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一枝花段先生啦...

上一章:第73章 又生气啦... 下一章:第75章 再喊就弄死你啦...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段棠骤然转身,满脸的惊喜,当下转成的笑容,忙朝那边挥挥手:“我在这里!”

段风连跑带跳的,风尘仆仆的脸上涨红一片,抬手就搂住了段棠的肩膀,开心道:“妹妹!妹妹!我可算找到你了!出来那么久,也不知道找人送信回家!我可想死你啦!你怎么又瘦啦!”

段棠心里又是感动又是难过:“哪里瘦了!瘦了才好看!这都多久才知道找我!还以为你们光忙升官!把我都忘了呢!难道我就不想你和爹啦!”

因段棠一身罗裙,两个人这般搂着,惹来了过路人的侧目,段棠也习惯他这般的动作,很是不以为然。

秦肃从人墙后面看向二人,脸色越发的不好看了。

徐年躬身对秦肃道:“那是小姐一母同胞的兄长叫段风,在石江城军营任把总一职,负责看护石江城四处城门。”

秦肃自然知段风是谁,可他的脸色依旧没有多看,他一眼不眨的看向段棠的方向,似乎侧耳倾听他们在说什么,可集市上人来人往,十分喧闹,两个人离秦肃到底还有些距离,大声说话还能听到,可此时兄妹二人搂在一处,只要声音稍微低一些,便只能听个隐约的声音。

段风未察觉不妥,搂着段棠的肩膀拍了拍:“好啦好啦,我这不是来了吗?这次怪胡叔报信晚了,我又忙着救灾,天天不着家的,不然就算是差事不要了,也肯定先来找你啦!”

段棠红了眼就又笑了起来:“就知道你会让胡叔背锅!快帮我把抄手钱给了!十五文!”

段风挑了挑眉,上下打量了段棠一眼,一边拿荷包:“看起来也不落魄啊!怎么混到这般田地,十五文都没有呀?”

段棠扯了扯段风的脸,伸手抢过荷包:“瞎说!肯定有人付账的!不过,别人的钱花起来哪有那么理直气壮啦!”说着话,从荷包里面数出十五文放在了摊上,“东西很好吃,谢谢招待!”

那老板娘顿时笑了起来:“小姐太客气了!不谢不谢,都是应该的!”

段棠又走到章三几个人身侧道:“我哥哥来了,今天就不能奉陪啦!”说着话,又从腰间摘掉了柳四送的那个玉佩,放在她的手里,“这东西想送给谁,就自己去送,不必特意过我的手啦!”

柳四抓住玉佩,哼了一声:“谁稀罕!”

段风跟了过来,站在段棠身后,可很是知礼的没有朝小姑娘们哪里看,他听了这句话几乎是下意识的挑挑眉。等段棠忙完,两个人肩并肩的朝一侧走,段风凑到段棠脑袋边上,小声道:“这才来几天,怎么就那么多朋友啦!以前也不见你有那么好的人缘呀!这次这么快就融入集体啦!转性了么!”

段棠拽着段风的手快步走到一侧,小声道:“本来我也不明白,可刚才看见你的一瞬间,我突然通透了好多呀!我就说,我不是个招蜂引蝶的人,突然那么多姑娘找我玩啦!按道理……我长那么漂亮,喜欢我的小子都不多,何况是姑娘!”

段风表情很是认真:“你怎么可以日次妄自菲薄!你可是段风的妹妹,被人喜欢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这样的事还分什么男女啊!”

段棠无奈的拍了拍段风的肩膀:“对对对,狗不嫌家贫,哥不嫌妹丑!放心!你是我段棠的哥哥,将来肯定会有许多人喜欢你的!虽然到现在我还没发现一个……”

段风道:“瞎说!喜欢我的姑娘多了,要不是你天天霸占了我,那说亲的肯定都踏破咱家门槛了!你是灯下黑,啥都不知道!传闻我就是咱们石江城西街的一枝花啦!”

段棠扶额道:“很好,石江城西街一枝花段先生……我们刚才说到哪儿了?”

