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偷吃要擦嘴啦...

上一章:第70章 刺客来啦... 下一章:第72章 阿肃找到啦...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陈镇江那样的性格似乎都跟着着急了,前日从城里买了各种彩线以及金银线、珍珠、碎宝石,不言不语的放在了段棠的针线框里。可装备再好,架不住手残,RMB玩家也不是万能啊!

现在连走线都走不好,要那些宝石、珍珠有什么用啊!金银线能点缀点缀,可一般的农家谁用得起,别人荷包都没有的东西,自己用了便是胜了也胜之不武。可是……关键在于,用了金银线也肯定胜不了啊!

眼看今晚就比巧了,已经返工了好几次的东西,显然还是不好拿出去手啊!早知道没耐心,就不夸这样的海口啦!比起耐心来,对面这个人剥核桃的已经从中午剥到了晚上了,完全没有一点不耐啊。他肯定有强迫症,每一个核桃都是整个被剥去内衣啊!满满一盘子啊!娇艳欲滴啊!!!口口生香啊!看起来就超好吃啊!!

段棠望着核桃流口水,见秦肃望过来,又装作嫌弃的样子。

秦肃挑眉道:“让你一起剥,你说不爱吃,反悔了?”

段棠若无其事的拿起荷包对着窗口看了又看,怎么看怎么形状不对:“唉,越看越不像,我都拆了好几次了,再拆也没时间了……”

秦肃抬头看了一眼段棠:“绣好了?”

“我觉得好像大概可能已经算是秀好了吧。”段棠眼巴巴的看着秦肃,生无可恋,“这道题太难了!我不会做!手好残,怎么办?”

秦肃沉默了片刻,将核桃放了下来,擦了擦手,伸出手道:“本王看看。”

段棠双眼一亮:“你要帮我重绣吗?……可是这个可不是学一下就会的啊!”

秦肃不屑一顾的嗤笑:“绣花有什么难的。”接过那荷包看了一眼,秦肃又转折道,“本王找人给你绣就是了。”

段棠一把夺回了荷包,看了又看,叹了口气:“当初吹的牛,都是脑子里进的水,我想先死一会啊……”段棠丧丧的说完,又用额头笃笃笃的撞桌子,可刚撞了两下,就被秦肃用手背挡住了。

秦肃皱眉:“胡说!一个荷包何至于要死要活的,忌讳的话,以后不可说!”

段棠下巴放桌上,眼巴巴的看了眼,面前堆积如小山的剥好的核桃:“好好好,我错了,这话是不该说!活着多难得,我得好好活着!”

秦肃翘起了唇角,沉默了片刻,提议道:“把柳婶子唤来给你绣。”

段棠瞪了秦肃一眼:“小小年纪,谁教你作弊?我那么正直的人,是绝对不可能那么做的,不管输赢,东西好歹都是我亲手做的,别人做的,胜了又有什么喜悦感啊!我和你讲,人间啊,就不该出现爱慕虚荣这四个字,看看,多让人受罪!什么要想人前显贵,就是人后受罪,干嘛要受这份罪,还不是爱慕虚荣……”

秦肃侧目,压住翘起的唇角:“这句话是如此释义吗?”

段棠点头:“对啊!独家版权,翻版必究!”

秦肃又道:“你炫耀花环时,有想过那是谁做吗?”

段棠撇了秦肃一眼:“那怎么一样!我们现在是一家人,哪有彼此一说!你这是不会绣花,不然让你帮我绣了,我照样能出去炫耀啊!”

秦肃压住翘起的唇角:“人家比巧,是对月穿针引线,你们倒是好,提前做好了。”

段棠道:“大好的七夕,谁耐烦与一群姑娘对月穿针引线,大家都想晚上出去玩儿啊!平河边,晚上有几个村合在一起的市集啊!每年只有上元节、乞巧节、中秋节开市啊,附近地方的男男女女都会过来,听说还有安延府特地过来玩的人呢!”

