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恶龙归来啦

上一章:第84章 桃花有啦 下一章:第86章 马甲掉啦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一望无际的戈壁滩上,势均力敌的两方人马正在厮杀。

秦肃身着银甲一骑白马,手持乌青色的斩马刀,追击着黑甲的人。两个鞑靼士兵从两侧,极快速的冲了过去,两把长刀同时砍了过来。秦肃抬起乌青色的斩马刀格挡了一下,勾着马镫迅速斜躺在马背上,反手就是两刀。两个人惨叫一声,同时被砍下马去!

那一直被追击的黑甲人,猛得拉住了缰绳,极迅速的回转。秦肃刚坐正身体便看见急速冲向自己的黑马,他微拉住缰绳,马头微转,身子微微朝外倾,轻巧的躲开了黑马的撞击与对面的长刀。黑马一击不中,立即调转马头,再次朝白马冲过来。

秦肃眉目微动,丝毫不惧,驱赶着马,朝黑甲人冲了过去,两厢对撞,兵器相接,发出金属撞击之声!那人似乎没想到秦肃竟是能接下这满是力量的击杀,他手腕微动,握住长刀的手压不住的颤抖。秦肃紧了紧手中的斩马刀上,还有未干的血迹,他再次调转马头,率先朝对面冲撞了过去!

两刀相接,炸裂出细碎的火花!

秦肃将黑甲人几乎压弯了腰!脚尖微转,一脚将对面的踹下马去!他一个高跃,翻身下马,斩马刀重重的朝那人劈去!那人滚了一圈才躲开了致命的一刀,可后背被划个深长的口子!殷红的血,飞溅在秦肃的脸上,越显玉容妖娆。

黑甲人就地翻滚,地上拉出一道道的血痕,几乎是下意识的后退。秦肃手持斩马刀,快步疾冲向前,高高的跃起来,那黑甲人抬手便挡,可那刀身却生生的被劈成两段,那黑甲人瞪大了双眼,一道血线从双眼之间迸裂开了,那黑甲人慢慢的倒了下去……

主将一死,那一队人马立即溃散了起来。徐年从后面追击,陈镇江从前方包抄,很快便将这些溃兵斩杀殆尽。

秦肃收了斩马刀,翻身上马,看了一眼远处,策马回城……

傍晚时分,丰古坝的后衙内,新装饰了一番。

花园收拾的宛若江南园林一番,小桥流水,一簇簇的菊花开得正好,柿子树上累累果实,压弯了枝头。廊下,三五步便是一个灯笼,虽天还亮着,可灯笼已经点行了,整个院落都映照的十分明亮。

赵越百无聊赖的趴在亭子里喂锦鲤,当听见了脚步生,快速的朝门口的地方看了一眼:“表哥!你回来了!”

秦肃面无表情的瞥了赵越一眼,只作不见,转身朝浴房走去。

赵越忙起身追了过去:“这次巡边怎么那么久?都两天了!还以为你今天不回来了呢?”

秦肃将头盔放在桌上,冷冷清清的开口道:“说。”

徐年忙上前面帮他脱掉身上的盔甲,忙对赵越解释道:“此番巡边遇了一群打草谷的,王爷追了一天一夜,这会精神不好。”

秦肃换了三盆水洗干净满是血迹的手和脸,转身去了屏风后面,脱掉了衣服,走入了不凉不烫的池水里,坐了下来,慢慢的闭上了眼。

赵越知道他的忌讳,倒是不敢进去,站在屏风外道:“表哥,撇开上下属的关系不说,我们好歹是表兄弟,你走了两天了,怎么不问问我结果?”

秦肃冷冷的开口道:“还用问?”

徐年笑道:“表少爷就差把结果写在脸上了,便是我也一眼看出来了。”

赵越的头一次次的撞向身侧的墙,沮丧道:“我哪里不好?最少等我说完话啊!为何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我?”

徐年将手和脸都洗干净,才笑道:“你与姑娘都认识两年多了,有什么话还没有说清楚?”

赵越委曲道:“认识的久,也不见得也就了解啊!……其实我还算了解她,可是她不想了解我啊!真是多一眼都没看,以前谁不夸我长得好看……”

徐年端起点心道:“表少爷吃个点心?”