段风道:“那么多姑娘喜欢你,找你玩啊!”

段棠道:“是这句吗?”

段风斩钉截铁道:“对!就是句啊!”

段棠笑意敛了敛:“那你告诉我,你也想改换门庭吗?”

段风道:“当然了!不然我和爹天天在外面拼死拼活的为了啥啊!谁想出去搏命,谁想去杀匪患啊!还不是为了升官发财啦!爹要是能再升一升,你也能说门更好的亲事啦!爹说了,这女人凶是可以凶的,那必须父兄得力啊!”

“我和爹要是没有那么大的力,将来就不会把你嫁到高门大户去!到时候给你找个小门小户的倒插门!唯一的要求就是长的好看!最少要比顾纪安好看!……我和你讲,女人一定不要朝高门大户里挤,尤其是做宗妇,那就太累啦!何况上梁不正下梁歪!他爹都是左一个小妾又一个通房的,他将来能好到哪里去?想一想就很不妥,你们年纪相当,男人不易老,到时候你还花一样,他就在外面找花骨朵了!”

段棠忍不住又笑:“哈哈哈哈哈哈什么乱七八糟的!我刚才那些才是塑料姐妹花那!”

段风道:“这又是什么意思?别说这些我听不懂的!我和你说的都很正经!你听见没有啊!”

段棠站正了,望着段风的脸又忍不住笑了起来,用衣袖给他擦了擦脸上的黑灰:“听见啦听见啦!你吃东西都不擦嘴的吗?”

段风捂住嘴道:“别别别……咱们最近这段时间都别说吃东西!”

段棠笑道:“好的好的!我带你吃烤鱼去!”

段风立即道:“别别别!我这辈子都不想不吃烤鱼了!”

段棠回眸,有些奇怪的看了段风一眼:“你不是最喜欢吃烤鱼了吗?你自己来的吗?还是和谁一起来的?你这样子是不是又被人欺负啦?”

段风立即点头:“冯新和我一起来的!这一路上你是不知道啊……”

“很好,闭嘴!你如何吃亏的事我不想听了!一会给你讨回来!”段棠目光四巡了一边,这才发现冯新骑着两匹马站在不远处,想过来,似乎被什么人挡住了,“从小到大和你说了多少遍,让你离他远点,就是不听!你找我就找我,带他来作甚!又不是什么好人!”

段风点头连连:“嗯嗯嗯!不是好人!”

冯新发觉段棠看了过来,这才朝她挥了挥手,那些挡住路的人,在这一挥手间便闪身离开了。

冯新这才走了过来,看着段棠笑道:“阿甜,好久不见了。”

段棠立即谨慎的盯着冯新看了一会,诚恳的对段风道:“他居然叫我阿甜?!他肯定又在算计我!”

段风头连连:“对对对!他就是两面三刀!卑鄙无耻!不择手段!你知道的!……妹妹还有什么?你再要补充补充!”

段棠道:“诡计多端、卧薪尝胆、心思缜密、忍辱负重、居心叵测!这些够不够?”

冯新挑眉,从善如流:“段小姐如此夸奖,在下愧不敢当。”

段棠想了一会,斜着眼看冯新:“说!你是不是又做了对不起或是陷害我的事了!”

“对对对!”段风点头如捣蒜,“妹妹真是女中诸葛!这都知道了!我和你讲他忒不要脸了,他居然……”

“阿甜不先带我们拜见一下静王殿下吗?”冯新打断了段风的话,侧目看向坐在路边不远处的秦肃道,“我们这般说话,静王殿下坐在那边,总不太好。”

段棠恍然大悟,这才看向秦肃的方向:“哦……我说怎么那么积极的来找我,原来的配方,原来的味道,这才是你的画风!”

那地方似是被一圈人若有若无的围住了,只有段棠这边一个方向还露出些许地方,只能看见秦肃在段棠看过来的瞬间就垂下了眼,依旧坐在远处,显然似乎是不在意这边。

段风道:“妹妹,他的账慢慢的算,咱们先去给静王打个招呼吧!明天一早好回家啊!”