秦肃沉默了片刻,慢慢的放下手里的核桃:“你也去?”

段棠点头道:“是的呀!不早和你说了吗?”

秦肃蹙眉道:“你何时同本王说了……”

段棠满眼好奇的看向窗外,打断了秦肃的话:“你看是不是你的鸽子回来了……”

秦肃侧身也朝窗外张望,目光扫过整个院子,也只有几只麻雀在树下蹦来蹦去的。段棠没有回身,伸手就在剥好的核桃上抓了一把塞进嘴里,快速的咀嚼。

秦肃的目光在院中梭了一圈,疑惑道:“算日子该回来了……”

“你看看哪里是不是!”段棠随便指了指篱笆外面,又抓了一把核桃塞在嘴里,极快的吃了下去。

秦肃朝篱笆外又找了一圈,还是没找到,回过头来。段棠老老实实的正垂着头看绣好荷包,似乎很是忙碌。秦肃清凌凌的目光里透着几分疑惑,可又看不出什么端倪,他伸手又拿起了一个核桃剥了起来,当目光巡到剥好的核桃上:“本王的核桃,似乎……”

“核桃怎么了?”段棠很是心虚,抬起头来看向秦肃,极快的接话道。

秦肃微微勾起了唇角,将盘子推了过去:“你今晚若不出去,核桃便赏你了。”

一盘子白嫩的核桃仁,突然被推到面前。

段棠完全没有喜从天降的开心,反而有些心虚:“徐大哥说你最爱吃这些,这般贵重的礼物送给我,你就不用再考虑清楚了?”

秦肃用拇指擦了擦段棠的唇角,抿唇一笑:“你爹教过你没有……”

段棠道:“什么?”

秦肃将拇指伸了出来:“偷吃,要擦干净嘴,小贼。”

段棠看了一眼秦肃拇指上的核桃:……

徐年敲了敲门,走了进来:“章三姑娘并柳四、卢二姑娘,一起来找小姐了。”

段棠欲盖拟彰道:“是吗?天还没有黑透,大家都来了吗?那么早就要去吗?我出去看看。”

秦肃唇角的笑意,瞬间便不见了踪影:“你若……”

“见面分一半!我就是出去,这核桃也有我一半,不然我不是白白陪着你剥了一下午的核桃!”段棠话毕,不由分说的抓了一把核桃,便吃便朝外面跑。

秦肃面无表情的朝徐年看了一眼,好半晌,才开口道:“你跟好她。”

徐年微微一愣,很是为难:“王爷,那些姑娘附近跟着的都是家里的父兄极亲近的人,属下跟过去,段小姐一个姑娘家……是不是有些不大合适?”

晚上的河风,吹得人昏昏欲睡。

段风收了长剑,摸了摸上面焦黄的烤鱼,似乎还没有熟透,又伸到了火上。他看了一眼冯新,蹙了眉道:“这附近还有几个村落?”

冯新翻转树枝上的烤鱼,瞥了段风一眼:“还有四五个,再下游就是安延府了。”

段风叹了口气道:“这都多少天了!这些人也真是的,那么爱依水而居,四散的村落,找人都不好找。”

冯新道:“有水才能种地捕鱼,洗衣做饭,古人从来都是依山傍水而居,这都是常识。”

段风冷笑一声:“你学问那么好,怎么不去考状元?”

冯新听了一路段风的酸话,很是不以为然:“若剩下的村落没有,那肯定是静王刻意躲起来了,咱们还得从头再查勘一遍。”

段风眉宇间的焦灼更胜,咬了一口鱼:“这静王自己躲自己的,作甚带着我妹妹啊!放她回家不好吗?多一个人还要多吃一口饭!”

冯新道:“他要是隐藏行踪,哪里能将身边的人放出去,她跟着沈池倒也不怕。怕只怕被郑王的人知道了,这次静王出逃还带着阿甜……”

段风立即看向冯新:“闭嘴!我妹妹的乳名岂是你这个外人能叫的!你给我好好的叫段小姐!或者是段大小姐!”

