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变故啦

上一章:第90章 各怀心思啦 下一章:第92章 不气啦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夜半时分,丰古坝后衙主院内,北屋的灯还亮着。

秦肃双手置于腹部,闭目躺在床上,呼吸很是平稳,该是已睡着了。

主屋很是安静,床的对面,陈镇江闭目倚在椅子上,徐年靠坐在床下的脚踏靠坐着。窗外传来,风吹树的沙沙声。陈镇江睁开了眼,当看见徐年靠在脚踏上打瞌睡,便起身,拍了拍他。徐年猛地惊醒看了陈镇江一眼,忙看向床上的秦肃,见他还在安稳的睡着,几乎是下意识的舒了一口气。

两个人走到寝房的屏风边上,陈镇江指了指外面:“子时已过,今日该是无事,你回去睡吧。”

“头儿,你回去睡吧,我看着……”徐年话未说完,只见秦肃骤然睁开了眼,坐起身来!

陈镇江与徐年忙走了过去,徐年轻声道:“王爷……”

秦肃却看也不看两人一眼,眼眸微动,在屋内巡视了一遍,在床上找了找去,似乎没有找到,抬脚下了床。

陈镇江急忙上前:“王爷!小姐正西屋安睡……”

秦肃宛若听不见声音一般,赤着脚朝外走,抬手拿下了挂在墙上的宝剑,‘唰’的抽出来朝外走。徐年急忙朝外跑,秦肃似乎看见了人影跑了出去便持剑追了过去。陈镇江急忙拦住了秦肃的脚步。瞬间,秦肃一双眼眸赤红了起来,持剑便朝陈镇江砍了过去。

段棠迷迷糊糊的听见打斗的声音,她有片刻的恍惚,睁开眼对上了陌生的床帐,骤然醒了过来,这里是丰古坝的后衙。

徐年着急的看了院中打斗的两个人,急忙拍了拍段棠的门:“小姐小姐!快快!王爷出事了!”

段棠来不及思考,披上外衣便朝外跑,刚打开了门,就看见了院中打斗的二人。秦肃竟是与陈镇江打了起来,四周围得都是黑甲的侍卫,竟是严阵以待,没有一个敢朝前一步的。

段棠满眸的不可思议:“这……这是怎么了。”

徐年不及说话,拉着段棠便朝院中间的打斗圈冲:“小姐莫怕,我定然护好你!”

院内都是灯笼,恍若白昼。段棠靠近了才发现秦肃整个人都不对劲,急忙道:“王爷!”

秦肃一如听不见她说话一般,根本没有朝段棠这边看。只是对着陈镇江竟是招招都是杀手,这根本不正常,何况他的眼睛非常的木,一点灵动都没有,一双眼竟是赤红一片,整个人透着一股没有人气的冷冽。

徐年见段棠喊了一声没有用,秦肃还拿着武器,陈镇江身上已经伤了好几处了,便也顾不上别的,从一侧拽起一根木棍:“小姐先顾好自己,我去帮帮头儿!”

段棠这才回过神来,万分紧张的看着秦肃的一举一动,她的脑海里一片空白,那闪着银光的剑身,在月光下显得冰冷异常,充满了杀气,那一招一式都是置人于死地的绝情。

“王爷……”段棠整个人都忍不住发着抖,“王爷!王爷!你醒醒!”

徐年与陈镇江根本不是秦肃的对手,他们两个束手束脚的,哪里能打得过手持利器的秦肃。段棠又上前了两步,急声道:“秦肃!秦肃!静王殿下!”

段棠对黑甲侍卫喝道:“你们一起上!一起上先打晕他!”

可黑甲侍卫都站在外围动也不动,他们似乎也见惯了这事,包围圈竟是跟着都打斗在走,不管徐年和陈镇江有多狼狈,他们始终无动于衷。

秦肃一剑划伤了陈镇江的手臂,一脚将徐年踢了出去,上去便要补上一剑。段棠想也不想便冲了过去,双手拽住秦肃持剑的手,秦肃手腕一个翻转,剑便换了另一只手,手肘一动便重重捣在了段棠的心口。“唔!”段棠痛哼了一声,感觉到心口一阵剧痛袭来,眼前一阵阵的发黑,心跳到了急速,可是竟是没有撒手。

这轻轻的一声,让秦肃的身形微微一顿,可是动作太过细微,并没有人看到。

徐年挣扎着站起身来,便要将段棠从秦肃身侧拽回来,可还伸出手去,却又被秦肃一脚踢了出去!秦肃几乎是毫不犹豫的便要上前补上一剑,可段棠紧紧的拽住秦肃的另一只胳膊。秦肃感觉到束缚,持剑便要朝段棠身上挥去!