段棠深以为然:“是该如此,咱们过去打个招呼。”

段风朝那边也望了一眼,目光微微一敛,小声道:“妹妹,你们怎么一起出来了?你是不是天天还得伺候他?你师父呢?!为什么他头上的发簪和你头上的一样?哇!你当初说过!只有我们兄妹才能穿戴一样!你说这是亲子装啊!?哇,你是不是又用这招骗男孩子了,我和你讲静王可不是路边的阿猫阿狗,这样的事……”

段棠忙拽着段风,小声哄道道,“快闭嘴吧你!这里条件艰苦,哪有那么选择,两个人用一套头面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这事一会咱俩再说,静王脾气不好,你少说话,让冯新说,依我们两家老爹比塑料花还塑料的交情,他大老远的陪你过来,只怕就是为了来这边刷脸的。”

段风道:“对对对,我也是那么觉得!可是爹就信了他的邪啊!这事你回去多劝劝咱爹!”

段棠带着段风、冯新走到秦肃的人墙里,站在他三步远的地方,低声道:“王爷,我兄长和……嗯、同窗?哦、和世兄!特来拜见您了!”

秦肃看了段棠一眼,微微侧脸,目光划过段风、冯新,目光在段风脸上停了停,这才看向冯新,淡淡的开口道:“是吗?……”

段风与冯新上前一步,猛得跪下,异口同声道:“小的段风/冯新,拜见静王殿下。”

段棠见他二人竟是端正的跪了下,怔愣当场,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段风跪在地上,轻轻拽了下段棠的衣袖,侧了侧垂着的脸,用口型道:“跪下呀。”

秦肃望着二人,一直没有说话,片刻后竟是移开了目光,他似是闲暇,很是不以为然,竟是垂着眼把玩腰间的荷包。

段棠嘴角的笑意慢慢的不见了,眼神里终于有些复杂,须臾,她慢吞吞的跪在了段风身侧,微微敛下了眼眸,面上已没了表情。秦肃余光见段棠跟着跪了下来,竟是下意识的微微一愣,当下便紧紧蹙起了眉头。

人来人往的地方,外面被两圈人牢牢的挡住,三个人跪下来,只要外面的人墙不散开,便是跪道天亮,也不会被人看见。可是这一刻段棠突然觉得很难受,并非是跪在这里,跪在别人脚下难受。当初她在石江城的后衙一晚一晚的跪过,那时人来人往尚不觉得如何,这时也不会有多大的感觉。

须臾间,段棠的脑海闪过种种过往,有最近的有许久前的,太多太多,一切犹如醍醐灌顶。心理全是这段时日不知天高地厚的难堪,心里错位的难堪,认不清现状的难堪。

最近这段时间太过得意忘形了,撇开秦肃的前世不讲,他对自己已经有救命之恩在前,后来他又为此落了下残疾,若恢复不好,这残疾便是终身了。往日里,他虽不会说话,但对自己也算是百般的谦让。可段棠对他的前世是根深蒂固的不喜,逐渐的用内疚的外壳,换了得寸进尺的里子,不但认为秦肃的改变与听话都是应该的,甚至还在悄悄的计较,要求两个人最终的平等!

段棠虽天天喊王爷,可早忘记眼前这个人是静王,每天都想要去改变他,认为他性格上有各种各样的不足,想当然的要他变得自己想要的样子,一个十全十美心底善良救世主!可是,他小小年纪,性格已是如此,必然和生活环境有很大的关系,无父无母又不得祖母不喜,叔父与堂兄又是抢夺了继承权的人,这般的人只怕还不如一个陌生人有善意。生活在哪种环境里,他若当一个善良的救世主,能不能活下来都是未知数。

他这十几年也许经历了别人一辈子都无法经历的事,段棠却把他当成小孩又哄又骗,一边对他性格都是不满,一边又想要压制他原有的本性。两个人的相处,段棠对秦肃的所作所为,这在多少人眼里,怕都是持宠而娇。陈镇江那么讨厌段棠,只怕也是看得明白。因为段棠根本不喜欢现在的秦肃,甚至怕他变成前世里那个传闻中的那个战争狂人,一点点的改变他,何尝不是对他这个人的全盘否决!