赵越拿起一块,食之无味的咬了一口,絮絮叨叨的开口道:“她什么时候才能看见我的心意啊!为了能单独的见面,我想了多少办法,好不容易才有这样的机会啊!她竟是不肯听我多说两句。她以前明明那么温和,为何现在突然变了态度?难道是因为那时我受了伤,现在我好好的吗?可是……现在也没有战事,我去哪里受伤啊!……”

徐年笑道:“也是在西北,若放在京城,你想单独见人姑娘一面也是难若登天。”

赵越扔了吃了一半的点心:“太甜了,不好吃……”

秦肃穿着亵衣走了出来,正好看见赵越扔了点心,本就不好的脸色更冷了:“徐年送客。”

赵越见秦肃出来突然变了脸,似乎也知道问题出了哪里,嘟囔道:“那个人出去买的点心还不能扔了,不过就是个奴婢……”

徐年见秦肃的脸上更难看,忙劝道:“王爷,这次咱们在这里呆不久,表少爷和您一起住在后衙,若不让他住前院,便要送去后宅了……”

秦肃垂了垂眼眸,顺手拿起了一块点心,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他吃得很慢,一口一口的,好半晌一块点心也才吃了一半,又将吃剩的放入了盘子里,接过徐年递过来的茶水,灌了进去,这才又拿起那半块点心又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

徐年轻声劝道:“王爷,还是要剩点,一块吃完,怕是会起疹子。”

秦肃的动作顿了顿,这才放下了点心,又灌了一碗茶水。

赵越虽然已经习惯了秦肃的冷脸,可到底心里有些惧怕:“表……王爷……不能吃便不要吃,作甚要受这样的罪……”

秦肃侧目看向赵越,挑眉道:“有公事?”

赵越摇摇头:“没有……”

徐年道:“表少爷在家中,只怕也没处去。”

赵越忍不住道:“表哥你便如此喜欢那个奴……姑娘吗?她若但凡有些坏心,你……”

秦肃骤然抬眸,冷冷的看了赵越一眼,起身离开。

赵越不敢去追,看向徐年:“徐大哥,你怎么也不劝着点,我长那么大还真没见过这样的……”

徐年沉吟了片刻:“这般的事,也无从劝起,王爷必然有自己的思量……”

午后的时分,乔吉点心铺便停了一个小轿。

丫鬟进去买了东西,便匆匆的走了出来,递到轿子里去。

今日两个人似乎很赶时间,一句话没有说,便朝回走。

段棠从暗处走了出来,快步跟上那小轿,可因看出来轿夫都不是普通人,不敢跟的太近了。好在,今日他们一行人似乎很着急回去,倒是没注意到段棠。

当那顶小轿从后门进了丰古坝的后衙,段棠站在原地好半晌,百思不得其解,慢慢的回了街上,心里有种莫名的怪异感。可仔细想来,又想不出来到底是为何。段棠跟到这里,心里却对轿子里的越发的感兴趣。既是知道她每天都去点心铺,又知道了她的住处,回去了让段风打听打听也是可以的。若当真是她,还是要找个时间问问缘由。

“段姑娘!”赵越满脸的兴高采烈,急忙翻身下马,将缰绳扔给了身后的人,快步跑了过来,“你怎么知道我住这里,是特意来找我的吗?我们想要一块去了,我还说找个天气好的时候,去你家拜访呢!”

段棠才走到后衙前门,方才还紧闭的后衙大门这会开了一侧的门,似乎在等着赵越进门。段棠有些惊讶:“你不是要检阅营地,不住军营吗?看这样子竟是像是住在后衙?”

赵越顿时又笑了起来:“你连我的住处都打听到了吗?我来的匆忙,不想住营地里,另找宅院也没有那么快,便和表哥一起住在后衙。”

段棠所有所思:“现在后衙住得不是县令一家吗?”

赵越有些失望道:“后衙现在就住着我和我表哥,还有一些下人。你是来找县令他们的啊?那他们现在不住这边了,说是住到被街的宅院去了。哦……他家有个姑娘和你差不多年纪,你们该不是朋友吧?”

段棠沉吟了片刻,叹了口气:“许是我认错人了,还以为碰见了熟人了……”

赵越忙道:“段姑娘认错谁了?要是进了后衙的人,我都能帮你找一找。”

段棠想了想才道:“我在点心铺碰见了一个小丫鬟,似乎帮她家主人买点心。那个女主人坐着一个双人抬的小轿,轿夫看起来似乎有些功夫。”

赵越想也不想道:“哦,那个人啊,听说也是我表哥买回来的,但具体我也不知道,你若是想知道,我去帮你问问,然后我们找个时间再碰一下,到时候我再告诉你。”

段棠微微一愣,急忙道:“什么?!也是买回来的?你表哥从哪里买回来的?!什么时候买回来的?我能见见她吗?”

赵越斟酌了片刻:“我现在出入后宅多有不变,不过……你问的这些我都记下来了,等到晚上的时候我帮你问问旁人,至于见面……我不能保重你就能见到她。看我表哥的样子,似乎还挺宠爱她。”

推荐热门小说棠梨春风,本站提供棠梨春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棠梨春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84章 桃花有啦 下一章:第86章 马甲掉啦
热门: 你的距离 武林高手在校园 藏身孤星的你 离婚热搜 梦里飘向你 玩脱了 沉溺 穿到星际撸大猫 穿书后我有了四个爸爸 仗剑一笑踩蘑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