冯新道:“听闻下游今晚有个大集市,附近村落的人都会过去,若运气好说不定能碰见阿甜。”

段风沉思了片刻:“对啊!今日是七夕啊!阿甜若真是在这处,必然是要出来凑热闹的!……你叫段小姐!!别以为我爹会答应你亲事!只要有我在一天,我妹妹都不可能嫁给你!”

冯新嗤笑了一声:“说得好像你当家一样。”

段风不以为耻:“我是当不了家,可我家当家做主的就是我妹妹自己!她自小就对我好,我不喜欢的人或者东西,她一定不喜欢!”

冯新恍然大悟道:“我记得,你当年特别讨厌那个顾纪安吧?”

段风噎住,好半晌才道:“我讨厌他是因为我妹妹喜欢他!我早看他油嘴滑舌的靠不住了!这才讨厌他!但是,这和讨厌你是两码事!我是从小到大就讨厌你!和我妹妹无关!当然!我相信,我妹妹对你的感受,与我同出一撤!”

冯新不以为然:“那也不见得。”

段风如数家珍:“别以为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你想娶我妹妹,那是白日做梦!是谁把书包给她挂树枝上?害的她上去拿书包摔个半死?!还有谁朝她书包里放蛤蟆、放蛇?害的她在屋里尖叫,又跑又跳,被同学嗤笑了好几个月!还有谁给她饭盒里偷偷放盐巴?!寒冬腊月的害的喝了凉水,闹了好久的肚子!谁把她写好的大字偷偷拿走,害的她罚站!此类事件,数不胜数!你别说你不知道!”

冯新面无表情否认道:“是冯宽。”

段风气笑了:“冯宽?呵呵呵呵呵,就那个人头猪脑,能有这层出不穷的主意?你自己听听这些事!难道就不羞愧吗?我妹妹比你们小四五岁!你们两个是怎么下去的毒手!什么仇什么怨?!”

冯新道:“我听阿甜给阿桢讲过一句话,不知道你听没听过?”

段风疑惑道:“什么话?”

冯新娓娓道:“当你有个儿子,不好好的教他,你就害了全家。你有个女儿,不好好教她,你就害别人的全家。你跟谁有仇,你就宠爱你女儿,再把女儿嫁给他,大仇得报了①。阿甜自小被娇宠长大,在家中说一不二……你觉得阿甜说得有道理吗?”

段风沉默了片刻,好半晌道:“强词夺理!谁说我恨你了!我和你仇可没那么深!还有!是段大小姐!不许你再叫阿甜!”

冯新挑眉看了段风一眼,从火堆上拿下鱼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显然是不想再和段风说话了。

段风泄愤的咬着自己剑上的烤鱼,看向冯新的眼神越发的不善。

冯新见段风一条鱼快吃完了,开口道:“那个……”

段风打断道:“闭嘴!从现在开始,我们谁也不要说话了!”

冯新挑眉:“我可是好心好意……”

段风两口吃完了烤鱼,斩钉截铁:“在我这里,你从来就没有好心好意过!”

冯新唇角含笑,一脸善意的开口道:“对啊!我只是想说,你那把剑,无坚不摧,斩杀贼首无数,这一路你都是用剑烤鱼,是不是特别好吃?”

段风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好半晌,他擦了擦唇角的食物残渣,片刻,张嘴吐了起来……

夜晚上的半山腰,三五步便是一个红灯笼,这些灯笼直接接通了方通前院,院落里围着红灯笼,可树上都挂上了极精巧的纸灯,布置的十分精美。

天一黑,门外便来了几个姑娘,被柳婶子带到了后院。陈镇江与方通急忙将前院的灯灯都点上。这些都是前一日秦肃让准备好的,特别为过节所用。

秦肃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坐在黑沉沉的东屋里,目光暗沉的从窗口望去半山,那一盏盏繁闹的灯,闪闪烁烁的,耳边都是后院几个姑娘的笑闹声,可越发衬着屋内的孤寂。

徐年走了进来:“王爷。”

秦肃回眸看了徐年一眼:“听声音,她们都还在后院。”

徐年道:“吵到王爷了吗?”