“王爷!!不要!!”千钧一发之间,陈镇江踢起木棍挡住了长剑,那长剑才错开了段棠的心窝,划过了她的肩膀。

段棠因疼痛猛地的睁大了双眼,胳膊上的伤口瞬时染红了衣袍,她却没有趁机跑了,却猛地伸出双手,紧紧的环抱住秦肃,轻声道:“王爷,不要……”

秦肃整个人宛若被定住了身形,他蹙眉垂眸看向抱住自己的人。

所有人都提着心,看向站在中间的人,陈镇江无声无息的拿起了腰间的刀鞘,徐年因离两个人太近了,动也不敢动,可也是一眼不眨的看着秦肃。

段棠环抱住秦肃,用未受伤的手一下下抚过秦肃的后背,柔声哄道:“静静,乖……”

‘咣当’——秦肃的剑掉在了地上,他看了段棠片刻,有些笨拙的伸手抱住了她,紧紧将她钳住她的腰身:“阿甜?……”

段棠一下下的抚过秦肃的后背,感觉他急促的呼吸慢慢的平稳,才轻轻应道:“嗯,我在。”

秦肃慢慢的闭上了眼,脸窝在段棠的脖颈上:“阿甜……”声音又轻又柔,似乎还带着甜意。

段棠道:“嗯,在呢。”

秦肃笑道:“阿甜……”

段棠柔声道:“在呢。”

秦肃抿唇笑:“你叫我静静。”

段棠笑道:“那你静静。”

秦肃闭眼低低的笑,又正经道:“你得叫我名字。”

段棠忍不住笑出了声了:“静静好乖,静静真好,静静困了吗?”

秦肃闭目笑了起来:“不困,我不睡,睡醒了,你就会不见了。”

段棠的心猛地一抽,低声道:“好,不睡。”

徐年忙从地上爬了起来,站在秦肃身侧轻声道:“王爷……”

秦肃皱了皱眉,可未睁眼:“走开。”

陈镇江并未放开手中的刀鞘,谨慎的站在一侧,低声道:“王爷,小姐胳膊上伤裹一裹?”

秦肃骤然睁开了双眼,愣了愣,才站直了身形,有些迟疑的看向怀中的人。段棠衣衫不整的,长发散在脑后,胳膊上的伤口还在流血,一侧还扔着一把剑。秦肃抿了抿唇,当下抱起了段棠,大步朝屋里走:“找大夫。”

段棠忙道:“不用不用,去我药铺里拿些伤药便可以了。”

秦肃脚步微微一顿,坚持道:“后衙有大夫。”

段棠不在说话,反而靠在了秦肃怀里,低声道:“好,正好叫过来也给你看看。”

秦肃将人又朝怀里抱了抱,这才大踏步的进了卧室,小心翼翼的将人放在床上,这才回头看向身后的徐年与陈镇江:“你们……”

秦肃一动,段棠便拽住了他的胳膊:“你哪里都不许去。”段棠转头对徐年、陈镇江道,“徐大哥你找大夫去帮陈大人看看伤口。”

徐年、陈镇江却是没动,一起看向秦肃。徐年单膝跪了下来:“是属下擅作主张……”

“你让他们出去!我心口疼!”段棠打断了徐年的话,拽住了秦肃,眼眶红红的看向秦肃。

秦肃沉吟了片刻道:“你们先出去。”

“是。”徐年与陈镇江两个人躬身退了出去,正好与急匆匆来的大夫擦肩而过。

老大夫有些岁数了,气喘吁吁的站起屏风处:“小民参见王爷。”

段棠忙道:“你把伤药和白布留下,去给陈统领看看伤吧。”

老大夫看了眼秦肃,不敢作答。

段棠低声对秦肃道:“你打算让他给我裹伤吗?”

秦肃眼神微动,赌气一般:“伤药留下,你去吧。”

老大夫擦了擦额间的汗,从箱子里拿出来伤药来,放在了床侧的台子上,对秦肃道:“小民告退。”

一时间,屋内就剩下了秦肃与段棠两个人。

秦肃并不与段棠对视,垂着眼拿起了伤药,想拉开段棠的衣服,可手动了动,似乎有些无从下手。段棠单手褪去了外袍,将受伤胳膊上从亵衣里拉了出来,整个胳膊与肩膀便暴露了空气里。胳膊上伤并不重,只是破了皮,不过是伤口太长,流了一些血,可这会已经有些愈合的迹象了。

秦肃凝视着段棠胳膊上的伤,整个人透着几分自我厌弃,他拿着药瓶的手似乎抑制不住的发抖,虽是一直垂着眼眸,脸上也没有表情,只是那蝶翼般的睫毛轻轻的颤得很快,也显出了他内心的极度不平静。

秦肃的手抖得太厉害,又着实笨拙,几次药瓶都碰在伤口上。段棠并未没有动,也忍住痛不敢发出声音,生怕再吓到他。大概过了一刻钟,秦肃才将伤药上好,这才拿起白布小心翼翼的给段棠裹伤口,一边裹着伤,一边偷看段棠的神色。虽是手脚不利落,可这伤口倒是包扎挺好,该不是第一次。

段棠长出了一口气道:“拿一件你的亵衣先给我穿。”

推荐热门小说棠梨春风,本站提供棠梨春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棠梨春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90章 各怀心思啦 下一章:第92章 不气啦
热门: 打奶算什么男人 穿越后都要跟我搞环保 我们哥哥没划水 今天毁灭地球了吗 我可以和你一起住吗[娱乐圈] 乡村之大被同眠 甜文女配 叶落淮南 如何反撩觊觎我的挚友[重生] 镜像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