脸也不曾回,端起了茶盏来。

春兰扶着一步三回头的丽芸,刚走到门口不远处,便碰见了段氏父子被郑李氏迎着走进来。

春兰忙对两个人福了辐身:“段老爷、大爷来了,小姐正等着呢!”春兰话毕,拽着垂着头的丽芸便朝后面走。

段靖南点了点头,便快步进了屋子。

段风却站在门口半晌,看了丽芸的背影片刻,唇角的笑意不见了。

郑李氏道:“大爷您在看什么?”

段风站定,看向郑李氏:“刚才那是?……”

郑李氏忙道:“那个是丽芸姑娘,说是当年王爷从江南带回来的,具体的咱们也不知道。”

段风道:“哦?哪一年带回来的?”

郑李氏忙道:“王爷三年前才道凉州,这女子便跟着伺候了,哪一年带回来的,咱们却是不知道。不过,前番徐统领将人从丰古坝送回来有交代,先将人放在后花园的小院中看好。”

段风紧紧的蹙起眉:“这么说起来她伺候王爷有些年头了……”

郑李氏干笑了两声:“虽是王爷以前待她颇是不同,可那是小姐没来之前,小姐来之后……”

段风挑眉:“我妹妹来了之后,王爷还不没有回过府,是以现在也看不出来什么。陈统领虽是让你们看紧人,你们却也不敢将人得罪死了,这才让人跑到我的妹妹面前来了。”

郑李氏脸上的笑有些僵硬了:“咱们都是一心一意伺候小姐的,可不敢有外心,可我们都是奴婢,王爷历来待丽芸姑娘有些不同,往日不管去哪里都是要带在身侧的。这……宠爱的事,谁又能说得清楚……”

“够了!”段风话毕,转身进了屋子。

屋内,段靖南将披风递给了秋菊,将油纸包放在桌上:“闺女,爹给你带好吃的啦!”

段棠打开了油纸包,皱眉道:“那么冷的天又去排队,他家的卤野兔最不好买了!”

段靖南坐到了段棠的对面,摸起了冬雪才给上的茶,笑道:“爹没去,是下面的人给的!”

段棠揪着个卤兔肉边吃边道:“嗯,这府里什么都有,以后人家要是孝敬你什么,你也不要总是拿来给我,你先紧着自己。”

段靖南道:“爹知道你在这儿也受不了苦,可到底不比家里,在爹的眼皮子底下照顾的周全,前日我还和徐福统领说,让你跟我回家住几天……”

段棠忙道:“好啊!他怎么说的?”

段靖南道:“他说做不了主……”

段棠皱了皱眉头,哼了一声:“那就让他问他家王爷去!”

段靖南看了秋菊一眼:“怎么说话的,王爷这不是忙吗?最近一段时间都没见过他人了。“

“要我说,反正王爷也不在,阿甜就跟着咱们回家住几天!等王爷回来再说吧。”段风走进门来,话毕也拽了一只兔子腿吃了起来,埋头吃了起来。

段棠吃肉的动作迟疑了片刻:“真的可以吗?”

段靖南还来不及说话,段风道:“可以,这会徐副统领就在前院,那个郑妈妈去问问吧。”

段棠看了段风一会:“你今天怎么了?”

“没什么!你又没嫁给静王,怎么还不让咱们回家了!”段风一边撕吃着兔肉,一边满脸大爷不爽的样子。

段靖南听见这句话,不禁皱起了眉头,慢慢的放下了水杯,对段风道:“胡咧咧什么,吃东西还堵不住你的嘴!”

段棠沉吟了片刻,看向郑李氏:“你去前面问问徐副统领吧,若是不放心,让人跟我一起回去便去。宅院都收拾好那么久了,我还没有回去看看呢。”

郑李氏偷看了父子三人一眼,强笑道:“奴婢这便去问问!”话毕,掀开门帘便朝外走。

段棠看了秋菊一眼:“让厨房再去做些玫瑰冻送过来。”

秋菊道:“奴婢这就去。”

片刻间,屋内就剩下了一家三口人。

段棠给段风与段靖南斟了一杯茶,对段风道:“怎么了,这是谁惹你了?”

段风看了会段棠,才蹙眉道:“丽芸的事,你还是要问清楚。”

段靖南道:“丽芸?她在这里吗?!这又是怎么回事?”

段风抿唇道:“那个郑李氏回话说,丽芸伺候王爷很多年了,且王爷待她很是不同。”

段靖南脸色也变得凝重了起来:“还有这等事。”

虽是女儿的事,他都不曾过问过,可当年在家里还是见过这个丽芸的,那时虽是年纪小小,已是十分惹眼。因为她这长相,段靖南还特意问过段棠,可段棠却是不许他过问的。在段靖南看来,这般殊色的容貌,又正是鲜嫩的丫鬟,将来肯定是要留在家中,或是直接配了人家的,绝不能做陪嫁丫鬟的,又是那般的出身,笼络男人的手段必然是不缺的。

可那时段棠那时候根本没有什么婚事可言,且当时段靖南也不并着急嫁女儿,段靖南也不想为了那么点小事惹段棠不开心,便想着那丫鬟在家里养两年却是无碍的。可怎么想多年不见,她竟是先进了静王府……

那晚,陈镇江与段靖南说话,全是威胁之意,那时段靖南何尝不投鼠忌器,毕竟不管威胁与否,一家人都在人家的手里,是圆是扁还不是人家说的算。虽然,次日静王便主动将这件事说开了,可唯一的条件,还是让段棠进府去。段靖南心里千万般的不愿意,可又有什么办法,这件事人家也就是告知你一声,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好好的女儿,娇养那么大,也是想让她凤冠霞帔的坐上花轿嫁个好人家,当人家主母的,不管这人身份多高,也不想这么不明不白的进了别人的门,连个身份都没有。

段风见段棠不说话,不禁再次开口道:“阿甜,这件事你不要听外面的人怎么说,若当真心里有疑问,便等静王回来,你亲自去问静王殿下到底怎么回事。”

段棠挑眉看向段风:“此话怎讲?”