秦肃面无表情道:“头面送过去了吗?”

徐年道:“送去了,小姐很喜欢,这会都已穿戴上了。”

秦肃垂了垂眼:“嗯……”

徐年道:“王爷,还有别的吩咐吗?”

秦肃沉默了片刻,低声道:“将人看紧些,本王不希望有意外。”

段棠从门外伸出头来:“哎呦,怎么是让徐大哥看紧我?咱们说好一起过节的,你这是不打算和我一起出去吗?!”

秦肃怔然了片刻,当下又撇开了眼:“本王何时说要和你一起出去了。”

段棠快步走到秦肃身侧,将他头上的青竹抽了出来,扔到一侧。秦肃急忙起身去拿那根青竹,直至将青竹握在手里,才似是幽怨的撇了段棠一眼。

段棠将手里的红宝石镶嵌的金簪插了秦肃的发髻里,接过徐年准备好的铜镜,对着两个人照了起来。秦肃的目光便被铜镜里的两个人吸引了过去。段棠本就白皙,一双眼睛黑白分明很有神采,这套红宝石的头面,宝石纯净,在院中的灯光下,将她整个人都衬托的十分的夺目,那好看的脸上仿佛晕着金光一般。秦肃的头上带着相同款式的宝石簪,不过是简单的莲花,中间有一颗米粒大的红宝石点缀其中,这一套头面里,正好有这样两支相同的发簪,一支正在段棠的头上。莫名的,秦肃便忍不住的翘起了唇角。

段棠眯眼一笑,得意道:“怎么样,好看吗?这两支最简单,我们一个戴一个!这叫亲子妆!懂不懂?”

秦肃撇了段棠一眼,压出了唇角,挑眉道:“怎么,你想讨好我啊?”

段棠咧嘴一笑:“对啊!就是想讨好你呀!让你开开心心的多好!你现在是我的衣食父母!我吃你的穿你的还戴你的,当然也要讨好你啊!”

秦肃侧了段棠一眼,很是不屑一顾:“本王是那么容易讨好的?”

段棠对着秦肃笑了笑,抬手扔了铜镜,抱住了秦肃。

秦肃瞬时红了脸,心狂跳了一下,只觉得浑身的力气瞬间被抽走了。片刻后,秦肃才发现段棠在抱住自己移动。徐年早已准备好了木制的轮椅,站在床的另一侧。

秦肃恼羞成怒,当下挣扎了起来:“放开!”

这一挣动,段棠与秦肃一起摔在了床上。

“唔!……”秦肃闷哼一声,整个人被压在了段棠身下。

段棠无辜的眨了眨眼,对上了秦肃清凌凌的眼眸,她几乎是下意识的捏了捏秦肃的绯红的脸颊,轻声哄道:“乖啊,怎么又闹脾气?”

秦肃有心瞪段棠一眼,可到底心里舍不得,当下撇开了眼,硬声道:“本王不需要你施舍。”

段棠侧目看向秦肃,惊讶道:“我们说好一起过节的,怎么就成了施舍?你这是严重的说话不算数,透支自己的信用的表现!若长此以往,我要如何相信你!”

秦肃道:“本王何时说过……”

段棠忙将秦肃的脸掰了回来,注视他的脸,好脾气的开口道:“那次我说一起过节,你是答应的啊!外面那么热闹,我们当然要一起出去过节的呀!难不成真是两个人一起在院后拜月啊?”

秦肃撇开眼道:“既是一起,为何有别人?”

段棠惊讶的瞪大了眼,十分不解:“你的长袍,是我亲自选的,你发髻是中午我亲手梳好的,发簪是我刚给你的戴上的,你的腰带都是我给你挂上的配饰,难道我这么做,你还不明白为什么?”