秦肃虽是遭遇了很多,可还是年幼,性格尚未未曾发育完全。他用自己的办法活了下来,可是如果他信任的人告诉生活中的险恶都是假象,人人都是善意的,那他潜意识里是不是也是如此觉得!这何尝不是对秦肃所有一切都不认同!不管他的好,他的不好,都是否认的!若只改缺点就罢了,可段棠做的却是想要重塑他,压制他,让他如段风、段靖南那般,任由自己为所欲为!

这个世界,龙生龙,凤生凤,人与人的身份地位,生下来就是不同的。门第之间就是世世代代都难以打破的壁垒,科举也不能让人一步登天。那些中了状元,没有家世、没有官运的,何尝有书香门第的资源,所以许多人中了状元、进士,下一步便要要结一门贵亲,人人都挤破头的想到改换门庭,便是科举也要三代,才能真正换了门庭。

历代皇帝的娘舅家也有小门小户,可同样是做国舅,贵族与寒门还是有所区别!这世道怎么能笑话那些竭尽所能想要向上爬的人?怎么能冷眼看过去,觉得高高在上,不屑一顾,觉得自己能出淤泥而不染。

长得越漂亮的荷花莲子,它的根在淤泥里扎的越深。段棠如今人生所有的轻松,何尝不是因为段靖南、段风在竭尽所能的奔波,用命在挣前程!

那三个姑娘,想尽一切办法接近秦肃,又哪里能是自己轻视的?!这组成人墙的人,在半山腰上,段棠一次也没有见过,可他们肯定早早的住进村里了。但凡是人,哪个不会去揣测半山腰上这个人的身份,怪不得里正见到自己都是客气而尊重,秦肃的一切都是柳婶子亲眼所见,便是不知道他到底是何身份,高门大户是跑不了的。

这些姑娘说是爱慕虚荣,可也不见得就是爱慕虚荣。红楼里曾写过,贾家的世仆虽是世代奴籍,可在外的家中,也是腰缠万贯,呼奴唤婢的,哪里是一般的良民可比的?这些姑娘花了所有的心思到半山腰上来,又何尝又不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家财万贯的大户人家有能如何?林贤之的身份,冯玲也是早早知道。冯千里是可耻的,他卖女求荣,一个还不够,还卖第二个,每一个都是嫡女!可冯千里没曾隐瞒过,在一开始就告诉了冯玲,林贤之太监的身份。可不管段棠怎么劝,她都执意嫁过去。

那时段棠觉得她想不开,可她一个姑娘想要荣华富贵,以冯家的门第,只要想办法高嫁一些就是了,为何非要嫁给一个太监,还是不是因为太监就是现有的掌权者,嫁到高门大户里跟着少爷,要熬多少年才能当家做主,这一切还不是为了给她自己嫡亲兄弟们奔个好前程!

冯家兄妹五个!冯新、冯宽,身为大富人家的子弟,可吃住都在营里,甚至和段风、段靖南一般的吃苦受累。冯家长女,难道是为了自己才嫁给京城的老头子吗?冯玲自不必提,便是冯桢为了自立,也早早的去挣钱,十几岁便开始写话本!这时候写字是多么累人的差事,悬着手腕用毛笔写在宣纸上,一坐就是一日……

当初,段棠有了顾家的那门亲事,想来段靖南与段风必然是真心高兴的,喜滋滋的以为自家结了一门贵亲,甚至还是女儿自己选的,自己喜欢的。当初顾家来退亲的时候,段靖南如此爽快,何尝不是想着等顾纪安回来还能转圜,便是段风心里也该是如此认为。

他们面上表现的毫不在意,可心里都等着顾纪安回来,但凡这门亲事还有苗头。段靖南何尝不愿意放下脸面再去结亲?哪里还会计较退亲的事?若段棠肯再努力一把,顾纪安真的不会回去抗争吗?