段靖南道:“你别瞎指挥,王府里进人才是常态,难道以后进一个人,你妹妹便要质问王爷一次?”

段风斟酌了片刻,才道:“若进别人也就罢了,可是这个人是从咱们家出去的,还是要问问清楚,若当真有什么,到时候也好应对。”

段棠对段风颇为了解,见他这般说,便知道他对丽芸似乎有些忌惮:“嗯,你放心好了,我何时做过糊涂事?”

段风沉默了下来,吃着手中的兔腿,可吃了两口又将吃一半的东西重重扔在了桌上:“你开心就在这儿待着!不开心咱们立即走人!欠债还钱!欠命还命,若静王真要报复就冲着我和爹来!你不必伺候他,我和爹也不是贪生怕死之人!若是用你一辈子换了我和爹的前程!我明日就从城楼里跳下来!”

段靖南脸色更是难看了:“胡说什么!什么死不死的!一家人这不是还在一起吗!”段靖南说着说着便有些说不下去了,摸了摸段棠的头,“阿甜,是爹对你不起。如果能再选一次……当时那种情况,这指令是郑王亲自下的,当时虽没有明说要刺杀的是静王,但这般的密令,但凡知道的人,都没得选。何况爹又利欲熏心以为搭上了郑王的线,只要办好了差事,必然是……”

“爹!……”段棠拽了拽段靖南的胳膊轻声道,“你不用解释那么多,这件事我没有怪过你,我知道你那时根本没得选,既是郑王亲自见了,又将这计划告诉了你,你若不做这件事,只怕也是活不成的。如果再选一次,其实你也没得选的!不做就是死,成功了从此便是高官厚禄。”

段靖南竟是红了眼,哑声道:“爹知道你是好孩子,不过到底是爹连累了你……”

段风小声道:“爹也不要那么想,阿甜以前就说过人生在世谁还没有选错的时候。那个时候换做我,我肯定也会那么做的,只是后来的事,谁也想不到罢了。”

段靖南道:“爹知道你在这里不开心,等静王回来,爹就去和静王说……”

段棠点头连连:“哪有不开心一家人就别说什么连累不连累,要是真算起来,没有爹这些年的出生入死,说不得我和段风早饿死了,哪里还有后来那么多事。何况,我和爹说了多少遍了,入静王府是我自己的选择,我真的不委曲!”

段棠拽了拽段风又道:“不相信你问段风,我在望后村的时候就喜欢静王了!若非是知道爹策划了刺杀这件事,我便是要去京城陪着静王的。那时我还犯愁,还不知道要怎么和爹说。因为他伤了腿,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好,我是打算一直陪着他的,若是那时候去了京城,也是没名没分的,我还不是照样会去。”

段风道:“这倒是,若不是知道这么多年她心里只有静王,咱们三个人大不了再逃一次,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她入府来!”

段棠忙道:“对的,爹是知道我的脾气的。这与他是不是静王也没有关系,不过是刚好喜欢的是这个人。若他是个贩夫走卒也不会有院子里进人的事了,可他偏偏就是静王……所以,这事与爹根本就没有关系,爹也不要再自责了好不好?”

段风道:“话是那么说的,可这样的事,你到底得心里有点数,趁着他……嘶!——”段棠重重踩了段风一脚,段风立即道,“对,这般的身份进人才正常,若是守着一个人过日子倒是奇怪了,他愿意,那皇家能愿意吗?”

段靖南扭身擦了擦眼泪,红着眼笑道:“不说这事了,都是以后的事了!既是我女儿想回新宅院看看,咱们就和徐副统领好好说说,让段风也带你四处走走,王爷回来你再回府也不迟。”

段棠抿唇一笑:“那我去看看徐大哥来了吗!”

段棠撩开了门帘,抬眸撞见了两个月不曾见过的人。

门帘外,秦肃不知站了多久,他一身的风尘,人比前些时日黑了不少,也憔悴了不少,可此时眉宇间俱是喜色,唇角含着笑意。他身后还站着一排人,所有的人都低眉敛目,垂首站着,没有一丝一毫的声音。

段棠抿了抿唇:“不知王爷在这站了多久了?”

秦肃颇是矜持的看了段棠一眼:“你要去哪里?……”

推荐热门小说棠梨春风,本站提供棠梨春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棠梨春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96章 故人心易变啦 下一章:第98章 算账啦
热门: 被爱妄想症 美女治疗师 三年,我们在一起 天命新娘 花都兵王 所有人都觉得我要黑化 虎尾汤 谨以此生献给你 神秘之旅 和老虎先生闪婚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