秦肃瞬间连耳朵都红了,他慢慢的扭回脸来,与段棠对视着,小声道:“为什么?”

段棠宠溺的捏了捏秦肃的脸,笑道:“炫耀啊!”

秦肃努力被压住的还翘起的唇角,瞬时平成了一条线,眼神里的期待瞬间转成了幽怨,再次撇来了脸,冷酷无情道:“不去。”

段棠丝毫不惧,再次将他的脸掰了回来,摸了摸他的眼,轻声哄道:“看看,多好看!这上辈子多积德,才能长成这个样子!我就不相信那隔壁村什么什么的秀才长得比你还好看!我从小到大,除了顾纪安,见过最好看,最有气质的人就是你了!要说起来我家段风也好看,可是就是少了那股子劲劲的意思!哦,就是眉毛一挑,看谁都斜着眼的劲头!”

秦肃挑眉道:“是吗?”

段棠满眼冒红心的捧住了他的脸,大笑道:“对对对对!就是这个表情!太好看了!那些人想和我静静比美貌,哇哈哈哈哈哈哈哈!下辈子吧!”

秦肃顿时又黑了脸,气道:“你!……欺人太甚!”

段棠歪头看向秦肃,认真道:“你红着脸的样子,好像上了妆一般,小嘴巴殷红殷红的,真是可怜又可爱……可是你脸红什么?”

徐年轻咳一声,小声道:“那个……小姐,你是不是先从我家王爷身上下来?”

段棠恍然大悟,面上有片刻的尴尬,麻溜的从秦肃身上翻下来,很是勤谨的将人扶了起来,殷殷切切的从他打了打长袍上莫须有的灰尘:“麻烦徐大哥,帮我把他挪到轮椅上。”

徐年伸手就要帮忙,秦肃骤然瞪向徐年一眼:“你敢动手!吃里扒外!”

段棠道:“哇!当初说好一家人,现在这么点小事,人家向着我就是吃里扒外!那徐大哥不要动!你要不嫌弃,我来我来!”

秦肃恼羞成怒:“放肆!……巧言令色!”

柳婶子敲了敲门,站在门外笑道:“小姐准备好了吗?集市都开了,姑娘们都等了好一会,眼看着都有些着急了。”

“你再上两盘点心,我们马上就出来。”段棠说完,便去看秦肃,“乖啊!快点快点啦!人无信则不立啊!为了你,我马上就要失信于人啦!你听话,出去给你买糖人啊!”

徐年搬走了脚踏,将轮椅并着床放好。

秦肃看了段棠一眼,这才双手撑着身体,将自己挪到了轮椅上,竟是毫不费力。

段棠这才又笑了起来,殷切的将秦肃压在身下的衣摆拽了出来放好,又将上面的衣摆拉平了。从衣袖里拽出了,下午才绣好的荷包,仔仔细细的挂在秦肃的腰间。

秦肃微微一愣,摸了摸荷包,抬眸看向段棠,面无表情道:“这个给我?”

浅粉色的荷包上面绣着的碧色的青竹,针脚虽有些凌乱,但颇是耐看。荷包的样式虽是简单,可却用金丝银线交缠在一起,勾勒出简单的花边,为整个荷包增色不少。何况,下面坠上了三条用珍珠和宝石交错在一起的珠串,正好可做压襟用。

段棠眯眼一笑道:“若单独将荷包拿出去,那必然是要输的。可是挂在你身上,那就不同了,肯定熠熠生辉啊!都说人靠衣衫吗?有时候,不好看的东西,也会被好看的人衬得好看许多的啦!这样我就不会输的太难看啦!”

推荐热门小说棠梨春风,本站提供棠梨春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棠梨春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70章 刺客来啦... 下一章:第72章 阿肃找到啦...
热门: 偷香小农民 乡村艳色 小圆满 黑化男配是我同桌 综艺娱乐之王 我怀疑你不是好学生 穿书后我被女主标记了 恋情的终结 定风波 祖师爷赏饭吃