可是段棠却不愿再屈就,说是这是命运的转弯,改变了就是变好了,可有了退婚的本身就是改变,再次结亲也是变数,为何不能屈就?现在回头想段靖南那时肯定特别伤心,特别失望,可因自身的态度坚决,他那样市侩,钻营的一个人,丢下了那么大的诱惑,只字不提了。

若当初这件事换成冯玲,便是心中再难堪,再恼怒,不管如何,都会挽回这门亲事的。何况,段棠是知道以后,顾纪安不但做官顺风顺水,甚至会权倾朝野的!到时若段棠与他感情依旧很好,段靖南、段风能少做多少拼命的事,段家的后代便能跳跃性的上多少台阶!

这十几年,最自私最自得的那个是自己,过得最好最无忧无虑的也是自己!那些自以为是的洋洋得意又任性妄为!以为自己做了那么好的好事,对谁都循循教诲,以为自己都是为了这个好,为了那个好,高明又高傲。

以为自己活了几辈子,早早的看透这人世是一场戏。

既然所有的人都是戏中人,笑他们对金钱富贵太执着,可是戏中人不明所以,心有执着,为了这些做出的努力和牺牲。自己却还在假仁假义的摇头叹息!这何尝不又是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高高在上,自私到了极致也不过如此吧?

段风拉下了段棠一把,小声道:“妹妹,王爷叫起来呢!”

段棠骤然抬眸,眼泪忍不住的落了下来,她似乎有些慌乱的站起身来,用衣袖擦了擦眼,可便是双手按住眼睛,那眼泪也不自主的滑落了下来。她根本无法面对段风那关怀备至的脸,她无法回想段靖南不以为然的笑,这些对现在的她都残忍了。

她甚至无法面对秦肃的脸,不然只会哭的更厉害,她自以为是的报恩,那些想当然的的高高在上,要求的平等与对这个世界规则的藐视。简直跳梁小丑一样!

沈池有一句话说得对,自己就是运气好,生在段家,能去读书,能自己做主。遇见的事都是好事,遇见的人都是好人,每每遇险能逢凶化吉,遇难成祥。她以为这个世界本该就是温柔似水的,可太过一帆风顺的际遇,却越发不知惜福,到底有什么可以洋洋得意,有什么可以冷眼旁观的,你本来就是这个世上很不起眼的一个人而已!

秦肃的目光紧紧的盯着段棠,可段棠始终没有抬头,甚至没有多给他的一个眼神,他的手下意识的紧握住了轮椅扶手,淡薄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蹙着眉,久久无法言语。

段风忙道:“静王殿下,舍妹是许久不见我的缘故,才如此失礼……”

秦肃看着段棠,轻声道:“有话我们回去说。”

段棠忙将双手放下,垂着头低声道:“殿下若累了,便先行一步,容我和家兄私下说几句话。”

秦肃脸色顿时白了白,他沉默了片刻,好半晌,侧目看了段风一眼,声音带着几分质问:“有什么话,需背着本王说?!”

段风忙道:“无事无事!我们兄妹说话一点不着急……”

徐年躬身轻声道:“王爷,段家兄妹许久不见,有些体恤话也是难免的。小姐不常下山,一会属下跟着他们,等他们说完自会将人送回去。”

秦肃看向段棠,似乎在等她说话。

段棠不敢与秦肃对视,低声道:“谢王爷恩典。”

秦肃赌气的也不看段棠:“回去!”又顿了顿,“带上那个人!本王有话要问他。”

推荐热门小说棠梨春风,本站提供棠梨春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棠梨春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73章 又生气啦... 下一章:第75章 再喊就弄死你啦...
热门: 情霜 小渔民猎艳水乡妇女:桃花源 小萌宝宠爱指南 乡村邪少 山楂树之恋 这重生好像带BUG 全天下为我火葬场 快穿之男主他不好攻 逆光而行的你 信息素变A后我变O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