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摊牌啦

上一章:第94章 回凉州啦 下一章:第96章 故人心易变啦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段棠喝了姜糖水,很快便睡着了。

野外的深秋,本就有些冷,何况西北的虽是徐年又无声无息的送来了好几个碳炉,被褥不算薄,段棠总是无意识的靠近热源。秦肃虽是连续许多天都未曾睡好过了,可许是怀中有人的缘故,睡睡醒醒的不放心,可不知为何心里竟是难得的轻松。

段靖南饭后绕了好几个圈,眼看两个时辰都过去了,营地里的人大部分的都去睡了。段靖南却不甚放心,在车外转悠了两圈。虽是亲爹,可也不好大晚上的去敲女儿车窗。段风又不知被徐年指使到哪里去了,可怜段靖南一腔的慈父心肠也不知该怎么用了。但是,女儿摆明在狼口里,这么晚了,静王还不下车,这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了。

陈镇江攥住了段靖南正欲敲车门的手腕,低声道:“段老爷,咱们谈一谈吧。

段靖南看了陈镇江一眼,挣开了被他钳制的手腕,敲了两下车门。

陈镇江低声道:“谈谈六年前吊桥上……”

段靖南的手顿住,看了陈镇江片刻,转身朝远处走去,陈镇江快步跟了上去。

段棠被那一声敲车窗的声音惊醒了,想要坐起来,却被人搂着腰。这会她整个人都暖了回来,肚子的胀痛感也少了许多。车厢内,因有几个青铜炉子的缘故,空气都暖了起来。

秦肃将人拉了回来:“外面徐年守着,该是无事。”

段棠却知道如今段靖南与段风都跟着,必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秦肃在车里过夜的。

秦肃将人又朝被子里塞了塞:“饿了?”

段棠却坐起身来,秦肃忙将披风给她罩在身上,将木炭路上一直煮着的茶水倒了出来,放在桌前,这才拿起衣袍来穿戴:“你先喝热水。”

段棠喝了一口热水,看向已经穿戴整齐的秦肃:“这是要去哪里?”

秦肃道:“我去拿点吃的。”

段棠莫名的有些老夫老妻的错位感:“别去了,我不饿,开关门总要进冷风,车里才暖和一些。”

秦肃动作一顿,翻找车厢的暗格,好在里面准备的都有点心以及肉干,但都是冷的。秦肃便将东西摆在小铜炉上,似乎想烤热。

一时间,两人无话,相对而坐,车内没有点灯,只有篝火的亮光从窗户里透过来。

秦肃终于从段棠生病的慌乱中回过神来,这会似乎很不适应两个人在封闭的空间里,他给自己也倒了杯热水,端着有些烫的杯子,靠坐在车厢的一侧。

两个人离得有些距离,可段棠依旧能感觉到秦肃的紧张不安,似乎方才那个应对得当的人并非是他,可这样的气氛又莫名的紧张了起来。

段棠道:“你下去吃点饭吧?”

气氛仿佛一下就降了好几度,秦肃放下了杯子,将炉子上东西拿了下来,放在桌上的盘子里,推到段棠面前。段棠捏起来一块,咬了口,竟是桂花糕,只是不太地道,味道也不是很好。

秦肃也拿起了一块,咬了一口。段棠忙看过去:“别吃!”

秦肃的手顿了顿,不解的看向段棠:“怎么?”

段棠道:“你花粉过敏,这些东西不要吃。我看主院里种了不少桂花,都在角落里或远离路边的,想来也是为了避免你沾染上。”

秦肃迟疑了片刻,也就放下了点心。

段棠道:“你吃肉干吧。”

秦肃却又端起了被子喝了口水:“你……这些年都在丰古坝吗?”

两个人许久不见的生疏与尴尬,似乎在这一刻爆发了。段棠不知是因自己心态的问题,还是秦肃的缘故,两个人似乎又疏远了起来。

段棠道:“是,我们一直都在这里。”顿了顿又道,“这些年你过得还好吗?”

秦肃道:“尚可。”

段棠轻声道:“你的封地不是在江南吗?为何人会在西北?”

秦肃道:“这些年,有皇叔的恩典,可以四处走走。”

段棠道:“那你复健多久可以走路的?大概多久痊愈的?现在腰伤还会疼吗?阴天下雨骨头会疼吗?你在西北总也是骑马,那样对旧伤会不会不太好?这个地方总也不适合养伤,你该住到南方去,也不该让自己太奔波。”

秦肃极小声道:“习惯了,总停不下来……”

段棠没有听清:“什么?……”

秦肃道:“前些年一直在南边,这些年总也去南边。”

段棠道:“都去哪里了?”

秦肃沉吟了片刻:“在京城等了许久……”

段棠垂眸道:“你是想问我当初为何出尔反尔吗?”

过了一会,秦肃才低低的应了一声:“嗯。”

段棠小声道:“我对不起你,也无法面对你。”

秦肃似乎不接受这个说辞,有些怒气:“你若在乎,不管出了何事,都该先来见我。”

段棠知道秦肃算是个不善言辞的人,两个人初相识时,便是他吵不过自己,张嘴便是威胁,可威胁的话却乏善可陈,翻来覆去就喊打喊杀的两句话。可这般的质问,只怕心里的怨气该是很深了。但是,这又不能怪他,人生太短,能有几个六年,当年还是十几岁的小孩子,可转眼就长高了那么多。

这些年段棠自身深居简出,除了两年前那场大战,几乎都不怎么出门。当初才住进丰古坝的时候,才,常常去南城门上张望,自己都不知道要看些什么,后来也是段靖南与段风很是担忧,这才作罢。

段棠又沉默了片刻,开口道:“我不想骗你,若相比起来,我当初是不够在乎你。”虽车里两个人都看不甚清彼此的面目,可这句话说完,段棠能清楚感觉到秦肃的情绪里的难过与目光里,她垂下了眼眸,破罐子破摔,“我们虽认识日久,可自始至终相处的时间都不够长。虽然,我们也算是过命的交情,我们之间有些牵扯不清的纠葛,可你一个人的分量,还不足以让我冒险,为你舍弃一切。”

好半晌,秦肃才道:“哦……”声音又低又沉,似乎什么情绪都没带。

段棠斟酌了片刻再次开口道:“这件事过去了,解释也不能解决什么,可是我可以补偿的……”

黑暗中,秦肃嗤笑了一声:“你以为我需要你补偿什么?”

段棠斩钉截铁道:“不管什么,只要你开口,我都尽力办到。”

秦肃再次抬手望向段棠的方向,轻声道:“我没找到你,你会回来吗?”

许久许久,车厢里一点都声音都没有。

秦肃紧紧的抿着唇,望向窗外,好半晌轻声道:“你对我真是狠心……”

段棠忍不住开口道:“我不回去,只是对你一个人狠心,我若回去,那也不光是狠心了……”

秦肃道:“那便是,我对你来说,根本不重要。”

段棠道:“我是没有选择你,可也不代表你不重要……”

“狡辩!”秦肃骤然转身,面朝段棠,“既是没有选择,便是不重要!所有的理由不都是理由!你但凡有点心,为何连只字片语都不肯送过来!”

段棠深吸了一口气:“是,因为你对我来说不是最重要的,六年前便已经放弃你了!你不找来我,这一生我都不会去找你!我走了,便从没想过回头!”

黑暗中,谁也看不清谁的表情,可空气似乎粘稠了起来,让人的喘息都显得有些沉重。

不知过了多久,秦肃小声道:“我知道了。”

段棠蹙眉道:“你知道什么了?”

秦肃的手紧紧的攥住桌沿,轻声道:“你想让我知道的,我都知道了,也都明白了。”

段棠道:“六年前,吊桥刺杀的策划人是我爹,他受人指使,奉命在石江城界截杀你,所有的计策都是他参与谋划的。你中箭、重伤、掉入河水里差点淹死,全是因为这场刺杀!”

“我得知一切后,如何还能回去?如何能面对你?!我知道你多痛苦!我知道你有多难过!你当时心里恨透了那些刺杀的人!恨不得要将那些人碎尸万段!难道,我要拿我爹的命赌你对我的重视!”

秦肃抬手掀翻了了铜炉上点心与水,那滚烫的水溅到门帘上,木炭被水浇灭了一半。

一时间,车内都是木炭的味道。

段棠急忙起身,摸索着朝秦肃方向移动:“你疯了吗!哪只手?!烫到了吗?”

秦肃轻轻的拨开了段棠,重重喘息着,他似是有些不知所措,仿佛有点茫然。

段棠道:“我走了,可不是不惦记你……”

秦肃垂着头,好半晌,才开口道:“六年……呵……”

那炭火的味道让人喘不过气来,段棠摸索着便要打开窗户,可却被秦肃按住了手,他将段棠挡在里面,才开了个窗缝,让车里的炭火味跑了干净。

段棠感觉有冷风吹了进来,用披风将自己紧紧的包裹住,可车里的热气也逐渐的散了秦肃起身走出了隔间,开了车门,头也不回的下了车。

段棠张了张嘴,可到底没有发出声音来,虽是不知结果如何,可这件事说了出来便也如释重负……

推荐热门小说棠梨春风,本站提供棠梨春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棠梨春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94章 回凉州啦 下一章:第96章 故人心易变啦
热门: 我怀了全球的希望 小祖宗,到我怀里来 穿成女主的嫡姐 乡村小祸害 双后gl 从写手到巨星 反派大义凛然[快穿] 乡野村夫 乡村春事 来自东方的基建狂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